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周 作品

第17章 故意让她难堪

    不过里面的男人也真是的,自己明明都有事先提醒了,为什么他还一声不吭啊?要是他吭一声他是封行朗,雪落说什么也不会误闯进去的。

    他是故意让她难堪吗?

    痛定思痛。

    雪落感觉到了封行朗的故意为之。

    因为那是自己跟封立昕的婚房。封家那么大的联排别墅,浴室就不下五六个,他为什么偏偏选择了这间婚房里的呢?

    而且自己在进去之前,也叩过门,并且还询问了是不是封立昕在里面。男人明明是应该听到的,那他为什么不应自己一声呢?如果他应了自己一声,又怎么会出现后来她误打误撞闯进去,把他的赤身之体看了个正着?

    一定是这个男人的恶作剧!

    他怎么可以这样戏弄自己的嫂子呢?那也是对他大哥封立昕的不尊重!

    思前想后,雪落觉得要是把这件事小题大做的去告诉封立昕,有可能会影响到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关键还有,封立昕的身体本就不好,雪落不想因为这些琐事气着他!

    但雪落又不想就这么忍气吞声。她不想树立她一个做嫂子的威严,只想封行朗那个无礼又霸道的小叔子能够最起码的尊重她。也等同于尊重他自己的亲大哥!

    雪落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安婶。

    虽说安婶只是封家的家佣,可她却伺候了封家两兄弟二十多年,比亲妈还亲,挺受两兄弟尊敬的。

    “安婶,封行朗应该有他自己的房间吧?”

    被雪落这么冷不丁的一问,安婶到是怔了一下:二少爷封行朗的房间,不就正是他们两人的婚房吗?

    “安婶,您说的话,封行朗一定爱听的。就麻烦您跟他说说:以后不要在他大哥的婚房里冲凉了。现在立昕已经是个已婚的男人了,多多少少会有些不方便的。”雪落婉约的说道。

    唉,安婶默默的叹息一声:这个二少爷啊,本就无心娶妻,却被大少爷逼婚如此。

    可安婶实在不便多说什么。要是二少爷封行朗看不到雪落姑娘的真心善意,他又怎么会爱上雪落姑娘呢?想要他现在善待雪落这姑娘,怕是难啊!

    “好,回头我跟二少爷说说。”安婶隐约其辞。

    “谢谢安婶。”雪落柔声谢道。

    “对了安婶,把立昕的早餐给我吧,今天早上由我来喂他。”雪落从吧台上端起了特制的流食药膳,却没想转身之际,会迎上封行朗那讳莫如深的目光。

    想来,刚刚她说给安婶的话,这个男人应该是听到了。

    听到了更好。也好警醒他一下。别这么轻薄她这个嫂子!对她这个嫂子不尊重,也就等同于对不尊重他自己的亲大哥。

    可雪落又怎么会想到:眼前的这个男人,才是她法律上的真正丈夫啊!

    因为刚刚在浴室中的尴尬,雪落有些难为情,不敢与封行朗直视。只是匆匆一眼,便挪开了目光。

    心律失去了往日的节奏,心脏里仿佛进驻了一个交响乐团,激扬的乐曲在灵魂深处叫嚣着。

    “把我哥的早餐给我。”封行朗的声音染着莫名的微怒。

    “还是我来吧!”雪落咬牙抬起头与男人直视,“总有一天,你会娶自己的女人,会有你自己的家,到时候你哥还是得要我来照顾。”

    “没有哪个女人,会比我哥重要!”封行朗的声音似乎冷到了骨子里。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