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默 作品

第48章 你身上的烟味

    “叮”,电梯停下的声音割断了夏槿苏的思绪。 新 她撩了一下眼前的长发,按响了这个不属于她的门铃。

    正在沙发上翻看着报纸的厉子骐看着被自己赶进房间的白芯瑶,望着门口不知道这个是时候谁还会来,打开门却看见是低着头的夏槿苏,一阵浓重的烟油气息混杂着夏槿苏洗发水的味道扑面而来,厉子骐皱了皱眉头,夏槿苏绕过这个开门的英俊的男人向卧室走去。

    “等等。”

    夏槿苏停下脚步看着厉子骐,“怎么了?哦对,我忘记带钥匙了,谢谢你给我开门啊。”

    “你去哪里了?”

    夏槿苏觉得这个问题有些奇怪,一般人回到家里,家人不是应该先问“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啊?”这种问题啊,然后他看了看厉子骐穿着的带着他不认识的文字的外国高档的衬衫,还有自己身上这个不知道传了多少年的大衣,才意识到,这个男人不是一般人,他是高高在上的厉子骐。

    “我跟朋友出去玩了。晚饭吃过了。”

    “哦,把衣服脱下来直接洗洗吧,你的身上都是烟的味道。”

    夏槿苏这才注意到这个问题,她举起了自己的胳膊闻了闻,然后苦笑着,“确实好大的味道。”

    夏槿苏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厉子骐还在客厅里面翻看着杂志还有各种彩页,好奇的走过去坐了下来,厉子骐感觉到身边的沙发明显低了一下,夏槿苏拨弄着长发,诱人的香味钻进了厉子骐的心里,喉咙滚动了一下然后默默的往旁边挪动了一下。

    “你晚上吃的什么?这么大味道。”

    “拉面。”

    “你身体刚好,吃这个没有营养。”

    “谢谢,我会注意的。”

    厉子骐有些奇怪的看着今天的夏槿苏,觉得她的情绪很低落,想要开口问却又不知道怎么说,心里挣扎了几个回合被自己的高冷深深的鄙视了,终于还是张开了嘴,问道,“你身上的烟味是哪来的?”

    这。夏槿苏心里咯噔一声,“厉子骐,你是不是管的有点多?”

    厉子骐也懊悔着,明明想要说的是为什么今天心情看起来这么差,看来他还是不擅长关心别人,看着夏槿苏不同往日的没有表情的脸,他也懒得再说什么了,起身走向了卧室,在办公桌前面浏览起了网页。

    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半小时过去了。厉子骐看了看表已经快要半夜,客厅里面静悄悄的什么声音都没有,厉子骐拿起桌子上面的杯子想要趁着倒水看一下夏槿苏再做什么,谁知道刚拉开了门就看到蜷缩在沙发上面的夏槿苏像一只小猫一样,安静的睡着。

    这个女人,困了为什么不进来睡?

    他拿了一个毯子轻轻的走到了夏槿苏的身边,给她盖上,看她小脸红扑扑的窝在胳膊里面。

    这个动作睡一夜明天胳膊岂不是抬不起来了。他将毯子往旁边一扔,大手小心的抬着夏槿苏的头,她的小脑袋现在在厉子骐大手的拨弄下显得格外的听话,他让夏槿苏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胳膊饶过他的脖子,动作小心的怕把这个熟睡中的小猫弄醒,谁知道刚直起身子夏槿苏就挣开了睡的惺忪的梦眼,看着近在咫尺的厉子骐,嘴角上扬,微微的笑了笑,“厉子骐。你又跑来我的梦里面了,真好。”

    夏槿苏抬起另一个胳膊两只手紧紧的扣在一起,环抱着厉子骐的脖子,厉子骐的侧脸感受着夏槿苏柔软的笑脸的摩擦,心脏骤然的快速跳动起来。

    刚到卧室的床上,厉子骐就感觉到了脖颈处的一小片凉意,夏槿苏抽抽搭搭的含糊不清的说道,“为。为什么我我要遇到你。为什。什么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呢。”

    厉子骐的心一紧,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着这个在睡梦中哭泣的小人儿再也露不出平日里那凌厉冰冷的目光,连声线都像是从寒冬腊月历经到春暖花开,“谁说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厉子骐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他的嘴唇像是触碰到了烧红的铁一样整个人都往后撤离,无奈睡梦中的夏槿苏还紧扣着厉子骐的脖子,厉子骐又跌落回了床上,一只胳膊在夏槿苏的身子下面抽不回来,只能这样斜靠在窗边。

    “厉哥哥。”

    白芯瑶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所认识的那个对待任何人都冷若冰霜的高高在上的总裁大人,正在温柔的看着他怀中的夏槿苏,更不能让他相信的是厉子骐竟然吻了夏槿苏的额头!是厉子骐主动的。

    厉子骐看到站在门边的白芯瑶,眼神中闪过一丝不耐烦,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摆了摆手示意她离开。

    白芯瑶两只眼睛里面盛满了泪水,全都是不甘心,是她陪伴着厉子骐最长的时间,为什么最后在厉子骐身边的不是她!她哭着跑回了房间,将满心的怒火都指向了夏槿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的给她的助手发了一个信息。

    “查一下厉子骐的未婚妻夏槿苏,还有一个叫念念的。”

    厉子骐的未婚妻她多想下一个名字打上白芯瑶,但是那一切不过是她白日做梦。

    夏槿苏一夜好眠,早上的生物钟准时的将她叫醒,一睁眼就吓了一跳!

    呵!

    这是什么情况。是什么情况。她她她为什么会睡在厉子骐的怀里!

    夏槿苏像是受惊的小鸟一样,抱着被子直接坐了起来,厉子骐由于她的巨大动作也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带着清晨特有的短路,厉子骐飞快的就回想起了事情的发展。要命的是,他已经感觉不到他右肩膀和右胳膊的存在了,表情痛苦的站起身,左手不断的捏着右肩膀和右胳膊,并没有管坐在床上抱着被子的夏槿苏。

    艰难的穿好衣服,厉子骐扭头看了一眼还在抱着被子的夏槿苏,她用一种警戒的目光审视着自己,真是哭笑不得,只好开口说道,“是我多事把你抱到床上睡觉,然后就没能逃脱你的魔爪。”

    厉子骐轻描淡写的描述着发生的事情,然后把今天早上的情况的原因直接想抛绣球一样的扔给了夏槿苏。夏槿苏不可思议的指着自己,“我?我抱着你不放?”

    昨天的梦的片段断断续续的又闪进了她的脑中,她哭丧着脸一巴掌拍向自己的脑门,夏槿苏!昨天那不是梦啊!你丢人丢大发了!

    厉子骐打好领带偷偷看了一眼夏槿苏阴晴多变的表情,想起了昨天他一时冲动的吻了她的额头,突然觉得有些尴尬,拿着公文包很快便离开了,在去公司的路上,他反复的想着夏槿苏昨天哭着说的那句话,

    “为什么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他把玩着手中的市面上的最新款的手机,点开了夏槿苏的名字,发送了一条信息,“今天下午我去学校接你。”

    到了学校夏槿苏才打开手机,看到厉子骐的短信马上就传了过来,点开一看简直要疯掉。牧晚欣看着快要抓狂的夏槿苏,便问道,“苏苏,你怎么这个德行?”

    夏槿苏白了牧晚欣一眼,“我说你关心别人能用点正常人能听懂的句子么?”

    “你这不听懂了嘛!还知道我在关心你!”牧晚欣笑的手舞足蹈没有发现夏槿苏已经变成了自己口中的非正常人。

    然后夏槿苏便一五一十的将她所了解到的事情给牧晚欣讲了出来,牧晚欣听完以后便给夏槿苏抛了一个了然的媚眼,“不用怀疑了,你已经喜欢上他了!”

    “不!可!能!”

    夏槿苏听到了她最害怕听到的结论,但是还是极力的否定着,她一直在想着各种理由让厉子骐下午不要来接她,但是理由还没有想出来下午很快就到了。

    她快速的收拾着东西想要赶在厉子骐到达学校的时候先跑出去,谁知道出了校门口才发现那辆黑色的劳斯莱斯早就已经停在了那里。

    骗子!他明明说过最讨厌等人的!

    夏槿苏一只手半挡着脸像做贼一样的慢慢靠近那辆车,站在车门前还往四周看了看有没有熟人,然后像老鼠一样一溜烟的钻进了车厢里面。

    夏槿苏关上车门深深的舒了一口气,透过单面可视的窗户还不放心的前后来回看着,自言自语道,“幸好没人看到。”

    “他们看不到你的。”厉子骐看了看手中的手表,又紧接着说道,“看到又能怎么样?”

    “你不知道我们学校的同学们都特别的八卦,尤其是商学院的女同学们简直都把当今的商界新宠厉子骐当作考神一样的朝拜,是他们心中的神圣不可侵犯的男神,你明白什么是男神么?男神就是不被允许有女朋友的,结婚更是不可以的。”

    夏槿苏自顾自的说了一大堆,前面开车的司机大哥都快要忍不住笑了出来。

    “当厉太太岂不是很光荣?”四十五分钟,厉子骐等人的最长纪录好像又要刷新了,就算他忘记问夏槿苏什么时候下课了,当然。夏槿苏也不会主动把时间发给他。

    “一点都不。简直快要变成了过节的老鼠,你知不知道我是你的小三?”夏槿苏两只手放在膝盖上两只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旁边像神仙一样完美的厉子骐,被称为男神真的是一点都不过分。

    “不是,我从来就没有过小二。”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