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默 作品

第55章 买醉

    “随你。{新匕匕奇中文小說    .com}”厉子骐挂了电话心中萌生了要不要派辆车接送她去学校,但是眼前马上就蹦出了一个小人,撅着嘴气呼呼的说道,“就讨厌你这样的有钱人!”他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他买给她的东西就是她的了,怎样处理完全没有必要经过他的允许。

    厉子骐看着手中的报表,看来他们的观点还是有些不爱统一。

    夏槿苏从拥挤的公交车上下来,气喘呼呼的抛到了教室,一股脑的将袋子塞到了牧晚欣的怀里。

    “给你了。”牧晚欣疑惑的打开了袋子,下一秒教室里面就爆发出了牧晚欣足以摧毁一切的尖叫声。

    夏槿苏立马后悔了,赶快伸手捂上了她的嘴,并且威胁道,“你再叫我就把他们扔出去。”

    牧晚欣立马两只眼睛放光,像只听话的小狗一样的看着夏槿苏,带上了看救世主一样的目光,使劲的点了点头。

    “你告诉我你扔到哪里,我去捡回来!”

    夏槿苏立马一个鄙视的眼神就扔了过去,并做出一副我不认识的形态往旁边挪了一个座位。

    牧晚欣约夏槿苏下课去吃麻辣烫,说要感谢她送她土豪衫,没错,牧晚欣就是这么形容的,而且用来感谢的是六块钱一碗的麻辣烫。

    刚出了学校还没有到旁边的商业街,夏槿苏看着前边树下蹲着的白绍阳,夏槿苏这才想起了,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了,仿佛他们一起在游戏厅玩的景象就发生在昨天一样,可是中间却发生了这么多事,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天,却感觉什么都变了。

    夏槿苏故作轻松的走上前去,主动的打着招呼,“白绍阳,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夏槿苏看到白绍阳抬起的头不知道为什么要加上最后的一句,恐怕是被他眉眼之间的疲惫所震惊,不是平时那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连他说话的声音都带上了几分的沙哑,“你结婚了,我能好吗?”

    牧晚欣站在一边看着白绍阳有些心疼起来,但是看着夏槿苏,她什么都知道,这一切的发生,每个人都是有很多的无可奈何,出乎每个人的意料之外,它就这样的自然而然的发生了。

    夏槿苏皱起了眉头,看着白邵阳衣服的拉链都歪歪斜斜的,用着肯定的还带着疑问的语气说道,“你喝酒了?”

    白绍阳却忽然生起气来,怒道,“我没有喝酒!你才喝醉了!我跟你说苏苏,你喝醉了才会跟厉子骐结婚的,是不是!”

    白绍阳一个上前来就抓着夏槿苏的衣领,夏槿苏倒退两步撞到了牧晚欣的身上,牧晚欣一下反应过来,一只手抓着夏槿苏,一只手往后推白绍阳,“白绍阳,有什么好好说,你把苏苏放开!”

    “我不放我不放!”夏槿苏看着眼前明显不知道做什么的白绍阳忽然就想到了那天晚上在公交站牌非要抱着她的白绍阳,眼神露出了一丝的害怕,但是却明显的少了怒火。

    “谁啊!放开我!”白绍阳一手抓上了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一个转身往后另一手攥起了拳头直接甩了出去。

    “放开苏苏!”秦皓辰一个拳头从另一个方向过来直接打在了白绍阳的脸上,白绍阳一个没站稳就直接躺到了地上,翻了个身就再也不起来了,带着哭腔的大声嚎叫着,“又是你这个混蛋,怎么又来找我苏苏!你不能欺负他!看我把你揍趴在地上!把老子扶起来!”

    夏槿苏看着突然出现的秦皓辰,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片刻之后就被怒气席卷而来的烧光了理智,上前两步就像是当日他把她送上了厉子骐的床那样,狠狠的一个耳光,只觉得自己的手掌涨的很疼。

    眼眶红红的看着秦皓辰,冰冷的声音像是从别人身上发出的一样,“你来做什么?”

    牧晚欣大叫着一声看到白绍阳就倒在了地上,嘴角深处的红色血液顺着他的下巴流了下来,她上前去扶着像烂泥一样的白绍阳,踉跄的向学校的医务室走去,转头看着夏槿苏和秦皓辰一眼,叹了口气,“苏苏,我送他去医务室,你。你有什么好好说,我一会就回来。”

    “苏苏,我。”秦皓辰一步走上前去想抓住夏槿苏的手,却扑了一个空,看着他空空的手掌,尴尬的收回了胳膊。

    “苏苏,我。我是来跟你说对不起的,还有再见。”秦皓辰的眼眶红红的,泪水闪烁其中,激动的表达着自己的想法,“苏苏,都是我不好,是我混蛋。我当初就不该钱迷了心窍为厉伟峰做事,苏苏,我没想到我的代价就是失去了你。”

    夏槿苏冷笑了一声,斜视看着秦皓辰,当初在她眼中的高大帅气,现在竟然连看一眼都嫌多余。

    “早知现在何必当初,秦皓辰,这都是你活该,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夏槿苏转身离开,秦皓辰继续在身后说着,“苏苏,我是来看你最后一面的,我想要得到你的原谅,厉子骐放过我的唯一条件就是以后不准我出现在你的面前,彻底的退出你的生活,我知道我给你带来了太多的伤害,但是苏苏,我是真的爱你啊。我爱上你我从来有过一天的后悔。苏苏,对不起,对不起。”

    夏槿苏脚下僵住,整个人都停了下来,全部的重点都放在了秦皓辰的那句,“厉子骐放过我的唯一条件就是以后不准我出现在你的面前”,心中涌出了一丝的感动,他不管怎么样,还是放过了秦皓辰,嘴角划过一丝的弧度,“那你就彻底消失把。”

    “苏苏。”秦皓辰还是低声的嗫嚅着夏槿苏得而名字。

    “不要叫我苏苏,我听着恶心,秦皓辰我希望你快点退出我的生活,我后悔着每一天认识你的日子,我这辈子做的最大的错事就是遇见你,认识你,还有。曾经竟然很认真的在乎着你。”

    说完,夏槿苏头也不回的向着医务室走去,心中却满满的都是厉子骐的名字,不知道是不是快走了两步,心跳的很厉害,夏槿苏以为她在见到秦皓辰一定是会哭的,可是现在眼角酸涩的竟然没有一滴泪水。

    她边走边掏出了手机,给厉子骐发送了一条短信,“谢谢你。”

    厉子骐拿出手机看到这三个字,看着桌子上摆着的台历的日期,是他规定的秦皓辰离开夏槿苏生活的最后一天的日期,看来她什么都知道了。

    牧晚欣把白绍阳送到医务室来的时候,医务室的大夫都用一脸奇怪的表情看着白邵阳和牧晚欣,白绍阳嘴角被酒精沙的很疼,“嘶嘶”的一手捂着一手指着手里拿着消毒棉球的大夫,含糊不清的说道,“你!说你的!你把老子弄得这么疼,小心老子揍你啊!”

    那大夫一脸不耐烦的扔下了棉球就吼道,“不愿意治给我出去,你把这里当什么地方!”

    牧晚欣给了白绍阳一记手刀,无奈的说道,“白绍阳,小祖宗,我求求你消停一会好不好?喝多了你怎么不安安静静的睡觉?”

    白绍阳好像是听懂了一样,双眼迷蒙的看着牧晚欣,咧嘴笑着,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做了一个敬礼的表情,“是!遵命长官!咯!”

    牧晚欣无奈的苦笑,然后走到了大夫面前陪着笑,“老师,老师是他不好,他女朋友跟人跑了这才跑出去喝酒,刚才又让人给撞了一下成这样了,他其实特挺可怜的,老师你就别生气了好不好?”

    那校医院的大夫也是,根本就是吃小姑娘这一套的,虽然满脸的不愿意,还是骂骂咧咧的走了过去,“我说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就是这样,都太冲动,有个什么事就是喝酒打架打架喝酒,这根本解决不了什么问题的,还不如没事听听水手啊!”

    “是啊是啊,老师你说得对,你说的都对,这点痛算什么是吧?”白绍阳一个忍不住就叫了出来,牧晚欣一把堵上了他的嘴,还笑着说。“这点痛算什么!”

    谁知道她的手正好碰到了白绍阳嘴边的伤口,害得他想叫叫不出来,最后竟然哭了出来。

    大夫提醒牧晚欣的时候,她这才发现,连忙松开了手做着不好意思的表情。

    “哎,现在的年轻人啊!”

    夏槿苏到医务室的时候,问了值班的大夫才知道喝醉的白绍阳被木婉心带去了休息室,那大夫还不停的说着什么她听不懂的话,还说着什么,“被甩了啊”“没有追求的年轻人啊”什么的,虽然疑惑但是一切都没有眼前的一切来的让她震惊!

    白绍阳。他竟然。抱着牧晚欣!

    “这真是极其奇怪的。”夏槿苏不知道为啥就乐了,心头的一丝落寞袭来,但还是保持着笑容的进去了,“哟,这是发生了什么?”

    牧晚欣听到了夏槿苏的声音,赶快推开了白绍阳,收起了眼中的慌乱,很快的想要向夏槿苏解释着什么,白绍阳却一下躺到了床上,嘴里还不断的嘟囔着,“苏苏!苏苏。我不会让那混蛋欺负你的!滚开,滚开!”

    牧晚欣脸上划过了落寞,苦笑了两声,“苏苏,你听我解释。”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