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默 作品

第44章 我当你是嫉妒

    夏槿苏一下子像被放松了皮筋的木偶,一下子瘫倒在了休息区的椅子上,厉子骐也有些疲倦的揉动着自己的太阳穴。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biqi.com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厉子骐开车载着夏槿苏离开了摄影棚,街道上的路灯照射在他们布满倦容的脸上,夏槿苏哼哼唧唧的说道,“我再也不想拍婚纱照了?”

    “哦?”

    厉子骐好像对这个话题提起了兴趣,刚想要往下说些什么。

    “啊!”

    厉子骐太阳穴一跳,纵使稳如泰山的他也有被吓一跳的时候。

    “戒指,戒指忘记还给他们了,被我带了出来!”

    厉子骐瞟了一眼套在她无名指上的钻戒,精致的雪花形状,在灯光的照射下折射出淡淡金色的光芒,很漂亮,嘴角不着痕迹的勾起了一个浅浅的弧度。

    夏槿苏低着头向前走去突然撞到了牧晚欣的后脑勺,“哎哟我说晚欣你怎么突然停下了啊!”

    牧晚欣眼光顺着一个方向看去很快便失去了追踪目标,没道理啊,牧晚欣揉了揉眼睛又挤了两下,明明看到了白绍阳的踪影,他到新闻系学区来干什么?自己明明答应了他帮忙追求苏苏的啊。

    “没有没有,我看错认了。”

    夏槿苏揉着脑门责怪的看着牧晚欣,刚想继续往前走,就看到拐角处许薇薇一脸挑衅的走了过来,走过牧晚欣身边的时候故意阴阳怪气的说道,

    “哟,手上的水晶手带不错嘛,一看就是价值不菲,这小三勾搭到男人怎么还把战利品带出来炫耀?真是不要脸!”

    “你说什么!”

    牧晚欣一个听不惯就撸起袖子准备上前,被夏槿苏给拽了回来,冷冷的回了一句,“我当你是嫉妒。”说完拽着一脸不情愿的牧晚欣便离开了。

    “哎,苏苏你拽着我干什么啊!我早就看她不顺眼了,她到处说你是小三抢了她姐姐的未婚夫!”

    “她说的也没错啊。”

    夏槿苏实在是找不出这话有什么毛病,要说有问题也就是她不是情愿的当小三吧,怎么说都是被成为的小三,不过这也是不是她能够控制的。

    “苏苏,你太无所谓了!这要是我我都被气炸了,才忍不到你这种程度呢!”

    夏槿苏看着气呼呼的牧晚欣说道,“还好我不是你啊,不然现在我就炸的体无完肤了。”

    “快起来!教授来了,还想不想毕业了?嘿,说你呢,趴着的木碗新同学!”

    三月中旬的风确实不像冬日那般的寒冷,浮动的柳枝也有了绿意盎然的生机,夏槿苏看着重新复苏的大地心情也跟着复苏了,教授组织的踏青课题活动诶,每个班没有几个名额的,夏槿苏就是其中之一。

    心情大好的啪的拍了一下正丧气的牧晚欣,“喂,晚欣,怎么这么不开心?”

    “我当然不开心了,我大好的周末即将葬送在两天一夜的荒山野岭,我会不会被野兽吃掉?”

    “不会。”夏槿苏的头摇晃的像个拨浪鼓一样,“你会被它抓去上演凄美的爱情故事,美女与野兽。”

    牧晚欣苦笑了一下,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晚上听说夏槿苏要参加两天一夜的课题,白芯瑶别提多开心,热心的帮夏槿苏装着行李,难掩心中的愉悦,这一切都被厉子骐勒令不许进他的房间之后才悻悻的离开。

    “一定要去?”

    厉子骐总感觉隐约的有什么不妥。

    “嗯。”

    夏槿苏头也不回的继续收拾着行李。

    厉子骐看着放在床头小柜子上面的丝绒首饰盒,他买来的钻石戒指安静的躺在里面,自从他告诉她那是他买的结婚戒指以后,她就再也没带过,她说早晚有一天还要还给他,她还是不要弄脏的好。

    “注意安全,等你回来我们很快就要结婚了。”

    夏槿苏收拾行李的手有半秒钟的停滞,但很快就恢复如常,女人的感觉总是细腻一些,她已经注意到了她的微小的变化,她好像没有以前那么讨厌厉子骐了,她害怕这样,她害怕以后会舍不得离开这个人。

    这样的事情不可以发生!绝对不可以发生!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保持距离,当她感觉到厉子骐对她好像也没那么讨厌的时候,她宁愿相信那只是好像,该死的婚纱照!乖木的牧晚欣一脸淫笑的告诉她拍照过程是可以升温的,原来这都是真的!

    夏槿苏第二天离开的时候厉子骐睡的正香,她对着他睡的正安详的完美军颜说了一句无声的再见,赶到校门口的时候大巴车已经在等候了,牧晚欣在队伍的最前面蹦蹦跳跳的向她招手,“苏苏!快点,你再不来我们可就走了。”

    上车的时候夏槿苏不知道被谁绊了一下额头重重撞在了车门上,胳膊虽然被人及时抓住但还是没有逃脱挂彩的命运,夏槿苏被撞的七荤八素的,转头才发现拉住他的是白绍阳。

    等等,白绍阳!

    “怎么会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白绍阳嘿嘿笑了两下,说道,“我是晚欣请来的援军!”

    夏槿苏翻着白眼,接过白绍阳递过来的纸巾小心翼翼的按在额角,疼痛的感觉还是让她牵起了嘴角发出了嘶嘶的声音,“我看你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吧?”

    夏槿苏径自的上了车,独自享受着牧晚欣看见她挂了彩之后的滋哇乱叫。车门口的小骚乱平息,白绍阳看着车门口的台阶扫了一眼藏匿的人群中的那个人,嘴角扬起了一个诡异的弧度。

    对着镜子贴好创可贴的夏槿苏手一晃,镜子里面就出现了一张得意的笑脸,夏槿苏马上扭头向后面看了过去,只见许薇薇戴着一个灰色的棒球帽,举起了一只手向她打着招呼,“hi!”

    看来夏槿苏受伤,许薇薇还是比较愉悦的嘛。

    “你怎么来了?”

    “哎哟,这话说的,怎么这么好笑呢?哈哈哈,这是个笑话吧?这课题又不是你们家专属的,又不是被你们家总裁赞助的,我为什么不能参加?不过,”许薇薇伸出一个手指指着自己的额角,露出了一个看热闹的表情,继续说道,“这还真是一个愉悦的开始。”

    “是不是你把苏苏绊倒的她才会撞到头?”牧晚欣听到许薇薇欺负夏槿苏,她又坐不住了。

    “哎呦,这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啊!欲加之罪啊真是,我承受不起的啊!”

    “这位姐姐说话如果温柔一点的话一定会变成万人迷,是不是啊万人迷姐姐?”白绍阳背着背包不着痕迹的站到了夏槿苏和许薇薇之间的狭小过道,许薇薇抬头一看是白绍阳便使了一个眼色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这小帅哥说话真中听,姐姐喜欢。”

    牧晚欣一听白绍阳这么说就气的转过了头在座位上抱着胳膊,夏槿苏一胳膊肘碰了过去,“你生什么气?什么事都有你,你看见没你的小王子跟许薇薇坐在一起了。”

    “我当然生气了,是我叫他来的好不好。”

    “当然,我还没有问为什么他会来,你倒是给我说说看。”

    牧晚欣吐了吐舌头,把帽子往下一拉盖住了眼睛,支支吾吾的说道,“唔,苏苏女王,我晕车,我好困啊,晚安!”

    汽车行驶了两个来小时才停下来,夏槿苏也是昏昏欲睡的,额角时不时传来的丝丝疼意让她并不能像牧晚欣一样睡的像一头四仰八叉的死猪,“喂!死猪,下车了,我们到了。”

    虽然感叹自然你姐的奇妙和国土领域的宽广,但是他们的城市毕竟才柳树抽枝只是若有若无的绿色,在看眼前,已经是漫山遍野的绿意盎然了,夏槿苏下了车伸展着胳膊,听到了骨骼发出的声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好舒服啊!”

    下一个任务就是半山腰!

    他们要在下午之前到达半山腰的小平台,在那里他们要搭建帐篷,夏槿苏抬头看着这连绵起伏的不知道多高的山,给自己鼓了鼓劲,夏槿苏!你一定可以的!

    但是才行了不到一个小时,夏槿苏就感觉到背包的沉重,看着像天梯一样一层接一层的台阶,夏槿苏没抬起一步都需要巨大的勇气。

    白绍阳两步快走到夏槿苏的旁边,一只手在后面托起了夏槿苏的背包,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呵出的气在面前形成一小片水雾,很快就消散了,“苏苏,我帮你背着包吧!”

    夏槿苏连忙往旁边挪动了一小下,沉重的背包差点让她滚落了下去,“不用,谢谢了。”

    白绍阳只好把手中的轻型登山棍交到了夏槿苏的手中,他的旅行背包里常备的,他也算喜欢爬山这项运动,不过富家子弟什么装备没有呢?

    “你去陪晚欣说话吧,我想你跟她说话的,她一路跑到山顶都不会觉得累。”

    白绍阳一手扶着后脑勺不好意思的笑笑,看着那个已经快要四肢着地往上爬的牧晚欣,说道,“那好,我去扶着晚欣学姐,苏苏你小心点,其实许薇薇这个人也还不错,她就是因为你跟厉子骐订婚的事情有些看不惯你而已,刚才在车上她都跟我说了。”

    夏槿苏扬起手中的登山棍,白绍阳赶快跳到了牧晚欣的身后,“你俩还挺般配,都管这么多事!”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