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默 作品

第57章 嫉恨交加

    夏槿苏吓得一激灵,立马不敢动了,像只温顺的小猫,一样把头靠在了厉子骐的肩膀。新

    单纯的夏槿苏就这样沉寂在厉子骐的甜蜜的谎言中,若是有记者在场,高傲冷峻如他又怎么不顾形象的大声喊叫。

    “槿苏,这里是这个城市离星星最近的地方,念念在美国一定会看见这同一片星空。”

    夏槿苏笑了一声,说道,“你别骗人了,念念看不见。”他叫她槿苏。

    “哦,我忘了,现在美国是白天。”

    “念念的眼睛还没有治好。”他叫她槿苏。

    “别多想了,念念的眼睛一定会治好的。”

    夏槿苏完全沉溺咋厉子骐的温柔中,她不愿意去分辨此时的他说的是真是假,他说后面就有记者吧,她把头往厉子骐的方向转了转,轻声的说道,“我会在记者面前好好扮演厉太太的角色的,不会让你丢人,不会让厉家蒙羞。”

    “你要做的只有最前面的一条,后面的我不在乎。”

    厉子骐感受着怀中的温暖,什么谎言什么面子都被他抛到了脑后,他现在站在这美丽的繁星之下,看得到的,触碰得到的只有夏槿苏一人而已。

    他所贪恋的只是长久以来他都不曾拥有的,简单的平静。仅此而已。

    坐在车中的夏槿苏的脸还微微的红着,沉闷着不说话,厉子骐瞟了一眼,伸出一只手放到了她的额头,皱起了眉头,淡淡的说道,“你发烧了,我们去医院。”

    夏槿苏拿掉他的手说道,“别大惊小怪,今天穿的少了点,刚又吹风吹得有些头疼而已。”夏槿苏又浮现出刚才在天台的景象,脸竟然开始热了起来,“那个。秦皓辰今天来找过我了,虽然我不知道你本来是想要怎么处置他,但是,还是谢谢你。”

    “哦?”厉子骐有些不悦的在这么好的气氛之下听到了让他不舒服的名字,“只是不想要把精力放在这样的小事情上面。”

    没有听到夏槿苏的回答,厉子骐转过头去的时候,已经看到她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扇动着,安静的能听到她有规律的均匀的呼吸。

    在公寓中的白芯瑶看到厉子骐背着睡着的夏槿苏简直惊掉了下巴,心中对夏槿苏的厌恶又加深了,她白芯瑶连厉子骐的手都碰不到,她凭什么可以让厉子骐背着她回家!

    “厉哥哥!槿苏,槿苏她睡着了?”

    厉子骐连看都没看白芯瑶一眼,说道,“发烧了。”

    怎么不烧死她!白芯瑶还是一脸的关切,温柔的说道,“不如我把我的私人医师叫过来给她看看。”

    厉子骐放下了夏槿苏,把卧室的房门关上,站在白芯瑶的面前,没有好气的说道,“不必麻烦了,你不用在我的面前假装慈悲,也不用在我的面前卖弄你的演技,你是真的关心夏槿苏?”

    厉子骐的话就像是一支支的箭直接刺到了白芯瑶的脸上,让她的笑容立马就僵在了脸上。看着从来都是被人照顾的厉子骐又是倒水又是拿药的,最后把她当时透明人一样的进了他们的卧室,没错,那是他们的。

    白芯瑶的目光像是能穿过房门一样,直勾勾的射向了躺在床上的夏槿苏,恶狠狠的像是要杀了她一样,咬牙切齿的露出了一个冷笑,“夏槿苏,我早晚有一天,会让你身边的人一个个的离你远去,让没人再能帮你,让你一无所有。”

    厉子骐小心翼翼的让夏槿苏吃了药盖好了被子,然后关上了大灯,夏槿苏被包裹在软软舒适中,渐渐的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脸上依旧带着莫名的红晕。

    厉子骐坐在方桌前面,在这一小片光明之中看着桌子上面的文件,心里却想着今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安静下来被这样的自己所吓到,不知道是不是夏槿苏屋子里的灰尘里面是不是掺了毒品,不然怎么会让他如此的失常。

    想不出所以然,他埋头进了文件里面,悄悄的接受着潜移默化中发生变化的自己,不排斥,选择接受,而且渐渐的喜欢上了这种感觉,喜欢上了把自己还有夏槿苏联系到一起的这种感觉。

    陌生,刺激,重要的是,很舒服。

    一夜好眠,夏槿苏睁开眼睛撑起来却发现身边的位置空空的,厉子骐?

    她轻轻的走到书桌前,关上了还开着的台灯,看着厉子骐安静的睡在了方桌之上,方便放着一摞的文件,心中有些疼。

    伸出一手拍着厉子骐的肩膀,“醒醒,醒醒。”

    在摇晃中的厉子骐缓缓挣开了眼睛,有些疲倦的伸出了一只手放到了夏槿苏的额头,微微一笑,说道,“还好,不发烧了。”

    然后站起身来径直走到了夏槿苏刚刚躺过的地方,含糊不清的说道,“我已经找人按时打扫另一个家,你不要再发烧了。”

    说完就把脸埋进了温暖的带着夏槿苏温度还有香气的被子里面。

    夏槿苏红着脸两手捧着脸蛋儿,疑惑的说道,“难道又发烧了?”脑中却都是厉子骐的昙花一般的笑容,简直颠倒众生。

    她走到床边,看着厉子骐已经均匀的呼吸,看来又是一夜的没睡,疑惑道工作难道会比自己的身体重要?殊不知厉子骐是担心她睡不好才会一直的工作。

    平淡如水的生活中不需要什么惊涛骇浪,只需要刚好的微风,和煦的阳光,吹起的涟漪波光粼粼,我在沙滩上写下你我的名字,那是一辈子。

    夏槿苏把厉子骐的被子盖好,轻轻的说了句,“谢谢。”

    夏槿苏一个人靠在沙发上,两眼无神盯着电视播放着国家大事,新闻主持人就好像是鱼一样嘴一张一合,无聊到爆。换了一个节目就然是在讲美国蜜月,马上想到了自己,阳光沙滩,篝火晚会。都不是自己的好失落。

    曾经梦中一直幻想的夏威夷,一半碧海,一半蓝天,如今也成泡影了。立马想到这下都是和秦昊晨在一起时候的幻想,马上制止了自己再想下去,一个人在家就是会胡思乱想。

    她站起身,懒懒地挪到冰箱前翻了半天,重重地摔上了门继续窝在沙发上。沉默了一整套的手机终于响了,夏槿苏像好几天没吃饭的人看到救命面包一样抓起手机立马按下接听键。

    “牧晚欣!亲爱的我想死你了!“

    “你这是多饥渴,我还没听到嘟嘟声就听见你这猪在那头嚎了。“

    “牧晚欣你给我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哈哈,看关键时候还是你姐妹我想着你吧!除了我你看谁理你啊!不跟你废话了,我见天家里没有,我们一起去吃饭!小广场见!”

    “没问题。”

    夜早就深了,夏槿苏赶到时候牧晚欣正一个人蹲在路边拿着小树枝在画圈圈她看到夏槿苏走了过来立马就蹦了起来,大声的嚷嚷道,“苏苏!你知道我已经画了多少个圈诅咒你了么!”

    “哟,赶快走吧,我快饿死了,前面的开路!”夏槿苏一把抢过了牧晚欣指着她的小树枝,扔到了一边,挽着她的胳膊就笑了起来。

    熟悉的拉面馆。熟悉的大碗,只是这一次没有了白绍阳,夏槿苏表情纠结的看着发出惊人声响的牧晚欣,“我说你就吃个拉面,用得着这么大动静?”

    “你这不就乡巴佬了,我这是日本的大大的礼貌!”

    “礼貌个头,好像很长时间没有见你小王子了,他怎么样?”夏槿苏的言外之意不知道牧晚欣有没有懂,不过牧晚欣暗淡了的眼神告诉她,好像没什么进展。

    “不说这个,你陪我去个地方,我想去。”夏槿苏看着牧晚欣像大尾巴狼一样的两只眼睛冒着绿光,就想到了,肯定没什么好事,还是硬着头皮去了。

    夏槿苏被牧晚欣按着肩膀固定在一块霓虹灯门牌下。

    “说给肖邦”四个正楷显得很庄重,却又被闪烁着的霓虹灯勾勒地十分妖媚。

    看到这样一个“好玩”的地方,夏槿苏愣了一下,她怎么也没想到牧晚欣想要去的地方竟然是酒吧。

    牧晚欣在夏槿苏瞪大的目光下头皮已经开始发麻了,“晚欣,你想要去酒吧?”睦婉馨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小声地说道,“白绍阳跟我说了这家酒吧里面的鸡尾酒味道不错,而且我看了他照的照片,真的很漂亮,所以。我想要去看看。”

    牧晚欣看着夏槿苏晴转阴的脸色,两只手赶快拽起了她的衣角,撒娇的说道,“苏苏,我们就进去看看好不好!”夏槿苏被她缠的没有办法只好跟着蹦蹦跳跳的牧晚欣走了进去。

    和想象中的一样,各种各样颜色的灯光慵懒地晃动着,整个屋子昏昏沉沉,这里就是另一个世界,一个不一样的世界。酒吧装修的很讲究,和酒吧的名字一样,散发着一种古典的气息,少了几分浮躁。酒吧的正中央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圆形舞台,舞台上一个黑人女歌手随着节奏摇晃着身体唱着慵懒的蓝调,她双眸紧闭,沉浸在自己浑厚又嘹亮的歌声里面。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