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默 作品

第56章 担心别人

    夏槿苏两手一摊,看着牧晚欣认真的说道,“晚欣,不用跟我解释什么,我跟他并没有什么说不清的关系,这是你知道的。 新匕匕·奇·中·文·蛧·首·发 秦皓辰已经退出了我的生活,用不了多久,那个人也会退出我生活,晚欣,你知道的。我跟白绍阳现在不会有什么,以后,也不会,所以。”

    夏槿苏狡黠的一笑,看着白绍阳紧紧拉住牧晚欣的双手,心里喊着笨蛋,这样都能把晚欣当作她,“晚欣,我先回去咯,你的小王子交给你了!”

    牧晚欣目送着夏槿苏离开,一向嬉皮笑脸的她此时脸上也露出了古怪的神情,看向白绍阳肿了半边脸却依然帅气,有些不清楚自己该要怎么做。

    出了学校门口的夏槿苏被一阵傍晚的风吹进了脖子,打了个冷战,还真有点冷呢,看来衣服还是穿少了。

    身边没有了牧晚欣的叽叽喳喳她觉得有点失落,想着不知道多久以前,她的身边总是跟着蹦蹦跳跳的牧晚欣还有一脸温柔清秀的秦皓辰,而如今,秦皓辰承诺再也不会出现在她的面前,而她也莫名奇妙的将牧晚欣推向了一个原本对她表白的白绍阳。

    乱,一切都好乱。

    她下了公交车拖动着沉重的脚步,不知不觉的竟然来到了她家的老房子,破旧的老式楼房让她感觉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一楼的大婶做饭还是这么香,厨房里面暖黄色的灯光照在夏槿苏的脸上,驱赶走了一些落寞的阴影,发出柔和的弧度,她抬起脚向着那个许久没有亮起灯光的房间走了过去,念念,如果你现在在家里等姐姐的话,是不是已经饿了好久了?

    夏槿苏拧开了门,推开门门轴发出了吱呀的声音,幻想中的坐在沙发上的灵动少女并没有出现,打开灯看到陈旧的家具都被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空气中到处都充斥着阴冷的感觉,还有发霉的味道。

    夏槿苏的心就像是被冷水浇透了一样,关上门顺着脱落了墙皮的墙壁就滑了下去,丝毫不管身上蹭上的白灰。

    “叮铃叮铃!”夏槿苏的手机响起了她所熟悉的旋律,在这个空旷的小房子里面显得格外突兀,上面厉子骐的名字好像是突然照进房子里面的阳光,闪烁在夏槿苏的眼睛里面。

    “什么事?”

    “你怎么了?在哪?”

    难得厉子骐很头一次说话的字数会比夏槿苏要多,皱着眉头的厉子骐看着早已经空无一人的学校门口,夏槿苏的声音不太对劲,没有力气,让他不自觉的升起了一丝的担心。

    “夏槿苏,你在哪里?在家吗?”

    夏槿苏含含糊糊的回答道,“是啊,我在家呢。”看着灰尘遍布的家,夏槿苏苦笑了起来,忽然就没有了跟厉子骐聊天的兴致,放下耳朵旁的手机没有听到厉子骐的下句,“在家里等我。”

    放下手机的厉子骐一脚油门就飞快的离开了学校,今天她突然发的谢谢虽然他已经猜到了是因为什么,但是他还是有些在意,原本这些是不想让夏槿苏知道的。

    厉子骐又轻视着自己,从反光镜里看到的自己的脸上竟然带着一丝的担心,重新审视着自己,“厉子骐,你什么时候担心过别人?”

    夏槿苏终于站起来,看着落满灰尘的属于她跟念念的家,撸起袖子决定要重新打扫干净,手机却又响了起来,夏槿苏一看这厉子骐的名字,心里疑惑着这个人今天这么多的话,谁知道接下电话的三秒钟以后,她爆发了。

    “厉子骐,你跟我说清楚,蜜月是什么东西。蜜月宝宝又是什么东西!”

    厉子骐眉头一紧,恨不得把蓝牙耳机从耳朵上摘下来,夏槿苏的反应竟然有些让他放下心来,对吗,这才像是那个有话直说直言不讳的夏槿苏,不过他这样无理取闹的找话题真的。真的好吗?

    毕竟真的是没有蜜月这个环节的存在啊。

    “是啊,你没听错,是蜜月,我父亲说还要怀上蜜月宝宝,让你尽快的为厉家传宗接代,不然的话。”厉子骐把车开进公寓门口抬头却发现他们家的灯没有打开,疑惑的说着,“你怎么不开灯?”

    “我开着灯呢。”夏槿苏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厉子骐的声音冰冷的透过电波传了过来,“夏槿苏,你到底在哪里?”

    夏槿苏打了一激灵,这才注意到自己是在家里不过是她和念念的家啊,便抱歉的说道,“我。我在我的家里。”然后看着手机屏幕提示的对方已挂断的字,夏槿苏打从心里的鄙视了这个人一眼,什么修养什么礼貌,他就算再不耐烦也没有挂过白芯瑶的电话!对她好像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吧!

    夏槿苏气呼呼的抱着胳膊一屁股做到了沙发之上,谁知道带起的灰尘被她全都振的飞了起来,夏槿苏灰头土脸的马上弹了起来,一边咳一边摆着手赶走这些灰尘。

    “厉子骐,这是不是你在诅咒我!咳咳咳咳。”

    厉子骐阴着一张脸将车停在了外面,夏槿苏家的小胡同太窄,这车并开不进来,他只好径直的穿过与他身上昂贵西装不符的环境,掠过了阴暗陈旧的楼道,走到了那个他曾经来过一次的那个夏槿苏和念念的家。

    夏槿苏打开门的时候厉子骐只觉得扑面而来的是一阵灰尘,再看夏槿苏完全就是一副家庭主妇。不是一副家仆的打扮,头上带着一个被折成三角的手绢,身上套着围裙,手里拿着鸡毛掸子,

    “你家有沙尘暴?”厉子骐把外套很自然的脱了下来放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夏槿苏突然想起了第一次见面被他丢掉的羊绒大衣,他是有洁癖的,“你回家去吧,这里太脏了。”虽是这么说,但是夏槿苏的心里其实是不想在厉子骐的眼中看到一点嫌弃表情的,她只要一个人在这里收拾干净,她就回去了,毕竟除了厉子骐的身边,她真的无处可去了。

    夏槿苏惊奇的看着卷起了袖子的厉子骐,干净的衬衫卷起来露出了一截线条刚毅的蜜色小臂,胳膊上的绒毛被暖黄色的灯光染上了淡淡的金色,夏槿苏的脸随着接下来他的一句话,红成了熟透了的番茄,“这里也是我家。”

    下一秒夏槿苏就从这个一不留神就被卷进漩涡的危险人物身边清醒过来,说道,“是啊,我们还有将近半个月的夫妻关系呢啊,这里现在也算是你的家。”

    夏槿苏像是机器人一样的不停的在空中挥舞的鸡毛掸子,高的地方她根本就够不到,而且厉子骐这个完美的像是雕塑一样的男人在身边,她却像一个黄脸婆一样。

    “我来。”

    厉子骐抢过了夏槿苏手中的鸡毛掸子,轻而易举的就碰到了夏槿苏跳起来才能勉强够的到的高度,然后笨拙又认真的掸去上面的灰尘。

    夏槿苏看着举着胳膊的厉子骐,紧实而宽厚的后背,脑中一热忽然很想知道从背后抱着他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那个。你刚才说的蜜月。是什么?”

    “取消了。”厉子骐的脸上划过一丝的狡黠,就当是你骗我说你在家的惩罚。

    夏槿苏听着厉子骐的话却如看重负的舒了一口气,一下坐到了刚打扫好的沙发上,“吓死我了,我还真以为要跟你两个人出去旅行。”

    厉子骐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不知道哪里来的聊天的兴致,“跟我两个人出去怎么了?如果可以去度蜜月的话,你最想要去哪里?”

    每一个沉醉在甜蜜恋爱中的女生都会幻想着以后会跟自己的老公去哪里玩耍,她夏槿苏也是不例外的,曾经她想过跟着秦皓辰一起去海边看飞翔的海鸥,想要去草原骑着马奔跑,想要去天涯海角许愿,想要去西藏看生长在高原上面的格桑花。而现在,她抬头看了一眼站的高高的厉子骐,说道,“我想要去美国。”

    “美国?”转念一想便明白了,“念念很好。”

    夏槿苏的心中一暖,听到了她最想要知道的答案,赞赏的抬头对厉子骐说道,“没想到你还挺聪明的。”

    厉子骐仰起头徒然对这种夸小孩子才用的方式感到很开心,看着夏槿苏开心的笑脸,他放下手中的鸡毛掸子,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拉起夏槿苏就向楼下走去。

    “你!你这个人怎么每次都这样,你要带去哦去哪里?”

    厉子骐眉毛一扬,干净清爽的发丝在空中飘动着,留下了好闻的洗发水的味道,“我带你去度蜜月。”

    站在本市最高的观景餐厅的栏杆外旁,夏槿苏看着周围空无一人,突然来了兴致,对着夜空中大声的喊叫了起来,然后转身对着厉子骐笑了起来,长发在她的耳边飘动着,“怎么样厉先生,你会不会觉得很丢人?”

    厉子骐看着繁星点点的夜空,城市被缩小在眼底,这才是真正的高高在上,眼中的温柔都被夜色包围,显露无遗,“当然会很丢人。”说完自己将手弯成了喇叭状放在嘴边,也跟着大声喊叫了起来。

    厉子骐给夏槿苏带来的惊讶已经很多,她看着这样大声喊叫的厉子骐,感觉他们现在是紧紧的站在一起,有些缺氧的她身子稍微摇晃了两下,下一秒她就被厉子骐的大手紧紧的禁锢在他的身旁,她刚想要挣扎,厉子骐却附在她的耳边轻轻说道,“别动,后面有记者。”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