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默 作品

第29章 上层社会的狐媚子

    “谁是你伯母,谁允许你这么叫了。 新比奇中文网www.bi. 有没有礼貌的!”女人一下子变得很激动,像是抓住了夏瑾苏的痛脚似的,在女人的观念里,夏瑾苏不过是想攀附厉子骐而进入上层社会的狐媚子一个而已,所以言语里没有一丝客气。

    倘若今天没有见到那些显得夏瑾苏很是出轨的照片,厉子骐定然不会下定决心和夏瑾苏疏离。自然也不会任由夏瑾苏被他那无理取闹的母亲如此羞辱。

    不过这些都不过是如果的假设而已,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那些玫瑰花像是开在厉子骐的心里似的,荆棘扎的厉子骐的心很不舒服。

    夏瑾苏自然是看见了厉子骐的冷漠,她脸色有些苍白,可以说是没有一丝血色,“知道了,阿姨。”虽然是气的很,但夏瑾苏也是知道分寸的没有发作,只是好脾气的换了个称呼。

    如果不是那一双拳头握的紧紧的,指甲嵌入肉里都快扣出血来了,任是谁都以为夏瑾苏是不在意的吧。这笔账,她权当是记在厉子骐的头上了,夏瑾苏不着痕迹的看了厉子骐一眼。

    切,她就说吧,又是个趋炎附势的狐媚子。厉子骐的母亲在心里不屑的冷哼一声。人啊,一旦认定些什么,就很难把观念扭转过来了,就像是厉子骐的母亲,从心里认为夏瑾苏是祸水,狐媚子一样的东西,无论夏瑾苏做出怎么样的容忍她都会认为夏瑾苏不过是为了想要进门才这般容忍的。

    哼。她偏偏不让这个狐媚子如意!厉子骐的母亲在心里恶狠狠的想着。她可不允许外人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拐走她的儿子。厉子骐的母亲用一种极其轻蔑的眼神看着夏瑾苏,像是在看蝼蚁一般。

    “我有这么老吗!”厉子骐的母亲就是属于那种没事找茬的典范,而且简直是欠扁的那一种,对此,厉子骐从来都是选择沉默没有多话,特别是和母亲在一起的时候,他身上那层寒霜就自然的显得更为厚重了。

    夏瑾苏的声音温柔的像是能掐出水来,甜腻腻的,她说:“阿姨不老,只是快是要到抱孙子的年纪而已。”夏瑾苏这话的潜意思不过是在暗中调笑厉子骐的母亲,老就老了,还固执的不肯承认。

    “就是抱孙子,也轮不到你来生。”厉子骐的母亲依旧是那副恶心的,高高在上的模样,令人看着就觉得不舒服。

    “我只承认芯瑶做厉家的儿媳妇。”厉子骐的母亲像是看什么脏东西一般看着夏瑾苏,眼里的厌恶都不带掩饰的。

    “芯瑶?”夏瑾苏想着这个名字似乎是有些耳熟,好像最近在哪里听过,不,应该不仅仅是听过。夏瑾苏努力的回想了一下,这才想起来好像前几天那个借住在厉子骐公寓里那个娇俏可人的女孩似乎也叫这个名字,而且还是个有名的大明星来着。

    有了记忆,夏瑾苏很快就把人对上去了,话说这夏瑾苏记得白芯瑶可不是为了什么,而是因为白芯瑶曾经在电话里恶心到了厉子骐,让夏瑾苏足足笑了好久,笑的肚子都疼了,这才记得深刻的。

    “芯瑶?白芯瑶?”想了想夏瑾苏又重复了一边,问道。“原来你也知道芯瑶啊,这么死皮赖脸的,狐媚子。”厉子骐的母亲上下打量了一下夏瑾苏,眼里的不屑分分明明的。

    “第三者也做的这么明目张胆,觉不觉得有些过了,还登门拜访。当我这个老婆子是死的?我告诉你!我活在这世上一天,你就一天也别想进厉家的门!”厉子骐的母亲的语气丝毫不客气,连一点点矜持也没有,甚至一点脸面都不给夏瑾苏留。

    夏瑾苏有些想笑的冲动,刚刚是谁说的还没有这么老,怎么这一会儿又自称老婆子了?夏瑾苏真是搞不懂这些有钱人,虽然明明知道他们是找茬,可为什么她总是有忍俊不禁的感觉呢?真是奇了怪了。

    哦!她想起来了。夏瑾苏突然之间就想起来了为什么就算是白芯瑶第一次自我介绍的时候她也觉得耳熟呢,白芯瑶就是那时候记者口里说的,厉子骐的未婚妻啊!而那个许薇薇也就是白芯瑶的表妹咯?夏瑾苏好不容易才理清了这纠结的关系,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说吧,要多少,别来勾引我们家子骐。”厉子骐的母亲看见夏瑾苏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以为夏瑾苏已经知道自己做的不对,所以准备改了,不禁有些开心的想要等着夏瑾苏开条件。“不好意思,我不要。”夏瑾苏笑眯眯的摇着头,开什么玩笑!她可是和厉子骐签了契约的!她的妹妹现在还承着别人的恩惠在治疗呢,她怎么能够这么轻易的就答应了厉子骐母亲的条件呢?她可不想做言而不信的人。

    “你!”厉子骐母亲气的脸都有些变形了,以为夏瑾苏是故意这么做的,为的就是要耍她,所以更是生气了,嘴里说的话更是恶毒,“你以为攀上我们家子骐死皮赖脸的就可以了吗?我告诉你!不可能!你别想在厉家拿到一分一毫!”

    厉子骐也有些看不过眼,喊了一声“母亲”。

    哪料此时厉子骐的母亲还在气头,张口就把厉子骐也算了进去,“你想纵容这个狐媚子?哼,连母亲的话都不听了!”厉子骐母亲的眼睛圆瞪着,显得很是生气,像是要把厉子骐抓起了打一顿似的。

    谈话不欢而散。

    没有人懂得怎么跟一个固执的女人交谈,特别还是上了年纪的,有掌控欲的老女人。厉子骐和夏瑾苏暂且在厉子骐母亲的别墅那住下,想着怎么劝一下厉子骐的母亲。

    夜幕渐渐笼罩下来,这坐郊外的宫殿一般的别墅显得孤立恐怖,像是被繁华热闹的城市排挤一般,就像是夏槿苏现在的感觉一般。

    夏槿苏晃晃悠悠的在像公园一样精致的别院里溜达,脚下的高跟鞋在一颗一颗的鹅卵石中间颤颤巍巍的走着,一个不小心就要摔倒。

    “郊外的空气好棒。”

    夏槿苏一个不注意脚下一歪,半个身子都趔趄出去,扶着小路边的灯柱这才站稳,赶紧顺势坐在了一边的石凳之上。

    石凳的温度瞬间被传递到了全身,打了一个激灵。夏槿苏抱着胳膊蜷缩着肩膀,一阵风吹来就吹来了刚才厉子骐母亲的尖酸话语,

    “穷丫头,狐媚子。”

    好像人穷就要被看不起一般,夏槿苏绝对不允许这样的帽子扣在自己的身上,至于狐媚子,她不否认,自己好像是确实已经变成了世人眼中的小三狐狸精。

    夏槿苏两手撑在冰凉的石凳之上,仰着头看着夜空中的星星,明亮闪烁。

    “念念之后的眼睛就会像这些星星一样,然后我们会远离这些讨厌的有钱人,看不起人的有钱人。”

    这些美丽的星空和清新的空气就好像是被有钱人买下一般,是专属于他们的,夏槿苏越想越生气,一个小拳头不自觉就握了起来狠狠的砸向了石凳之上,“哎哟!”吃痛的赶快泰勒起来,放到红润的嘴唇旁边不停的吹,眉毛都皱到了一起。

    “呵。”

    夏槿苏仿佛听到了一声轻哼,一转头果然看到厉子骐站在身后,不经意的一眼让她吓得弹了起来,重心不稳的向后面跌了过去。

    眼看着眼前的暗影离自己越来越近,夏槿苏感觉腰际被一股巨大而安逸的力量牵引,然后就跌到了一个硬实带有温度的地带,被一连串连锁动作搞晕还没来得及反应的夏槿苏靠着自己的条件反射立马伸出自己的胳膊圈住了这个像救命浮木一样的东西,就像是草履虫这种单细胞生物都有的趋利避害这种本能一样,夏槿苏把头转了个方向,向着更温暖蹭了两下。

    厉子骐瞪大了眼睛低头看着这个像树袋熊抱着树干一样抱着自己夏槿苏,握着夏槿苏腰线的手颤颤巍巍的竟然有些舍不得放开,沉稳如他纵然也会被怀中的小动物这不经意的转头扰乱气息,温顺想让人忍不住抚摸,抬起的一只手还停留在空中,便被一瞬间拉回了理智,不着痕迹的将夏槿苏从自己身上拉开了距离,站在半步外微昂着头整理着被夏槿苏弄皱的衣服。

    淡淡的微光勾勒出了他脸部细雕般的完美弧度,看不出的表情只让人感觉到高高在上的桀骜,暗藏在黑夜中的迫人气势,厉子骐,暗夜中的使者。

    “谢谢。谢你。”

    夏槿苏故作平静的说出道谢的话语,却怎么也不如厉子骐一般的沉着冷静不带半点情绪的起伏,她现在甚至开始庆幸起来这郊外的夜幕,让对面的人看不清此刻她面若桃花的两颊的粉红,只感觉整个头都在发烧,搞什么!她刚才竟然抱着厉子骐!她抱着他!

    厉子骐看着夏槿苏不说话,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微微上翘的嘴角,“我以为你对我母亲的话不在意,没想到也会生气。”

    夏槿苏一听就怒了,什么不好意思统统抛到了脑外,“我当然生气了!我就是看不惯你们这些有钱高高在上的样子,怜悯,可怜,看不起,侮辱。”

    “你知道有的时候最可悲的是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别人身上么?”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