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成琨 作品

36.第36章:身子,贴得好近

    [第1章  正文]

    第36节  第36章:身子,贴得好近

    他走近潇潇,身体几乎快贴近潇潇。

    “轩辕烈,这么靠近吧,你就不怕我近水楼台先杀了你吗?”她凤眸变得无比凌厉,充斥着死神的味道。并不是她自认为很强,而是,轩辕烈一步一步的靠近,让她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危机感。

    潇潇只是几步就已经退到了墙边。

    突然,轩辕烈起手,一把扼住了潇潇的脖子,用手劲将她整个人提了起来,贴在墙上。

    ‘呃……呜……’喉咙的疼痛感让她发出支支吾吾的声音。

    “女人,说,你女扮男装潜伏在我身边的目地是什么!”逼问的语气,他的周围散发出一种强大气场。

    或许是别人早已经顶不住屈服了。

    “呵……”潇潇轻笑了:‘呃……’她笑声刚落,只觉他的手劲更加的大了,甚至下一秒就会扭断她的脖子一样。

    “你今晚的行为,我可以猜测为,你是这些杀手的同伙。”轩辕烈的声音变得无比的冰冷。

    被他扼住了脖子,潇潇此刻只有仰着头,眼眸向下,俯视他:“呵,原来、你、早就怀疑、我是这些、杀手的同、同伙了、怪、不得、你今天、会主动、带我来这个地下、囚室!”

    大手给她喉管制造的压力,让她说话已经变得很困难。

    他并没有回答她的话,也就是默认了,今天主动带潇潇来这个地下囚室,就是为的看她的反应,只不过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这么快就耐不住了。

    潇潇嘴角勾着笑容,手腕一动,手里的短刀抵到他的胸膛上;“我、决不是、这些杀手的、同伙!如果你、真的不信,可以杀我、但,我也会和你、同归于尽。”

    轩辕烈看了一眼胸膛上的短刀,这个女人倒是冷静的出奇,并没有因为他的出现而惊慌。眸子一冷,他大手一挥,把她整个人甩了出去。,

    ‘兹’

    她的身体在地上兹出好远,才停了下来。手臂上的布料都因为强烈的摩擦而破损,撑着身体站了起来。

    “咳咳咳咳……”她先摸着脖子咳嗽了几声,轩辕烈的力气实在是很大,呃,好痛。

    黑眸已经看向她:“说吧,如果你编造的谎言太劣质,是不会让人相信的。”

    手慢慢放下喉咙:“我是女扮男装混在你身边,对,我确实有我的目地,但是绝非害你们黑夜帝国。而是救人。”

    “救人?”他眼里闪过疑惑,救这里的七个杀手吗?他更加比较相信,这个女人是来杀这七个杀手灭口的,以免人醒了,供出背后主谋。

    看着轩辕烈疑惑的眼神,潇潇已经猜到,他肯定想到那七个杀手那了:“我是来救我儿子的。”

    她的话落,轩辕烈眼里闪过一丝惊讶。

    潇潇又继续道:“你应该想到了吧,就是你们抓走的那个小孩,慕猫猫,、他是我的孩子。也恭喜你们,你们用他成功把我引出来了。”

    “你是他妈妈?”轩辕烈剑眉轻皱,他不否认,他还蛮喜欢那个小鬼。

    “对。我来这地下囚室,是来救我儿子的。不是来救那几个杀手的。轩辕烈,你不觉得抓一个五岁小孩,太过分了吗?”想到儿子可能被关在这里,她就立马激动起来。

    那种情绪,是装不出来的。看来她真是那个小鬼的妈妈:“我姑且相信你说的话,那么,你是小鬼的妈妈,也就是,第一次暗杀我,那个杀手的同伙喽。”双眸一眯,刚刚散去的危险感,再一次迷茫上来,甚至比刚刚还有强烈。

    无奈。

    潇潇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个,你应该去问你的那些好手下!”

    黑眸冰冷,他没有回话。

    她继续道:“我带着我儿子刚好在赌场而已,就被你们的人误以为是什么杀手同伙,趁着我不注意,就抓走了我儿子。”她细说那天发生的事情,真是错的离谱。

    她给的答复,确实让他感到了惊讶:“那你要怎么解释,你这一身的本事呢?”

    “没有解释,我只是普通的一个在黑道上摸爬滚打的女人。所以,也请你们黑夜帝国,别太欺负我们孤儿寡母了。”

    “你觉得现在的情况,由得你不说吗?”冷冽的黑眸闪过凌厉,他只是一个眼神,刷刷刷,女佣们手上所有的枪,都对准了潇潇。黑黝黝的枪口多的能够把她瞬间变成马蜂窝。

    扫视这些枪:“我既然敢闯进来,轩辕烈,你觉得你这些枪挡得住我吗?至少,逃出去,是绝对没有问题的。”这句话她没有说假。虽然这些女佣给了她很大的危机感,但是逃出去还是很有把握的。

    “你不是来救儿子的吗?你可以逃出去,但是,你的儿子……”他嘴角一丝淡淡的笑容。

    “你……你……威胁我。”该死,对啊,猫猫还在轩辕烈的手上。

    “今夜很晚了。我给你一晚时间考虑清楚要怎么解释。为了儿子,我劝你还是不要反抗。”如水双瞳有情似无情地轻轻一转。宛如冰豆般从唇角蹦出来。

    他最后一句话,对于潇潇而言,确实有太大的震撼力。今晚被他发现,就注定她输了,因为他的手上有猫猫作为筹码,而她,一无所有。

    ‘哐当’手里的短刀掉落在地上。

    两名女佣走了上前,把潇潇压进了一间囚室。

    空荡的囚室里,昏黄的电灯摇摆。潇潇的双手被铁链固定在墙上。她要反抗很容易,但是,脑海里总是徘徊着轩辕烈的话。

    一旦被带入这囚室,一旦被绑住手脚,那么她就再也没有反抗的余地。

    可是即使是把自己的性命豁出去,她也不能够拿儿子的性命去赌。小阿姨的背叛,猫猫就是她唯一的亲人,唯一的寄托。

    抬起头,她看着这个囚室,好冷……这里太阴冷。

    猫猫是不是也被关在这其中之一的房间里,他要是冷了怎么办?潇潇已经不敢去想象了。精神已经因为压力而快要崩溃,可现在的情况,也不允许她倒下。她必须计划出关于明天的事情。

    给出轩辕烈合理的解释,小飞龙的这个身份不能暴露,否则万一轩辕烈把身份捅出去,她以后会很麻烦。

    救猫猫是耽误之急……可是……潇潇立马又想到另一件很严肃的事情。

    现在轩辕烈这里有关于当年杀害她家人的线索,救到了猫猫后,她也必须离开这里,那么线索就断了,那该怎么办。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