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默 作品

第46章 承担什么样的后果

    夏槿苏直接被厉子骐安排到了本市最好的医院里面的vip病房,看着脸色苍白的夏槿苏安静的躺在床上,厉子骐不禁皱紧了眉头,两手交叠紧紧的握在了一起。{新匕匕奇中文小說    .com}

    离开他的身边才一天多而已,再出现时竟然是这个样子,处处都是伤,还昏迷不醒。

    “这位小姐身上的伤没什么大碍,但是我们在她的血液中还有她喝的蜂蜜水中都出现了大量的酚酞片成分,想必她拉肚子体力不支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蜂蜜水?

    厉子骐冷笑了两声,那不是之前白芯瑶准备的么?她竟然还会做这样的事情?

    厉子骐的电话响了起来,他看了看来电显示走到了病房外面的走廊,按下了接听,并没有说话。

    “喂!厉哥哥,我刚刚听薇薇说槿苏从山上失踪受伤被你接走了,现在没有什么事情了吧?”

    厉子骐冷哼一声说道,“当然,真不好意思没有合了你意。”

    白芯瑶一怔,愣愣的说道,“厉哥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我当然是希望槿苏没事的啊!”白芯瑶极尽温柔的还想要说什么厉子骐就先挂断了电话,听着电话里面传来的忙音,白芯瑶错愕的看着手机,上面提示着“对方已挂断”,以前就算是厉子骐再讨厌她不愿意跟她说话也从来不会挂断电话的啊。

    脸色一变看着坐在她面前的许薇薇,叹了一口气,说道,“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许薇薇一脸的委屈和害怕,颤颤巍巍的说道,“姐。好像在山上的时候姐夫。姐夫好像看到我了。”

    白芯瑶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说道,“so?看到你那又怎样?”

    “姐。夏槿苏水里的酚酞片是我放的。她失踪也是我把她丢下的。”

    “你!”

    白芯瑶听了以后手中的小镜子差点掉到地上,举起的手向着缩着脖子的许薇薇就扇了过去。

    许薇薇闭着眼睛但是白芯瑶却迟迟没有下手。

    “怪不得厉子骐那样说,你这个死丫头知不知道夏槿苏的水是你姐姐我给她准备的啊!”

    许薇薇错愕的啊了一声,好像夏槿苏有说起过什么,但是她好像完全没有在意。这下岂不是害了表姐,许薇薇的眼泪簌簌的就流了下来,抓着白芯瑶的胳膊,说道,“姐。我该怎么办?我这不是害了你么?”

    白芯瑶甩开了许薇薇的胳膊,看着镜子里面的妆容,缓缓的说道,“是啊,你不能害了我。今天的眼线好像有点不够翘呢。”说着站起了身向着门口走去,“我会把夏槿苏的病房地址给你发过去,你快去负荆请罪吧。”

    许薇薇看着扭动着腰肢白芯瑶的背影,心里咯噔一声,这就是她不惜伤害别人也要帮助她的表姐。那个对全国人民都笑的无害的白芯瑶。

    夏槿苏醒来的时候环视了一周闻到了味道才知道这里是医院,不禁苦笑了一下,怪不得电视剧里面的有钱人在晕倒醒过来之后都会问一个白痴问题,这里是哪里?

    现在才明白过来,原来有钱人家住的病房都是跟普通病房大相径庭,这里若不是到处都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的话,恐怕她还会以为是什么装修精致的酒店度假场所。

    她试着动了一下手发现手背传来的疼痛的感觉,转过头看过去才发现自己被包的像是猪蹄子一样的手背上竟然还连接着点滴的针头。

    回想了一下才把事情连起来。

    夏槿苏当天回到原地的时候并没有看到许薇薇的身影,等了好久都没见她回来便扶着树慢慢的走着,脚下一软一个不小心就摔到了好像滚到了一个浅湾里面,然后就失去了感觉。没措施失去了感觉,夏槿苏不由得又嘴角抽搐,原来失去感觉这件事情也是真实存在的。隐隐约约记得是白绍阳将她抱着回去的,好像牧晚欣哭的很凶。

    嘴角牵起了一个微笑,这个傻丫头,哭得那么凶做什么,她不是好好的活着么!

    “你醒了?”

    一个穿着粉色护士服的小姑娘进来以后看着夏槿苏睁着的大眼睛说道,“我去帮你叫医师还有通知你的家人。”

    “我的家人?”

    小护士好像想起了什么幸福的一样,满脸的笑容,“是啊,就是你老公啊!那天抱你来的那个,好帅啊!不对,应该说是冷酷!”

    夏槿苏吃了一惊,难道是厉子骐送自己来医院的嘛?可是她记得是白绍阳救了她才对啊。

    在公司的厉子骐看着面签文件上面的密密麻麻的数字报表,没有一点看下去的意思,他们就像是一个个移动着的蚂蚁,不停的爬过他的心脏,扰的他最后终于一下子合上了文件,脑子中全是夏槿苏,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被自己下了一跳。

    夏槿苏醒过来没?

    特助阿森恭敬地敲开了门,脸上闪烁着有些喜悦的神色,但还是恭敬的向厉子骐报告道,“厉总,刚才医院打电话来说,夏小姐已经醒了过来,已经没有什么事了。”

    “哦?知道了。”

    就像是春风拂过冰冻的大地一样,厉子骐听了这句话没来由的觉得整个身体都变的轻松起来,翻看了一下行程安排,确定了没什么事了他便离开了公司。

    助手办完了出院手续交到厉子骐的手上并且告诉了厉子骐什么事情,厉子骐眉毛一挑,像是预想到什么事一样的向夏槿苏的病房走去。

    许薇薇坐在外面的休息椅子上面远远的看到厉子骐高大挺拔的身影走了过来,紧张的站了起来,两只手不知道该放到哪里,声音颤抖的叫了一声,“姐夫。”

    “我不是你的姐夫,夏槿苏也不是你的姐姐。”

    许薇薇听到这样的冰冷不带温度得声音,一下子吓得哭了起来,她一向是很怕这个人的,不管什么时候,“姐。姐夫,不,厉哥哥。对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是我做的,都是我做的。我往夏槿苏的水里面放了酚酞片,是我不对。我没想到后果会变成这样。夏槿苏失踪是意外,这……”

    许薇薇低着头断断续续的说着,完全不敢抬头看厉子骐渐渐眯起的眼睛,她更不敢说出上车的时候绊了夏槿苏还有故意把她丢在山上的事实。她多多少少的了解厉子骐,他雷利风行的在商界占据着属于他的顶端地位,嫉恶如仇是他一向的作风,若是知道她对他的未婚妻造成了如此大的伤害,她不知道自己要承担什么样的后果。

    厉子骐看着这个低着头在他面前瑟瑟发抖的小姑娘,更加明白了不是谁都能像夏槿苏一样让他对待,对白芯瑶更加没有了好感,基于白氏企业,他不能做什么,只能够冷着声音说道,“以后离夏槿苏远一点,若是再让我知道,有什么后果你要自己承担。”

    “是。我知道了,对不起。”许薇薇一听得到了原谅,姑且她自己认为是原谅,拿手背抹了一把眼泪就跑出了医院。

    厉子骐轻轻的开门,看到小护士正在帮夏槿苏掖着被子,小护士回头朝他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走到他的身边,轻声的说道,“她睡着了。”

    现在的夏槿苏还是很虚弱的,醒了没多久就会感觉到疲倦,从来没有睡过这么久的她还真是要感谢这拉了一天一夜的肚子,简直是抽离了全身的力气,爬山还有不小心摔倒的伤痛只有让她在睡梦中才感觉不到。

    在梦里,她还能梦见不不同的人,抱着她从山上离开的白绍阳笑着笑着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冷若冰霜的扑克脸厉子骐,吓得她从梦中一下子惊醒,看着窗边背着光坐着的一个人影吓了一跳,是谁?

    “睡醒了?”

    辨认着这个沉着冷静的声线,夏槿苏微弱的声音传来,“厉子骐?”

    “我带你回家。”

    像是在温暖夕阳下席地而坐,有座温馨的小木屋,小溪边的青草叶子被染上了淡淡的光芒,微风习习,一小片花瓣飘在冒着热气的清茶之上,荡起了层层的涟漪。这个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人儿,小心翼翼的给她穿上了外套,她闻到了他身上令人舒心的淡淡香气,厉子骐夕阳下的你看起来好像没有这么冷漠。夏槿苏悄悄的在厉子骐的耳朵旁边无声的说道,谢谢你,厉子骐。

    厉子骐好像感觉到什么一样,手下收拾东西的动作停滞了半秒。

    将夏槿苏平安的安放在了夏槿苏已经熟悉的黑蓝色调的卧室的床上,夏槿苏这才想起来要问厉子骐,“等等,厉子骐,我想问你。”

    厉子骐刚想要离开,便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她,“说。”刚说完一个字好像又突然想什么一样继续说道,“对了,念念的手术前的检查基本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差不多等到我们婚礼订的前几天就可以。”

    刚想从我数出来倒水喝的白芯瑶放下了手下旋转的门把手,看着杯子中已经凉透了的水,自言自语道,“念念,是谁?”

    夏槿苏的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大碍,天天的在家修养,厉子骐帮她特意请来了生活助理,当然毫无疑问的是个看起来严肃有认真但是又很温柔的姐姐。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