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默 作品

第37章 高高在上的英姿

    厉子骐穿着宽松的浴袍从浴室里面走了出来,湿漉漉的头发顺着打湿的发丝将水滴滴落在厉子骐裸露在外面的小麦色胸膛之上。 新比奇中文网www.xinbiqi.com带着沐浴之后的沙哑他说道,“我让助手白天送来了一些日常用品,应该在门口的那个袋子里面,你看看能用的。”

    说完便坐在了沙发上换了一节目。

    夏槿苏打开袋子,里面放着女式的家居服,浴袍,还有吹风机等等,不禁的觉得这个高高在上的总裁还是挺细心,拿着浴袍还有沐浴的东西夏槿苏便一路小跑的进了浴室。

    打开水龙头的夏槿苏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厉子骐,还是觉得会害羞,虽然心里面明知道这是只有一面可看的毛玻璃,却还是背过了身去。

    厉子骐一只手抓着毛巾擦着头发,思绪还是不受控制的牵着他的头转了过去,模糊的玻璃片的那一边正有一个身材曼妙的少女,厉子骐的心跳好像是漏跳了两拍,怀疑着自己定力的厉子骐还是起身走进了卧室,半躺在床上,另一只手不经意的划过夏槿苏躺过的地方,心跳更是不能控制的悦动起来。他索性起身做到了书桌前面翻起了文件。

    却是怎么都看不进去,身体燥热的很,厉子骐打开了窗户一阵冷风吹了进来,并没有让他缓解多少,换上了运动衣便离开了公寓。

    夏槿苏洗完了澡穿着尚且合身的浴袍出来,便看见电视播放着商界风云的节目整个公寓却是空无一人,她耸了耸肩便拿起吹风机吹起了头发。换上了家居服将浴袍挂好,夏槿苏还将洗衣机里面的衣服都整理平整挂在了阳台上。忙碌完了的她躺在床上,才放松了紧绷了一天的神经。

    伸出一只胳膊夏槿苏看着自己的=张开的五指,今天打了白绍阳一巴掌,不过几****已经打了两个男人巴掌了,不不不,又要想起秦皓辰那个禽兽!

    夏槿苏一个翻身将小脸迈进了柔软的枕头里面,很快困倦的感觉席卷了全身,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睡着的。

    厉子骐浑身燥热的走出了公寓楼,便围着公寓里面的公园小路跑了起来,跑了一圈又一圈,不知道跑了多久,不知道饶了多少圈,直到他再没有力气跑的时候这才回到了家里,衣服都没有换的直接倒在了床上,鼻子里充满了夏槿苏身上的香气,厉子骐觉得很好闻,看了一眼夏槿苏安静恬静的小脸,呼吸均匀,他的后街滚动了一下,将脸别到了另一边,很快便睡着了。

    梦里面厉子骐一直被一只怪物不停的追,他跑了一整个晚上,第二天简直要睁不开眼睛,只觉得四肢像是灌了铅一样的沉重,浑身的筋都好像错位一样的疼。

    夏槿苏早早就起来了,在厨房里面准备着两人份的早餐,昨天白芯瑶并没有回来,不过夏槿苏也是对感情淡淡的人,慢热型的她其实现在还不关心这个只见过两次的人的去向,不过她还是被站在厨房门口的厉子骐的样子吓了一跳。

    纵然是那日见他通宵工作也没有露出这样的倦态,高高在上的英姿是他对这个霸气总裁的唯一的诠释,夏槿苏对于他工作总是这样的拼命还是有一丝的心疼的,昨天她睡下的时候并不知道厉子骐去了哪里,只当是他为了工作临时去处理。

    一早起床的时候才发现睡在身边的厉子骐身着运动衣,连眉头都是紧锁着的,没有叫醒他而是独自的到厨房准备早餐,今天早上有课,她必须快点离开,不然点名要迟到了。

    “你没事吧?很累吗?”

    夏槿苏关切的问道。

    “没事。”话一出口,厉子骐就被自己喉咙间的疼痛给把声音活生生的噎了回去,像是被撕裂一般的感觉到了异样的涌动。

    “你没事吧,声音沙哑成这样?”夏槿苏没想到厉子骐看起来精壮的身体竟然没认识她几天就感冒了,走到他的身边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厉子骐任她柔软的小手碰触自己额头,看着她紧抿着的两片红唇有认真的感觉,额头上还有她小手的柔软的感觉。

    “厉子骐你发烧了你知道吗?你家里有没有药?”

    厉子骐摇了摇头,然后径自的走到餐桌前,今天的早饭是白米粥,煎鸡蛋。看起来简单,但是十足的像极了病号饭,看来他真的是生病了。

    “别大惊小怪了,快吃饭吧。”厉子骐不想说什么,也说不出什么了,发烧这种事情,他经历的真的是不多,平日里注重锻炼身体和营养均衡,他别说生病了,就连感冒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的。

    夏槿苏还在回忆着,“肯定是昨天吃完了火锅你出去的时候没有穿外套,就说这早春的季节还是比较冷的,更何况是从那么暖和的嗲房走出来,一定是被凉风吹到了才会感冒的。”

    厉子骐一口一口的将白米粥送到了口中,愿被香甜滑口的白米粥现在对他来说简直像是在吞针,沿口唾沫都是有被撕裂的疼痛感。

    莫不是昨天吃了火锅这种高火气的食物晚上头发还没有干就跑出去运动到体力不支,他也不会生病,只不过他是真的没想到自己的身体现在竟然虚弱到了这种吹吹小凉风就能发烧的地步。

    “别多想了,我没事。”

    厉子骐扔下了这句话就回到了卧室里面,给特助发了信息准备好感冒药和退烧药,厉子骐又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隐隐约约的听到了夏槿苏说要迟到了,要先走了,让他多喝水。

    厉子骐想要说我送你去上学,却是怎么张嘴都没有成功。

    走到教室里面夏槿苏一眼便看到了牧晚欣身边的空位置,牧晚欣看到夏槿苏后一脸兴高采烈的打着招呼,“苏苏,来这边!”

    “苏苏,今天来的这么晚,我以为我又要放弃生命的替你答到了呢!”

    夏槿苏勉强的笑了一笑,“哪有,我这不是来的挺准时的嘛。”说完就趴到了桌子上面,没有一点精神。

    “小苏苏!小苏苏!昨天我走以后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啊!快点跟我讲讲!”牧晚欣不说这个还好,一说她就来气啊!

    “你叫什么好姐妹!以后这种情况你再提前走试试!看我不跟你绝交!”夏槿苏将昨天的事情简单的跟牧晚欣讲了一下,牧晚欣听得简直是呆若木鸡。

    “苏苏女王。你赏了我篮球小王子一巴掌?”

    夏槿苏完全没想到牧晚欣将重点放在了这里,学着厉子骐的样子,冷漠的说了一句,“绝交。”

    “哎呀呀,好了啦,苏苏女王!小的知错啦!”牧晚欣晃动着夏槿苏的胳膊撒娇的说道。

    “以后离白绍阳远一点知道不?”

    牧晚欣敬礼说道,“是!”心里面却觉得非常的惋惜,看来这次白邵阳真的招惹到了夏槿苏,原本她还是很看好这位篮球小王子的。

    再说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又睡着的厉子骐其实也没睡多久,夏槿苏刚刚离开不久他便睁开眼睛拖着沉重的身体换好衣服准备去公司,离开前看了一眼已经收拾整洁的厨房,自从她来了以后好像厨房的使用频率也上升了。

    特助阿森已经将进口的特效感冒药准备好放到了厉子骐的桌子上,吃完了药的厉子骐不一会就觉得头脑昏沉,浓重的困意席卷而来,撑过了会议以后再也抵抗不住药效的他趴在了办公桌上不小心睡了起来。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是被阿森叫醒的,阿森报告着未来几天厉子骐的外地会议的事宜,就在这个时候厉子骐的手机“叮铃”一声屏幕就亮了起来。

    “你生病好些了嘛?”

    简单的一句话让历经万事的厉子骐有些不知所措起来,这句简单的问候后面是夏槿苏的关心,只是单纯的关心,不带有任何目的的,这句话让厉子骐有些清醒过来,抬头对阿森说道,“放这里吧,一会我自己会看。”

    厉子骐一只手握着手机,想回短信,但是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对于这种单纯的关心,他真的没有什么经验应对。

    最后只回复了四个字,当然也是他想说的,“谢谢关心。”

    夏槿苏打开手机看着这四个字,自然而然的带上了厉子骐一贯冷冰冰的语气,那就好像是自己热切的关心被他一盆子冷水从头到尾教了个透,最后一点关心的小火苗也熄灭了。她生气的将手机仍在一边,心里说道,我夏槿苏要是再关心你厉子骐我就是小狗!

    厉子骐觉得头皮发麻,暗暗的想肯定是有人在骂他,瞟了一眼阿森放在桌子上面的日程表,会议明天开始,今天晚上他就要离开了。

    全天的课程结束以后,夏槿苏和牧晚欣伸着懒腰像大门口走去,跟外地的学生不同,住在本市的学生完全可以申请走读,他跟牧晚欣当然都是这样的情况。

    远远的篮球场上的白绍阳一只瞄着夏槿苏的教学楼的方向,不会错放过一个身影,看到她们走来,白绍阳远远的打开了招呼,“喂!苏苏!晚欣学姐!”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