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默 作品

第42章 打乱她的生活

    脑中乱作一团,她在最后眼皮垂下的一刻给牧晚欣发送了短信息,上面写着,“晚欣,帮我问问厉子骐今天跟白绍阳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谢谢了。 新比奇中文网www.bi. ”

    白芯瑶变成了白发的魔女,追在出租车外,夏槿苏坐在里面逃命,还把白芯瑶雪白布满黑色血污的脸塞到了车窗外,夏槿苏在梦里惊醒了。看着镜子里面不满血丝的眼睛,夏槿苏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就准备去学校。

    整理着领带的厉子骐从卧室走出来正好看到了夏槿苏带门的手,白皙纤细的手腕上横着两圈细细的淤血,向厉子骐宣告着这是他情绪失控的后果,深深的刺进了他的眼睛,客厅桌子上的彩页被他整齐的叠放起来。

    牧晚欣接到夏槿苏短信的时候正和白绍阳坐在饮品店里面喝饮料,白绍阳一脸云淡风轻的说着跟厉子骐之间发生的事情,无非是他要对抗厉子骐要追回自己的真爱,这个阳光灿烂的大男孩脸上认真的表情在这夜色的寒风中像粉色棉花糖一样的黏住了她的心。

    白绍阳看着牧晚欣一脸崇拜目光的看着他,他反而笑的更加的帅气迷人,好像是用尽了全部力气的温柔的说道,“晚欣,帮我追求苏苏好不好?”

    一切的美好都融入在氢气温柔的那句晚欣,凝聚成一根触摸不到的绳子,牵引着牧晚欣的头,让她不能控制自己的行动,像小鸡啄米一样不停的点着自己的头,心有些微微的抽痛,嘴上还是回答着,“好啊。”

    有时候,人们就是固执的不肯回头看一看。

    夏槿苏结束了一整天的课程有些疲惫的瘫倒在公寓的沙发,开的有些剧烈的暖风将桌子上的彩页吹起了一个角,夏槿苏坐起来翻看着这些华美的婚纱。

    昨天,她还兴致满满的想象着自己传上婚纱的那一天。

    厉子骐的完美,是她以前从来都没有接触过的领域,电视剧中的完美男主角她认为从来都不会出现在现实生活中,直到厉子骐毫无预兆的出现并且打乱她的生活。

    公寓房门轻轻的想起,厉子骐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夏槿苏有些不自觉的将一只手放进了口袋,逆光的发丝染上了淡淡的槿苏,在暖风的撩拨下柔软的扭动在夏槿苏的胸前,厉子骐不自然的咳嗽了两声,夏槿苏这才扭过头来看着他。

    “客户送来的礼物,你拿去吧。”

    夏槿苏看着他从口袋里面拿出一个小盒子,头扭向别的方向,并不看她,在夕阳的照射下穿着笔挺西装的厉子骐被镀上一层的金色,线条明朗的下巴勾起完美的弧度,深邃的眼眶中的眼睛似深潭不见底,看着这样僵硬的站在门口的厉子骐,夏槿苏不知道为什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站起身来将那个天鹅绒的小盒子接了过来,一串精致的水晶碎石的手带。

    “我不要。”

    夏槿苏合上了盒子将它又塞到了厉子骐的手中,厉子骐眉毛一挑,竟然又拒绝他的好意,突然想起了上次被他丢在垃圾桶里面的手机。

    “怎么?嫌便宜?因为是客户送的。”

    “当当。当然不是!”夏槿苏怎么会能知道它的价值,只不过是她从来就没有见过这样漂亮的手链,不管怎么样,她怎么能收厉子骐的礼物呢?夏槿苏把手背在身后,上面还有淡淡的淤青,这个怕是下去还需要两三天。

    “那就好。”

    厉子骐将手带从盒子里拿出来走到夏槿苏的身边,将她的手从背后拽了过来,夏槿苏轻呼一声想要抽回胳膊,谁知厉子骐又加重了手中的力度,用不能够抗拒的声音命令道,“别动,不然又要弄伤你。”

    伤?

    夏槿苏看着手上被手带隐去的淡淡痕迹,原来他是在意这个?不由得在心里偷笑着。

    “很适合你。”

    厉子骐将夏槿苏的手放回她的身侧,成串的水晶碎石安静的躺在她的手腕上,还是有些大了,他这只记得她的手腕纤细,却不知晓这样的细瘦,不然今天在买手带的时候也不因为被老板问道手腕大概多粗需要怎么调整的时候不知道该怎样回答,总之现在看着还好,手上的痕迹被隐了去,拍婚纱照不会影响。

    在不知不觉中厉子骐变的细心起来,柔软起来,但是这一面只对夏槿苏,无人察觉。

    “厉哥哥!”看到站在夕阳中的两个紧紧挨着的身影,白芯瑶被震惊了一下,“不好意思,我看房门没关,我。没打然你们吧?”

    夏槿苏也有些惊奇白芯瑶的突然出现,礼貌的向前走了两步,“芯瑶你回来了,工作是不是很辛苦?”

    白芯瑶看着厉子骐脸上的表情在见了她以后就变的冷若冰霜,明明刚才还在看着夏槿苏带着点点笑意!

    看着夏槿苏手腕上的水晶手带,怎么会!那明明是她最喜欢的英国设计师设计的最新款,限量版的听说本城只被订购了一条现在竟然出现在了夏槿苏的手上!

    “槿苏,你的手带好漂亮,我能不能试一下?”

    白芯瑶捧起了她的手腕,刚想要解下来就被厉子骐将夏槿苏的手给夺了去,白芯瑶冷笑一下,不用想这必定是厉子骐给她买的!那原本是属于她的!

    “白芯瑶你什么时候从我家搬出去?”

    白芯瑶整理了一下情绪,抬头看厉子骐的时候已经换上了一副惹人怜爱的表情,“厉哥哥,你怎么能赶我走呢?厉哥哥,是伯母让我。”

    “不要拿我的母亲来压我,你应该清楚,我就要结婚了,你是艺人。”

    厉子骐拿起了一张彩页,上面被折起了一角,“你还看不清现实吗?我们已经定好了拍照?难道你要留下来跟我们一起讨论怎么办婚礼?”

    夏槿苏这才注意到那张折好角的彩页,上面有她喜欢的钢筋,有灿烂的成片的向日葵。原来他也喜欢这个场景,夏槿苏的脸微微的红了起来,从手腕处升起的阵阵暖意融入了血脉,流向全身。

    “厉哥哥。就算你赶我走,我也不会放弃的,一直到最后一刻我都不会放弃的!”白芯瑶哭着跑了出去,夏槿苏刚想把她追回来,厚重的公寓门就阻拦了她的脚步,再打开门得而时候走廊里面已经看不见了身影。

    电梯里面的白芯瑶用手背擦干了泪痕眼神凌厉的看着电梯墙壁映出来的她的精致妆容,“夏槿苏!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自己摘下那个属于我的手带。”

    厉子骐一下倒在沙发上,头疼的按着自己的太阳穴,夏槿苏倒是饶有兴趣的看着难得这样放松,她举起胳膊在厉子骐的头上晃动着水晶手带,手带折射出来的光芒让厉子骐看着夏槿苏的笑脸的眼睛有些睁不开。

    “谢谢咯!很漂亮。”

    “是啊,很漂亮。”

    夏槿苏不知道厉子骐说的是手链还是人,脸微微的红了起来。

    “明天你没有课,我预约了摄影师,明天去拍婚纱照,你今天好好休息,明天会很累。”

    厉子骐的劳斯莱斯刚刚停到了影棚的门口,便有人来给他们停车,影楼的老板是一个穿着紧身枣红色裙子的女人,涂抹着红红的口红,看着厉子骐走了过来便笑眼盈盈的赢了过来。

    “哎哟,厉总您来了,我今天可是把我们全店的精英都带了过来,今天一定会把您还有您未婚妻拍的保准您最满意!”

    “麻烦你了。”

    厉子骐把外套递了出去松开了衬衣的上面的扣子,剪裁合体的高级衬衣勾勒出他完美的身形,举手投足间不无散发着他高贵的气息。

    坐在沙发上休息的厉子骐实在是有些后悔答应这繁杂的拍摄过程,为什么当初不直接请电脑高手ps一组就好了,何必这杨折腾呢?尤其是他讨厌等人的过程,从来不知道女人化妆需要这么久,但是所有的不满和抱怨在夏槿苏站在他面前的那一刻,都消逝在了九霄云外。

    如果那一眼是罂粟,他便愿意沉沦。夏槿苏娇羞的站在厉子骐的面前,玲珑的肩膀上透着粉色的健康,在透明的头纱中若隐若现,手腕上还带着那串细碎的水晶手带,上面被系着一个精致的蕾丝带子打成蝴蝶结的样子,她的笑脸像是漫山遍野的向日葵,轻易的照射进了厉子骐的心中。

    “厉子骐,你看我这样好看吗?”

    只这一句,便足以。厉子骐站起身来,伸出一只修长的手臂做出邀请的动作,“走吧,我的未婚妻。”

    夏槿苏略有些迟疑,周围的工作人员无不羡慕的目光和话语,最终还是挽上了他的胳膊一起站到了聚光灯下。

    摄影师总是折腾人的,看着精美绝伦的照片和写真的人们永远不知道镜头前面的人被勒令摆出多少足以扭断手脚的动作。尤其镜头前面的两个人是厉子骐和夏槿苏。

    就算是影楼老板特意重金请来的摄影师也被他们整的无语了。

    “来来来,新人再亲密一点,新人的手放在新娘的腰上。对对对,再亲密一点,新娘的表情不要这么僵硬!”

    看着眼前不断压低身子的厉子骐离自己越来越近,她只能不断的向后挺着自己的腰身,看着厉子骐在镜头面前毫不紧张笑的简直就像是鬼上身,这个人怎么可以跟平时完全变了一个人?

    心中不自觉的又给他贴上了两面派的标签。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