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默 作品

第39章 不存在爱情

    有人说恋爱中的人们拥有恰当的距离会让爱情变得更加的甜蜜,在厉子骐的心中根本就不存在爱情这种情愫,但是在这个陌生的高级酒店中,他的脑海之中却总是悄悄的浮现出夏槿苏这样一个名字,这三个字,让他怎么都赶不走。 新比奇中文网www.xinbiqi.com

    独来独往的厉子骐在别人的眼中一直是这样的形象,寂寞吗?厉子骐经常在深夜里面问自己这样的问题,但是总是被不断席卷而来的各项公司事宜所掩盖,他厉子骐就是为了厉氏集团而生的,他厉子骐一直都是独来独往的,直到身后跟着的那个瘦小身影的出现,让他的思绪再也难以平静。

    最终还是拨通了特助阿森的电话,“会议提前结束了,给我订最早回去的机票。”

    夏槿苏在厉子骐的公寓里面有条不紊的生活着,她洗衣服,晾衣服,收衣服,扫地拖地,看电视,上网,她做所有她能做的事情,才将无聊的周末过去大半的时间,拖着疲倦的身子躺在沙发上,看着肥皂剧的眼睛越来越沉重,慢慢比了下来感觉声音都被歪曲成了弯弯曲曲的样子扰人瞌睡。

    夏槿苏做了一个梦,梦里面的厉子骐出现了,一副居高临下高高在上的样子,夏槿苏变得像小人儿一样的在他的手掌里面跑,却怎么跑都跑不出去,最后累的没有力气坐了下来指着厉子骐被无限放大的俊脸说道,“我就讨厌你们这种自以为是有钱人!”

    说完他就惊醒了过来,看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她直起身子一张毯子却掉落到了地上,正在疑惑这是什么时候跑到自己身上来的时候却看到倚着门框手里端着一杯白开水的厉子骐,他正在看着她。

    俊美绝伦的脸上一扫前两日的倦容,幽暗深邃的眼睛证直勾勾的看着她,她放下身上的毯子,光着脚丫连鞋都不穿的走到厉子骐的身边,疑惑的说道,

    “我不会还是在做梦吧?这一定还是在做梦。你不是在出差么?怎么跑回来了?”

    “恐怖游轮看多了吧?什么梦中梦?难不成你刚才梦到我了?”

    厉子骐轻扬着眉头说道,但愿没有梦见他,他刚才看着她变化多端的睡脸就猜到了她没做是那么好梦。

    “额”夏槿苏不以为意,伸出一只手放到了厉子骐的额头,厉子骐眼睛向上看去,微卷的长睫毛好像蹭到了夏槿苏的手,酥酥痒痒的,夏槿苏轻声问道,

    “病好了吗?”

    这便是他要提前回来的理由,一句单纯的问候。

    空气凝固,仿佛几个世纪长么长,空气中的细小颗粒都变成了悬浮状态停滞不前,厉子骐的眉头像是被锁链锁起一样,感受着额头上面的柔软,有些贪恋的汲取着来自这片柔软的温暖,夏槿苏感受到了手心的起伏,****的触感扰动着她的神经末梢像是触电一样的缩回了手。

    微妙紧张,厉子骐的眼神立刻恢复了清明冷静,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还带着一丝的倦容,“走吧,去吃饭。”

    夏槿苏摸了摸正在咕咕叫的肚子,忙了一天睡着好像还没有吃饭,但是还是疑惑着。“不然在家吃?我做给你吃,你刚痊愈又刚回来,休息一下吧。”

    “不用。”

    径自的拿起外套向外面走去。

    “那个。能不能不要去高级的餐厅?”夏槿苏吞吞吐吐的说道,“那样的地方我感觉很不自在。”

    “你还是早点习惯的好,以后少不了出席这样的场所,厉太太。”

    厉。太太?!有没有搞错!

    “谁是你太太!”夏槿苏涨红了一张脸反驳道。

    “你是我未婚妻。”

    “你还是不要说话了。”夏槿苏发现面前的这个千人一面的雷厉风行的商界新宠厉子骐,要不然就阴沉着脸,不然一说话就要噎死人的个性真是有够讨厌。

    “快点,我在停车场等你。”

    厉子骐反倒是有些不耐烦的打开门先离开了,夏槿苏只看到了他被扬起的衣服一角,还有空气中淡淡的几乎若不可闻的古龙水的味道。

    夏槿苏洗完澡穿着厉子骐助手买来的家居服躺在厉子骐的大床一侧,仰着头看着装修精致的天花板,目光穿过举起的一只手的指缝,时光流逝,触碰不到的沙悄悄的溜走,不可思议的时光让她感觉这座奢华的公寓陌生的床不再感觉排斥,每日都在幻想着念念蹦蹦跳跳的出现在她的身边。不经意的还会出现厉子骐的身影,有一丝甜腻的味道。

    自从他出差回来,已经过了好几天,但是好像一切都变的不一样了。有时候看着被白芯瑶占据的房间,会平静的笑笑,当初她还说芯瑶这几天不在她可以先暂时住在那里,可是被厉子骐一声就给回绝了。

    有的时候她甚至忘记了那冰冷的一纸契约。

    “困了就先睡吧。”

    厉子骐穿着宽松的浴衣从卧室门走进来,坐在长方形台桌前,一手翻阅着文件,一手举起不断的擦着还湿漉漉的头发,衣领处敞开露出大片的胸膛,还有被卧室柔和灯光照射出的性感神秘的阴影,夏槿苏呆呆的目光深陷其中。

    “明天我会把婚纱店的地址发到你手机上,你抽时间去选几套婚纱,三天后我们去拍婚纱照。”

    “婚纱照?!”夏槿苏嘣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由于用力过猛眼黑了两秒头晕的晃了两下,“什么?我们还拍婚纱照?”

    “当然,戏要做全套。”厉子骐眼睛都没有抬一下,看着手中的文件,脑海中却浮现出了夏槿苏手机中的清凉照片,白皙娇嫩的肌肤,玲珑有致的曲线,想象着她穿上婚纱的样子。喉咙上下滚动了一下,不自觉的瞟了一眼呆坐在床上的夏槿苏,重新找回的理智嘲笑了自己一下瞬间便回到了工作中。

    总是抱着美好幻想的秦皓辰还幻想着夏槿苏今天的态度不过是还没有原谅他而已,他做的一切都是对的,都是为了他们的将来,别的一切都是不重要的。当夏槿苏和厉子骐订婚的消息铺天盖地的向他砸过来,还有厉伟峰责骂他没用的嘴脸,他忽然的意识到他什么都没了,没有了幻想中的未来还有爱他的夏槿苏,但是只要他的苏苏站出来说一句话,他该有的都会回来的。

    所以当夏槿苏和牧晚欣兴高采烈的讨论着婚纱的事情的时候看着拿着一捧花站在学校门口的秦皓辰的时候,夏槿苏的心情简直是想被人从头到脚的浇了一桶冰水一样,暴露在寒风中的心脏早就没有了疼痛的感觉,牧晚欣转身说道,“不然我们走别的门吧。”

    夏津苏却冷笑了一声,目光冰冷的向大门口的方向走了过去,牧晚欣疑惑的跟在她的身后,他不能让夏槿苏受别人欺负,尤其那个人还是秦皓辰,牧晚欣觉得之前简直是眼瞎了,看错了人竟然祝福他们交往了这么多年。

    秦皓辰看见夏槿苏像没看见自己一样的走了过来,还是抱着玫瑰花一脸的兴高采烈的迎了上去,“苏苏。”

    夏槿苏停在秦皓辰面前,目光却直直穿过了他,只是冷冷的说了一句,“让开。”

    “苏苏,苏苏你看看这花多好看,苏苏,你原谅我吧,苏苏我知道错了,苏苏我不该提前不跟你商量就做这些的,苏苏你原谅我,我们还会在一起的!苏苏你去跟媒体说是厉子骐强迫你跟他在一起的,苏苏我们该有的都会有,我会是经理的我们会有钱的!苏苏!苏苏你就原谅我吧!”

    秦皓辰一只手抓着夏槿苏的胳膊,剧烈的晃动着,手中的花掉落在地上被他踩的花瓣碎了满地,两只眼睛就像是凸起的金鱼一样,昔日帅气清秀的秦皓辰竟然能疯狂成这个样子,牧晚欣想着以前还觉得他帅气的脸堪比男神,现在竟然不可置信的觉得恶心,看着被秦皓辰晃动的站不稳的夏槿苏,她撸起袖子刚想要冲过去,就被一个手掌给按了下来,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两个身影扭打在一起。

    牧晚欣赶快过去将还试图分开他们的夏槿苏拉到一边,夏槿苏焦急的喊着,“别打了!”真是头疼!她甚至可以想到人们议论的话题,好不容易平复了前几日的舆论,“小三上位不甘寂寞,接二连三勾三搭四!”

    “住手!别打了!”夏槿苏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吼道,吼到她感觉到声带的颤抖,听到根本不像自己的沙哑的声音。

    白绍阳单膝抵在滚躺在地上的秦皓辰身上,两只手揪着秦皓辰的衣领,秦皓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暴怒的眼珠布满了红血丝,突然抓过了手边的一把玫瑰花枝就向白绍阳的脸,趁着白绍阳松懈的时候赶忙连滚带爬的站起来跑了出去,临走还指着夏槿苏喊道,“苏苏,我还会回来的!”

    白绍阳来不及叫疼就感觉到扑面而来的火辣辣的感觉,伸出手只感觉到脸上扎进了异物,还是追出了两步喊道,“不要再来纠缠苏苏!你以为你是火箭队还是灰太狼!”

    白绍阳一句话引得看热闹的人们传来了一阵哄笑,看着事情没什么后续发展了便各自讨论着散开了。

    夏槿苏不知什么时候早就已经泪流满面,走到白绍阳的面前说道,“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白绍阳一脸的可怜,看到夏槿苏要离开,抓住了她的胳膊,“之前。对不起,是我太冲动了,但是我喜欢你,是我的错吗?”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