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默 作品

第53章 以什么身份求他

    “那是自然。敬请记住我们的网址:匕匕奇小?a href="fhttp://www." target="_blank">fhttp://www.Ыqi.com。”厉子骐冷笑了一声,拿这笔继续批阅文件,手上的力度越来越重,笔尖甚至要戳破了纸,厉子骐与夏槿苏结婚的一切源头都是因为秦皓辰,直到今天所有的不必要的麻烦都是因他而起。

    原本,厉子骐是不会放过他的。

    “能不能让他再也不要出现。”明知道自己底气不足,夏槿苏的声音越来越小,还带上了微弱的哭腔,厉子骐以为自己听错了,疑惑的扫了一眼过去,但是发现了她眼角明明是有什么在闪烁,心中划过一丝不悦。

    “他跟你已经没有关系了。”

    夏槿苏哽咽了一下,缓缓的抬头看着方桌前这个不带有一丝表情,不对,是一脸冷峻的男人,嘲笑了自己一下,是啊,秦皓辰跟自己已经没有关系了,而且,她也根本没有什么身份去要求他怎么处理,这个厉太太的名号,不过也只是一个名号而已。

    她一头躺到床上,把头深深的埋在被子里面,肩膀轻轻的抽动着。

    厉子骐放下笔,看着被子里蜷缩着的小身影,说不出的烦闷,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夏槿苏还要替秦皓辰求情,忽然就对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了他而后悔。

    “叮铃!”

    厉子骐打开手机上面出现了白芯瑶的名字,“厉哥哥,我刚遇见伯母,她好像对那天槿苏提前离场很生气。”

    后面的文字厉子骐连看都没看完就直接按下了删除键,将手机一下甩到了桌子上,发出了不大但是足以让夏槿苏吓一跳的声响,在被子里面的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过了良久再没听到什么声音她悄悄的露出了泪眼婆娑的眼睛,房间里面早就没有了厉子骐的身影。夏槿苏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感到一阵轻松,她不知道现在看到厉子骐为何会有一种压迫感,难道是他与生俱来的气势压倒性?

    夏槿苏苦笑了一声,不得不承认,她和那些有钱人尤其是厉子骐这种的,之间的巨大沟壑是怎么跨都跨不过去的。夏槿苏把脸露出来,自己掖了掖被子,眼皮疲倦的搭了下来。

    再次醒来的时候厉子骐已经穿戴整齐的坐在床边,不带丝毫情绪的看着她,夏槿苏毫无征兆的睡醒之后看见身边坐了一个男人,脑回路一时的闭塞让她条件反射一般的坐了起来。

    厉子骐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她还会这样大的反应,看着她松垮睡衣领子处露出来的粉嫩肌肤,受惊之后水汪汪的眼睛,像是无辜的小动物一般,他微微眯起了眼睛,这个女孩总是这么容易的拨动着他的情绪,他轻轻的转过身。

    “衣服已经准备好,一会去我父亲那里,”厉子骐刚迈出卧室的脚步停了下来,转头看着一脸茫然的夏槿苏,又加了一句,“现在是我们的父亲。”

    父亲!

    夏槿苏赶紧的连滚带爬的从床上站了起来,冲到洗手间从镜子里面看着头发乱的像鸡窝一样的她,一手拍到了脑门上,眼前晃得都是一身笔挺西装面部冷峻的像是中世纪吸血鬼一样的男人还有穿着运动衣笑的很和睦的长辈,交替变换着,头疼的不知道哪个才是厉子骐父亲的真正面目,有钱人就是这么多的面具,好累。

    夏槿苏穿好了提前准嘿好的衣服,紧绷绷的中式旗袍,滑腻的手感绣着精细的花纹,领口细细碎碎的毛茸茸的绒毛扫的她的脸颊微微有些发红。夏槿苏迈着受限幅度的步子扭捏的找到了厉子骐的面前。

    做工完美的衣服服帖的体现出了夏槿苏凹凸有致的身体线条,胸前傲人的高度勾勒着她完美的弧度,散发着诱人的气息,优雅的古典气息中散发着淡淡性感的味道,纯洁透明的让厉子骐眼前一亮,满意的把手边的小皮草递了过去,“披着吧,外面凉。”

    车上已经装满了礼物,厉子骐不缓不慢的给夏槿苏讲解着一会要注意的事情,夏槿苏是个聪明的女孩,这些自然说过一次就会牢牢记住,不会出错。

    车子行进了距离市中心并不是太远的别墅群落。精致的别墅区被藏在这座城市的高楼大厦中,像是一颗被圈在手中的夜明珠一样,淡淡的散发着属于它的光芒。

    “苏苏苏苏,你知道么。就在市中心的南边,那里的别墅区里面都住着土豪,要是我在那里有一套别墅的话,我这辈子都满足了!”夏槿苏忽然想起了牧晚欣的话,看着窗外不同于郊外宫殿一般的景象,随口问道,“不是上次去的别墅?”

    厉子骐闭着眼睛,像是在闭目养神,昨天收到白芯瑶的短信便出去临时叫了特助买礼物准备来看长辈,这还真是一件让她头疼的事情,他睁开眼睛看着夏槿苏的眼睛里面划过一丝庆幸,“父亲不住在郊外,不过昨天母亲已经被接了过来。”

    夏槿苏心里咯噔一声,唯一的救命稻草也被厉子骐的一句话从她手中抽走了。心想着又要见到那个脸像涂了两斤面粉一样的老妖精,心里就忍不住的打颤。之前的不欢而散,还有婚礼的时候她的冷眼相对。

    完蛋了。

    夏槿苏的大脑里面现在只出现了这三个字。

    厉子骐看着夏槿苏沮丧的表情,就明了了,一只手附上了她有些发抖的手,心里惊了一下,怎么这么凉,然后又用轻缓的语气说道,“别担心,有我在。”

    另夏槿苏心里涌起暖意的不是厉子骐的话,她看着他的手掌将自己的手完全扣在了里面,感觉心里无限的踏实。

    微弱的挣扎的两下,使了个眼色,意思是,“看到有司机在,我就给你个面子。”

    厉子骐像是完全读懂一样的嘴角划过一丝笑意,又闭上了眼睛。

    夏槿苏感受着手背传来的真是温度,侧目看着坐在身边的这个帅气完美的男人,他的话语又浮现在耳边,眼眶微微红了起来,心里重复着,“没错,有你在呢”。

    车子驶进了一栋精致的别墅别院,院子里面透明的花房里面姹紫嫣红,一片绿意盎然的景象,夏槿苏看了嘴角抽搐,心里面满满的都是对有钱人的控诉。没错,有精力打理这些花花草草怎么不去关心一下挣扎在温饱边缘的人们?

    厉子骐像夏槿苏使了个眼色,夏槿苏立马就会意,脸上露出了开心的表情,两只手亲昵的挽上了厉子骐微微抬起的胳膊,宛然一副新婚甜蜜的小夫妻形象,她的笑她的清冷,让花房中最美丽的花朵都黯然失色。

    夏槿苏看着仆人打开的别墅的门,就感觉自己像是一只误入虎口的小绵羊,吞了吞口水然后一副壮士不复返的凛然,罢了罢了,反正什么样的打击她都能承受得了。

    训练有素的仆人在他们进门的时候就已经接过了身上的外套,连同身后的礼物都被带到了一边。

    夏槿苏腰背直挺的立在厉子骐父亲母亲的面前,被握在厉子骐手掌里面的手已经沁出了细汗,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无不透露着她的紧张,还有畏惧。

    厉子骐的父亲母亲就像是坐在华丽沙发上的判官,她就是一个滑头小鬼等待着最后的宣判。什么运动服的慈祥和睦的长辈,夏槿苏坚信那一天她绝对是产生了幻觉。

    李子琪的父亲面部严峻的表情就像是要拒人于千里之外,就算是厉子骐的母亲也是坐在了两人开外的地方,一脸不屑的扫着夏槿苏,棕红色的头发被紧紧的绾成了一个好看的发髻,一丝不苟的没有一根散发。

    “哟,这结婚以后浑身散发的气质都不同了,我儿子给你买衣服花了不少钱吧?”

    夏槿苏端庄的笑了笑,心想着终于可以缓解一下僵硬的肌肉,“那是自然,厉家财势雄厚是名门望族自然是不会亏待他们的儿媳。”

    “那是自然,你知道就好,知道就不要耍什么心眼!”厉子骐的母亲越说声音变的越尖锐起来,坐在她身边的冷峻的男人看了她一眼,“美华,少说两句。”

    被叫做美华侧女人不服气的换了一下交叠的双腿的位置,哼了一声转头看向了另一边。

    仆人送上了茶水,该有的礼节是一点都不能省去的,夏槿苏硬着头皮敬上了茶,驱使着自己喊出了“父亲,母亲”的称呼,恨不得马上离开这个压抑的地方,让她喘不过气,没有预兆涌过来的回忆淹没了面前这两个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夫妻的人,空气里静静流淌的没有半点亲情还有温馨的感觉,暖气充足却让她感觉不到温暖。

    “铛!”

    厉子骐的母亲放下拖着白釉瓷茶杯的小碟子,和桌面发出的声音将夏槿苏拽回了这个地方,厉子骐不舒服的紧绷着眉头,但是并没有半点表情的异样,他的母亲,他一向是见惯了的。

    厉子骐的父亲接过茶碗,并没有送到嘴边,而是托在手上,眼睛看着茶杯里面淡褐色的茶水,碰到杯壁扬起的一层层的涟漪。

    “夏小姐,我希望以后的事情不要再次发生,你是厉家的少奶奶不要做让厉氏蒙羞的事情。”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