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周 作品

第21章:夫妻间的小互动

    雪落嫁来封家的目的,实在让人难以朝干净纯粹的方向去联想。

    当初是以封立昕的名义征婚的,而封立昕又被那场大火烧得容颜尽毁,所以前来应婚的女人,意图自然也就显而易见——图的是封家的金钱。

    而雪落刚刚开口问封行朗要善款,自然也就将她归类到了图封家金钱和权势的范畴。

    只是封行朗没想到:这么一个心怀不轨的女人,却保持着身体的干净青涩。她的本能反应和不计后果的奋力挣扎,并不是能伪装出来的。要知道,一个不小心,她就会把她的第一次交待给他的手指了!对于一个女人的一生来说,那将是终身的遗憾。

    所以,封行朗在雪落全力挣扎的时候,从她的身体之中把自己的手指撤了出来。保留了女人的美好。另类的恻隐之心?

    泪水从未经人事的雪落脸上滚落下来,她又羞恼又愤恨。就在刚刚,那个男人竟然对她做出了那种事!她可是他‘嫂子’啊,他怎么能这般轻薄羞辱她呢!

    “封行朗,你对我做的这些事,你对得起你大哥吗?”雪落瞪大着泪眼直直的盯着男人。

    “这关我大哥什么事?”封行朗漫不经心的哼应一声,从一旁取出一张纸巾,将自己的那根手指擦拭干净,动作那么的邪魅,爱昧得让人脸红心跳。

    是呢,自己跟自己的老婆把情说爱,又关大哥封立昕什么事儿呢。

    “……”雪落被封行朗这悠然自得并且完全没有意识到他自己所犯下的滔天罪行,气愤到无语凝噎。半响才从齿间溢出一句咬牙切齿的话:“封行朗,你无耻!”

    随后,雪落用尽全力挣扎开封行朗的钳缚,羞愤难忍的跑出了婚房,朝楼下跌跌撞撞的奔去。

    “怎么,那十万块钱的善款,你不想要了?”封行朗提醒着女人给他做饭的初衷。

    受到极大羞辱的雪落只是埋着头一路狂跑。她真的无法接受自己被‘小叔子’给轻薄的事实。

    不仅仅是轻薄,尽然……尽然还把手指伸到了,伸到了自己的那里面。那可是女人最最珍爱的禁领之地啊!他怎么能这样无礼呢!

    那些动作和行为,俨然已经超出了无礼的范畴!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加上卑鄙无耻。

    哪有一个‘小叔子’对自己的嫂子做出这种难以启齿的动作啊?

    雪落哪里会知道,这个轻薄她的男人正是她的新婚丈夫。夫妻之间的亲昵行为,虽说算不得浪漫,还有那么点儿小粗鲁,但也不至于像她所说的那样‘卑鄙无耻’吧?

    要这么说,天下的已婚男人岂不是都被她归类进了卑鄙无耻的行列里?

    充其量只不过是夫妻之间爱的互动!至少封行朗并没有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可过分的,但雪落却实实在在的感觉到了羞愧难当。她真的接受不了自己被‘小叔子’给轻薄的事实!

    而且这样的轻薄俨然超出了她能够承受的心理底线!

    去把这件事告诉封立昕吗?可他的身体状况能承受得了自己的妻子被自己的弟弟轻薄的事实吗?一想到封立昕用自己的生命换回了封行朗健康的生命,雪落就替封立昕感觉到难过!

    封行朗怎么能这么对待她啊?对她的轻薄无礼,也就等同于对他大哥封立昕的不尊重!

    雪落实在忍无可忍,便含泪跑下楼,

    “太太……太太……你怎么了?怎么哭了?”在客厅里忙碌的安婶迎上前来。

    可雪落只是摇头,她不知道怎么将这羞于启齿的事情去告诉安婶,便只能先选择逃避!所以她便一鼓作气的跑出了封家的别墅院落。

    直到雪落那纤瘦的背影消失在了封家的别墅院落外,封行朗似乎也意识到,女人这回真的是被他给撵走了。不正如他所期望的那样吗?

    看到高大挺拔的封行朗,莫管家收回淡淡忧伤的目光,朝着封行朗谦声问道:“二少爷,我出去看看太太吧。她一个女孩子,深更半夜的跑出去,万一遇到坏人就糟糕了。”

    “不许去!”封行朗凌厉一声,“一个心机如此之深的女人,用不着你担心她的安全!”

    “二少爷,雪落姑娘真不是什么有心机的女人。我以大少爷的名义去夏家提亲的时候,夏家三千金都避之不及,只有雪落姑娘她……”

    “行了老莫,看来你也被她伪装出了纯洁所欺骗了!为什么夏家三千金不肯嫁,她林雪落就肯嫁了?才嫁过来三天,她刚刚就把她自己开价了!才十万?呵,这欲擒故纵的戏码玩得不错!还知道放长线钓大鱼!”封行朗嗤声冷哼。

    莫管家深知:自从大少爷封立昕被烧成重伤之后,二少爷封行朗更为冷漠和无情。即便是无辜的雪落,也会被他归类到图谋不轨的范围。

    “二少爷,不管怎么说,雪落姑娘都是您法律上的太太啊!”莫管家无奈道。

    法律上的太太?封行朗转身上楼去的步伐微微一顿。自己好像真跟那个叫林雪落的女人领过一张叫结婚证的纸片。

    “行了,我出去看看。今晚的事儿,不许跟我哥提半个字!不然……你们懂的。”冷厉一声后,封行朗健步朝客厅门外走去。

    看着封行朗离开,莫管家和安婶都是一声叹息。

    “雪落那么好的姑娘,真是苦了她了!”

    “一切都会好的。我相信雪落姑娘会成为正成的封家二太太的。我更相信我们二少爷会爱上雪落姑娘的。”

    “就二少爷那脾气,怕是难啊!”

    夜空,看不到星辰,一切黑沉沉的。

    被乌云遮盖的天,像要塌下来似的,让人倍感压抑。

    风乍起,吹拂着雪落单薄的雪纺裙,明明是夏季的夜晚,可雪落却感觉到了刺骨的寒意。

    她不怪父母从小就把她送到舅舅夏正阳家寄养;也不怪舅舅和舅妈为解燃眉之急逼自己嫁给残疾了的封立昕……那又能怪谁呢?怪只怪她林雪落的命运够悲催吧!

    跑出来之后雪落才意识到,自己走得太急,连钱包和手机都没顾得上拿。而且自己连一口晚饭都没吃,却辛辛苦苦的给那个卑劣的男人做了一桌子的菜。在凉风的吹拂下雪落就更觉饥饿了。

    返回封家去拿吗?雪落宁可饿死在街头,也不想再去看那个男人轻薄自己的样子!

    那个男人实在是太过分了!竟然对自己的嫂子下此无耻之手。他对得起爱护他的大哥吗?

    唉,其实你们夫妻之间的爱昧小动作,又关人家大哥半毛钱事啊!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