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周 作品

第23章 就像阵痛!

    “行!封行朗你不肯去是吧?好,我去!我封立昕亲自去!”封立昕怒道。

    他想坐起身来,却被那些输液管给缠住了;急火攻心,封立昕一把扯掉了扎在身上的那些输液针头。呼吸在下一秒没能跟上,他几乎僵直在了病床上。

    “封大少……”金医师立刻给封立昕上了呼吸机。

    “哥……对不起!”封行朗真的没想到,大哥封立昕已经严重到要靠呼吸机来维系生命的地步。

    说不出话的封立昕,只是朝封行朗挥了挥手,便侧过头不再看他。他不知道封行朗对雪落做了什么,更不清楚雪落还能不能原谅封行朗。无尽的哀伤笼罩过来,封立昕轻轻的抽泣。他真心想找一个好女人能够在他死后好好照顾弟弟封行朗!

    “哥,您消消气。我这就去把你那贤惠的弟媳妇给找回来。”封行朗笃言。

    半个小时后,医疗室里恢复了平静;而封立昕也缓过了刚刚那阵急火攻心。

    “金医师,你说我硬生生的把雪落和行朗逼在了一起,究竟是对还是错啊?看情形,行朗根本就没准备要去真心对待雪落!要是又多伤害一个无辜的雪落,我会良心不安的。”封立昕的声音更为低哑,像是快要说不出话来。

    “就像阵痛!是行朗和雪落必须经历的!”金医师微微轻叹,“不过听莫管家说,昨晚行朗追出去了,而且还帮雪落打跑了试图轻薄她的小混混!我想二少爷在越来越多发现雪落的好后,会慢慢接受她的。能让二少爷爱上的女人,一定会很幸福!”

    “但愿如此啊!我也希望他们能够早早的相爱!”

    夏家。

    封行朗赶到夏家,正值晚餐之时。

    除了一家之主的夏正阳之外,其它便是清一色的五个女人。场面还是很壮观的。

    夏正阳一心想生个儿子继承夏家的香火,却没想一连生下了三个千金。

    封行朗挺拔着修长健硕却不粗犷的身材;细长微眯的黑眸锐利而深邃,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勾勒着一张近乎完美而魅惑的俊脸。

    他的出现,惊艳到了餐桌上所有的人。

    而雪落只有惊,却没有艳!这男人怎么来了?他来想干什么?

    “在下封行朗。打扰了各位用餐,实在冒昧。”客气礼节,却又气场强势。

    “封……封行朗?你真的是封行朗?天呢,原来你长这么帅啊!”夏以琪惊讶到快合不拢嘴了。

    她只听大姐夏以琴说封行朗是申市的财阀新贵,掌控了申市大半经济命脉的金融大鳄;却真没想到这个男人还拥有着一张几乎完美的丰神俊朗脸庞!还有那傲然的挺拔体魄,怎么不叫女人为他动容动心呢!

    眼前这个犯花痴的女人,应该是拒婚的夏家三千金之一。封行朗的目光只是冷漠的一扫而过,然后落在了一旁埋着头的雪落身上。

    “封二少大驾光临,蓬荜生辉。夏某有失远迎,快请上坐。”

    一家之主的夏正阳立刻起身迎上前来。对于申市的新贵财神爷能亲自大驾光临夏家,他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要知道封行朗的身价,要远在封家所有人之上。

    “还未动筷,封二少能否赏个脸一起吃顿便饭?”

    “夏总客气了。”封行朗淡声一句,便大方利落的坐在了餐桌前。

    “美娟,快去把我收藏的好酒拿出来。那瓶82年的拉菲。”夏正阳见封行朗给了他面子,便格外的兴高采烈。

    于是,整个夏家人开始围绕着封行朗忙碌起来:拿酒的拿酒,拿碗筷的拿碗筷,陪坐的陪坐。

    不经意间,雪落看到了身旁坐的着夏以书,露出了从未有过的恬美笑容。说实在的,夏以书的性子向来冷漠,雪落很少看到她这样的笑容。那笑容,好像是特地赏赐给封行朗的!17岁的少女,正是情窦初开的年龄。

    雪落不由得随着夏以书的目光寻看过去,于是便看到封行朗那张似笑非笑的脸:菲薄的唇角弯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噙着的笑意似有似无。

    只是匆匆一眼,雪落便跳开了自己目光:真受不了这男人笑里藏刀且故作深沉的模样。因为一不小心,就会掉进他所设下的陷阱中去。

    “舅,我上楼去了。”雪落站起身来。她实在不想跟眼前这个倨傲的男人共进晚餐。

    “不用上楼收拾了,直接跟我回封家!”封行朗冷冽着目光盯看着想逃避的雪落。

    林雪落愤愤的瞪了封行朗一眼,压根就没买他的账,径直朝楼上走去。

    “我哥可等着你呢!”封行朗再次厉声,似乎意在必得。

    “封行朗,你自己做过什么你自己清楚!你觉得我还会跟你回封家吗?”雪落顶言一句,便毫不犹豫的转身上楼去了。根本没把封行朗的厉斥放在眼里。

    谁给了这女人顶撞他的豹子胆了?封行朗俊逸的脸庞瞬间阴沉得如同覆盖了一层薄冰。

    “封二少,雪落这孩子被我宠坏了,你多多包涵。”夏正阳见封行朗不爽,连忙谦意的打招呼。

    “夏总,劳驾你上楼劝劝你贤良淑德的外甥女吧!我哥还等着她呢。”封行朗当然不会空手而归,即便用抢的,用暴力,也要把这个女人给弄回封家向大哥封立昕交差。

    在封行朗的心目中,没有哪个女人会有大哥封立昕重要。至少到目前为止,那个女人还没出现。

    “爸,你陪封二少小聊着吧。我上楼去劝雪落妹妹。这女孩之间,更好说话些。”

    说话的是夏以琴。自从封行朗出现后,她几乎惊艳到了魂不守舍的地步。她心目中的男神,果然没让她失望。反而让她更为惊喜。也就更加坚定了她想追求封行朗的执着信念。

    “那就有劳夏小姐了。”封行朗面带疏离的客套微笑。

    “封二少客气了。叫我以琴就行。”名媛的婉约微笑,大方得体,又楚楚动人。

    三楼的阁楼里。

    夏以琴将手包里的一张银行卡递送到了林雪落的面前,“这里面有我二十万的私房钱,你先拿过去给池院长吧。别跟我妈一般见识,不是所有人都能有高觉悟的。”

    雪落接过那张银行卡,眼眶微红,“以琴姐,谢谢你。算我先跟你借的,等有钱了就还你。”

    “跟我还说什么还不还的。你有那爱心那觉悟,我也有啊!”

    夏以琴揽过雪落的肩膀,“雪落,我决定陪你一起去封家。一来跟你做个伴儿,二来也好给你壮壮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