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周 作品

第31章 多年以后仍会怦然心动

    “呵,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小丫头片子!怎么,封立昕还想趁自己下地狱之前在你肚子里留下个种好继承封氏集团啊?都被烧得面目全非了,竟然还娶了个老婆?”说话的女人是封一明的老婆葛心慧。

    “行了心慧,别跟她罗嗦了。我们办正事儿要紧!”封一明带着一行人就朝楼上的医疗室走去。

    莫管家拦在了楼梯口,“封一明,你带这么多人来,想干什么?”

    “给我侄儿封立昕做医学鉴定。看他的身体状况,还能不能胜任封氏集团总裁的职务。鉴于公平公正的原则,我带来了法医,还有董事会的三个元老。”封一明咄咄逼人。

    “封一明,立昕可是你的亲侄儿,你就这么盼着他死吗?你别欺人太甚!”莫管家扬了扬手中的棒球棍,“有我在,由不得你撒野!”

    “太太,快给二少爷打电话!”安婶闻声从厨房里冲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把菜刀。她一边朝雪落叮嘱,一边冲到楼梯口,跟莫管家一起守着上去二楼的楼梯。

    看到莫管家和安婶如此的维护封立昕,雪落心里满满的都是感激。她拿出手机刚要给打电话,这才意识到自己根本就没有封行朗的手机号码。

    “太太,我手机在房间里,上面有二少爷的号码。”安婶提醒道。

    “抓住那丫头,别让她打电话给封行朗!”对于不上路子的封行朗,封一明还是有所畏惧的。

    见两个肌肉男朝自己扑过来,雪落将手边的椅子拎起来朝他们砸了过去,从而赢得了跑进安婶房间的时间。她反锁上了房间的门,压制着心头的恐惧和对封立昕的担心,惊慌失措的开始寻找安婶的手机。还算顺利,安婶的手机就放在床头的矮柜上充电。

    两个壮男重重的砸门声,迫使得雪落越发的紧张。

    当封行朗接通电话的那一刻,雪落差点儿崩溃,“封行朗,你快点儿回来,快点儿回来。”

    “发生什么事儿了?”封行朗一边冷声询问,一边矫健着步伐飞奔出了办公室。

    “封一明带了好多人,说是要给立昕做医学鉴定。”雪落极力的压制着心头的恐惧。

    “拦住他!一定不能让他进去医疗室!我马上就回!”封行朗凌厉一声。

    “哦,好……啊!”门被砸了开来,雪落发出一声凄惨的尖叫声。

    “雪落……雪落!”封行朗连唤两声,可手机那头却是一片杂音。

    ***

    封行朗赶回封家时,整个别墅里一片剑拔弩张。

    莫管家是练过家子的。他的身手以一敌五不在话下。而安婶跟雪落只能算是凑数的。关键时候,莫管家还要分心去照顾封家二太太林雪落。所以他的抵抗就被得被动起来。

    莫管家越是反抗,封一明就越是怀疑:侄儿封立昕已经不行了。从医学鉴定出发,他俨然已经不能胜任一个集团公司总裁的职务。他今天带法医及公司元老来,就是要逼迫封立昕退位让贤。

    雪落紧紧的握着莫管家给的棒球棍守在封立昕的医疗室门口。莫管家和安婶都能为了维护封立昕舍生忘死,她这个妻子就更有义务和责任坚守住这扇门。

    封一明不但带来了法医和公司元老,而且还带上四个肌肉型男。莫管家有些寡不敌众,在他们第三回围攻下,他手上的刀被打落在地,一个重心不稳甩磕在了墙壁上。四个肌肉型男的帮凶立刻将莫管家隔离开了。

    医疗室的门口就只剩下了雪落一个人。面对那四个凶神恶煞的壮汉,说实在的,雪落真的很害怕。可做为一个妻子,尤其是在看到莫管家和安婶为了维护自己的丈夫而受伤时,她骨子桀骜的坚韧因子便成倍的涌了出来。

    “封一明,我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会赶到。你私闯民宅,欺凌自己的侄儿,你跟立昕本是同根生,又何必相煎太急!”雪落知道自己打不过他们,只能跟他们讲道理。

    她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拖延时间等封行朗回来。这一刻,封行朗俨然成了她心目中期盼的救星。

    “丫头片子,闪一边去。只不过是做个医学鉴定,搞得我好像要害死自己的侄儿似的。再不闪开,我连你一起丢下楼。”封一明有些不耐烦了。

    “我就不让!有种的,你从我尸体上跨过去!封一明,我警告你:这别墅里装了监控,你的所作所为,都将成为呈堂证供!你就等着坐牢吧!”

    其实监控什么的,雪落根本就不知道。这只是她缓兵之计的借口而已。目的还是为了拖延时间,给封行朗能多争取到一秒是一秒。

    她清清楚楚的记住了封行朗的话:拦住他!一定不能让他进去医疗室!她也相信封行朗一定正赶在回封家的路上。

    封一明心虚的抬头四下张望。尤其是那两个法医,好像也跟着忐忑不安了起来。私闯民宅的罪名可以让封一明顶包,可未经当事人或监护人的同意而强行做医学鉴定,罪名并不小。

    “一明,别跟这个死丫头磨叽了!她这是缓兵之计,在待封行朗回来呢。把她给我拖开。”封一明的老婆葛心慧厉斥一声,带头冲上前来抢夺雪落手中的棒球棍。

    雪落本能的自卫,她举起棒球棍砸在了葛心慧的头部。力道没能掌握好,或许也因为太紧张了,葛心慧的额头立刻鲜血直流。

    “臭x子,你敢打我老婆!”恼羞成怒的封一明举起手中的匕首就朝雪落砍了过去。

    雪落本能的捂着头蹲身下去。

    “住手!”一个快如旋风的魅影飞身而至;夺刀显然已经来不及了,男人用自己的左肩护住了蹲身下去的女人。匕首刺破了封行朗左肩上的西服,封一明在下一秒被他一拳打倒在地。

    多年以后,每当雪落回想起这一幕时,总会忍不住的怦然心动。俊美如神邸一般,空降在了她的面前,像个英勇的骑士守护着她。

    鲜血染红了割破西服里的白色衬衣,暴怒将左肩上的疼痛忽略;封行朗一鼓作气的将那四个肌肉型男打倒在地。

    “二少爷,别再打了,会出人命的。”

    最终,愤怒如暴戾雄狮的封行朗,被莫管家和雪落一起抱住了腰身,那群人才得以逃命。

    抱着男人的劲腰,嗅着男人身上烟草混合的血染腥味儿,莫名的安然;雪落一直压抑的泪水这才如释重负的滚落下来。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