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成琨 作品

40.第40章:温热,慢慢靠近

    [第1章  正文]

    第40节  第40章:温热,慢慢靠近

    有某种温热的感觉接近她,先是落在她逛街的额头上,然后缓缓的到了她柔软的樱唇,热热的呼吸抚弄着,他的温热感几乎要包裹住她精致的脸庞,让她无意识的从睡梦中发出轻轻的哼呤声。

    “嗯……”寂静的夜里,声音听起来格外的清晰撩人。

    好暖……潇潇皱了皱眉头,以为自己在做梦,梦见了六年前的那个晚上,啊……那个噩梦,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又会梦见了。

    安静的夜里,似乎有些东西在蠢蠢欲动。

    之后,覆盖在她身上的被子被轻柔的拉开。她轻抖了抖身子,夜里的寒意让人不禁又缩卷起身子。身上的薄丝睡衣紧贴着她妙曼的身体,在微弱的月光下,可以看见睡衣滑到她修成的大腿上,暴露出细致的肌肤。

    黑眸在黑夜中闪烁,眼前的安静的她,却是别有一番风味,这个的她却是比男装更加的诱惑。

    慢慢的,一种无形的压力贴近她的身体。好重……被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重了?她不免又轻哼了几声。

    她的声音如同银铃一般,而在这夜里,还有另一种声影,低沉而又带着几分沙哑,类似于压抑性的低吼声。

    坚实温暖的身体覆盖住她,那温热的气息来到她袒露在睡衣外的脖子上,他的唇轻轻的轻拙她的锁骨,让她有若遭到轻微电流穿过全身似的酥麻,随后,薄唇带着温热缓缓向上,停落在她的颈脖间……

    梦……这是梦吗?

    那种温热,周身传来的感觉和六年前的夜晚一样,为什么会梦到六年前的那个夜晚?而且,这么的真实。似乎鼻息之间都闻到的味道都和六年前一模一样。

    那个明明只是一面之缘的男人,哦,不对,一面都没有过,那晚她甚至没有看到那个男人的摸样。

    就是这样一个陌生的人,为何,还会梦到?

    脖子间,温热,伴随着温热的还有酥麻,她不禁的脚趾颤抖了一下。

    梦?

    长长的睫毛颤动,就算慕潇潇睡的再沉,这是也在迷乱的梦中徒然惊醒了。

    她的知觉立马回复了,全身的胫骨肌肉紧绷住,赫然发现她的身旁有一个高大男性的身体!惊骇的身体一抖,而当她看到那双冷幽黑眸,以及他嘴角流露的出的笑意时,她似乎是从迷乱的梦中惊醒,却又陷入了比梦境更加郁闷的处境里!

    “啊……”思绪反应过来,她立马张嘴大喊,可声音刚刚喊出口,,一只大手捂住了她的张大的嘴巴,截断她的惊叫声。

    “嘘……”他冷唇轻启,黑夜中,他不紧不慢的道:“你想吵醒那小家伙,让他来观战吗?”

    冷幽的声音,还有他淡淡的男性香味,夹杂着丝丝烟草和古龙水的气味,这个味道,她并不陌生。她都已经和他相处有一段时间了,可是……她竟然想不出,这个男人竟然半夜溜上她的床。

    朦胧的夜里,她几乎能够看到他嘴角勾起的那丝带着邪性的冷笑,那双黑眸极其的尖锐,这样的情景更像是在宣告他的邪恶意图。

    哦,天,她竟然就不该同意让他留下来!

    早该猜到他今日的举动,别有意图,只是……千算万算没有想到他竟然在半夜三更图谋不轨的摸上她的床。

    他的手劲大的厉害,被捂着,她都感觉脸蛋有些疼痛了,赶紧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会喊出来。

    大手缓缓离开。

    她柳眉紧皱:“轩辕烈,你……你快下去。”她用最小的声音说着,小手边推着他。

    “看来,比起在床上,你更喜欢在地上做?”他冷淡的声音在黑夜中响起时,带着几丝邪性。

    一时,潇潇无语了,怎么摊上这么一个首领:“你……你再乱来,我就……”就……就……该死,她也拿这个男人没办法啊!

    “就怎么样?女人……这个美丽的夜晚,你该好好享受才对啊。”他说着,大手落在她的身上。

    睡衣很薄,他的手指几乎就像是直接碰到了她的皮肤一样。她反应性的要去拿开他手,却……

    可她还没有来得及出手,他的身体猛地压了上去,霸道的双脚,直接挤开她修长的长腿。身子贴近她的。

    “呃……”潇潇惊了,感觉到了什么……

    身体的酥痒,顿时到了脚趾。奇异的感觉,更让她缩紧了脚趾头。

    双手用力的推着他的胸膛:“轩辕烈……把你的身体拿开!”她的语气已经有些着急了。

    “你这么反抗,看来我们可以省去前奏,直接开始了。”他猛地一挺……

    “恩啊……”一种猛烈的电流,顿时让她身体一软。

    他省去了挑逗,用最直接的方式,戏谑她,他的大手也顺着她的腰部慢慢的滑下去……

    没有给她丝毫喘气的机会,手指按住她的……

    “唔啊……你,不要逼我。”她扭动着身子,可是自己的扭动只能够让他的炙热摩擦的更加厉害,而且,更像是她在主动磨蹭他一样。

    “哦……你是妖精吗?”一声沉重的低吼,天知道他冷情的外表下已经点燃欲火多久了。他已经想要她想了太久了!可每一次都被这个女人逃脱,这些天来,他的已经忍耐到了疼痛。

    快感越来越麻痹身体。他霸道的力量,完全压制住了她的反抗!

    怎么办?她不要,不可以,脑子快速转动,对了,香水!床头柜上她一直放着一批迷香!

    一只手从他的身下抽了出来,她凭着记忆去摸床头上的香水。

    而她腰下的地方,他粗糙的手指正挑开最后一层防线……

    ‘呼……呼……’潇潇已经开始喘气,克制住身体上传来的感觉。她已经把手神到最长。

    蠢蠢欲动的火焰压抑的快要爆发!他猛地撕开那层束缚……

    “啊!”她徒然失声。伸长的手指已经到了床头柜。

    “呼……呼……啊呼……呼……啊呼……”她的身体几乎快要承受不住这样的感觉了。死死的咬住下唇克制住自己的声音。

    手掌强势而又霸道,又一次用力,几乎要将她的感觉推上顶峰。

    “不要忍耐,我要听你的声音。”他的语气几乎是命令。

    咬紧了嘴唇。

    男人还在来回游走……

    不,不可以!她好怕他会就这样……一直下去。危机感越来越猛烈!再次用力伸长手臂,抓到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