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周 作品

第22章 她只会更痛苦!

    祸不单行。

    雪落用双臂紧紧抱着自己的身体以减少凉意和饥饿感,漫无目的的走在风雨欲来的街道上,却不知身后已经尾随了两个杀马特造型的小混混儿。

    “美女,一个人呢?陪哥回家解解乏吧。”染着紫色头发的杀马特上前一步,拍了一下雪落的肩膀,言语十分的轻浮和痞气。

    雪落一惊,收敛起刚刚悲伤的心绪厉斥一声,“你想干什么?离我远点儿。”

    一辆玄黑色的法拉利隐匿在辅道中的花圃后,封行朗的目光带上了玩味儿,他到是很想看看这个白痴女人半夜三更没头没脑的跑出来之后,遇到这种情况她会怎么做。

    雪落不想跟这个小混混多说什么,拔腿就朝光亮有车辆行驶过的柏油马路冲了过去。

    却没想前面还有一个杀马特,直接把她的路给拦阻了下来,“跑什么跑啊,把我们哥俩儿伺候爽了才能跑!来吧妞儿,我们会付钱给你的。”

    “人渣儿!”雪落厉斥一声,然后就扯着嗓门儿大喊大叫了起来,“来人呢,救命啊!抓流氓啊!”

    两个杀马特似乎没想到看似单薄的林雪落,嗓门儿竟然有这么高亢,而且还是卯足了劲儿的大吼大叫,这让他们慌了神儿,其中的一人条件反射的从身上拔出了一把美工刀在雪落面前晃动了几下,“臭女人,再敢叫我割了你的喉咙!”

    见那人拿出了美工刀,雪落也是一慌,说不畏惧那就假了,可雪落却一边哆嗦着,一边逼迫自己冷静下来。那人便趁机朝雪落飞扑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健壮的体魄,快如旋风一样朝两个小混混跃奔过来。照准了那个拿刀的杀马特就是一记狠狠的右勾拳。那个染紫发的杀马特立刻随着封行朗的这记右勾拳应声而倒。

    雪落看清了对自己施以援手的‘好心人’竟然是封行朗时,整个人就更加黯淡了。似乎封行朗要比这两个小混混更让她讨厌和憎恶。

    趁机,雪落脱下自己脚上的皮鞋,对着那个想抱住她的另一个小混混劈头盖脸的打了过去;高跟鞋的鞋跟击打在了小混混的头部,他本能的松开了手。

    看也没有看封行朗一眼,雪落穿上鞋便风风火火的冲上了柏油马路,招停一辆出租车火速离开了现场。

    那个男人是路过呢,还是追出了故意看她出糗?反正那个男人也绝对不会安什么好心的!

    玄黑色的法拉利一直跟着前面的出租车,在看到雪落安平到达夏家之后,封行朗才加上油门儿离开。女人刚刚脱下高跟鞋暴打小混混儿的模样,好不巾帼。

    在回封家的路上,封行朗的心头掠过一丝莫名的空落感。一种说不出来的异样感觉!

    夏家。

    一家之主的夏正阳刚好出差回来。温美娟正在盘问他为什么会迟回家两小时。这两个小时都去干些什么了。因为温美娟查出今晚的航班并没有晚点。

    “舅,舅妈。我回来了。”雪落的声音哑哑的。

    “雪落?你怎么回来了?怎么还哭了?”夏正阳顾不得跟老婆解释,便询问起了雪落。

    “我没事儿。想家了,所以就回来了。舅,舅妈,我上楼休息了,晚安。”

    雪落没有说出自己在封家的遭遇。因为舅舅夏正阳和舅妈温美娟压根儿就不是可以倾述的对象。要是他们可以聆听她的倾述,雪落也不至于被逼婚嫁进封家去了。

    舅舅夏正阳家能算自己的家吗?对家的概念,雪落似乎有些模糊不清晰。

    “雪落这孩子怎么了?”夏正阳心疼的问道。毕竟雪落是他亲妹妹的女儿,他夏正阳的亲外甥女。

    “估计还惦记着封家给的那点儿礼金呢。”对于林雪落的这次回家,温美娟并不欢迎。

    “我想她应该是受不了封立昕的折磨,所以才逃了回来。”温习好功课的夏以书阴森森的说道。

    听到小女儿的话,夏正阳心头一怔,寻思:这封立昕该不会因为被毁容而真的人性扭曲了吧?

    “行了,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儿,只要雪落想住在夏家,我们就得欢迎。谁都不许对她甩脸子!听到没有?尤其是你温美娟!”夏正阳肃然道。

    温美娟朝楼上瞟了一眼,没吭声。

    三楼的阁楼里。雪落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失声痛哭。

    被逼嫁给毁容残废的封立昕,雪落别无选择。她想,只要自己尽心尽职的把封立昕照顾好,也算是尽了她这个做妻子的义务。

    可她真的没想到,封行朗竟然会对她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而这次更为过分,竟然把手指伸进了女人难以启齿的地方。雪落紧合着自己的腿,越是这么想,就越是觉得自己的那里异样得利害。

    于是,她冲进了洗手间,把自己来来回回的狠洗了三次。

    可鼻间似乎还能嗅到那个男人略带薄荷清凉的气息,怎么也洗不掉。像是烙在了她身上了一样。

    夏正阳叩门进来,并带了雪落爱吃的枣泥蛋糕和芦荟酸奶。

    “雪落,还没吃晚饭吧?”夏正阳慈爱的问道,“舅舅笨手笨脚的,热枣泥蛋糕的时候,差点儿把酸奶也放进微波炉里热呢。”

    “舅……”雪落呜咽一声,扑进夏正阳的怀里失声哽咽。雪落不知道自己的父母究竟是去世了,还是失踪了。而这二十二年里,舅舅夏正阳便是她唯一的亲人。

    “对不起,是舅舅为解燃眉之急,把你给委屈了。”夏正阳拍抚着雪落的后背,心怀愧疚的检讨。

    “封立昕的样子……吓到你了吧?他欺负了你没有?”夏正阳柔声问。

    雪落摇了摇头,“没。立昕对我挺好的。”

    见雪落不想多说什么,夏正阳也没有多问,“雪落,你就安心在舅舅家住着。这里也是你的家,不开心了就回来。住多久都行。”

    封家。

    封立昕是第二天下午才知道雪落被封行朗气跑的。

    “封行朗!你太过分了!赶紧的去把雪落给我找回来!要是找不回来,你也别回来了!”

    封立昕着实气得够呛。虽说雪落才嫁来封家四天,但他对雪落的印象相当好:婉约恬美,坚韧又心灵手巧。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姑娘。也只有把弟弟封行朗交给这样的好姑娘,封立昕才能走得安心。即便死了,也能瞑目了。

    “哥,你先消消气吧。是她自己要走的。或许是她觉得嫁给我很悲哀吧。你又何必强人所难的要她回来呢?她只会更痛苦!”封行朗冷声。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