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默 作品

第58章 第一次来夜店

    音乐声回荡在整个夜店的每个角落,各色各样的人慵懒地摇晃着自己的身体。新一席长裙长卷发的女人捧着高脚杯晃过几个靠在吧台的醉鬼,西装革履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拉着和自己女儿一样年轻的姑娘擦肩而过,领结洋装金丝全框眼镜的调酒师把一个一个罐子抛向空中又接住,一杯色彩斑斓的鸡尾酒为他的圆舞曲画上休止符。

    调酒师优雅地转向两个年轻漂亮但看起来青涩扭捏的姑娘,露出了好看的笑容,热情的招呼道,“来喝一点东西吧!”

    搁这场面,估计哪个女生也都扛不住了吧,夏槿苏还没从充满磁性的声音中缓过神来,牧晚欣就已经沦陷了。她拉着夏槿苏的胳膊一直晃一直晃,“喝点吧,快喝点吧,陪我喝点东西苏苏!”

    夏槿苏头疼的看着牧晚欣,拐了拐胳膊,示意牧晚欣向另一边看去,白芯瑶坐在高脚吧椅上,手里面晃动着一杯淡蓝色的液体,眼睛注视着杯子口燃着的淡淡的青色火焰,一扫前几日颓废的样子,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

    她持怀疑态度的看了看牧晚欣,“你不会是设计我故意来见白绍阳的把?”

    见这场景,白绍阳笑了一下,第一次来夜店的女生,夏槿苏和牧晚欣有些局促的站在不远处,酒吧里的灯光让他脸上的表情变得不真实起来,他打了个响指,“两杯长岛冰茶。”脸上透出的邪魅微笑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被隐藏的很好。

    “长岛冰茶?是茶?”

    夏槿苏走过了,看着调酒师问了一句,他只是笑了笑的看了一眼白绍阳,并没有说话。

    酒吧这种地方,最容易让人想起一些撕心裂肺的事。看着调酒师调好的长岛冰茶,夏槿苏忽然就想起了《长岛冰茶》这首歌。

    “有时候爱还不如长岛冰茶

    来洗刷一身的风沙

    在舌尖开花

    不要情话为自己潇洒又不对吗

    他还不如杯长岛冰茶

    醉就醉吧不必虚假

    以牙还牙痛痛快快”

    “尝一尝吧?”白绍阳托起酒杯在嘴边尝了一口,两个女生盯着他的脸,等着他的反应。

    夏槿苏望着这漂亮的鸡尾酒,忍不住也尝了一口,顿时舌尖如同千千万万根针在刺着一样,麻麻的,痒痒的,甜甜的,辣辣的。没喝过鸡尾酒的夏槿苏对这种感觉自然是很新奇又意外,她赶紧咽下这橙红色的液体,喉头却又如同被火烧了一样火辣辣的,酒进到肚子里整个胃都暖了起来,这感觉很奇妙。

    夏槿苏愣了一会,终于从嘴里挤出来几个字:“真好喝,有可乐的味道。”

    牧晚欣听到这几个字自然是坐不住了,她赶忙端起酒杯就往嘴里灌,殊不知酒太烈了一口下去脸都红了起来。

    “苏苏你骗我,这酒这么辣!”

    夏槿苏和白绍阳盯着如此狼狈的牧晚欣笑的前仰后合,三个人就这样一边闹一边喝,不知不觉酒已经下去了不少。

    “苏苏,我好困。”牧晚欣揉着早就红透了的眼睛,脸上如同开了朵朵桃花一样早就红透了底了。

    这头的夏槿苏看样子也是扛不住了,眼睛早已没了神,第一次来酒吧就和这样的烈酒也是蛮拼的。夏槿苏晃悠着脑袋拉着牧晚欣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喝点舌头大了不少谁也听不懂她说的是啥。

    白绍阳看这情况两个人真的是喝多了,他放下手里的杯子,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夏槿苏的肩头:“不知道长岛冰茶是烈酒?”

    “白绍阳,你的眼中是不是只有夏槿苏。”牧晚欣硬撑着身体,看着白绍阳给苏苏盖上的外套,不知怎么的就哭了出来,好像喝多了以后特别容易哭,她从来没有喝多过。

    白绍阳看着牧晚欣,面无表情的又啄了自己杯中的酒,看着脸蛋发红的夏槿苏,眼中闪烁着奇特的光芒。

    这时候,夏槿苏的手机响了起来,厉子骐三个字就像是刺眼的字在白绍阳的眼中一扫而过,毫不犹豫的按下了接听键,眼中却划过了一丝阴险。

    “你在哪?”电话那头传过来的冷冰冰的声音让白绍阳完全没有想到,他突然一激灵,没想到新婚的夫妻彼此说话竟然用的是这样的语气,脸上的笑容更加诡异了。

    “厉子骐。”

    白绍阳故意拉长了声音慵懒的叫着他的名字,电话的那头突然就沉默了,过了良久才传来他仿若来自冰川深部的声音,凛凛的寒气带着电波传了过来。

    “让夏槿苏接电话。”

    白绍阳笑的更诡异了,眼睛眯着看着醉倒的夏槿苏,说道,“她现在好像讲不出话来了,厉太太的酒量烂成这样以后怎么陪我们总裁大人出席酒会呢?”

    厉子骐拿着手机的手都开始崩起了青筋,眯着眼睛看着空荡荡的公寓里空无一人,“我再问你最后一遍,夏槿苏在哪里?”

    “说给肖邦。”白绍阳说完就挂了电话,把手机放到了夏槿苏的口袋里面,伸出手背蹭了蹭夏槿苏滑腻的脸蛋,说道,“没想到你老公还挺担心你的呢。”

    夏槿苏抖了抖长长的睫毛,感觉到脸颊上的手,直接打掉了,含含糊糊的说道,“别动我。秦皓辰,你这个混蛋,别动我!”说着夏槿苏的眼角竟然流淌着晶莹。

    白绍阳凑近了耳朵听着夏槿苏说的一字一句,笑的让人更加捉摸不透,看着酒吧门口突然闯进来的厉子骐,幽幽的说道,“醉酒却呓语着别的男人的名字,不知道你的老公知道了会有什么样的表现呢?”白绍阳转了转头,嘴对着夏槿苏的耳朵说道,“苏苏,你的老公来接你了。”

    说完便两手插着口袋,嘴角斜睨着看向几步之外的厉子骐。

    夏槿苏浑然不觉的趴在吧台之上,睡的正香,厉子骐的出色的身形还有他完美的脸出现在酒吧中引得酒吧中的女性都频频的把目光投射过来,就算是他什么都不做,足以成为人们眼中的焦点。

    厉子骐不动声色的走到了夏槿苏的身边,将盖在她身上的白绍阳的外套丢到了一边,两只手抓过夏槿苏的肩膀想要让她站起来,酒醉中的夏槿苏感觉到肩膀传来的痛处,皱紧了眉头两只胳膊一抬就挣脱了厉子骐的双手。白绍阳站在一边看好戏,轻笑着说道,“哎哟,怎么办呢,我们苏苏好像不怎么愿意跟老公回家呢!”

    厉子骐看着一脸好笑的白绍阳,眼中的凛冽的目光像是射出了无数的冰锥,若是眼神能杀人,白绍阳恐怕早就不知道投胎多少次了,“我警告过你离夏槿苏远一点,白绍阳。”

    “哎哟,您还记得小的的名字呢,真是不容易啊,姐夫。”

    厉子骐冷笑一声,解下身上的外套,盖到了夏槿苏的身上,说道,“夏槿苏什么时候多了你这个弟弟?”

    “别装傻啊姐夫,我姐姐可不是夏槿苏,你心知肚明,你要不是今天来了,恐怕苏苏就成了我的女人了,你来的真不是时候啊!”

    厉子骐捏起了放在夏槿苏面前的已经空空如也的酒杯,拿起来放到笔尖嗅了一下,浓烈的酒气夹杂着些可乐的甜味扑鼻而来,长岛冰茶?

    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竟然跟这种小子喝烈酒。

    “你让她喝的?”厉子骐拳中已经捏起了一团怒火,还没等白绍阳回答,一个拳头就甩了过去,原本能闪开的白绍阳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硬生生的挨下了这一拳,整个身体向一边掀了过去,碰倒了两个吧椅。

    酒吧里面瞬间沸腾起来,几个女人惊叫着跑开了,男人也是停住了手下的动作,好奇的凑上前来,看着这酒吧里面的闹剧,“说给肖邦”里面一直都是以优雅著称的酒吧,人们也是喜欢这里的氛围才会聚集到这里静静的舒展劳累了一整天的神经,厉子骐这一拳引起了不小的波浪。

    重新站好的白绍阳眼中并无怒火,而是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上的血,入口满是血腥,一脸抱歉的说道,“厉子骐,你这样为了你的夏槿苏,她现在醉着呢,什么都不知道,别演了,姐夫,其实她对你来说,一点也不重要。”

    厉子骐看着白绍阳指着夏槿苏的手指,就像是指着一件物品一样,微微的眯着双眼,露出危险的目光,缓缓的说道,“我不是你姐夫,你也别这样指着夏槿苏。”

    说着又是几步近身,白绍阳简单的挡了几下,厉子骐的拳头还是如数的落在了他的身上,然后站到几步远的地方,一手捂着自己的胸口,吐了一口血唾沫,低声咒骂了一声,然后摆手说道,“厉子骐,你带你的夏槿苏走,你一定会后悔的。”

    厉子骐无视着白绍阳的威胁,将夏槿苏抱了起来,快步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白绍阳看着厉子骐走后,这才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哭丧着一张脸咒骂道,“没想到这混蛋下手这么重,疼死我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