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默 作品

第40章 不会毁容便好

    牧晚欣看着这两个人,知道自己不好说什么,看着白绍阳的帅脸现在被花刺扎成了仙人掌还是有些心疼的,拿出了一包纸巾递了过去,“把脸上的血擦擦去医院把脸上的刺取出来吧。 w w w .Ыqi.com ”然后看着极力克制住内心感情的夏槿苏叹了一口气。

    夏槿苏的内心早就拧成了一团,心里面混乱的像是打破了五味瓶,迈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抬头看这个一脸血污的大男孩,脸上的泪水已经被寒风风干,最终还是说道,“走吧,我陪你去医务室。”

    牧晚欣不够意思的说是家里有事提前走了,留了夏槿苏一个人表情紧张的看着龇牙乱叫的白绍阳取完了脸上的刺,不禁的疑惑道,“打架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喊疼?”

    白绍阳一脸的委屈,“我还不是为了你,有你在我哪里感觉得到疼呢?”

    夏槿苏白了一眼,“我现在不是也在?”

    白绍阳对着镜子小心翼翼的贴着创可贴,说道,“这不一样,现在的你至少是安全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的脸上被药水画的像花猫一样的脸哭笑不得,“不会毁容便好,若是毁了我一定要宰了那小子!”

    夏槿苏的听了这句话忽然感觉被触动了一下,他说是为了自己才跟秦皓辰动手的,她不是铁石心肠的人,就算是陌生人她也会心怀感激的,夏槿苏不是不为所动,“谢谢你。”

    “你说什么?我听不到?”白绍阳像是孩子一样的蜷起了手放在耳朵旁边。

    “我说你活该!”夏槿苏拿起了一个创可贴狠狠的按在了白绍阳的脸上,又引得白绍阳一阵的狼嚎鬼叫。

    坐在办公桌前的厉子骐看着眼前屏幕上的秦皓辰,白绍阳还有夏槿苏,眼神凛冽的像是捕食猎物的苍鹰,锐利锋锐,有一丝的愠怒在心底升起,不是因为照片中夏槿苏脸上的泪痕,而是看着白绍阳抓着夏槿苏的胳膊,眼神飘向了夏槿苏嗫嚅的说道,

    “我不是让你跟他保持距离吗?”

    当周围的一切都安静下来的时候,夏槿苏的思绪就像是开了闸的水库中涌来的滚滚洪水一般,惊涛骇浪的拍打着她的心壁,难得的带有着一丝的倦容,一动不动的躺在大床之上,这黑蓝色色调的房间总会让她的思绪沉静一下吧?

    厉子骐回来以后就没有进过房间,只是在客厅里面看着新闻,虚掩的房门告诉他夏槿苏就在里面,但是今天他好像不怎么想见到她,夏槿苏完全没有察觉到这一点,反正这个身价她无法估算的总裁大人的想法她一向都是捉摸不透的,当然有钱人的心思她也懒得去琢磨。

    “你怎么来了?”厉子骐的声音穿过虚掩的房门传来有一丝的不悦。

    “厉哥哥!”一脸娇羞样子的白芯瑶在门开之后看到厉子骐冷冰的脸并没有产生什么异样,而是自顾的进了公寓,“我这个通告结束正好可以回来休息一下啊,厉哥哥,有没有想芯瑶?”

    厉子骐没等她话说完就一个转身进了卧室,带上了房门,吓了正在竖着耳朵偷听的夏槿苏一跳。

    “芯瑶她回来了?”夏槿苏看着厉子骐有些不悦的脸,小心翼翼的问道。

    “听到了还问。”

    夏槿苏撇了撇嘴,想要起身出去打个招呼,还没到门口就被厉子骐给喝了回来,“不是让你跟姓白的保持距离么!回去坐好,嫌烦的话就上网看电视剧。”

    哎哟,难得厉总有心思管她烦不烦,便索性又坐回到了床上,翻看着自己的古老陈旧的手机。

    一不小心就跳出了以前她跟秦皓辰的短信记录,这些原本是她最美好的回忆,她小心翼翼的将它们如数导出保存在文件夹的最底层。

    牧晚欣之前总是装作文艺女青年的在她的面前说什么笑着哭最痛,这种感觉她现在都已经体会不到了,笑不出来也哭不出来,看着里面曾经的甜言蜜语她却寻不到当时的半点甜蜜,只言片语的跳动在眼间也只是可笑的诉说着她的过去。

    手指晃动毫不犹豫的俺下了删除键,手机一扔便把头藏到了被子里面。

    厉子骐耳中捕捉到了一丝的声响,眼神便向利剑一样转向了门把手上,白芯瑶站在门外不断的给自己打气,“白芯瑶你一定可以的!夏槿苏轻而易举的就住到了里面你从小跟厉哥哥一起长大一定可以进去的!加油!”

    认真的面庞上带着几分的执拗,这表情若是叫别的男人看了去恐怕早就心喜的不得了了。

    “厉哥哥!芯瑶来给你送水果了,还有饮料。”

    “出去。”

    两个冰冷的字让白芯瑶刚抬起的腿停滞在了半空中,颤颤巍巍的又放到了另一只脚的旁边,看着像狗熊一样戳在厉子骐床上的夏槿苏两手加重的力气差点要把这些东西打翻在地。

    厉子骐看了一眼窝在被窝里面的夏槿苏,起身走到门口将白芯瑶手中的托盘接了过来,放到床边的柜子上面,一把掀开了蒙在夏槿苏头上的被子,夏槿苏啊的一声摆动着四肢坐了起来,凌乱的头发飘出一缕散落在脸上,让她看不清楚的看到白芯瑶看她的目光充满了愤怒,只是一瞬,并不真切。

    “看来要麻烦你在帮我倒一杯了。”

    厉子骐拿着饮料塞到了夏槿苏的手中,夏槿苏赶忙将散落的头发别到了耳朵后面,对着白芯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真是太失礼了。

    “原来槿苏也在啊,都怪我不知道,我这就再去准备一杯。”白芯瑶转身就是迅速收起了脸上的的盈盈笑意。

    她夏槿苏是什么东西!竟然配让她给她倒饮料?

    夏槿苏看着手中的果汁色泽鲜艳还散发着扑鼻的果香,刚想要送入口中便被厉子骐一把抢了过去送入了口中。

    “你!”

    夏槿苏看他像没事人一样的又回到了办公桌前,自己所幸仰着头到客厅看电视去了。

    白芯瑶端着两杯饮料坐到了夏槿苏的身边,打量着看电视正看得聚精会神的夏槿苏,身材还不错,皮肤还可以,这张脸看起来也是中上的货色,但是跟她时下里正红的火热的公认女神来说不管是怎么比都是差了一大截。厉哥哥的眼光难道是这么一般的吗?从小到大他的身边就有不断的各种各样的女生,她为了让他关注到她她才不惜一切的做到了现在的成绩,只为了在人群中能够让厉子骐能够轻而易举的找到她,但是当她高高的站在人群顶端的时候却发现她一直爱着的那个人根本就没有在看自己,这是何等的讽刺?

    脸上又挂上了天真关切的笑容,像是普通好朋友聊天一样,白芯瑶好似不经意的问道,“槿苏跟厉子骐是什么时候认识的?认识多久了?”

    “情人节。”看着电视剧的夏槿苏连想都没有想就随口回答了出来。

    当真是情人节?白芯瑶疑惑到,当初厉哥哥在电话中对她讲的明明是说不过半年而已,只是一个厉太太的称号而已,但是厉子骐对她的态度还有对夏槿苏的态度根本就是大相径庭!白芯瑶乱作一团,根本不知道该相信谁。

    “是情人节那天认识的更全面了。”

    厉子骐有些愠色的看了一眼白芯瑶,拉起夏槿苏进了房间,“想知道什么就来问我。”

    厚重的卧室门被厉子骐带起了沉闷的声响,“不是跟你说了小心她?”

    夏槿苏甩开厉子骐的胳膊,瞪着眼睛一本正经的说道,“不是你上次打电话跟她说的不过是厉太太的称号而已,不过只是半年而已吗?”

    厉子骐一时语塞。

    “她不才应该是你的未婚妻吗?”夏槿苏又些激动的大声说道,“我不就是突然冒出来的一个小三吗?你只不过是为了保住你的地位才发布新闻稿说我是的你未婚妻!”

    “当然不是。”厉子骐重新坐回到办公桌前,两只手撑着下巴,夏槿苏气呼呼的坐回到床上,头转向另外的一边不看厉子骐,不知道他的这句当然不是是回答的她的哪一句。

    白芯瑶不是他的未婚妻?

    她不是突然冒出来的小三?

    还是说发布新闻稿不是为了巩固他在厉氏的地位?

    夏槿苏摇了摇头,自嘲的笑了一声,这些,都不可能。

    厉子骐看着夏槿苏脸上好似明了又冰冷的表情,不知道是怎么的心被揪了一下,竟然有些在意,事情有些不受控但又好似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他揉了揉太阳穴,有些隐隐的头疼,眉头微皱着说道,“别多想了。”

    又是这几个字!夏槿苏就知道他会这样对她说,该死的有钱人总是拿着自己当棋子,一切都掌控在他的手中,她,夏槿苏不过是一枚棋子而已,有什么权利多想?

    带着对厉子骐的怨念,夏槿苏一个晚上都没有好好的睡觉,一身的疲惫不堪。

    “喂!苏苏女王!回神了!”

    夏槿苏突然被拽回了神,这才感觉到自己的腰都要被勒断了,“哎哟喂,我的腰啊!”

    “苏苏!你快看镜子!”牧晚欣在一边双手捧着自己的下巴,口水简直要流了下来。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