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默 作品

第30章 厉家的别墅

    夏槿苏还没说完的话被厉子骐一句话就给打断了,他说的没错…有的时候看不起自己的是自己…

    “我只是想说你别想多了,我母亲她只不过是单纯的不喜欢你这个人,包括现在没钱的你或者是将来有钱的你。 新 ”

    噗!夏槿苏听了简直是要吐血,这个人不然就不说话,怎么一说话就想让人有揍他的冲动呢?刚刚还以为他好心的在安慰自己,看来是又想多了。

    “呵呵。”夏槿苏冷笑一声转身就走,手里拿着的手机发出微弱的光来,脚下的石子路并没有被照亮多少,她依旧是小心翼翼的走着。

    厉子骐看着这个缓慢移动时不时重心不稳的小身影竟然不自觉的绷起了全身的神经,像是绷在弦上的箭等待着她要摔倒的时机,蓄势待发。

    怕她摔倒?

    别闹了,他不过是怕她摔伤了还要麻烦的找人照顾她,毕竟是在他厉家的别墅。

    厉子骐这样跟自己叙述着然后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只说了简单的一个命令式语句,

    “路灯打开。”

    夏槿苏一脚深一脚浅一脚的还没站稳,眼前的路灯刷刷的一盏接一盏的全都亮了起来,点点的灯光交织成一张张柔软的网纱,罩在挺远的树枝,花朵,池塘上,发出朦胧的梦幻的感觉,夏槿苏身处其中,曼妙的身姿楚楚动人,纤细的腰肢简要要沉醉在这迷幻的夜色之中。

    厉子骐将一手背在身后,刚才就是用这只手拖住了她的腰肢…

    “走路小心点。”

    厉子骐大步上前,走在夏槿苏的前面,只留给她一个背影。伟岸挺拔,夏槿苏不禁想起最初见面的场景,高大俊伟,结实紧致,不禁红起了脸,微微发烫。

    厉子骐像是感觉到灼热目光一样停下来,夏槿苏别过脸看着路边花池中挂着干枯枝叶的玫瑰。

    望着玫瑰两颊发红的少女?莫不是夏槿苏在想那个送她玫瑰高调表白的小子?心中酸涩的便冒起一阵酸意。

    “你喜欢玫瑰花?”

    “当然不,这东西不过是有钱人的玩意而已。”比起高贵温室中的玫瑰花,夏槿苏还是更加喜欢放养累的坚强花朵。不过他这一提玫瑰花硬是让夏槿苏想到了学校门口一身白西装的白绍阳,瞬间心情又掉了一大截。该不该跟他说?

    夏槿苏试探性的瞟了一眼厉子骐,正巧被他捉了个正着。

    “我跟你说一件事,这并不是要解释什么,我是为了我们的契约关系顺利的进行,是为了念念的眼睛,也是为了给你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夏槿苏停顿了一下,“学校里有个男生很高调的向我表白,要我做他的女朋友,我当然不会答应,虽然你说过我有交往男朋友的权利,但是我还没有那个心思,所以为了以后会出现什么厉氏总裁未婚妻勾三搭四什么之类的新闻你不要终止我们的契约关系,也不要中断念念的治疗。”

    厉子骐心中听了很是愉悦,难得的语气轻松的说道,“那你这是为了炫耀你的魅力?”当然这是厉子骐最想要的真相,他若是亲口问夏槿苏便会知道有人跟着她,他最想要的不过是她亲口说出的真相。

    厉子骐没有发现他已经相信夏槿苏口中说出的就是真相了,这微弱的变化,他竟然丝毫没有觉察到。

    夏槿苏白了一眼厉子骐,扭头说道,“当然不是。”赌气一样的鼓起了腮帮子,崛起的小嘴在两遍的雕花灯柱的晃晕下投射出了一小片阴影,可爱的不得了。

    之前的阴霾一扫而光,厉子骐感觉身心舒畅,连天上的星星都变的更加明亮了,心情较好的抱着胳膊看着夏槿苏像小鸭子一样的蹒跚学步,在紧急关头快步上前将她扶正站稳,夏槿苏扬起的发尖拂过厉子骐的脸颊,像是夏日微风下搅乱平静湖水的柳枝,搅起了层层涟漪。

    “我扶你。”

    夏槿苏执拗的扭动着胳膊,想要抽开身,但是哪里挣的开厉子骐像铁钳一般骨节分明的双手最后只好作罢的向着屋子里走去。

    夏槿苏已经是头脑混乱的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什么新闻系的条理清晰都已经打包快递丢还给了教授,她感觉来自胳膊的巨大掌控能力像是一个巨大的漩涡,自己的理智都要被抽离,还有层层飘荡开来的不知名的燥热。

    “我吩咐准备了水果,一会陪母亲吃水果缓和一下。”厉子骐顿了一下,看着夏槿苏皱起的眉头,“为了我们顺利结婚契约才有持续进行的保障。”

    这个可恶的人!竟然拿念念的手术威胁。

    别说是夏槿苏了,就算是厉子骐自己也是不愿意跟那个眼里只有白芯瑶的女人,不,她的眼里还有这座过于奢华的像是被孤立一般的女王梦想的女人有半点交集,但,这毕竟是他的母亲。厉子骐想到白芯瑶和母亲,就头疼的叹了口气,不着痕迹。

    白芯瑶在空无一人的公寓走廊按门铃已经按了几分钟,紧闭的房门依然没有丝毫要被打开的迹象,身上豪华美丽的衣服跟她脸上的表情简直是相差千里,精致的妆容让她现在的不满显得更加的可怕,带着些蔑视感觉的咄咄逼人。

    拿出手机摇晃肢体向电梯走去,转眼脸上就是一副标准演员的官方笑脸,眼神依旧冷漠高傲不可一世,“喂,伯母,是我,芯瑶啊,嗯嗯,我这就过去看您。”

    夏槿苏刚颤颤巍巍的登上最后一级台阶,伸出的手还没碰到雕花的带着浓郁东方古典气息的把手,门就缓缓的被佣人推开,夏槿苏停在空中的手颤了一下,不自觉收了回来。

    当真是忘了有钱人开门都不需要自己动手。

    温暖柔润的风夹杂着古檀的淡淡香气迎面扑来,管家端着一盘被摆放的精致的果盘已经递了过来,夏槿苏赶忙接了过来,并且很有礼貌的说了声“谢谢”,管家很有礼貌的浅浅低了一下身子,便恭敬退了下去。

    夏槿苏没有被精致水晶托盘的晶莹剔透而惊奇,而是已经在观察上面精致的水果了,在数有多少水果是自己不认识的。

    太奢侈了…

    这个季节她跟念念从来都没有吃过西瓜,何况还有很多颜色很漂亮的她连名字都叫不上来的热带水果,光是味道就已经是足以让她口水直流了。

    正襟危坐的坐在华丽大气的软沙发之上,厉子骐的母亲脸上顶着白白的妆容,画的鲜红的嘴唇紧紧的抿着,眼神从夏槿苏的脚底开始打量,还没到她的眼睛就瞥过了头,鼻子轻哼一声,尖锐的声音响起,带着刻薄的意味,

    “穷人家长大的丫头难道路都走不成?还让我们家金贵的儿子搀着你?”

    金贵的儿子?

    夏槿苏简直是在心里偷偷干呕了一下,还不是厉子骐霸道的自己决定,她的胳膊现在还疼呢!夏槿苏还是脸上带着礼貌的笑容,轻声的说道,“阿姨,刚才是我不好,有失礼节,您吃了这些水果就原谅我吧?”

    说着微微弯下了身,把水晶果盘两只手伸了过去。

    厉子骐站在一边看着他这个挺立着身子像是在后面绑了一根钢筋,宣告着她高高在上不能向任何人低头的女王姿态。再看夏槿苏,那绝对是业余的群众演员,她没有白芯瑶那样专业的素养,在任何状态下都可以谈笑风生,尽管有可能心中早就已经风起云涌的装满了不满,她现在已经是满脸的僵硬,上扬的嘴角已经开始抽搐了。

    厉子骐在心里偷偷笑了两声觉得她这个样子还挺可爱,完全当成了是在努力争取他们婚姻的未婚妻。

    女人转动了一下手中翡翠镯子,看着面前站着的夏槿苏就觉得像是一棵长在这华丽宫殿中的杂草一样,再新鲜昂贵的水果一经她手也便成了树上的野果子一样,怎么能入得了她的口?

    女人抽出一手头带着鄙夷的神情转向一边,翡翠镯子“啪”一声和水晶盘碰撞发出了足以产生回音的声响,原本托着果盘已经僵硬的双手经不起这一推,一抖便就打翻在了地上柔软的地毯之上,夏槿苏只觉得一个转身,便就卷入了苍劲有力的臂膀之中,定神再看时只看见厉子骐犹如刀刻般的完美侧脸,明暗分明的轮廓,略带紧张的神情,她的心漏跳了两拍然后便紧锣密鼓的狂跳了起来,厉子骐将她拽到了他的身后。

    “母亲,你这是做什么?”

    丝毫没有情绪的波动,厉子骐总是很容易伪装自己的情绪,不如早就习惯了将这些愠怒深深的藏在了心里。

    “做什么?我哪有做什么,我不过是看到了不喜欢的人没有胃口而已,谁知道这千金大小姐柔弱的连果盘都拿不稳,可惜了我这手工羊绒的地毯了。”

    地摊上的果酱混杂着“千金小姐”这刺耳的字眼化作一根根的针直直扎进了夏槿苏的心脏!

    她是没有钱!但是为什么要这样的在这富丽堂皇的地方承受着原本不属于自己贬低?她现在生活简直是翻天覆地的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小三,狐媚子,野草,狐狸精。有一种力气被抽离的感觉,夏槿苏觉得她自己简直快要坚持不下去,这样的生活她已经快要被打败。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