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成琨 作品

64.第64章:久违的疼痛

    [第1章  正文]

    第64节  第64章:久违的疼痛

    “啊……”久违的疼痛感让就像带着电流的针刺进她的毛孔一般,咬着的牙再也无法克制了,失声叫了出来。

    疼痛从他侵犯的那一处传来,就像是被火热的铁棒烙印般,她因为剧烈的疼痛而眼前发黑,眼泪终于克制不住的流下脸颊。这种疼痛,她只感受过一次,但是这一次,几乎是让她重新想起六年前的夜晚。

    潇潇扭动着腰,大口的喘息着,脸色也越发的苍白了。她身体的疼痛,又怎么比的上心里的!她好恨,好恨这个男人不顾及她的感受就这样要了她。

    黑眸一眯,他因为她的颤抖而停止冲刺,他硬是忍下驰聘的冲动,按兵不动。 怎么会……这个女人已经生下过一个孩子了,怎么会还这么……而且……这几乎……能够要了每一个男人的命。

    “哦,该死的女人。”紧致到有些疼痛,双手伸向她的背部紧紧的搂住了这个女人的腰,她太有魔力了,几乎每一次触碰都会让他欲罢不能。

    特别是她的身体……这么的柔软,这样的娇躯,他似乎曾经拥有过……但是太模糊了。欲望和药物在身体里冲撞着。他握紧了她的腰……

    久久不肯停下来……

    她说不出心中的感受,脑子也是一片迷乱的,只知道,终于结束了,哦,这是梦吧。又回到六年前的梦了吧。

    身体感的放松,让她眼泪不停的顺着脸颊滑了下来。一切都结束了吗?潇潇是这么以为的。可在释放后,他仍然坚持……

    再一次……

    许久……

    随着他的一声低吼,他的巨大从缓缓的从潇潇身体里抽出。

    此时,她已经筋疲力尽,不想说话,双手,双腿从他的身上瘫下来,腹部还在因为刚刚的极致快感而抽搐着。

    好累,此刻,她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躺在床上,她闭上了眼睛。已经没有任何尽力再去想别的了,可是迷迷糊糊中她还是感觉到了一声大手在她敏感的地方来回摩擦着。

    “恩啊……”梦中,她因为轻声闷哼了一声。已经慢慢的失去了意识。前所未有的疲累感,让她落入最深沉的黑暗中,不省人事。

    月色朦胧,当它彻底消失在天空中时,天色也缓缓免得明亮起来……

    林音儿一夜未睡着,缩卷在被子里哭了一夜。昨晚林嫂再看着她进入轩辕烈的房间后就放心满意的回房睡觉了。

    可是谁知一早起来竟看见小姐缩卷在被子里哭泣。

    “小姐……您怎么了?怎么在自己的房间?昨晚你不是……”林嫂疑惑的看着趴在床上的林音儿。

    小身子缓缓的爬了起来,还穿着昨天的睡衣:“烈……烈哥哥……呜……他,呜呜把我……”

    边哽咽着几乎要说不出来。

    “到底怎么了?你们,没有?”

    脑袋摆了摆:“他,他把我赶出、出来了。”说罢,她又大声的哭了起来,不过此时她的声音已经变的极度嘶哑。

    屋子里,林音儿哭成了一团。

    而在另一个房间里,大床上,两个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一个刚健,一个柔魅。潇潇眼皮颤抖。不适让她翻了个身。

    这是什么?

    手摸到了轩辕烈的身上。暖暖的,她从朦胧中好奇的睁开双眸,一张绝美的面孔映入她的眼帘之中。

    黑色的短发略显得几分凌乱,他的脸,是那么的让人熟悉。

    她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身上的被子是从上身话落,低头一看,此刻她的身上竟然是一丝不挂的。

    机械般的扭动脑袋看向一直睡在身旁的他,柳眉紧紧的皱在一起,下身隐约的带着酸痛,腰部也软的不行,手腕上还有被嘞出的痕迹。昨夜的画面一下一下的从她脑海里飞过。

    她想起他将她拉入房间的情景,双手被固定在床头,他的炙热强势的进入她的身体,昨天的他太过霸道,让她没有反抗的语气。

    脸上漂浮上绯红,可是她的心里却是无比的羞愤。

    赶紧撑着身子爬了起来,随手去抓住他的一件睡衣,准备往身上套……

    “这么慌张干嘛?该做的,早就做完了。”幽冷的声音传来,轩辕烈斜靠着,单手撑着脑袋。

    潇潇下意识慌张的把睡衣往身上一套,才转过身。

    四眸在空中相望着,他的黑眸依旧带着冰冷,而她的双眸里却是深深的不甘于愤怒,还有羞愧:“轩辕烈,你太过分了。”

    这一刻,她不是咆哮,不是嘶叫,而是很平淡的说了出来,但是这种平淡带着她深深的憎恨。

    “呵……只是一个晚上而已。你这是什么介意的表情?昨晚,你不也很满足吗?”嘴角勾起了一丝冰冷的笑容,他坐起身凑近床边的潇潇,大手勾起了她的下颚。

    她的脑袋被他勾的昂了起来,只有俯视着他:“我不介意?你凭什么觉得我不介意?一个晚上?呵……你说的好轻巧。”

    “不要摆出一副好像失去什么重要东西一样。你也不是第一次了。做了也就做了。”他放开她的下颚。站了起来。

    此时他也什么都没有穿,但是却跟个没事人一样拿起衣服穿了起来。

    “你什么意思,不是第一次就不重要了是吗?你就可以随意践踏我了吗?”她咬住下唇,心中的火焰越烧越旺。

    “难道不是吗?”他黑眸斜眸,已经将衣服穿好了。

    “你把我当什么?随随便便上了的野女人?”从床上跳了下来,腰部一软,但是还是强撑着腰身,朝他走了过去。

    只见他大手一伸,搂住了她的腰身:“如果你想要,我不介意再给你。”黑眸一闪。

    “轩辕烈,你过分!”她挣脱开他的手掌。

    “你说吧,你想要什么?钱?势力?”他黑眸里似乎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钱?势力?

    潇潇身体一震,一夜换来他的这么一句话:“呵……难道你认为,我现在生气是为了向你讨钱,讨权?”

    她的声音极度的冰冷,当然这冰冷也是来源于她的愤怒。

    黑眸激起了几分怒气,贴近她的身体,一下掐住她的脖子:“女人……我劝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这幅身体不知道被多少个男人占有过,还在这里故作清高,纯洁?”

    句句刺痛的字眼撞到她的胸口上,她的身体被多少男人占有过?该死的。她只有在六年前被一个男人给强了。呵……难道就是命运吗?因为她已经是被别人侮辱过的女人,所以,她尊严也变得不值钱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