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默 作品

第31章 这是我的未婚妻

    夏槿苏内心的溃堤好像通过两人交错的十指传达给了厉子骐,厉子骐感受着她不自然的波动,心里竟然被蒙上一点苦涩,权当是自己的正义感作祟。 新匕匕·奇·中·文·蛧·首·发

    “你当真是被这个狐媚子迷了心智!竟然敢这么对你的母亲说话,你现在是在质问我吗?”

    女人简直是在沙发垫上弹起来一般,伸出一只手指着厉子骐,愤怒的面庞扭曲了她女王虚伪的妆容,皱纹就像她现在像金鱼一样的眼睛一样突显出来。

    夏槿苏松开厉子骐的手,往前走了两步蹲下身来捡着地上散落的水果块。

    她必须要做好,她必须要跟厉子骐结婚!念念的眼睛一定要治好,不管现在还是半年后她要承受怎样的舆论,都比不上念念的眼睛重要,这是她唯一的坚持。

    “穷人家的孩子就是这种低贱命,哼。”

    女人昂头轻哼一声要转身离开,厉子骐上前将夏槿苏拽起来向门口走去。

    “既然母亲如此不待见我们,我们离开便是,希望母亲一夜好眠。”

    “当然,只要这个女人不在这里我自然睡的会很好。”

    “伯母!芯瑶来看你了,现在这个时间不晚吧?”白芯瑶从门口径直的走进来,看到眼前的一幕笑容立刻僵在了脸上,“这是怎么回事?”

    女人一看白芯瑶脸上又重新挂上了笑容,热情的上前招待,完全不在意眼角一笑就堆起来的皱纹。

    厉子骐两眼冷峻,目光尖锐的看着白芯瑶,让白芯瑶的“厉哥哥”还没有喊出口就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你怎么到这里来?”

    “我新歌录完,想着正好有时间所以买了点礼物来看看伯母!不知道你和槿苏也来伯母这里了,好巧啊,是吧伯母?”

    白芯瑶转过头去双手亲昵的拉着女人的胳膊,不着痕迹的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很快便被隐去。

    “来来来,快让伯母看看,我们芯瑶又漂亮咯!最近是不是工作很辛苦?看看这眼圈怎么有点黑?”

    女人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白芯瑶的脸,脸上露出了一个慈祥长辈应有的表情。厉子骐看惯了商场上面的趋炎附势和伪面孔,现在这的场景真的让他有些喘不过气。

    夏槿苏看着厉子骐微仰的下巴和轻簇的眉头心里竟然泛起了丝丝的心疼,悄悄的握上了厉子骐的手,不为其他只是想要安慰他,叫他不要这么的辛苦。

    “看见了没,这穷人家的孩子就是没有教养,大庭广众之下长辈还在跟前呢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勾引我的儿子,别人的未婚夫!”

    白芯瑶这才将目光放到两人的手上,夏槿苏不自然的将手缩了回来,谁知厉子骐却伸出悠长有力的手臂直接将她揽了过去,两个人紧紧的站在一起。

    “这是我的未婚妻,是我在勾引她。”

    噗!纵然是这样的气氛,也是让夏槿苏吐血了,他怎么可以这么轻松的说出他在勾引她?夏槿苏忍住笑,没想到这厉子骐还挺会讲笑话的。

    白芯瑶愣了愣,她好像从来没有听过厉子骐这样的维护一个人,为什么偏偏是夏槿苏!她轻易的夺走了很多从来都不是属于她的东西!

    “你们别站着啊,我们难得的聚在一起,一起坐下说说话。”

    依旧的娇俏笑容,天真的模样,就像电视里的他一样,白芯瑶将夏槿苏从厉子骐身边牵到自己身边坐下,她当然不愿意看到这两个人在自己面前恩爱的样子,也明白厉子骐会坐在距离自己最远的位置上,但是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不在夏槿苏的身边就好。

    佣人已经将打翻的水果收拾走,换上了新的地毯,夏槿苏整个过程都在看他们毕恭毕敬的坐着这一切,想必有钱人家的佣人见得世面都是比她要多的多的吧?

    完全没有听这两个女人讲话的两个人都在想着各自的事情,时不时的被尖锐的笑声牵回思维飘进几个刺耳的字眼。

    这真不是一个愉快的谈话。

    修养在这,厉子骐不能离开。这真是让他有够头疼的了。

    “芯瑶伯母好久不见你,实在是想的紧,不如今天在伯母这休息可好?”

    女人抓着白芯瑶就像是失散多年的女儿一般,实在是有些夸张。

    “当然可以,芯瑶今天来就没有要离开呢!伯母你赶我我都不走了今天!”

    “哈哈”又是一阵好比被勒住脖子的鸭子一样的尖锐笑声,“芯瑶就是讨我的欢心,不像某个人!”说着还白了夏槿苏一眼。

    这真是乱飞的子弹啊,自己真是躺着也中枪,太没有天理了啊!

    厉子骐抬手看了一下手表,说道,“今天不早了,芯瑶你留在这里吧,我们先回去了。”

    “回去?这就不待见我这个老婆子了?”

    尖锐的声音简直刺耳,刚刚是谁说的夏槿苏在这里她会睡不好的?夏槿苏无奈的看着厉子骐,瞪大了眼睛表示她身和心都不愿意住在这里!

    但是总是事与愿违。

    “既然母亲开口了,我们便留下便好,儿子有些累了,就先上去休息了。”

    厉子骐起身整了一下西装,朝女人浅浅鞠了一躬便拉起夏槿苏向楼上的房间走去,楼梯旁边的管家已经在等候着领他们去准备好的房间了。

    厉子骐拉着夏槿苏的背影消失在楼梯的拐角处,淡青色的阴影投射在白芯瑶的眼睛里,心里,从来都是这样,厉子骐留给白芯瑶的就只有背影,他从来都不让她站在他的身边。白芯瑶以为她不站在那里就不会有人可以,冷漠如他,可怎知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夏槿苏轻轻的就得到了那么多的她连想都不敢想。

    眼睛蒙上了水雾,一双水汪汪的眼睛让白芯瑶更加楚楚可怜让人心动。

    “好孩子,你这是怎么了?”

    女人慌乱的扮演着慈祥长辈的角色,两只手慌乱的抹着白芯瑶落下的眼泪。

    “芯瑶,你何必哭呢?我心中的儿媳妇只有你一个人啊,我留他们在这里,不过是不能放他们回去二人世界不是?”

    女人讲嘴凑近了白芯瑶的耳朵喘着温热的气息,却让白芯瑶感到一阵厌恶,但还是因为这一句话而感到清明,

    “那间房间里面只有两张很小的单人床!”

    “厉总…别说这是你小学的时候睡的床?”

    夏槿苏看着与华丽装修格格不入的两张恨不得一翻就能掉到地上的两张床失笑道,“哈哈哈哈。”夏槿苏终于忍不住了,在厉子骐关上门的那一刻,她笑的简直直不起来,“我忍不住了,你让我笑一会!”

    厉子骐看着那两张相隔甚远的床也是无奈的笑了一下,一只手揉着额角。

    有些人天生就是让人嫉妒的,他平日里冷漠冷峻,偶尔的嘴角轻扬就像是阴霾中露出的月牙,明亮清爽,沁人心脾。

    夏槿苏弯腰小的时候偷偷看到这一幕也是让她醉了,这个男人以后还是不要笑了,她担心自己跟牧晚欣混得久了传染上花池的毛病。

    “厉子骐,没想到你母亲虽然尖酸刻薄但是还挺可爱的啊!就算是弄两张这么小的床,也拦不住想睡在一起的两个人啊,把床推到一起不就好了嘛?”

    夏槿苏嘴角带笑说完这些看了一眼厉子骐,像是天真的小精灵一样。厉子骐印着脸瞟了一眼她,纵然他再不喜欢自己的母亲,他也是不太喜欢听见这样的字眼在他的面前安到他的母亲身上。

    “哦?向睡在一起的两个人不知道是谁?”

    厉子骐边靠近夏槿苏边松开了领带,缓慢的解开衬衣扣子。夏槿苏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懊恼的狠狠咬了一下嘴唇,两只手瞬间挡在了胸前,脸腾地一下就红透了。

    厉子骐大手一扬,领带被他从空中抛出了一个完美的弧线落在了另一张小床上,看着夏槿苏懊恼害羞的表情,嘴角一扬转身就走进了浴室,很快便响起了哗哗的水声,浴室就这样华丽丽的被抢先了。

    夏槿苏还在床上傻傻的按着自己的心脏,该死!这个男人,能不能不要笑啊!!!

    虽然在不喜欢的地方,但是厉子骐却心情愉悦的难得的一直在保持嘴角上扬,不知是否是工作上的压抑久了,夏槿苏的出现就像是拨开了阴云照射进来的一丝阳光,让厉子骐慢慢滋生了一种想要靠近的**,跟她在一起的感觉,很轻松,很随意,很想一直这样。

    郊外的夜晚分外的安静,落地窗的轻纱柔顺的垂在地板上,穿过的微弱的月光洒在地板之上。

    夏槿苏激动的光着脚丫径直跑到了窗前,刷的一下就拉开了窗帘,明朗清脆的笑声,转身向着枕着胳膊窝在小床上的厉子骐说道,

    “厉子骐,你快看!我好久没见过这样美丽的月亮!”

    清丽透明的月光静静的流淌在房间里面,这女子犹如暗夜中的小精灵,被裹上了朦胧的轻纱,牛乳般的散发着诱人的气息,一颦一笑搅起的涟漪层层撞击着厉子骐的气息,竟然有谢紊乱,

    厉子骐不再看夏槿苏,转过身去,用夜晚中特有的沙哑说道,“不要光脚站在窗边,小心着凉。”带有被月光的晕染,有些关心的味道,一切都是这么的奇妙。

    “好!”

    夏槿苏难道这么听厉子骐的话,也不知道现在的她简直像是一个听话的乖孩子一样,让人想要有爱抚的**,想要弄乱她柔软的发丝,不知道刚才那声好回答的有多甜。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