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周 作品

第30章 给自己的老公当红娘

    其实仔细那么一分析,还是挺科学的。

    首先,封行朗的确有副好皮囊。健硕的体魄,挺拔的身姿;英俊又多金,而且还被笼罩了一层申城新贵财阀的神秘外衣,更是让女人们趋之若鹜。

    除了不太尊重她这个嫂子之外,其它还真看不出来他有什么明显的缺点。这样的男人,无疑是极度吸引名媛千金目光的。所以封行朗在夏家三千金面前如此受欢迎受争抢,也就见怪不怪了。

    可也不至于到让夏家三千金争抢的地步啊。

    “舅妈,我回去了。”雪落招呼一声。

    “雪落,别着急走啊。严妈做了你爱吃的小薯饼,你吃几个再回去呗。”舅妈温美娟少有的热情。

    平日里,温美娟向来不冷不热,冷不丁的热情一回,这让雪落有些受宠若惊。她便留了下来。

    书房里,温美娟一边给雪落拿着小薯饼,一边又给倒着冰镇的果汁儿。在这一瞬间,雪落有种被当成亲生女儿看待了的感动。不过随后,她便被舅妈接来的请求给愕住了。

    “雪落啊,你应该也看出来了,你以琴姐看上了封家的二少爷封行朗!你知道的,你以琴姐心高气傲,一直就没能看得上哪家富贵公子。可这一回,她是真心喜欢上了封家二少封行朗了。”

    雪落微微抿唇。看来封行朗在夏家三千金心目中,真的很畅销。

    “你现在是封立昕的妻子,也就是封行朗的嫂子。你跟以琴从小就那么要好,将来做个妯娌,岂不是亲上加亲的美事儿啊!所以,你一定要帮帮你以琴姐。多在封行朗面前提及以琴,多替以琴说说好话。”

    雪落总算是听出来了:舅妈温美娟这是要她给夏以琴和封行朗当红娘呢。

    “舅……舅妈,封行朗性格邪佞,我担心以琴姐她会吃亏。”雪落说得委婉。

    说实在的,一个连自己的嫂子都轻薄的男人,品行肯定好不到哪里去。一想到那个男人曾用手指侵进过自己的那里,雪落就愤恨得牙痒痒。只是家丑不可外扬,她羞于启齿跟任何人提及。也为了保全丈夫封立昕的颜面。只希望封行朗能悬崖勒马,不要再做任何伤害他大哥的恶劣事件来。

    “这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再说了,封行朗能成为申城的新贵财阀,肯定有他的过人之处。邪佞点儿就对了,怎么可能老实巴交的呢!”温美娟不以为然。

    舅妈温美娟这是在表扬那个男人吗?品行卑劣,岂能用一句‘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来遮掩?

    雪落默了。

    “对了雪落,封行朗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是像以琴这样温婉优雅的名媛千金呢?还是那种火辣艳美的?以封行朗的品味,他应该喜欢像我家以琴这样的女人才对吧。”温美娟兴致勃勃的问。

    “那个……我还真不太清楚。封行朗他……他平时也很少回家。一回家也只是去医疗室里看他大哥。我真不太清楚他究竟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雪落实话实说。

    “哦,是这样啊。”温美娟惋惜一声,“那他平日里喜欢吃些什么,你总知道吧?”

    雪落清楚的意识到:要是自己今天不说出点儿什么来,舅妈温美娟肯定还会继续追问个没完没了。

    “他喜欢吃意大利面和牛排,还有芒果类的食物。我看到家仆经常这么做给他吃的。”

    “你等等。”温美娟夸张的从书桌上拿起纸和笔,竟然把雪落刚刚的话一字不漏的记了下来。

    虽说温美娟平日里对自己不冷不热,可这一刻她俨然是一副慈母的伟大形象。为了自己的女儿能嫁个好人家,简直操碎了心。

    也就验证了那句话:有妈的孩子就是宝!

    ***

    偌大的顶层总裁办公室里。阳光显得格外的明媚。

    可里面的人似乎很厌恶这样的生机盎然。心绪决定了心境。

    “为什么我哥的病情会这么严重?严重到几乎要靠呼吸机来维持生命?你连我都敢隐瞒?”封行朗冷着一张千年寒冰似的脸,字字生冷:“要是我哥出什么意外,我要你全家老少都为他陪葬!”

    金医师微微悚颤,他相信被仇恨吞噬掉的封行朗做得出来。

    “二少爷,我也盼望着大少爷能够早日康复。可是,一个连自我求生本能都放弃的人,并不是医术能够救得活的。”金医师意味深长道。

    “你什么意思?我哥他怎么会没有求生意识呢?”封行朗冷声逼问。

    金医师黯然神伤的摇头叹息,“自从大少爷知道了蓝悠悠小姐的死讯后,整个人都颓废了!他不在积极就医,每天只是让我保守治疗。”

    “一个女人,就能让他意志如此消沉?难道我这个弟弟不值得他为我活下去吗?”封行朗厉声。

    “这是两种不同的感情。就好比那句话: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想必大少爷一心想追随蓝悠悠小姐而去吧。”

    起伏的胸膛几乎要透衣而出。做工精良的西服勾勒着他完美得无一丝赘肉的健硕体魄。

    封行朗扯开了深条纹的领带嘶声问道:“把我哥的实际病情告诉我。要是再敢隐瞒,你就永远别想再见到你的家人了!”

    “如果只是保守治疗,你哥挺不过三个月。”

    啪哒一声巨响,暗色调的装饰品被封行朗一股脑砸在了大理石地面上。

    雪落早早的回到了封家,跟安婶一起准备着封立昕的晚餐。

    担心封立昕老吃那些流食会腻,雪落便给他做了一些稍为粘稠的果菜粥。

    雪落刚把果菜粥从厨房里端出来,哐啷一声,封家别墅的双拼门便被人野蛮的撞了开来。

    随之,涌进来一大帮的人。雪落认出了其中两个穿制服的应该是法医。他们一行足有十多个人,硬生生的把客厅给堵上了。

    “你们是谁?怎么可以私闯民宅?”意识到他们来者不善,雪落厉问一声。

    “你又是谁?新请的保姆?闪一边去。”走在最前面的中年男人叫封一明,是封立昕两兄弟的亲叔叔。他一直觊觎着封氏集团的继承权。

    “我是封立昕的妻子,林雪落!”雪落不卑不亢道,“我丈夫身体抱恙,经不起你们打扰!请回吧!不然我就报警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