大周周 作品

第37章:我用我的爱心,来换你的爱心

    留在封家也照顾不到封立昕,所以雪落决定去做一些有更有意义的事儿,去福利院当义工。

    雪落已经大三了,过完这个暑假就奔大四去了。其实大四更多意义上是走出校门实习。因为有了突如其来嫁进封家这件事儿,雪落便只能打消了原先的计划。

    离开学的时间也只有半个多月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实习单位也不太现实。加之池院长这边也缺人手,所以她便赶过来帮忙。等过完暑假之后,在安安心心的去找实习单位。

    福利院的经济来源,除了上头的拨款,以及社会上的捐助,有一半情况下,还得靠福利院自行解决一些突发的事儿。

    而社会上的捐助又分为两种:一种是直接的现金;还有一种就是捐助物资实物。

    纸笔和玩具之类的,是捐助物资中最多的。福利院的孩子不多,所以这些物资根本就用不完。而福利院孩子现在最缺少的,就是治疗身体上疾病的资金。

    通俗易懂的讲,几乎每个被送进福利院的孩子,都有着或多或少的残疾。或严重或不严重。有先天性心脏病的,有白血病败血症的,甚至还有仅仅是因为唇腭裂,就把孩子丢弃在福利院的!

    偏偏池院长又是一个有着博爱胸怀的人。她为每一个被送进福利院的小生命尽心尽职。

    义卖活动在广场的沿街举行。这里人群的流量多,更能显示出社会正能量的一面。

    雪落和几个一起做义工的同事一起,在义卖一家企业捐赠的文具用品。有大量的笔和本子,还有福利院小朋友做的一些手工装饰品。

    一支圆珠笔,成本是一块钱。有一半儿人将钱丢进捐款箱就走了,也有少许的人象征性的拿上一两支笔。并不计较圆珠笔的成本。

    义卖了一上午,得到的善款并不理想。大部分都是带孩子来献爱心的学生家长,爷爷奶奶们居多。

    “唉,要是来个大款就好了。”袁朵朵哀叹一声。

    她是在福利院长大的。因为左腿有点儿跛,便被遗弃在了福利院。经过池院长不抛弃不放弃的执意送院治疗后,袁朵朵已经能像正常人一样走路了。只是穿不得高跟鞋,因为高跟鞋会把她跛脚的缺陷放大出来。所以一般情况下,她都只穿运动鞋。

    “朵朵,你又想走终南捷径了?这社会上哪来那么多的大款啊!即便有,他们也会通过大渠道能博取到好名声的高调捐款!咱们这种街头性质的,就别指望有什么大款会关顾了!”领队的左安岩实话实说的打击着袁朵朵。

    雪落安抚的给她递上一瓶矿泉水解渴,“朵朵,别唉声叹气了。人家大款的钱,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他们没有非要捐款的义务。咱们不能道德绑架他们。”

    一辆玄黑色的法拉利疾驰而过,却又慢慢的倒了回来。

    “大款来了!”袁朵朵欢天喜地的丢下了矿泉水瓶,朝着倒回来的那辆黑色法拉利飞奔过来。

    车窗启下,一张丰神俊朗的刚毅脸庞映入了袁朵朵的眼帘,她又激动又紧张,几乎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好俊雅的男人,好man,好帅气。

    可封行朗的目光却锁定在跟领队左安岩谈笑风生的林雪落身上:不好好在封家呆着,竟然跑出来跟别的男人喜笑颜开?封行朗俊逸的脸庞阴沉得有些骇人。

    “帅……帅哥,您能……您能买些笔和本子吗?我们在为福利院的孩子筹集治疗的资金。”袁朵朵在看到封行朗之后,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你让那个穿牛仔裙的女人过来跟我谈!”封行朗双眸紧是的盯视着一旁的雪落。

    似乎雪落也感觉到有一股很强杀伤力的目光看向自己。而且这辆玄黑色的法拉利又如此眼熟……竟然是封行朗!

    雪落本能的想避开封行朗盯向她的视线。于是,她不得不小碎步挪到了领队左安岩的身后。这样的动作,将封行朗凌厉的目光刺激得更加惊悚冷寒。

    袁朵朵似乎有些失落。因为这个年青又英俊的大款没能看上她,却看上了一旁的雪落。但为了能顺利筹集到善款,她还是顾全大局的朝雪落走了过来。

    雪落躲在领队左安岩的身后,朝着走近的袁朵朵直挥手,“朵朵,你别过来……别过来。”

    可袁朵朵哪里能领悟得了雪落的意思,一脸茫然的走了过来,将封行朗的话原封不动的转达:“雪落姐,那个大款点名让你过去跟他谈!”

    雪落一怔:这封行朗又要干什么?难不成他想当着这么多同事的面儿羞辱她?

    感觉到雪落的为难,领队的左安岩接过话道:“还是我去跟他谈吧。雪落,你留在这里统计卖出的物资。”

    这么年青就能开上如此奢华炫目的跑车,想必是个富二代。又点名让雪落过去跟他谈,领队的左安岩自然也就将封行朗归类到借机寻衅滋事的范畴中。这样的情况不多,但他还是遇到过几回。

    总会有那些纨绔子弟,借着财大气粗而仗势欺人。

    “这位先生,您能为福利院的患儿们奉献一点儿爱心吗?”领队的左安岩始终含着职业微笑。

    见走来的并不是林雪落,封行朗的眉宇沉了沉,“让林雪落过来!我才会有你想要的爱心!”

    左安岩着实被封行朗那与生俱来的凛然气场给怔住了。看起来,这个男人并不像一般的纨绔子弟。那双眸子里,有着毁天灭地的狠气。

    “对不起先生,雪落她不负责这块儿。”左安岩依旧微笑着。

    担心封行朗那个邪佞的家伙会刁难领队左安岩,雪落不得不挺身而出。她清楚的知道封行朗这个人根本就不能用正常人的逻辑思维方式去对待事情。

    “这位先生,您要是想献爱心,我们欢迎!如果您只是想借机刁难我们,那很抱歉,我们实在不得空陪您耍横!”雪落迎上前来,对着邪气凛然的封行朗不卑不亢道。一味的忍让,只会更加滋生他的肆意妄为。

    “林雪落,我们做个等价交换:我用我的爱心,来换你的爱心,如何?”意外的是,封行朗并没有出言羞辱她,反而和颜悦色的跟她谈判起来。

    “那就先说说你的爱心吧?”雪落知道这个男人不是什么好鸟,所以她必须小心谨慎。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