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周 作品

第36章:我咬了他一口!

    “我,我没受伤。”雪落有些难为情的抿紧了自己被封行朗咬得泛红起肿的嘴唇。

    但还是被安婶给瞧出了端倪。不用问,太太唇上的肿红一定是被二少爷给亲出来的。便会意的笑了笑,“太太,你没受伤就好。”

    雪落总觉得安婶笑得怪怪的。似乎她已经看出来自己被封行朗给欺负了。但安婶却没有从正义的角度出发来维护自己。这是偏心眼护短的节奏么?

    想起什么来,安婶突然又问一声,“太太,你刚刚说跟二少爷打了个平手?你,你该不会也打他了吧?”

    “嗯!我咬了他一口!”雪落没有避讳,直接跟安婶坦白了。也好让安婶知道自己并不软弱。在一而再的被欺负的时候,她也是有利齿的。

    “什么?你咬了二少爷一口?咬到他哪里了?你怎么能咬他呢?”安婶一听封行朗被咬了,整个人心疼不已。

    “我为什么就不能咬他?是他先轻薄我的!我纯属正当防卫!”

    雪落不想在跟安婶隐瞒什么。封行朗一而再的轻薄她,俨然不是一味原谅能解决的。她的退缩和隐忍,只能滋生和助长封行朗更加肆无忌惮的欺负自己。

    “你还真咬他了?咬到他哪里了?重不重?咬出血了没有?”安婶完全没有领悟到雪落是在向她诉苦和告状,反而只是一味的心疼被咬的封行朗,担心着他的伤情。

    雪落的心塞塞的。一股寒气直逼自己的心脏。她似乎这才意识到:这封家上上下下,都护短着封行朗!而且还是毫无原则的偏袒!以至于她所受的委屈,完全不值一提。

    真后悔没多咬那个男人几口!也好让他知道:兔子被逼急了,也是会咬人的!

    更何况林雪落并不觉得自己是只兔子!

    面对安婶的再三追问,雪落故意夸大其词,“咬得很严重,出了很多血,你快上楼看看他吧!”

    “啊?天呢,你们这小夫妻俩还当真像对付仇敌一样给打上了啊?这可如何是好。”心急之下,安婶便口不择言了。因为她真的很偏袒封行朗。

    “谁跟他是夫妻啊?安婶你偏心眼!下次他封行朗再敢轻薄我,我就去告诉立昕!立昕管不了他,我就报警!”雪落狠气一声,便赌气回去了楼下的客房。

    她着实委屈:为什么封家的人,都这么毫无原则的偏袒封行朗呢!那又将封立昕摆在什么地位?好像他一个小叔子轻薄了她这个嫂子,完全是合情合理可为之的行为!

    不过话又说回来,安婶和莫管家除了太过纵容封行朗之外,对她林雪落还真的挺好。可以说是关怀备至。至少让雪落感受到了被人关怀的温暖。

    翌日清晨。

    雪落花了一个多不时给封立昕煲了营养的果蔬粥。可她的一片赤诚之心却再一次被封行朗和金医师拦截在了那扇沉重的医疗室门外。

    心里难免会堵得慌。雪落更为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在封家是格格不入的。自己一直被排挤在封家家庭成员之外!即便她现在的身分是封家的太太。

    连莫管家和安婶都能进去封立昕的医疗室,偏偏就她这个妻子不可以!从法律上讲,自己才是封立昕的监护人啊。怎么自己连进去看封立昕一眼的权力都没有?

    端着蔬果粥离开的背影是落寂凄凉的。雪落并没有去责备任何人,更没有去咄咄逼问他们为什么不肯她这个妻子进去看望封立昕。她知道安婶和莫管家他们都是为了封立昕的健康着想。

    厨房里,雪落的心酸涩得难受。她安静的坐在厨房的吧台上,默默的看着那碗自己熬煮了一个多小时的蔬果粥。不被人待见的滋味真的不好受。

    雪落想到夏以琪的话:是不是封家人也觉得,她肯嫁来封家的目的,就是为了觊觎封氏集团?如果他们真的是因为这样想而不待见,并提防着自己,那自己也真够悲催的!也难怪自己在开口向封行朗要那十万块的善款时,他会那样的羞辱自己!看来封行朗也认为,自己是为了钱而嫁进封家来的。

    雪落苦涩一笑。什么封氏集团啊,她林雪落根本就不感兴趣!既然答应吧舅舅嫁来封家,雪落只想尽一个妻子的责任,把封立昕照顾好。然而,封家上下却一直提防着她!

    既然这样,那为什么封立昕还要征婚呢?娶她回来的目的又是什么?

    雪落也不想让封家人为难。更不想看到封家人像防贼一样提防着她!

    感觉到四周的空气变得稀薄,雪落抬头之际,便看到了身姿挺拔的封行朗。倨傲的,如王者一般站在她的身边。居高临下着姿态睨着她。

    只是一眼,雪落便挪开了目光,落在了那碗同样不被待见的果蔬粥上。别人不待见她的诚意没关系,自己不能不待见自己的劳动成果。

    于是,雪落伸过手去,端起了那碗跟她同样楚楚可怜的果蔬粥。

    却被一只劲手夺了过去。雪落一怔,抬起头时,便看到封行朗在大口大口的吃着那碗果蔬粥。没几勺子,一碗果蔬粥便见底了。

    “厨艺不错。就是淡了点儿。”封行朗放下了空碗,给出了惜字的评价。

    因为是特地做给封立昕吃的,所以少放了佐料,自然也就会淡口。

    雪落一直默着,没有去接封行朗的话。自己一早为封立昕做的果蔬粥,却被封行朗给吃了,她真不知道是安慰呢,还是气愤呢?

    “怎么不说话?哑巴了?”封行朗感觉到女人凄意的沉寂,“昨晚你这张嘴,可是很带劲儿呢!”

    一想到昨晚的事儿,雪落顿时羞了个大红脸。这男人竟然在拐弯抹角的说她咬狠了他?那也纯属他活该!谁让他不尊重自己的!

    雪落低垂下了头,没去搭理封行朗。越搭理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就会越来劲儿!

    “安婶,”封行朗唤了一声一直待在厨房门外的安婶,“今天你去多买点儿新鲜的筒骨。”

    “诶!好好好!我一会儿就去买!”安婶满口答应。

    如果话题就到这儿,雪落觉得封行朗今天至少还算正常的。可没想到,他竟然还有后语。

    “以后多给太太炖些骨头磨磨牙,她就不会咬人了!”封行朗肆意一声。

    “……”雪落无语凝噎。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