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默 作品

第54章 控制自己的情绪

    “父亲,婚礼上的事情并不是槿苏的错,是那个人他。 新匕匕·奇·中·文·蛧·首·发 ”厉子骐接过父亲的话替夏槿苏说起话来。

    “可不是么,要不是这狐媚子还勾着那个男人,那男人能闹到婚礼上?谁能给他这么大的胆子?”厉子骐的母亲生怕一把火烧的不够旺,劈柴油一块往上添。

    “我。”夏槿苏一个字还没说完就被厉子骐给按了下去,“母亲,这错是我的。怪就怪我没有在槿苏认识那个人之前认识她。”

    夏槿苏看着厉子骐眼圈中有什么在闪动着,他说的果然没有错,她什么都不用担心,有他在,只要有他在一切都会过去的。

    “呵,这倒不像是你了,还会替别人说话。”厉子骐的父亲抿了口茶将被子轻轻的放在桌子上,仆人们很快就端走了茶杯换上了新鲜的果盘。夏槿苏总算是舒了一口气,不然说道秦皓辰,她是真的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毕竟。她都不知道能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

    “我看你快点把这个小狐狸精赶出家门,把我们芯瑶快点娶进家门就好了,不然也不会闹这么多的笑话!”

    厉子骐的父亲眼中划过一丝难以捕捉的不悦,但是没有阻止这个女人继续说下去。夏槿苏看着面前的这两个人,忽然有一种是双簧的感觉,只不过这个坐在前面的男人没有滑稽夸张的表情罢了,夏槿苏在心里冷笑了一声,这种上流社会,她真的是讨厌的够够的,现在只想要快点离开这个地方,她转头看向厉子骐,却惊讶的发现厉子骐正在看着她,用着一种她从来没有见过的陌生的目光,似曾相识但又想不起来的感觉。

    “父亲母亲既然茶已经敬完了,我就先回去了。”厉子骐站了起来,两只手恭敬的放在身前,夏槿苏赶快也跟着站了起来,局促的忘记了该怎样行李。

    李子琪的父亲站了起来径直的走向了背后的楼梯。

    夏槿苏迈出别墅大门的时候,耳朵边还萦绕着厉子骐母亲像是被抓住脖子的鸭子一样的声音,“夏槿苏你这个狐狸精!我早晚有一天会把你赶出我们厉家!你哪里都比不上我们芯瑶!早晚有一天要把你赶出去!”

    婚礼后的儿媳奉茶,又是这样的不欢而散。

    夏槿苏透过车的后视镜看着别墅越来越小,车子越走越远,看着身边开着车眼睛看着前方的厉子骐,她忽然就想到了一句话,“这么近,那么远。”

    鼻子一酸眼泪就落了下来,一颗泪珠滑落在皮草柔软的绒毛之中,消失不见。

    夏槿苏把头别像了另外一边不让厉子骐看到,一只胳膊撑在了车窗上,装作是在看窗外的风景。另一手胡乱的扯着身上的小皮草。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坚强的夏槿苏已经快要消失不见了,在这个她曾经以为很美好的上流社会中简直是被一双无形的双手掐住了脖子,喘不过气。

    “怎么?衣服穿着不舒服?”

    夏槿苏扭动着身子,失笑的说道,“是啊。”试图掩盖掉脸上的尴尬,她不想在厉子骐面前露出任何她软弱的表情,即使在她母亲面前被贬低辱骂甚至被踩在脚下。

    “我看看。”

    不容分说的厉子骐停下了身子,解开自己的安全带然后硬生生的拉过了夏槿苏身上披着的小皮草,打开车窗直接扔到了外面,一脚踩下油门远远的甩开了。

    夏槿苏两只手扒在车窗上,看着被扔掉的皮草,怒吼道,“厉子骐!你疯了!你知道那有多少钱?”

    “我不知道,它让你不舒服了。”厉子骐自顾的开着车,仿佛刚才扔掉的是食品的包装袋,无关紧要。

    “呵,就是这样,我就是讨厌你们这种有钱人的高姿态,随意的挥霍着我们有可能一辈子都触碰不到的东西。”

    夏槿苏冷笑一声,看着身边的厉子骐,宛如刀刻般的脸目光深邃似深不可测的幽滩,高不可攀的地位,她永远都触碰不到,就像是扔掉被她穿过一次的高级大衣,还有随手丢尽垃圾桶的高档手机。

    “是吗?原来我还这么让你讨厌。”厉子骐心中升起一丛怒火,原来她还这么讨厌他,即使他们结了婚也还是这么直言不讳的说出来。

    “在车上等我。”厉子骐将车停在商场的门口,夏槿苏还没有解开安全带,就被厉子骐锁在了车里,看着厉子骐离开的背影,她忽然就留下了眼泪,再也抑制不住的大声哭了起来,就像是第一次面对秦皓辰的背叛一般。

    过了十几分钟,厉子骐打开车子后门将满手的袋子一股脑都塞了进去,夏槿苏看着里面掉落出来的油量的皮,还有不慎滑落的标价牌,满脸泪痕的看着重新坐在驾驶座位上面的厉子骐。

    厉子骐心一紧,一只微凉的手就不受控制一样的抚上了夏槿苏的脸,“讨厌我讨厌的哭成这样?”

    夏槿苏看着厉子骐满是关心的目光中夹杂着一点心疼,嘲笑自己肯定是看错了,甩开厉子骐的手下车就抱着那些袋子往商场里面走了过去。

    “你去做什么?”

    厉子骐追了上来拉住夏槿苏的胳膊,掉落了几个袋子,昂贵的皮草落了一地,夏槿苏看着躺在地上的这些昂贵的衣服,缓缓的蹲了下去,眼泪像是决堤的洪水,不可抑止的哭了出来。

    “厉子骐,你妈妈说的没有错,你在用你的钱给我买着我原本一辈子都不可能碰触的东西!厉子骐啊,我们是在不同世界的人,我真的好累。”夏槿苏抬着泪眼婆娑的脸,向上看去,一只手无力的扯着厉子骐的袖口,“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在这样子了好么。我们把这些退回去。”

    厉子骐忽然就笑了,弯下身将她扶了起来,拥入了自己的怀中,低下头在她得而耳边说道,“厉太太别闹了好吗,你看大家都在看着我们呢,别哭了。”

    夏槿苏无力的被他卷入了坚实的拥抱之中,扫了一下周围,果然已经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都是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出色的厉子骐还有漂亮的夏槿苏,不管在哪里都会是人们关注的焦点,或者他们关注的不过是厉子骐自己而已,此时夏槿苏心跳漏了两拍不是因为她被当成猴子一样的耍,而是厉子骐那温柔的像水一样的语气,划过了她的心,抚平了她所有的不安。

    “夏槿苏,不要怀疑自己,你现在就是厉太太,是我厉子骐的妻子。”

    夏槿苏停下花落的泪水,举起的手最终没有没有碰触厉子骐的后背,抽搐着有些像是迷路的小孩,贪婪任性的享受着这有可能只是一瞬的感觉。

    我就放纵这一次,厉子骐,你就让我靠靠,就这一次。

    夏槿苏在心里这样默默的请求道。

    夏槿苏要出门之前,看着沙发上面扔着七八件各种颜色的皮草,头疼的按了按太阳穴。

    “能不能把这些衣服退回去?”

    “不行。”

    “为什么?”

    “因为掉到地上,脏了。”

    夏槿苏抓狂的看着一脸冷漠的厉子骐,这个霸道的人根本就不会听她的意见,而且。厉子骐买了的东西,根本就不能退掉。

    在厉子骐上班以后,夏槿苏悄悄的拿了两件去了昨天的商场,转了好久才找到跟衣服牌子一样的英文字母。

    硬着脸皮的走了进去,里面的店员一看有顾客上门就一脸笑意盈盈的迎了上去。

    “你好,我想问一下,这衣服是昨天买的。能退掉嘛?”

    导购一脸诧异的看了看夏槿苏手中的衣服,然后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大声的惊喜道,“你就是这昨天那位先生的太太吧,他昨天来我们店里二话不说就把我们这里最好的衣服都包了回去,说是哄他得太太开心。小姐,你真是太幸福了,先生那么帅,重要的是还肯为你花钱,对吧?这么多的钱一点都不带皱眉头的!”

    夏槿苏听着她说是哄太太开心,脸微微红了起来,耐心的听着八卦的导购说完,“所以说。我能退掉嘛?”

    夏槿苏眨巴着无辜的眼睛,看着一脸八卦的导购姐姐,迎来的却是她抱歉的表情,“不好意思小姐,我们店里有规定的,概不退还。”

    夏槿苏一脸失望的迈着沉重的脚步,向公交站走去,心里咒骂着该死的厉子骐有钱人。

    厉子骐毫无预兆的打了个喷嚏,抽了抽鼻子,看了看手表,夏槿苏应该是在去学校的路上了。看了看窗外的天空,有些轻笑着自己威胁那家商场的店员让他们对夏槿苏说不能退货的幼稚行为。

    潜移默化中的改变,让厉子骐毫无觉察,一点一点的接受着。

    “叮铃铃!”

    厉子骐眉头一样的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夏槿苏三个字,心情愉快的按下了接听键。

    “喂,哪个。我能不能,能不能拿两件你昨天买的衣服送给我的好朋友?哎哟。啊。”

    听着话筒中传来的嘈杂的人声还有汽车鸣笛的声音,夏槿苏的呼吸声显得特别的重,“你没事吧?”

    厉子骐清冷的声音从话筒中传来,夏槿苏气喘吁吁的抓着方便的椅子扶手,装着皮草的袋子已经在她的手上印上了红红的印子。

    “可以可以送她?”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