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默 作品

第61章 都在看她的笑话

    女人撇了撇嘴,继续看着手中的报纸,开始琢磨起来这里面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 新匕匕·奇·中·文·蛧·首·发 男人则是拨通了厉子骐的电话,电话刚刚接通,男人就用无法抗拒的语气说道,“给你三天的时间解决这件事,不然到时候我来替你解决,你就再也别想见到夏槿苏!”

    说完男人就挂了电话,一脸严肃的走上了楼梯,女人还在一边吃着水果一边津津有味的吃着水果,看着白绍阳打满马赛克的脸说道,“这个小子长得还不赖啊,啧啧啧,这狐狸精勾人的本事还挺厉害的啊!”

    厉子骐看着一阵忙音的电话,微微闭着眼睛,刚才的股东大会上各股东已经对事情有所不满,酒店的业绩下滑还有即将谈成的合作都因为此事不欢而散,这件事情已经对厉氏的形象有很大的影响。父亲竟然还用夏槿苏来威胁他?

    “阿森,告诉公关部,在一天之内让所有媒体都闭嘴,不然叫他们都卷铺盖走人!”

    夏槿苏缩着脖子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他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直接冲下来,下来之后呼吸者城市里面并不怎么好的空气皱着眉头,心中无限的烦闷,路过了一个报亭,报亭外面挂着的报纸无疑都是关于厉子骐还有她的报道。她重新整了整围巾,让自己的脸没有露在外面,只留了两只眼睛来看路,买了一份报纸坐在路边读了起来。

    上面还有厉子骐在酒吧里面正在打白绍阳的照片,她就趴在了酒吧的吧台之上,夏槿苏伸出了手拍着自己的头,心里咒骂道,“夏槿苏你就是个猪头!没事跑什么酒吧,没事喝什么烈酒!现在把事情闹这么大看你怎么收场!”

    可是,那天到底发什么什么事情,就像是那天在夏槿苏的楼下厉子骐动手打秦皓辰,也不是毫无理由的。厉子骐不是那样毫不讲理的人,虽然有一个烂到爆的个性。还有之前在公交站,在影楼的门口,厉子骐看到她跟白绍阳在一起都是很生气的样子。

    他们,是认识的?

    夏槿苏被自己的想法所吓倒,嘲笑着自己天马行空的想法,起身就把报纸塞到了垃圾桶的里面,谁知道被清洁阿姨给抽了出来,在后面叫到,“姑娘!这个报纸你是不要了对吧?你不要我捡走看了啊,这事儿最近可火了,我刚去报亭买这期报纸都卖完了呢!”

    夏槿苏叹了口气,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了。

    不知不觉的又溜达到了那家拉面馆,夏槿苏捂着咕咕叫的肚子就走了进去,看着很大的拉面碗,她不知道怎么的眼圈就红了起来。

    前不久她还跟白绍阳在这里一起吃拉面,前不久她还在这里嘲笑牧晚欣吃拉面发出的声音夸张,而如今,她只有自己一个人,好像全世界的人都在看她的笑话一般。

    厉子骐。

    夏槿苏的脑海中忽然划过了他的名字。

    “厉子骐,对不起。都是因为我。会不会对你造成了很大的伤害。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

    “哟。还真是恩爱的夫妻,我好感动啊!”

    夏槿苏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惊奇的抬头看着坐在对面的人,白绍阳脸上的淤青还在,嘴角还挂着血痂,一切都告诉着夏槿苏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厉子骐确实打了白绍阳。

    “你不吃,我替你吃了啊!”白绍阳像是恶鬼投胎一样的吧夏槿苏的面端到了自己的面前,如狼似虎的吞了起来。

    夏槿苏反应过来的时候马上站了起来快走两步到了白绍阳的面前,带起的凳子倒在地上,引来人们的目光,夏槿苏两手抓着白绍阳的肩膀,两只眼睛像是金鱼一样凸了出来,“白绍阳,你告诉我,那天晚上在酒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白绍阳,你告诉我,那天晚上在酒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白绍阳轻轻的拿开夏槿苏抓着他领口的手,指着自己脸上还没好的淤青,云淡风轻的说道,“他打了我。”这话说的就好像“好久不见”一样的轻松。

    夏槿苏鼻头一酸,眼眶就红了,事实本就是如此,但是从他的口中听到就像是被判官扔下了牌子说道“午时三刻已到”一样,声音颤抖的问,“为什么?”说完一颗豆大的眼泪就掉进了拉面碗,溅起了一个小小的水花。

    “唉唉,我说苏苏,你别哭啊,这眼泪都掉到碗里了,我还怎么吃啊?”白绍阳一只胳膊抓着夏槿苏的胳膊晃了起来,撇了撇嘴,眉头微微皱着。

    夏槿苏一下子就爆发了出来,站在小小的拉面馆里放声嚎啕,丝毫不在意周围人的目光,白绍阳心里喊了一声坏了,站起来拉着夏槿苏就往外面跑去。

    他们穿过马路在一个街边的小公园里停了下来,夏槿苏上气不接下气的抽搐着,感觉晚风吹过满是泪痕的脸颊冷飕飕的,她现在感觉目前的形势糟糕透了,要不是她跟牧晚欣一起去酒吧,什么事都没有。

    厉子骐出事以后夏槿苏甚至联系不上牧晚欣。

    “晚欣呢?牧晚欣,我记得她也喝醉了。”

    白绍阳脱下自己的外套扑到了石凳上面,将她拉了过来,轻轻的说道,“那天厉子骐把你带走以后我就把晚欣姐送了回去,她妈妈挺生气的。我也找不到她应该是被关禁闭了吧?”说道最后还无奈的笑了起来,又不是小孩子。

    牧晚欣感觉到石凳上的外套软软的,还带着白绍阳的温度,竟然有些害羞的感觉,脸红了起来。

    白绍阳坐在了她的身边,两只胳膊随意的撑在膝盖上,目视前方并不看她,叹了口气,一脸愁容的欲言又止。

    “苏苏。苏苏我这么做是有原因的,我本来就跟厉子骐无怨无仇,我也是迫不得已。”

    夏槿苏没有听到什么重点,无非就是自己把别人逼到了绝路上然后说,其实我也是被逼的一样。

    “厉子骐为什么会打你?”

    白绍阳冷笑了一声,站起来,两只手插到了口袋里面,心想着难道我要说自己对喝醉的你意图不轨故意来挑衅的?白绍阳突然觉得自己找揍挺贱的,脸上阴险邪魅都被树枝挡下的阴影所遮盖,夏槿苏并没有注意到。

    “苏苏,这一点,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一个商界的巨头要来揍她妻子的朋友?我原本是要把你送回去的。”

    “是这样?”夏槿苏疑惑着站起来,显然并没有这简单的理由搪塞过去,抬头看着白绍阳隐藏在阴影里面的脸,“你们之前是不是认识?”

    “怎么会,”白绍阳立马矢口否认,瞬间又改变了说辞,“不是,我认识他,他是商界新星,是所有企业争相研究的最佳人选,我当然认识她。”

    夏槿苏抽了抽鼻子,脸上的泪痕已经风干,“那你说说你有什么难言之隐非要把他逼上绝路?”

    “哎呀,我也说了嘛,厉子骐是商界新星是各企业争相研究的最佳人选,相对的,他也是人们最想扳倒的人,我这么做不过是顺应民意而已。”说完一脸认真的看着夏槿苏,逆光的轮廓,她看得并不真切。

    “哈哈。”白绍阳忽然笑了起来,在夏槿苏怀疑的目光中举起了双手做投降状,“我实话招了,苏苏,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

    夏槿苏看着白绍阳探出树荫的脸,认真的表情容不得她有半分的怀疑,他的嘴带着大男孩特有的坏坏的弧度,一张一合的就说出了她最不想听到的话,“苏苏,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

    夏槿苏脑中最后一丝期盼她不是导火索的想法被一击击落,轰然倒塌,整个人漠然的跌坐了回去。

    白绍阳满意的看着夏槿苏一脸的惊慌无措,调整了一下内心的激动,让自己看起来不这么兴奋,继续说道,“我能有什么办法。眼睁睁的看着你跟他结婚,看着你成了她的女人,苏苏,我已经没有办法了,原本是想着只要你们没有结婚,我就还有机会的。苏苏,没想你根本连看都不愿意看我一眼就。我真的连一次机会都没有。”白绍阳说着便哽咽起来,向前走了两步留给了夏槿苏一个看起来落寞的背影。

    夏槿苏咯噔一声,这是她一直不愿意直面的问题,声音颤抖的说道,“我。一直都把你当朋友。你愿意的话,我也可以把你当弟弟。但是。”

    “我不愿意!”白绍阳忽然转身大声的喊道,眼睛里面盛满了怒气,“我,白绍阳是个男人,你明白么!”

    夏槿苏一下子就傻了,事情的源头还是她,全是她,都是她,一下子就乱了,厉子骐现在承受的一切,还有厉氏的损失。她不敢想象了,原本只是一张合同,半年的婚姻交易而已,夏槿苏完全没有考虑过还会发生这么多的状况。

    现如今,不光是厉子骐,就连她都陷入了这场危机之中,暴露在人们如同蚀骨的强酸目光中。

    “秦皓辰呢?他怎么会。出现?他不是已经离开?”

    “秦皓辰?”白绍阳立马反应过来,这次好像还得感谢他,出现的还真是时候,于厉子骐而言那是火上浇油岌岌可危,于他那简直就是火中送炭的推波助澜。

    “苏苏,关于他我不知道为什么出现,但是我。我没想把事情弄成这样的,我只是想教训一下厉子骐,没想到事情完全不受控制了。”

    “怎么做才能挽回?”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