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默 作品

第50章 恨不相逢未嫁时

    距离婚礼的举行还有三天,夏槿苏倒是清闲得很,竟然不忙着到处找实习的单位了,竟然拉着牧晚欣到处玩起来,穿着她喜欢的最普通平常的衣服,手里面拿着一盒章鱼小丸子穿梭在热闹的街市中,她知道所有的事情都用不着她来安排,她没有什么家人,唯一的家人也被厉子骐安排的好好的,她的朋友牧晚欣此时正开心的陪着她享受着目前人生中最开心的最后三天。{新匕匕奇中文小說    .com}

    至于白绍阳。

    “晚欣,白绍阳这几天怎么见了我就躲?”

    牧晚欣向夏槿苏翻了几个白眼,“你把人家当朋友,人家把你当爱人的好不好,袭击喜欢的人都要嫁作人妇了还不赶紧躲着点?真是恨不相逢未嫁时啊!咳咳,可怜的小王子!”

    “晚欣你别闹了!竟说瞎话,明明知道我就算我跟厉子骐没什么关系我也不会喜欢白绍阳的啊!”

    “知道啊知道,你的心里只有秦皓辰一个坏人吗!”

    秦皓辰?

    是啊秦皓辰。夏槿苏又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这个名字好像最近越来越少次数的想起来,简直要被淡忘了。

    时间真的太可怕了,它将她爱着的秦皓辰变成了一个让她心痛的坏人,然后再把恨一点点的带走,到现在,它连他的名字也几乎带走了。

    “晚欣,我想想我只有你一个朋友,你当我的伴娘可以嘛?”

    牧晚欣看着夏槿苏难过的表情,责怪自己不该提起秦皓辰的名字,安慰她道,“当然,我当然会当你的伴娘,我会是你一辈子的好姐妹。”

    “叮铃!”

    夏槿苏的包包里面传来了诺基亚特有的声音,她拿出来看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犹豫了一下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喂你好夏小姐,我是厉子骐的父亲。”

    夏槿苏听着通过电话听筒传来的低沉的带有几分熟悉的声音,不禁钦佩起厉子骐说,昨天他还在跟他说,他的父亲会在结婚之前找她。果然这就来了。

    “您好,伯父,我是夏槿苏。嗯。好,我在音乐广场南边的路口这里,嗯,好。”

    夏槿苏挂上电话以后张牙舞爪的说道,“啊啊啊啊!晚欣,晚欣我要疯了!厉子骐的父亲要单独见我!我该怎么办!”

    脑海中又传来了厉子骐的话,“我的父亲是一个一向以事业为重的男人,在他的眼力只有工作,我还有一个哥哥,但是哥哥因为私生活混乱所以父亲并没有交代太多的工作给他,所以他是一个很注重子孙私生活的人,当然,我的母亲也没有什么显著的出身,他不会有什么门第之见,所以他找你谈话应该没有什么危险,你是一个聪明的人,只要扮演好厉太太的角色就好了。”

    牧晚欣看的一愣一愣的,完全不能想象厉子骐的一家到底是什么妖魔鬼怪能让一向淡定的夏槿苏抓狂成这个样子。

    不多久一辆被洗的锃亮的黑色轿车停在了路边,上面下来的男人穿着一身板正的西装,恭敬的将夏槿苏请上了车,上车的时候向牧晚欣抛了一个可怜的表情。

    男人将夏槿苏带进了一家茶楼,古色古香的小包间里面,厉子骐的父亲穿着一身休闲装坐在矮几的前面,男人将房间门关上,夏槿苏缓慢的向前走去,两条腿都绷得差点打颤。

    谁知男人却慈祥的笑了起来,跟上次在别墅之中的样子完全不同,他伸出一只手招呼夏槿苏来坐下,“来,夏小姐,请坐,用不了多久的话我就应该改口了,不如现在我叫你槿苏可好?”

    夏槿苏提到嗓子眼的心一下子落了下来,气氛也没有那么紧张,她坐在厉子骐父亲的身边,恭敬的说道,“伯父,您看起来好像没有上次那么。的严肃了啊。”

    “哈哈,上次毕竟是我们第一次见面,该有的威严还是要有的。我也不说什么别的了,槿苏我希望你能理解一个做父亲的心态,子骐他一向没有什么绯闻,也没有较好的女性朋友,你这样突然冒出来我难免会有所怀疑。上次在别墅里我看你的表现也很拘谨奇怪,所以我之前派人调查了一下你的情况。”

    这。夏槿苏无语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调查了,总算是有父必有其子啊,他们还真是亲父子俩。

    “我理解的伯父。”

    “你没有亲人了,只有一个妹妹,妹妹被子骐安排到了国外动手术是吧?槿苏我几乎查了你近几年的生活状况,你是一个好孩子,我不会在意你的出身,我不知道子骐为什么会娶你,但是我想知道你到底为什么要嫁给他,你若是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我便不会反对你们的婚事。”

    “我不是为了钱。”

    夏槿苏冷冷的说出了这句话,一针见血,厉家老爷子没想到面前的丫头比他还要直接,哈哈笑了两声,说道,“好直接的丫头!”

    “伯父你还不如想知道什么直接问我的好,毕竟我也是一个不会转弯抹角的人,而且我还没有开始修炼,毕竟是没有伯父您厉害的,就算是要耍什么手段恐怕也会被一眼识破吧?”

    “哈哈哈,你这个丫头,真是会说话。”

    走在公寓走廊上的夏槿苏有点摸不清头脑的厉子骐的父亲到底想知道些什么,想来想去就是没有想出来为什么会问她那样的一个问题,“你是不是真的喜欢厉子骐?”

    夏槿苏不知所云的摇了摇头,打开了公寓的门。

    “啊啊啊啊啊啊!”

    夏槿苏不可置信的看到原本宽敞的客厅中间多了一个人体支架,上面挂着一件婚纱,她可以很良心的说这是她见过的最漂亮的婚纱,即使上次在影楼里已经见了不计其数的婚纱,但是没有一件能够跟这件相提并论,纵然她不懂得什么材质设计之说,她也懂得它的价值,绝对价值连城。

    “厉子骐!厉子骐!厉子骐!”

    夏槿苏捂着嘴蹦蹦跳跳的到了厉子骐的身边,手指指着那件婚纱,激动的快要说不出话来。

    厉子骐看着夏槿苏的表情,内心竟然也非常的高兴,但还是表面平静的一本正经的说道,“西班牙的一个婚纱设计师是我的朋友,他曾经答应我要在我结婚的时候为我的妻子亲手缝制一件婚纱。”

    夏槿苏在婚纱周围一圈圈的转着,小心翼翼的爱抚着上面的每一个褶皱,精致的蕾丝,飘逸的羽毛,夏槿苏简直要爱死了这件婚纱,直直的说道。“厉子骐,这是给我穿的嘛?我可以穿嘛?”

    厉子骐厉子骐抱着胳膊坐在沙发上看着夏槿苏惊喜的表情,淡淡的“嗯”了一声,谁知道夏槿苏竟然哭了起来,“谢谢你,谢谢你能治好念念的眼睛,谢谢你能让我穿上这么漂亮的婚纱,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夏槿苏眼前的景物忽然变的模糊起来,眼睛没有了焦距,“我六个月以后一定会安静的退出你的生活。”

    厉子骐听到了这句话突然变得心情不不好起来,他这几日的投入几乎让他忘记了那一纸合同的事情,他在厉氏旗下的酒店帮自己准备了婚宴,甚至还特意挑选了礼服送到了牧晚欣那里谢谢她照顾夏槿苏还有邀请她来参加他们的婚礼,他好像扮演丈夫的角色太投入了。

    自嘲的笑了一笑。

    “你说的没有错,今天你父亲来找我了。”

    夏槿苏从婚纱的裙摆中抬起了头,认真的说道,“我以为他会像一个严厉的老头一样的跟我签订什么不要房子不要钱或者是一定生孩子这一类的合约。”

    厉子骐不禁的嘴角抽搐,夏槿苏难道平时也是这样想他的?这脑袋中都是什么奇奇怪怪的想法。

    “他说了什么?”

    夏槿苏自动忽略了那些不重要的只挑选了她最想不通的,“他问我是不是真心喜欢你。”

    夏槿苏眼神闪躲,厉子骐听了心好像被什么触动了一下,呼吸有些急促的想要知道答案,“你怎么说的。”

    夏槿苏白了他一眼,说道,“我当然是极力的扮演好一个好妻子的角色,说了喜欢。”

    “那就好。”厉子骐起身向卧室走去,他快要抑制不住跳动的心脏。

    “我能不能请我的朋友牧晚欣来当我的伴娘。”

    “可以。”

    厉子骐说完进了卧室,两只手支撑在方桌上,脸上竟然挂起了微笑,深深的舒了一口气,他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心里赞叹他家老爷子总算是问了一个他想知道的问题。

    厉家老爷子是资深的心理研究者,他和他的哥哥从小到大只要玩什么花招都会被他父亲毫不留情的拆穿,也正是因为这样,他厉子骐在父亲的面前都是靠着自己的真本事,从来不会耍什么手段。

    只是,夏槿苏,你是真的喜欢我吗?

    这一次,厉子骐倒是有些怀疑起他的父亲了。

    终于快到了他们结婚的日子,外面的报纸新闻杂志铺天盖地的都是这个称霸商界的男人要结婚的消息,厉氏集团旗下的酒店早就在提前一天开始忙碌着他们总裁的婚宴,高级客房早就开始迎接了来自各地的尊贵的客人。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