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默 作品

第28章 没气质的穷丫头

    厉子骐的母亲想要享受女王一样的生活。如您已阅读到此章节,请移步到 :新匕匕奇中文小說  .com阅读最新章节偏偏厉子骐的父亲也是懒得管她。便也任由厉子骐的母亲霸占了这栋别墅,不然按照厉子骐母亲的身份,她还得不到这栋别墅。

    虽然说他们纵容着厉子骐的母亲,无论是厉子骐还是厉子骐的父亲,但是三人中真正最有影响力的其实还是老当益壮的厉子骐的父亲。

    本来厉子骐的父亲并不是很喜欢这里,因为这里太像是一座宫殿,太过于招摇,今天为了见一见到底是谁能把他的儿子厉子骐拐了去,厉子骐的父亲也是专门搭乘了专机赶到这里。

    前面有仆人推开了门,门里面放着一张长长的椭圆形的桌子,有一男一女分别坐在了两头,旁边还有仆人恭敬的弯腰侯着。那是一张餐桌,上面放了好几盏烛台,奢华的水晶灯吊在顶上,折射出华丽的光芒。

    那想必就是厉子骐的父亲母亲了吧,男人背对着他们,穿了一身看起来有些古板的墨黑色西服,却也是把腰杆挺得直直的,像是一棵松树一般苍穹。

    女人正对着他们,烫了一头波浪卷的发,还染了颜色,远远看去似乎有些像是棕红。

    女人上了妆,脸上白白的,把皱纹遮去了,却看起来像是日本艺妓一样妆上的太浓了。女人的手搭在桌子上,翠绿的镯子戴在手上,女人直直的看着他们,涂了口红的唇显得格外妖艳,像是不老妖一般。

    “爸,妈。”厉子骐微微恭身,喊到。“嗯。”背对着他们的男人应了一声而正对着他们的女人却只是不屑的用鼻子哼了一声。

    “哼,你还知道回来啊。”女人的声音有些尖锐,嗓音细细的就好像是用指甲从黑板划过的声音一般,刺耳至极。

    “母亲。”厉子骐换了一个听起来很是疏离的称谓称呼那个女人。“好了,美华,不要闹。”那背对着他们的男人如是说到,声音里自然而然的带着上位者的威严。

    夏瑾苏只觉得厉子骐和那个男人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天壤之别啊!

    男人说话,即使只是普通的,平淡的一两句话,没有刻意加上威压,也能够让旁人有种不由自主的想要照着他的话去做,倘若是加了威压之后的声音,该是多么让人窒息啊。

    夏瑾苏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而那个被叫做美华的女人也如同夏瑾苏想的那样,虽然心不甘情不愿的在那嘟嘟囔囔,但也好歹是没有在大声说话,没有让场面更加尴尬。

    不过即使是嘟嘟囔囔,那音量也不容小看,什么“该死的狐狸精迷了我儿子”“芯瑶多好啊怎么看上个这么没气质的狐媚子”

    “穷丫头。”等等等等的。

    夏瑾苏不是没有听到,只是也装作是没有听到,脸上保持着僵硬的表情和厉子骐手牵着手。

    “你就是夏瑾苏?”此时那背对着他们的男人也发话了,话语里是种浑然天成的威严,让人臣服。

    “是的。”夏瑾苏有些忐忑的回答,不知道厉子骐的父亲想要耍什么花样。“先坐下吧。”男人淡淡的说,可话语里的威势却容不得任何人拒绝。

    夏瑾苏和厉子骐面对面的坐下了,桌子有些大,两人伸出手来努力去够或许也就才刚刚碰得到。

    仆人们开始上菜,牛排,沙拉,总之都是些西方的东西,没有东方的吃食,而且看起来都不是什么廉价的东西,就连鹅肝也有那么一小块呈在盆子里。牛排煎的有些焦黄,刚刚五分熟,某些地方还带这些若有若无的血丝。

    仆人们训练有素的靠近厉子骐和夏瑾苏,熟练的替他们围上围巾。虽然夏瑾苏在来之前已经知道这些有钱人的花样肯定是多多的,甚至已经做好心理暗示和心理准备了,却仍旧是有些僵硬的任由仆人们替她围好围巾。

    一顿饭吃的压抑无比,一群人遵守着“食不言寝不语”的原则,进食过程中只有偶尔的刀叉碰撞的声音,除此以外,就再也没有别的声音了。

    夏瑾苏好不容易才用艰难的和刀叉奋斗的姿势吃完了盆子里的东西,无可否认,厨子的手艺很好,更是无懈可击的食材,鲜嫩得当,似是取了最为精华的部分。

    这一个大大的桌子上似乎除了夏瑾苏,其他人的进食方式都优雅的像是贵族一般,让人看起来很是舒服。一天以前的夏瑾苏是不会使用刀叉这种西餐餐具的,因为她从来都没有吃过西餐,自然也是不会懂得怎么使用了。

    所以当昨晚上所有的事情都一下子挤在一起的时候,夏瑾苏是真的有点惊呆了,我勒个去,这是人过得生活么,这一举一动要做的优雅无比的就差没有拿着尺子去测量是否合格了。

    老天啊!还好她不会经常来到这里,不然夏瑾苏可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模样,上流社会的用餐模式,让夏瑾苏手忙脚乱但也做的勉强合格。

    夏瑾苏完全无法理解这种吃饭方式,这根本不像是吃饭的模样,到像是在舞台上表演一样,一举一动的工工整整的。厉子骐坐在夏瑾苏的对面,像是一面镜子似的,用餐标准,姿势优雅。男人首先吃完这顿晚餐,仆人很是体贴的上前收拾餐具。

    “夏小姐是做什么工作的。”男人饭饱喝足以后,拿了一杯红酒慢慢抿着,不仔细看到像是中世纪的吸血鬼一般,有令人着迷的魔力。

    “还在读书。”夏瑾苏露着八颗牙齿微笑,笑容端庄,破有些小家碧玉的模样。

    “哦。”男人冷漠的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这一家的两个男人还真是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的高冷,只是厉子骐尚不如他父亲那般成熟,面上没有任何表情透露,不会有额外的情绪泄露。

    “你怎么看上他的。”男人沉稳的看向夏瑾苏,只是那话语里的意味却是让夏瑾苏有些诧异。夏瑾苏废了老半天的劲儿才反应过来男人嘴里说的“他”是厉子骐。

    呃。夏瑾苏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嗯。夏瑾苏低着头努力的想着。“厉子骐他。”夏瑾苏有些迟疑的组织着措辞。“很拼命,很认真。很,让人心疼。”夏瑾苏细细的分析着她内心里的厉子骐,“而且,感觉他活的很辛苦。”夏瑾苏盖棺定论。

    “……”男人用一种很是诡异的眼神看着夏瑾苏,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夏瑾苏被看的毛骨悚然,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呵呵。”男人突然低沉的笑了,声音很有韵味,像是被酿造了许久的,醇香的酒。厉子骐安静的坐在原位,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从男人的角度看去,似乎还能看到厉子骐微微翘起的嘴角。

    “还不错。”这句话,男人是对厉子骐说的。“老爷!”女人的声音尖锐的喊着,似是在表达自己的不满。夏瑾苏有些郁闷的觉得自己的耳膜像是被刺破了一样,有些刺疼。

    男人对于女人的尖利的声音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却让女人如同被掐着脖子的鸡一样,停住了声音。“眼光不错。”男人淡淡的如是说,起身,“我先走了,你们结婚的时候再来。”男人走的很干脆,很快,这餐桌上只剩下夏瑾苏,厉子骐,还有厉子骐的母亲,三个人而已。

    厉子骐的母亲是不喜欢夏瑾苏的,认为夏瑾苏就只是一个勾引她儿子的狐狸精而已,这个女人对于她的儿子有着很强的掌控欲。偏偏,厉子骐却不是这么容易就会被操控的人。

    “咳咳。”厉子骐的母亲咳嗽了两声以表示自己的存在,她坐在高位,像是在宣誓她的主权一样。“子骐啊。”厉子骐的母亲唤着厉子骐的名,像是亲密的爱称一般,但事实如何,那又是另当别论了。

    厉子骐冷冷的瞟着他的母亲,眼睛里黑呦呦的,没有一丝人气。

    显然,厉子骐的母亲很不喜欢这样被轻视,她上半生献身于不停地旅途里,下半生便沉浸在了厉子骐父子给她带来的荣耀感里,像是醉了一般,不愿意清醒。

    “是的,母亲。”厉子骐即使是不情愿的,但还是做足了表面的功夫,恭恭敬敬的应着他母亲的话。“子骐啊。你可要擦亮眼睛,莫要被些狐媚子诱拐了去哦。”

    厉子骐的母亲拖长了音调说着,虽是像是上演着母慈子孝的戏码,却假的有些过分了。虽然说是在和儿子说话,劝告儿子要注意些什么东西,只是那眼神却总是在夏瑾苏的脸上打转,标标准准的指桑骂槐。

    虽然夏瑾苏还是在笑,只是那笑意却已经完全没有在眼底了。

    “知道了,母亲。”厉子骐只是应着,却没有附和,仿佛只是机械化的应承一般。“哎呀,夏小姐是吧。”厉子骐的母亲得不到厉子骐的赞同,便决定把这把火烧到夏瑾苏的身上。

    “是的,伯母。”夏瑾苏维持着表面的礼节,眼底的疏离却是连掩饰都懒得去掩饰了。这就是有钱人么?有钱了不起么?这么耀武扬威像是孔雀一样的有意思吗?

    夏瑾苏发现,她一点也不喜欢厉子骐的母亲,倘若不是还有一纸契约束缚着她的行动,按着夏瑾苏的性子,怕是早就甩门离开了,她可不是默不作声吃亏的人,也从来没有吃亏是福的潜意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