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默 作品

第60章 不堪入目的报道

    夏槿苏咕咚咕咚的喝着水,白芯瑶冷笑着幻想里面怎么她怎么不投毒呢?外面的世界铺天盖地的都快翻了个个,你竟然在公寓里面的安逸的睡觉?夏槿苏,你真是好样的啊。 新

    放下杯子的夏槿苏迫不及待的打开了烧烤的袋子,扑面而来的烤肉的味道引起了她肚子里面的馋虫,拿了一串递给了白芯瑶,一串自己拿过来闻了闻就迫不及待的狼吞虎咽起来,丝毫不在意形象的问题。

    白芯瑶简直是像看外星生物一般,心里鄙视着夏槿苏,不知天高地厚的竟然还吃得下东西。

    她接过来,开了两罐啤酒,说道,“有烧烤怎么少的了啤酒呢?”

    夏槿苏看着面前的啤酒,皱了皱眉头,眼前浮现额今天的新闻,厌恶的把啤酒往旁边一推,“以后我再也不喝酒了。”

    白芯瑶也没有在意,耸了耸肩膀说道,“那好吧。”然后拿出了遥控器打开了电视,看着电视屏幕上面跳出来的巨大的夏槿苏的照片,她满意的看了看正在狼吞虎咽的夏槿苏,装作很吃惊的样子,指着电视叫到,“啊槿苏!你看!你看那上面不是你?”

    “啊?”

    夏槿苏看着电视屏幕里面的自己,还有各种攸关她跟厉子骐的标题都赫然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这是怎么回事?

    夏槿苏手中的烧烤掉到了桌面上,看着电视里面的自己的消息暴露无遗,简直就像是一个被拔了皮的橘子光溜溜的挂在了人们的面前观赏。

    白芯瑶看着她的反应很是满意,然后又举起了遥控器,拉长了声音说道,“槿苏,原来你没看到,我们还是不要看了。我把电视关上吧?”

    夏槿苏苦笑了两声,看向白芯瑶的眼睛里出现了几点闪烁,说道,“看看吧,我还不知道他们把我说成什么样子呢。”

    夏槿苏此时就像是一个在下雨天漂浮在水面上的绿萍,游游荡荡的找不到岸边,白芯瑶看着这样的夏槿苏简直是要疯狂的欢呼,看着桌面上的啤酒又抓起来喝了一大口,得意的笑了起来,买啤酒来庆祝果然是对的,与其守着屏幕暗爽不如直接看夏槿苏的反应来的实在。

    “槿苏,不管你发生了什么,厉哥哥他一定都会帮你解决的。”

    “槿苏,你不要担心。”

    “你别哭啊槿苏。”

    哭吧哭吧夏槿苏,看看你是多么的没用,这么没用的你凭什么呆在厉子骐的身边?白芯瑶站在夏槿苏的旁边,看着夏槿苏留下的眼泪感觉的世界从从来没有如此美妙,脸上怪异的表情让平时像女神一样的她骤然变身成为了一个魔鬼。

    “谢谢。谢谢你芯瑶,这个时候牧晚欣都消失了,你还能在我身边安慰我,真是。谢谢你。”

    白芯瑶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夏槿苏,走到了窗户旁边,压抑住内心的激动,说道,“不客气。”看着镜子中反射出的她的笑容还有沮丧的夏槿苏。

    知道厉子骐站到门口皱着眉头看着屋子里面的两个人,阴冷的目光扫向电视屏幕中不堪入目的报道,白芯瑶转过身来,“厉哥哥。”一声厉哥哥还没有叫出口,就见厉子骐已经走到电视跟前一把断了电视的电源,看着桌子上面的啤酒,然后冷峻的目光扫到了白芯瑶的脸上,让白芯瑶打了一个寒颤,两腿有些发软的直接靠到了窗户上。

    “这是你买的?”

    “是啊,想着槿苏在家里有可能还没有吃饭。”白芯瑶看着一脸怒气毫不掩饰的厉子骐小心翼翼的回答着,她白芯瑶从小就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最怕的是厉子骐,当然最喜欢的也是他。

    “家里?”厉子骐冷笑了一声,急速说道,“白芯瑶,我看你应该搞清楚你的身份,这里是我厉子骐还有她夏槿苏的家,从来就没有你!”厉子骐一手指着夏槿苏,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白芯瑶。

    “厉子骐,你怎么这么对。”

    “闭嘴!”

    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厉子骐,两只眼睛像是发狂的豹子。夏槿苏摸了摸眼泪用陌生的目光看着厉子骐。

    “拿着你的烧烤还有啤酒从我们家滚出去!”

    “厉哥哥。”白芯瑶的眼睛里面马上要涌出的泪水在听到“滚”这个字眼的时候直接冲过了眼眶,簌簌的流了下来,就像是一个站在墙边做错了事的小朋友,任谁看了也要心疼几分。

    冷漠如厉子骐,他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门,对着白芯瑶说道,“我说的不够清楚?还是说要让我赶你出去?”

    白芯瑶冷眼看了一眼呆坐在沙发上的夏槿苏,恶狠狠在心里想着,我看你还能得意多久,然后就哭着跑出了厉子骐的公寓。

    看着身后的厉子骐毫不留情的关上了门,她伸出手背小心的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拿出了小镜子照着她的眼妆,不由得赞叹道,“这个牌子的睫毛膏和眼线笔还真不错,这样哭都没有晕开。下次不如做他们家的代言好了。”

    然后拿出了手机发了一个信息给白绍阳,“姐姐看到你惹的事情了。”

    很快手机便得到了一个回复,“也不看看我是谁弟弟,怎么样现在是不是感觉很爽?”白芯瑶把手机放到包包里面,看着光滑电梯壁里映出的她的模样,露出了一个阴险的表情,眼神找不到焦距,“当然,这些还不够。”

    白芯瑶想起了秦皓辰给她说的厉伟峰不敢担当的事情,便拿出了另一部手机,然后找到了厉伟峰的电话,用这个谁也不知道的号码给厉伟峰发送了一封匿名的短信,“这是千载难逢的时机,厉总你不能放过。”

    很快那边就回复了信息,“你是谁?”

    白芯瑶缓慢的打上了“我是你的朋友。你没忘记秦皓辰吧?他还有利用价值。”打完就把把手机放进了口袋,像一切都没有发生的样子,戴上了墨镜走出了电梯。

    夏槿苏看着厉子骐把烧烤还有啤酒都扔进了垃圾桶,再也忍不住的说了起来,“芯瑶她是一片好心的来给我送吃的。”

    厉子骐转过身看着面前这个单纯的夏槿苏,“你是天真还是傻?她看着你的那种表情。夏槿苏,你能不能好好的呆在我身边不要惹事?”

    我傻。我惹事。

    夏槿苏积攒多时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我傻!是我傻,我不该出现在你的面前!早在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这辈子都完蛋了。厉子骐,是我傻。厉子骐,真是抱歉给你惹了这么多的麻烦。”

    厉子骐看着夏槿苏低下的头,心中没来由的烦躁,扯下了领带缓慢的往浴室走了过去,“是我太冲动了,你冷静一下。”

    又是一天过去了,新闻媒体好像是抓住了小辫子不放,都变的卑鄙小人一般,还在大肆报道着有管厉子骐的一切。

    阿森站在厉子骐的面前意义的向他报告着最近两天酒店的业绩,还有退房情况,厉子骐看着电脑中直线下降的业绩心中无限的烦闷,说道。“查到人肉夏槿苏的媒体了没?”

    阿森无奈的摇头,“媒体方面只透露这是匿名信息,别的消息也没有多了解什么,看来这事没有这么简单,那人要的根本就不是钱。”

    李子期冷笑了一声,说道,“白绍阳怎么会缺钱呢?”

    阿森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恭敬的走到了窗边低声接起了了电话,然后想厉子骐投来了一个惊讶的目光,挂了电话快步向厉子骐走了过来,说道,“厉总,公关部刚发送来的网址,您看一下。”

    厉子骐看着一向淡定的阿森眼中流露了几分的慌张,便做了最坏的打算。

    没想到打开之后却发现一张被打着马赛克的脸,还有标题,“厉氏总裁再掀狂潮!爱妻前男友的暴力事件!”

    厉子骐冷笑一声终于想到了在夏槿苏的楼下他好像是揍过这个叫秦皓辰的小子,你以为满脸打上了马赛克我就不认识你了?

    恐怕这根本就是给别人看的吧。

    夏槿苏气的浑身发抖的站在电视前面,秦皓辰!她看着电视屏幕里面的秦皓辰,心中的怒气简直快要把她的心脏冲破,闭着眼睛努力的克制住她的怒火。

    “原来什么永远不出现都是在骗我!秦皓辰你这个混蛋!”

    夏槿苏用尽全身力气跺了一脚,酥麻的感觉立马传到了全身,她带上了围巾将大半个脸藏到了里面,怒气冲冲的离开了公寓。

    厉子骐的父亲吃完了早饭在客厅里面百无聊赖的看着手中的报纸,空气中播放着爵士音乐,与这充满了浓郁中国古典的装修风格的感觉带给了人们感官上的差异。

    “这个混小子!”厉子骐的父亲一把放下了手中的报纸,拍响了面前的桌子,吓得厉子骐母亲手中的樱桃一个颤抖滚到了沙发下面,责怪的说道,“老爷!你这是做什么啊!”

    那男人摘下金边的眼睛,没好气的等了女人一眼,说道,“自己看!”

    那女人看到了报纸上出现了厉子骐,夏槿苏,白xx还有秦xx,简直是要看花了眼,不过脸上倒是表露无遗的愉悦。

    “老爷,我早就说过,这个夏槿苏一定就是个狐狸精,不然也不会搞出这么多的事情!”

    “我看你倒是很开心?”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