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默 作品

第34章 不要跟着我

    厉子骐有些奇怪的自己会想到她,原本就是一纸契约,像这种一日三餐的问题他根本就不用过问。敬请记住我们的网址:匕匕奇小?a href="fhttp://www." target="_blank">fhttp://www.Ыqi.com。生意上如此,他要的只有他的利益,合同外的义务,他是不会白白付出,哪怕是一丁点。可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出现在面前并没有多久的女孩,却像水滴一样影响着他像石头一样的心。

    铁杵成针,水滴石穿,夏槿苏你要用怎样的方式来影响着已经不能从你生活中走出去的厉子骐呢?

    厉子骐走出公司开了车直直的往夏槿苏的学校走去,今天突然想吃南方菜了呢。

    夏槿苏走了两步停下来向着跟在身后的白绍阳吼道,“你能不能不要再跟着我啊?”

    白绍阳依然像大男孩一样的散发着这个年纪独有的阳光与活力,“我是要送你回家啊,天已经黑了,你一个女孩子这样回家不安全。”

    一句话竟让夏槿苏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只好随着他跟在身后走到了公交站台。

    “到这里就好了吧?”

    白绍阳看了一下四周人烟稀少的马路,冬天就是这样,像是很难愉悦的鸿沟阻挡了所有学生党出门的脚步,白绍阳现在倒是有些感谢这样的天气。

    “当然不行,我要把你安全的送回家。”

    别闹了!她当然不能让白绍阳知道她跟厉子骐住在一起!

    “白绍阳,我跟你说过我们不可能,能不能不要在跟着我了啊!”

    “我知道啊,你说过很多遍了。”

    “那你还不走?”

    “我只是不放心一个女孩子一个人回家啊。”

    “……”

    白绍阳看着面前的这个女孩子手足无措的,完全没有像牧晚欣一样的话痨潜质,也不太有新闻系这种灵活专业的专业素养,竟然有些疑惑起来这样的女孩子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一个专业,一时竟然觉得她有些可爱。

    远远的看着一个熟悉的车型,白绍阳嘴角一勾,看着完全看向另一个方向的夏槿苏,他勾起一个胳膊就把夏槿苏揽到了自己的怀里。

    “你在做什么!”

    这个人根本没有在听自己在说什么啊!有没有搞错!夏槿苏强烈的反抗要推开白绍阳,但是纵然她的个子不是娇小型的,但是在一个体育系的高大男生面前也是无能为力的。

    “你放开我!”

    夏槿苏心中突然蹿起了一丛怒火!直直的烧到了她的眼睛里面,纵然之前的表白都当作一个有钱人家的公子闹着玩,这次她是真正的不能够原谅了,什么有钱人!什么权利!凭什么都来打乱她的生活!

    夏槿苏像是从身体最深处传来的声音,低沉沙哑,眼睛像是能点燃白绍阳看起来玩世不恭的脸,“放开我!”

    白绍阳轻叹了一声,一手抓着夏槿苏胡乱扭动的纤细的手腕,一手将夏槿苏的头使劲按到了他的身侧,深深的埋在了他的肩膀,即使是这样夏槿苏还不忘了扭动着她的身体,丝毫忘记了女人是不可能是在力量上赢得男人的。

    白绍阳往后一撞,夏槿苏只觉得脚下绊了一下,后背硬生生的撞上了公交站台的牌子上,发出“哐”的一声,她被撞的生疼,忘记了挣扎。

    白绍阳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别乱动,一下就好…”

    这样的白绍阳竟然有些让她感到害怕,两腿有些颤抖起来,她不过以为这是一个衣食无忧的富家公子哥而已,有着像厉子骐一样的修养。

    坐在车里的厉子骐看着不远处紧紧相拥的两个人,夜色让他看不清楚夏槿苏的恐惧,双手紧紧握着方向盘,冷漠渐渐爬上了他的眼睛,转动方向盘想要离开,嘲笑着自己竟然有想要和她一起吃饭的念头。

    他们不过是一纸契约的关系,交易而已,她给他半年的拥有权,他给她妹妹治好眼睛,厉子骐不停的这样提醒着自己。

    眼前两人相拥的样子还是不停的在自己眼前放大,苦涩的在肢体里面蔓延,一个掉头就背过了夏槿苏。

    白绍阳看不清那辆黑色劳斯莱斯里面的厉子骐是什么样的表情,但是他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车子掉头开走不见了踪影,他回过神来感受着怀中还在不停扭动着的夏槿苏的温度,轻笑了一声,“我好像还真有点舍不得放开你呢。”

    “苏苏,你为什么不跟我在一起?”

    “我为什么要跟你在一起?”夏槿苏已经快要用尽全部的力量,连声音都开始颤抖起来。

    “那你为什么非要和厉子骐在一起?”

    “这跟你没有关系。”

    “没有关系?呵,怎么会没有关系呢?”白绍阳一只手按着夏槿苏的头,由于夏槿苏的挣扎,她的头发已经凌乱不堪,她被紧紧按在白绍阳的肩窝,已经快要喘不过气。

    “快放开我。”连说话都要带上了哭腔,脑海中忽然浮现出情人节夜晚在酒店中的情形,衣不蔽体的暴露在镁光灯下,手足无措。

    “厉子骐。”夏槿苏恍惚中轻轻念叨着这个她脑海中的名字。

    放下电话的厉子骐眼睛盛怒像是草原上的一头狮子,空无一人的马路上一个急转车身还没稳定就踩下了油门向夏槿苏的方向驶去。

    白绍阳刚想松开手却被忽然驶来的车的刺眼的车灯闪的睁不开眼睛,在安静夜晚显得格外突兀的车门的声音,还有男人压抑怒火的低吼的声音,“放开她!”

    白绍阳勾起嘴角,两只胳膊立马举起来,脚步轻松的装过了身,露出身子后面那个蜷缩的瘦小身影,满脸的泪痕。

    曾几何时厉子骐变成了独来独往的个性,面对着喧闹城市的灯红酒绿,妖娆美女都不为所动,仿若一座孤立的冰山一般,无所动容,拒人于千里之外,像一个冷峻的独行侠,没有人可以走进他内心,很多时候他自己都会疑惑,这样的生活是为了什么,就好像从出生就被安上了厉氏继承人的帽子,不管什么时候都要变的比别人优秀,之后就是更加优秀。

    夏槿苏倚在公交牌上的蜷缩着的小身影,脸上的泪痕像是不知道从哪里吹来的一阵风,吹动着厉子骐心脏外面铸造的堡垒,吹进了最深处。

    有些被填满的不自在的感觉,在看白绍阳时,只剩愤怒!

    “厉总,送夏槿苏花的男孩是白氏企业的小儿子,半年前刚回国,是白芯瑶的亲弟弟。”

    厉子骐思绪被“啪”的一声拉了回来,白绍阳头撇向一边,眼神缺越过了夏槿苏直直的看着厉子骐。

    夏槿苏的一巴掌已经用尽了剩余的全部力气,摇晃着瘦小的身子向后面坠去,厉子骐快步上前,将她顺势拉近了自己的安全地带。

    夏槿苏只觉得一下子就安下心来,知道是厉子骐来了,还是厉子骐来就她了,就想镁光灯下他扔过来的羊绒大衣,现在他用带着不可抗拒的力量的语句一字一字的清晰说道,

    “以后不要纠缠夏槿苏。”

    厉子骐将夏槿苏扶上车还小心地扣上了安全带,开了很足的暖风,有些蹩脚的安慰道,“整理一下你的头发吧,看起来像个小疯子。”

    早已经不哭的夏槿苏一直想着这件事情,他就是感觉到白绍阳不像是单纯的如他所说的那样是一见钟情,总是隐约感觉到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发生。

    “不要多想。”

    夏槿苏听到这四个字忽然就笑了起来,一边整理着自己的头发,一边说,“厉子骐你好像安慰别人的话总是说这四个字呢。”

    厉子骐不明觉厉,这不过是她随口一说而已,但是这样的随口一说却让夏槿苏无限的安心,感觉到总有呢么一个人会在自己慌乱的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能够让自己冷静安心。夏槿苏不知道在短短的几日里面自己变的好像没有以前那么坚强,念念被送到了安全的地方,她现在只要好好的照顾自己就可以了。

    “谢谢你。”

    夏槿苏不知为何对他道谢脸会有些泛红,应该是暖风吹的两颊发热吧?她这样对自己说道。

    厉子骐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自己同夏槿苏签下了只有两个人知道的秘密合同,虽然这样可以缓解他半年不被头疼家务事扰心巩固自己在厉氏集团的地位,但是却让夏槿苏变成了众矢之的,从小就能拿捏别人弱点的性格让他顺利的将事情掌控在他的剧本中,夏槿苏要的仅仅是需要用金钱能够解决的小事情中,更何况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在厉子骐眼中根本就不叫做问题。

    那个他拿来威胁夏槿苏的弱点,夏念念那个让人心疼心动的美丽女孩,她的姐姐却让他拿来当自己的挡箭牌,厉子骐想到这里竟然感觉自己有些自私,有些卑鄙。

    皱紧了眉头不自然的说道,“你不用对我说谢谢,以后我不在的时候你要小心的保护自己,”顿了一下,又缓缓的说道,“离白芯瑶远一点,也离那个跟你表白的小子远一点。”

    “嗯。”

    夏槿苏默默地应了一声,白芯瑶,白绍阳?总感觉这两个相同姓氏的名字间有着不一般的关系,但是又摇了摇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自己这样小说里面才有的狗血剧情都能撞上,两个相同姓氏而已,简直就是大巫见小巫。反正,她也不怎么待见白绍阳,厉子骐就已经够让她不能招架的了。

    “今天还要去你母亲的别墅嘛?”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