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周 作品

第11章 要不,你来教教我?

    谁给了这女人胆子,敢教训他封行朗?

    封行朗一双眸子像吸纳了万年日月精华的星辰,蒙上了薄薄的冷光;雪落迎上了他的眸光,又匆匆忙忙的挪开,不敢与他直视。男人眼眸的深处,是不动声色及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清冷。

    真是个可怕的男人!雪落的心跳几乎漏了半拍。

    封行朗倾过他挺拔的身姿,将自己一张冷凝的俊脸逼近过来,贴得她近近的。

    “我爸妈还真没教过我怎么懂礼貌!要不,你来教教我?”封行朗口中好闻的薄荷香气息拂在雪落的脸上,让她的漏跳的心又加速的狂跳起来。

    “我,我教不起你!你……你启开。”男女如此近的距离,让雪落尴尬不已。一张白净清爽的脸庞,顿时羞得红扑扑的,像是熟透的诱心苹果。

    雪落推开了封行朗那健硕挺拔的身姿,像被踩了尾巴的猫儿一般,快速的朝楼上飞奔。

    婚房里。

    雪落良久才平息了刚刚的悸动。真是个无礼又倨傲的家伙。

    婚床已经被安婶整理得整整齐齐、清清爽爽。依旧喜庆,依旧玫瑰香气四溢。

    可一联想到昨晚‘封立昕’那恐怖到让人毛骨悚然的样子,雪落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真的是太瘆人了。那模样如鬼魅,实在是让人看着恐惧横生。

    慢慢的,雪落轻吁出一口自责的气息。自己怎么能这样腹诽自己的丈夫呢?既然自己选择了嫁给他,就应该跟他共同面对人生的苦难。可雪落不是神,她也会害怕,也会恐惧。

    但她又是个坚强的女人。她想去为昨晚自己逃跑出婚房的事向封立昕道个歉。

    他受了这么严重的烧伤,一个曾经无比优秀的男人沦落自至,想必他的内心也几乎崩溃。如果连她这个妻子都嫌弃他,都憎恶他,那他岂不是要更难受!

    二楼,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尽头那间原来的健身房,被封行朗重金打造成了哥哥封立昕的医疗室。可以让封立昕不受外界的任何干扰,安心的留在家里治疗休养。

    雪落上前轻轻叩了两下门,小心谨慎着,不想惊动着医疗室里正治疗着的封立昕。

    莫管家从猫眼里看了一下,压低声音对病床上的封立昕说道:“是雪落姑娘。她想见您。”

    封立昕本能的想抬手去摸自己的脸,可他的手臂伸展有限,最终还是没能摸到,“还是不见的好!我这个样子,一定会把她吓坏的。对了老莫,今天是雪落回娘家的日子,让行朗那小子陪着雪落回夏家吧。”

    “可二少爷给您喂好早餐后,就赶去集团总部去了。”莫管家应答道。

    “唉……那小子是故意要怠慢雪落呢。”封立昕叹息一声,又说:“对了老莫,你跟安婶多准备些厚礼,再带上礼金。别让夏家人小瞧了雪落。”

    莫管家:“大少爷,您放心吧。二少爷他已经留下了一张一千万的支票做为礼金了。”

    “行朗这小子表面上又冷又凶,这回还算他有良心,希望他跟雪落能有好的开始,尽快的爱上雪落才好。”封立昕松了一口气:那样他才能走得安心。

    “老莫,那就有劳你陪雪落回夏家一趟!多在雪落面前说说行朗的好话。”封立昕再次嘱咐。

    “我这就去送二太太回夏家。”莫管家躬身而退。

    连续叩了三回门,雪落便不再叩了,她不想打扰封立昕的静养。只是静静的等在医疗室的门外。门从里面打了开来,雪落迎上前去,却被莫管家拦在了门外。

    “莫管家,我只是想进去跟立昕打个招呼,再道个歉。”房间里一片昏暗,雪落看不清里面的情况,只闻到一股刺鼻的消毒药水味儿。

    “太太,大少爷正在擦身,不方便见您!他特地嘱咐我送您回夏家。”莫管家恭敬的说道。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