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默 作品

第41章 挑选婚纱礼服

    身着一身白纱的夏槿苏纤细的腰挺立在蓬松的裙摆之中,婚纱店设计有序的射灯使得婚纱上的装饰亮钻和高贵的蕾丝映射的闪闪发光,夏槿苏此时就像一朵盛开在枝头的白兰花,笑意不自觉的写在脸上,长长的睫毛不可置信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声音颤抖的说,“晚欣,好看吗?”

    牧晚欣的眼睛不知为何突然就有了酸涩的感觉,两股眼泪紧接着涌了出来,马上背过了身,“好看,好看,我的苏苏女王是最好看的了。 新 ”

    直爽的个性让牧晚欣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做情感的掩饰,这样美丽的夏槿苏,也就像这春天里即将绽放的花朵一样,再美丽的光华不过。只这一次,之后的霜寒冰冷是她不能够想象的,她们曾经一起笑意盎然的勾勒着属于她们的美丽幻想,而如今夏槿苏被陷入了这莫名的漩涡之中不可自拔。

    “苏苏,不和厉子骐结婚不可以吗?会毁了你的一生。”牧晚欣再转过身来,满脸的泪痕。

    夏槿苏怔了一下,眼睛失焦了几秒,缓缓的说道,“晚欣,我回不去了,这礼服已经脱不下来,我的念念还在等着治疗。”

    牧晚欣看着夏槿苏拖着厚重的裙摆流连在婚纱展示架之间,这瘦弱的身躯上扛着一个无法估量的沉重扁担,作为死党的她只能在身边搀扶着,“苏苏一定要做最美丽的新娘。”

    说着扯出一抹微笑便快步上前帮她托起了裙摆,仔细的挑选着婚纱礼服外景的场所。

    站在婚纱影楼试衣间拐角处的白绍阳看着夏槿苏挑选着婚纱的夏槿苏露出了一个浅浅弧度的笑容,“你不会这么容易的穿上这件婚纱的。”

    说着一个闪身便离开了影楼,影楼的工作人员只当这个是夏槿苏那个未曾露面却财大气粗的未婚夫。

    从会议室出来的厉子骐看了看手上的手表,忽然想到昨天夏槿苏有提过去影楼挑选婚纱照的礼服还有订外景。

    原本就是给别人看看的婚礼而已,厉子骐本不用这么麻烦,拍几张照片在酒会上用就可以,半年而已。

    “阿森。”

    “是,厉总。”特助阿森停止了正在回报的行程,等候着厉子骐的下一步指示。

    “你上次说婚礼对每个女孩来说都很重要?”

    跟在总裁身边的一向工作作风都严肃的阿森也难得轻松的笑了笑,“是啊总裁,我结婚的时候我老婆没少折腾花样。”忽然觉得自己说的有点多,阿森立马闭上了嘴。

    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夏槿苏在公寓里面翻看影楼彩页还有偷偷藏匿的羞愧表情,他在电视里面无数次的看到白芯瑶穿着各种的白婚纱对着不同的男人说出“yes,i do”,对这样的事情,他根本毫无感觉,感受不到夏槿苏的感受。

    “把今晚的行程往后推到明天,我记得明天上午没有什么事。”说完把手中的文件夹递到了阿森的手中,匆匆的离开了公司。

    阿森耸了耸肩膀,脸上露出一副轻松的表情,眼睛里面也是含着笑意,厉总自从认识了夏槿苏好像整个人都变的不一样起来。

    厉子骐开车直接到了影楼的门口却看到了正在门口徘徊的白绍阳,他两手插在上衣口袋里面,仰着头好像是在盘算着什么事情的样子。

    厉子骐脑海中闪现出了玫瑰花,公交站牌,秦皓辰,学校门的几个片段,每个片段上都有夏槿苏。整理了一下袖口,厉子骐目光凛锐的走了过去,一把抓住了白绍阳正要拉门把手的手腕。

    白绍阳吃痛的眼带愠色的转头,一句“你要干嘛!”还没说出口看到身后的人是厉子骐吃了一惊但是立马换上了玩世不恭的表情,轻笑了一声,“哟,厉总这么有空往这来?怎么陪未婚妻选婚纱?”

    厉子骐深邃的眼睛里面射出来的冰冷目光想要凝结一切,后孔里面发出的声音像是散落在玉盘里面的冰珠,冷冽带着一丝沙哑,“我警告过你不要纠缠夏槿苏。”

    白绍阳嗤之以鼻,在看厉子骐时也是锐利的不服输的目光,“她从来就不是你的,以前不是,当然未来也不是。”

    夏槿苏和牧晚欣像是打劫了影楼一样抱着一大堆的大大小小的彩页从楼上说说笑笑的走了下来,却正好看到了抓着白绍阳手腕的厉子骐正阴着一张脸,甩开了身边犯花痴的牧晚欣直接冲到了他们两人的中间,将他们的手分开不着痕迹的将白绍阳挤到了自己的身后。

    有一些动作不用刻意的去做,有些话不用刻意的去说,厉子骐看着夏槿苏紧张的跑过来将白绍阳护在身后他好像就明白了什么,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好像被撞击了一下,酸酸的说不上来的感觉。

    白绍阳高出夏槿苏头顶很多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厉子骐,好像在宣誓着什么。

    厉子骐抓过夏槿苏的胳膊将她拽到了自己的身边,看也没看白绍阳一眼就把夏槿苏塞到了车子里面。

    “哎哎。我说,我说你要做什么啊,你抓疼我了!”

    夏槿苏被塞到座位上刚刚松开了的禁锢想要下去,厉子骐嘭的一声关上了车门,夏槿苏有些委屈的看着自己的手腕,原本就纤细白皙的手腕上现在印着几个突兀的手指印子,夏槿苏愠怒的看着厉子骐,大声的喊道,“厉子骐!你发什么疯!”

    厉子骐眉毛抖了一下,从来没有人这样跟他讲过话!

    “婚礼即将举行,我希望你不要生出别的事情来。”幽幽的声音像是来自千年不化的冰川深处,将夏槿苏的心都冰封。一瞬间的坚强都被击垮。

    “我知道了。”

    夏槿苏说完这句话后无力的靠在座位上,闭着眼睛不敢睁开,泪水的推挤已经让她开始担心要在厉子骐的面前哭出来,她,不过是他的一个保证有利地位的保证,是他的一枚棋子而已,而她竟然还在兴高采烈的挑选着礼服。

    眼泪啪的一声掉落在手中的彩页上,在彩页上的美丽新娘的白色婚纱上绽放了一个小小的水花,格外烫手,让夏槿苏有些抓不住,厉子骐一个转弯,夏槿苏手中的彩页如数掉落在了脚旁。

    厉子骐皱着眉头顺着散落在她脚旁的彩页向上看去,夏槿苏两只有些苍白的手无力的垂放在膝盖上,有些微微的颤抖,手腕上被他抓的红红的印子在他眼睛里面有些刺眼,像是抓在了自己的心上,好像有什么要涌出来一样,堵在心口,在看她轻咬着嘴唇忍住哭泣的小脸的时候,全部迸发了出来,喉咙不受控制的上下滚动起来,开口开了几次却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车子停稳之后夏槿苏自己解开安全带没有管手中的彩页,打开车门在自己跑了出去。厉子骐看着她仓皇离开的背影还有滴落在彩页上的水花,有些愤恨的使劲拍打着方向盘,他是想说“对不起”,只是这三个字,对他而言哪有这样的容易说出口?从出生就开始优越的条件使她散发着不同于别人的光芒,高高在上的地位不曾对谁说过这三个字。

    夏槿苏径直的冲进了公寓,在这个早已经熟悉了的公寓里面环视着,发现自己穿着洗的发白的衣服站在这里,早就被奢华的气息排斥在了外面。她跑进了白芯瑶的房间里面背靠着房间门就滑坐在了地板上,从来没有进来过这间房间,这里也是一样的蓝褐色装修,不同的是在房间的桌子上零零散散的摆放着女孩用的东西,是白芯瑶的吧?

    夏槿苏不自然的笑了一下,这是白芯瑶的房间,是她的房间,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会是。最多半年,她就会永远的离开,离开这里,离开这些她最讨厌的看不起人的有钱人!

    夏槿苏听着公寓门关的声音,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房间里的暗色色调让她有些冷静下来,一时不知道有些怎样去面对厉子骐,一下子站起来握住了卧室门的把手。

    厉子骐看了公寓里面到处没有夏槿苏的影子,最终把目光放在了白芯瑶紧闭的房门,从最下面的门缝看到了一小片阴影,轻轻的走到了门口,抬起的手感觉到了门把手上的不自然的阻力,最终放弃了,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夏槿苏,你别多想,好好休息。”

    其实这句话的意思是,“夏槿苏,对不起。”

    自嘲的笑了笑,这样的意思,恐怕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吧?

    夏槿苏一颗心快要提到了嗓子眼,当她听到微弱的水声传来,一下按了内锁的按钮,一个头栽倒在了床上,微硬的床垫硌的她的腰有些疼。

    “离跟你表白的那个小子远一点。”

    夏槿苏的脑海中突然飘进来这一句话,难道厉子骐是因为这个在生气?是因为他误会了什么还有有什么别的他所不知道的事情?她总是隐隐的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就像之前的那种怀疑一样,这不过是一个巧合吧?

    不管白绍阳是不是真心的对自己的,总之,被秦皓辰已经摔碎了的心,有关爱情的一星半点她已经不敢再触碰。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