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成琨 作品

67.第67章:红酒,新欢

    [第1章  正文]

    第67节  第67章:红酒,新欢

    连续几天的风平浪静,黑夜帝国那也没有动静,大概是轩辕烈找到方法对付未婚妻了吧,慕潇潇也没有多想。

    契约的事情,轩辕烈也没有做出动静,以他的霸道,估计是觉得她没有那么蠢,不管契约而逃离。

    没错,那个契约是致命的,所以她真的不会置之不理而逃走。所以,她准备先找到那个放走的杀手,然后去一趟韩国,查清楚霸虎林家的事情,如果到时候确定了杀手的事和她家族灭门无关的话,她会想办法偷回契约,如果有关的话,会回到轩辕烈身边,继续做司机。即使她有再多的不愿意,甚至见到他都难以忍耐心中的怒火。可是比起来,八年来家族的仇恨与个人的荣辱实在差太多。

    自从知道轩辕烈没有行动,她就和儿子回到家里去住了。

    “妈咪,你看这件衣服怎么样?”慕猫猫拿着一件紫色裙子走了过来。

    潇潇也没有仔细去看,拿起裙子就换了上去,儿子的眼光她一般是不会怀疑的。别看猫猫只有5岁,但眼睛可精着呢。

    镜子前。

    紫色裙子非常贴身,裙子为全短后长的款式,而且是偏高腰的,原本修长的腿,此时更加的长了。

    胸部的位置采用了绑带式,上面点缀了一些皱褶。

    神秘的气质顿时凸显出来。

    “妈咪,我替你梳头。”猫猫拿起了梳子,站到梳妆台后面的一个凳子上。

    “嗯。”潇潇做了下来,她不知道儿子什么时候学会这些的,只是一次随口问了他,他却说,因为这些事情本来该爹地做的,但是爹地不在,所以为了他就要替爹地代劳。

    听到猫猫说这些话,潇潇有些愧疚,是不是她真的该去给猫猫找到亲生父亲。可是……猫猫是她擅自生下来的,没有任何的爱情……而且……事情也过去六年了,小阿姨也抓不到……

    “好了,妈咪你在想什么?”猫猫凑到镜子前。

    潇潇立马回过神来,镜子里,她的头发被盘起了几缕斜放在一边,这是她最喜欢又常用的发型。

    “猫猫,待会儿阁老爷爷会来接你去他那。你可不要又把阁老爷爷的牛奶喝光了。”戳了戳儿子的脑门。

    猫猫嘻嘻的笑了笑:“知道了,妈咪,你是要去约会吗?”

    “猫猫,你脑子天天都在想什么呢。。”

    “嘻嘻……”猫猫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

    傍晚,蓝庭彦本来说要来接她的,可是她还是拒绝了,太麻烦了,自己去就好。所以便上演了这一幕。

    大街上,一个穿着长裙的女人,骑在哈雷摩托车上,一路狂奔。

    半个小时后,达到门口。蓝庭彦早已经在外面等着了,他一袭蓝色的西装,和潇潇紫色的裙子十分般配。琥珀色的眸子一闪,摩托车上的女人,字裙随风飘起,还穿着高跟鞋,呵……他第一次见到这么有意思的女人。

    “你这样的出场方式,也未免太霸气了吧。”蓝庭彦勾起一丝微笑,

    潇潇单脚放在地上,摩托车身倾斜着,她拿下脑袋上的头盔,微微笑了笑。

    “来吧,我的女伴。”他绅士的伸出手。

    她自然的将手放了过去,这是一种参加宴会的礼仪,进了宴会场子,她不禁的一惊,一开始她根本没有问过这是什么样的一个宴会,只知道,道上帮派之间应酬的宴会很多,也没有在意,可一进来她就觉得错了,这个宴会的豪华程度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力。

    “这,这是什么宴会?”

    “我的生日宴会。”他绅士的一笑。

    蓝庭彦的生日宴会?潇潇一下惊了:“你怎么之前不告诉我,我就这么空手来了。”

    “你知道吗?宴会缺个女伴可是很糟糕的事情,所以……你来已经是非常好的礼物了。”

    没等潇潇说话,已经有一群人涌了过来。

    “彦少,生日快乐啊。”

    “彦少……”

    一群人的包围下,潇潇很快被人群给挤开了,也没有多想,反正她也并不适合这种场合,干脆走到一边拿起饮料喝了起来。

    有了上次的教训,她现在喝饮料都会问清楚确定没有酒精。

    “呦……刚刚看到你和彦少一起走进来的,看来是彦少的女伴啊。”这时一个红衣女人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杯红酒,轻轻荡漾着。

    “呵,这话错了,何止是女伴,应该是新欢才对。”一个绿衣女人也走了过来。

    “我就说彦少的生日宴会怎么不邀我做女伴,原来已经有了新鲜菜了。”又来了一个蓝衣女人!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潇潇就被三个女人给包围住了,而且,还都是三个美人胚子,更特别的是个个都带着一股醋味。

    难道……这些人,都是蓝庭彦的女人?再看看三个女人的表情,潇潇非常确定了,所以她更不应该去理会他们,只是自顾自的喝着饮料。

    “来宴会怎么还喝饮料?那可是给小孩子准备的东西。”红衣女人笑着说。接着其余的两个女人都笑了。

    潇潇依旧没有理会她们,朝另一个地方走去,而她刚一动,三个女人就又朝她走了过去。

    红衣女人又开口道:“哎呦,这么急着走干嘛?我们都算是彦少的女人,我只是来请教一下这位小姐一些问题罢了。”

    潇潇停下脚步,斜眸冰冷的看向红衣女人。

    红衣女人嘴角一丝弧度,凑近她:“不知道这位小姐,是凭什么样高超的床技勾引到彦少的呢?我真想好好请教一番。”

    说完,红衣女人脸上闪过一丝得意。绿意和蓝衣女人也窃窃的笑着。

    潇潇并没有表情,随手招来一名侍从:“这位红衣小姐说要学习床技,你去外面帮忙找个技术好的男人过来,好好教教这位小姐床技。”

    “你……你……”红衣女人已经完全傻眼了,潇潇刚刚的声音不小,至少周围的客人都听得到。她现在也只有哭的份。

    “抱歉我还有事,不和三位多聊了。”留下话,她依旧平淡的走向了其它的角落。

    角落里。

    “哈哈哈,哈哈哈哈。”蓝庭彦笑的前仆后仰。

    “很好笑吗?”

    “哈哈哈,潇潇,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你能够搞定烈的母亲了,你实在太狠了。”

    “托你的福。原来把我叫来当你女伴,是替你清扫女人的啊。我可不想成为公敌。”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