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默 作品

第62章 为什么要挽回

    夏槿苏两手攥着拳头,冷静下来,如今最重要的问题,就是怎么来解决这一切而不是来追究过程。 w w w .Ыqi.com

    白绍阳一脸冷笑,简直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轻哼了一声,“挽回?我为什么要挽回?虽说我没想过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但是这样的结果还挺有意思的。”

    夏槿苏不可置信的看着白绍阳,目光中充满了陌生,这不像是她所认识的那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倒像是心机重的腹黑男,“绍阳。就当是帮帮我,这都是因我而起,我真的很难过。”

    难过?白绍阳看着眼睛红红的有些肿的夏槿苏,心里觉得很好笑,你高兴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别人会难过呢?他换上一副自己也很无奈的表情,在夏槿苏的面前俯下身,说道,“苏苏,我知道你很难过,毕竟那是你的丈夫。”

    “不是的!”显然夏槿苏还没有习惯这个丈夫和妻子的生活角色的转变,她打心底的没有把厉子骐真正当成过他的老公,这不过是像游戏一样的戴着一顶叫做夫妻的帽子罢了,说完在白绍阳怀疑的目光中她又后悔起来,结结巴巴的说道,“我不是。不是因为这个难过。”

    “哦?”白绍阳明显的不相信,看着夏槿苏结结巴巴的表情感觉很是可爱,玩味一起,紧接着说道,“若是我公开说明这不过是一个误会,说我在酒吧遇到了你然后要把你抱回家的时候正好被厉子骐看到,他误以为我要对你图谋不轨然后上来打了我是为了保护他的妻子,这样的说话不知道能不能被大家所相信呢?”

    “能能!大家一定会相信的,绍阳,就这么说好不好?”夏槿苏的眼睛一亮感觉事情有了转机。

    “当然不好。”白绍阳站起了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一阵风吹来,他打了个寒颤,好像真有点冷呢。

    夏槿苏也站了起来,两只手抓着白绍阳的一只胳膊,白绍阳感觉到了温度从她手中不断的传来,“为什么不好?”

    “因为我就算说这是一个误会,我也得不到你,而且,”白绍阳低下了头,凑近了夏槿苏的脸,近的刘海都落到了夏槿苏光滑的额头,能够感受的到她不均匀的呼吸,“而且还帮到了厉子骐,但是重点是我不想帮他。”

    夏槿苏看着眼中放大的白绍阳,觉得他嘴角的淤青有些刺眼,一下子向后退了两步,冷笑了两声,“看来我找错人了,谢谢你的外套。”夏槿苏将外套拿起来抖了两下递给了白绍阳,然后转起离开。

    白绍阳快走了两步,抓住了夏槿苏的胳膊,没等她开口说什么,他就先说道,“但是我可以帮你。”

    “真的?”夏槿苏停下脚步,心头划过一丝轻松,眼中放着光彩。

    “只要你答应跟厉子骐离婚,我马上就召集媒体公开说这是一个误会。”

    不可以!

    夏槿苏得而内心马上就有一个声音大声的呼喊着,她不能跟厉子骐离婚,她不明白心中突然的那种舍不得的感觉,但是念念的眼睛突然就浮现了出来,她需要这婚姻,她需要这半年来换回念念的光明。

    “我不能跟厉子骐离婚,至少半年内。我不可以跟他离婚。”夏槿苏嗫嚅着推开了白绍阳的手,跌跌撞撞的向前面走去。

    白绍阳听着这句话,怎么都觉得奇怪,为什么是至少半年?“为什么是半年?”

    夏槿苏停下了脚步,恍惚的觉得自己说了什么不应该说的话,连忙的说道,“没什么没什么,要是没有别的方法,我就先回去了。”

    白绍阳皱着眉头看着夏槿苏跌跌撞撞的脚步,直觉是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渐渐冒出了水面,嘴角一勾,“有意思。”穿上外套快走了几步,说道,“我送你回去。”

    厉子骐开车回来的路上好像看到了呼啸而过的白绍阳,停下车向后视镜看去却又不见了踪影。回到公寓的时候夏槿苏正呆呆的抱着腿坐在沙发上,厉子骐疑惑的走了过去,她也并不抬头。

    “你哭了?”厉子骐紧皱着眉头,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看着夏槿苏有一种想要把她拥进怀里的冲动,想要轻抚着她的背,想要温柔的安慰她,想要紧紧的抓着她手肯定的说道,“我一定会尽快的解决这件事,我不会让你离开我。”当所有的感觉都一涌而出的时候,只凝聚成了嘴边的一个轻声叹息。

    他能做的能说的,毕竟少之又少。

    看夏槿苏这个样子,必定是看了电视了吧,厉子骐冷笑一声,眼神变的凌厉,就知道上次不应该这么容易就放他走,不管他背后是谁,厉子骐都决定这一次一定不会放过他。

    厉子骐走到夏槿苏的身边,伸出一只修长的骨节分明的手,穿过夏槿苏柔软的发丝,揉乱了她的头发,夏槿苏被他这温柔的方式所吓到,抬头两只水汪汪的眼睛惊恐的看着厉子骐。

    俊美绝伦的外表,刀刻般的五官分明,两只幽暗深邃如冰潭的眼睛出奇的温柔,让人不自觉的就沉溺其中,不可自拔。硬挺的鼻梁下两片紧抿的薄唇轻启,“不管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不要在意,所有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你不要多想。”

    居高临下的王者之气散发,厉子骐此刻丝毫不吝啬他的温柔,两片嘴唇荡漾着让夏槿苏一不小心就沦陷的笑容。

    他说完便转身进了浴室,夏槿苏鼻头一酸豆大的眼泪就滚了下来,蒙上了一层水雾的看着毛玻璃片上映出的厉子骐健壮挺拔的身躯,“厉子骐,你这样,会让我舍不得离开你的。”说完她便起身走到卧室整个人都窝在了被子里面。

    厉子骐透过满是水汽的玻璃看到了夏槿苏对着他的方向说了什么,就像是无声的电影一样,隐隐约约的他只看到了“分开”,张嘴不断的重复着这两个字,慌乱的好歹冲洗了一下,湿漉漉的头发还滴着水,身上只围了一条浴巾便急匆匆的来到了卧室,却见夏槿苏蜷缩在被子里面缩成了一团在瑟瑟发抖。

    厉子骐,你什么时候这么在意夏槿苏了?

    白绍阳回到家的时候难得的看到一个不经常见到的女人正在用一副颠倒众生的状态迷醉的晃动着手上的红酒杯,眼前的巨幕电视正循环播放着夏槿苏的新闻。白绍阳把外套丢在沙发扶手,毫无坐姿的脚放到了桌几之上,一脸好笑的看着白芯瑶,说道,“白芯瑶,今天这是什么风把您给吹回家了?在姐夫那里受气跑回来了?”

    白芯瑶翻了个白眼,随手扔了个抱枕过去,被白绍阳牢牢的接住,“去你的。”

    “姐,你看这次你弟弟给厉子骐制造的麻烦不错吧?是不是急中生智很有大家风范?”

    “急中生智个头,大家风范也没看出来,你小子不好好上学瞎凑合什么?”白芯瑶抿了一口红酒,佯装生气。

    “哎哟,我的亲姐姐你这么说弟弟可就要伤心了啊,弟弟又惹人又挨揍的还不都是为了你,你看你懒,现在还毁着容呢啊!”白绍阳说着将脸凑向了白芯瑶,一只手指着自己脸上的伤。

    白芯瑶让他给逗乐了,一边把他推到一边说,“也不知道你小子像谁,怎么这么坏?”

    白绍阳也笑了起来,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两只胳膊抬起来垫到头下,盯着吊在天花板的水晶灯,幽幽的说道,“当然是像老姐了,别告诉我秦皓辰这次出来搅和跟姐你没关系,我可是听见你跟秦皓辰打电话了,他上次来跟夏槿苏最后离别的时候还把我给揍医务室里了。”

    “啧啧啧,这就是你偷听你姐讲点话的报应,我白芯瑶的弟弟光被人揍这说出去不是让人笑话?”白芯瑶嘿嘿的说道,然后又一脸严肃认真,“你可别乱说啊,我可没让秦皓辰出来搅和,他欠我一个人情,我不过是跟他透露了一下说厉伟峰是我朋友而已,这幕后的。当然不是我。”

    “姐,我现在才明白了是什么叫做姜还是老的辣,我真是佩服,我当时怎么就没找个垫背的呢?”话没说完白芯瑶又扔过来一个抱枕,“去你的,你才老。”

    白绍阳笑着接下了这个抱枕,又继续说道,“我刚才碰见夏槿苏我说只要她离婚我就出面说这是误会,你知道她说什么么?哎姐你猜猜!”

    “她说她半年之内不会离婚的。”

    白绍阳把抱枕抱在怀里,嘴巴长得能塞进去两个鸡蛋,眼睛里面闪着光,“姐,你实话招了吧,其实你是算命的!”

    “别瞎说,这是他们订婚前厉子骐跟我说的,他说夏槿苏不过只是有个厉太太的名号而已,半年后保准跟她离婚。”

    “厉子骐说的?那我还跟着搀和啥?反正你不过只等半年就可以了,弟弟每天演戏可也是很辛苦的。”

    “不如以后跟姐姐一样当演员?姐可以提拔你。”白芯瑶说着说着脸色就变了,“这夏槿苏一开始肯定是用来搪塞我还有他父母的吧,我在他公寓住着的时候,才真正知道他厉子骐对夏槿苏绝对没有简单,夏槿苏留在离子亲身边一天,我就不能再接近他一步。”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