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默 作品

第63章 都是我的错

    “半年是怎么回事?”白绍阳也收去了脸上的表情,白芯瑶递到他手上一个文件袋子,白绍阳打开以后便明了,脸上露出了一个阴险意味不明的表情,“原来是这样,那反正是要离开,不如早点解决。[更多好看的小说就上+新^^匕匕^^奇^^中^^文^^网+”

    厉子骐轻轻的拉开夏槿苏的被子,她早已经满脸的泪痕,夏槿苏两只手缩在胸口,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厉子骐,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去酒吧,我不该喝酒,我不该喝醉,我不该好奇跟着晚欣去的,我不知道我会遇到白绍阳。厉子骐都是我的错。要是我们分开。你能不能不要中断念念的治疗?念念。她真的。真的很想要看到这个世界。厉子骐对不。对不起。”

    厉子骐紧皱着眉头,疑惑道,“为什么要分开?谁说的?”莫不是他父亲给夏槿苏打电话说了什么?

    夏槿苏转过头,满眼水雾的看着厉子骐,嘴里吐出了“白绍阳”的名字,他这才明白原来刚才看到的果然是白绍阳,“你去见白绍阳了?”厉子骐看到夏槿苏点头,心头划过一丝不悦。

    “他说能帮你澄清,他说他可以说这一切都是误会。”只要我能跟你离婚。

    厉子骐像是听到了夏槿苏无言的后半句一样,有一丝不耐烦的看向了别的地方,他终于明白了刚才她的“离开”是什么意思,不由得冷笑,一天之内已经有两个人用这个来威胁他,他心中暗自的记下了白绍阳,不管他想耍什么花招,他厉子骐都接下了,只不过唯独这个理由,不可能。

    他厉子骐,绝对不允许一个女人来答应别人什么条件,而且这个女人是夏槿苏,是他厉子骐的妻子!

    厉子骐坐在床边,将夏槿苏轻轻的扶了起来,两只胳膊终于圈住了她的肩膀,将下巴抵在她的额头,夏槿苏就像是受伤的小绵羊,这一次的祸端是因为她,然而她却担心念念的手术中断并不敢做什么,无力的感觉快要将她击垮。

    “听好了夏槿苏,不管白绍阳让你做什么他才出面澄清,你都不要去听,你要相信你的丈夫我能解决一切事,这并不是什么问题。我是厉子骐,你只要明白这一点,别的,什么都不要想。”

    长久以来的不安都被厉子骐有力的胸膛和臂膀所抚平,夏槿苏把这种感觉归为安心的范畴,在可靠的人的面前可以卸下一切的防御,不必担心什么,她要做的只是安静的等待,她不需要去争取什么,不需要改变什么,她要做的只是不要迷失自己,然而这一次,她好像在厉子骐的话语中,有些模糊不清的看着他,她好像已经渐渐的找不到自己了。

    阖上了疲倦的眼皮,好像还是能看到厉子骐绝美的容颜,温瞳如水,将她融化其中。

    厉子骐感受着夏槿苏逐渐均匀的呼吸,小心翼翼的将她放下盖好被子,抹去她挂在眼角的泪水,将散落的头发别到了耳后。

    冰冷封闭的空间,也逐渐被融化,棱角也变的柔滑起来。厉子骐也在这潜移默化中,喜欢上这温暖的感觉,

    看着各大媒体的报道像是导弹一样的看狂轰乱炸没有减弱的势头,厉子骐不禁对本公司的公关部门的存在产生了怀疑。

    看着被自己在稿纸上写下的白绍阳三个字,不禁想到了白芯瑶。

    好像那天被他赶走就再也没有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次怎么这么容易的就听话?”厉子骐想着平时怎么赶都赶不走像是虎皮膏药一样的白芯瑶,她是料定了我会在找她的吧?

    厉子骐冷峻的眼眶中射出的目光不带半点的温情,摸出手机打了电话,对电话那头甜腻的“厉哥哥”早已经免疫,见怪不怪。

    “你说个时间地点,我去找你。”

    白芯瑶挂上电话,一脸的得意,站起身来对着助手说道,“一会的镜头明天再拍,我有急事,先走了。”

    “唉唉唉,姐姐,你别走啊,导演说今天这戏必须得赶完的啊!”白芯瑶全然不顾助手在身后焦急的样子,她白芯瑶不想拍,难道还有人能逼着她不成?

    厉子骐,你能主动打电话约我,这可是从来都没有过的,白芯瑶脸上冷笑一声已经大概猜到了是什么事情。

    厉子骐一手摸了摸有些肆虐倾向的胡茬,闭上了眼睛。白芯瑶,如今的结果恐怕是你最想看到的吧?要想解决这件事情,恐怕白绍阳还得听你的,然老绕去不如直截了当来得干脆,厉子骐站起身来离开办公室,一叠稿纸上还歪歪斜斜的写着一个名字,力道之大戳破了不知道几层纸,“秦皓辰”三个字像是不容出现一样,扎眼的被排挤。

    此时的秦皓辰正纠结的坐在厉伟峰的私人办公室,桌上的支票让他双手颤抖的表现着心虚,厉伟峰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看着秦皓辰稚气未脱却野心勃勃的骨架子里面透着一丝邪气,心里想着当初偶然看见这小子果然没看错人,为了钱甚至能出卖交往四年的女朋友的人,才能更好的成为一枚为他所用的棋子。

    “皓辰啊!”厉伟峰爽朗的一笑一手拍上了他的肩膀,“小伙子上次子骐打电话来我实在不好说什么,我能不管你么是吧?怎么说你也是帮我厉伟峰做事的。哝,所有的补偿都在这里了。”厉伟峰拿起支票直接塞到了秦皓辰的双手中,他瞟了一眼,看到了他都不曾想过的数目。

    “我答应了苏苏再也不出现的。”

    “哈哈,小伙子,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放心我会找人送你走的,厉子骐不会发现你也不会发现我!”

    秦皓辰心照不宣的拿着厉伟峰的机票,听从他的吩咐出国呆几天,心里却还是再为又一次伤害夏槿苏而感到难过,好几次拿出了手机,上面有夏槿苏无数的未接来电,他犹豫再三最终没有勇气再去面对她,“苏苏,对不起,请你原谅我”,一条短信发送成功,秦皓辰就抽出了手机卡随手扔到了路边的垃圾桶,拉着行李箱头也不回的走了。

    夏槿苏收到秦皓辰的短信直接感觉胸腔里一股热流冲到了脑膜,轰鸣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把电话再打过去却依然还是熟悉的暂时无法接通,把手机一把扔到了沙发,眼神飘向了不知名的远方,咬牙切齿的说道,“秦皓辰,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白芯瑶到达厉氏酒店的咖啡厅的时候,厉子骐已经喝了半杯白开水。白芯瑶见怪不怪的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迟到,依然一副女神的姿态,脸上无辜的笑容就像是生活在世外桃源的仙子,无害而迷人,对着厉子骐面前的白开水笑道,“厉哥哥,怎么就喝白开水呢?这员工不会就给自己的老板准备这个吧?服务员!”

    “不用。”厉子骐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白开水,“常喝加了各种辅料的饮料,有时候就觉得只有白开水才是喝着最舒服的。”厉子骐拿起杯子,透过透明的杯子看着白芯瑶被折射扭曲的脸,“人,也是这样的。”

    白芯瑶不动声色的心里冷笑,莫不是在说夏槿苏是你心中的白开水?她保持着端庄的微笑对着已经走过来的服务员说,“一杯白开水,谢谢。”然后又看着不管什么时候都能帅气冷峻的厉子骐嗔怒道,“厉哥哥就知道欺负人,自己坐个电梯就到了,我的片场可是离这里远着呢!”说着还嘟起了嘴,殊不知白芯瑶刚刚做了发型还换了衣服才不紧不慢的往这里来。

    厉子骐把头转向窗外,冰冷的声音不带有半点的愧疚,“这还真是我的考虑不周。”

    “芯瑶,怎么说我们两家也是世交,不知道你弟弟白绍阳这么做是什么意思呢?”厉子骐说完用眼角斜睨了一眼一脸疑惑的白芯瑶,不禁从心里赞叹道,演员就是演员,随时随地都是她可以施展的舞台。

    “厉哥哥,你说什么?发什么什么怎么还提到了绍阳?”白芯瑶装作无知的样子,疑惑道,心里却明白的很,厉子骐果然是因为这件事才找的她。

    “厉子骐的暴力事件,恐怕他不是因为好玩吧?”

    白芯瑶一脸的惊恐,结结巴巴的说道,“厉哥哥。你说,那个酒吧里被你揍的是。绍阳?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绍阳他。没理由这么做啊!”

    “那就要问你弟弟了。”厉子骐的脸色阴沉的像是要下雨,白芯瑶不自然的笑了两下,抱歉的说道,“厉哥哥,我这就给绍阳打电话问问。”

    电话接通白芯瑶没有给白绍阳半秒喘息的机会,直接劈头盖脸的就说,“绍阳,厉哥哥的麻烦是不是因为你?要不是厉哥哥找我我都不知道,你怎么能这么做呢,不管怎么样我们两家都是世交!你这么做有没有考虑过长辈们的感受?”

    白绍阳刚接起电话就被白芯瑶一顿好骂,不禁失笑道,“姐,你这是红白脸都淹了,这是在坑你亲弟弟知道么?”

    白芯瑶一手挡住了听筒,看着厉子骐笑了笑,“我知道你是小孩子脾气,是一时冲动,就算是想要厉哥哥道歉也用不着闹这么大,你考虑过后果没有?怎么一点脑子都没有?”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