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默 作品

第27章 心里有些酸涩

    记忆如同潮水一般涌上心头,仿佛潮汐一般在夏瑾苏的脑海里闪现,妹妹夏念念天使一般的笑容在夏瑾苏的眼前不停地晃动,仿若幻灯片一般。 新匕匕·奇·中·文·蛧·首·发

    夏瑾苏开了门,坐在房间里那破财的沙发上,仿佛还有一个女孩仍旧盈盈笑着等待着她回来。

    只可惜,人去楼空,过分的寂寥让夏瑾苏觉得孤单,陪伴的长久了,便会一下子不喜欢孤单吧,一个人的孤单。“喂。”看也不看来电提示,夏瑾苏逼回了几乎流出来的眼泪,声音沙哑的说。“苏苏,我带你去玩好不好。”

    往日里秦皓言那温柔的声音夏瑾苏听起来只有恶心的感觉,以前,秦皓言这么温柔的和她要带她出去玩的时候夏瑾苏都是感动的,因为不常得到,所以才觉得珍贵。

    “秦皓言你觉不觉得恶心。”夏瑾苏第一次知道人的脸皮可以厚到什么程度,也是第一次真真正正的明白了那句“人至贱则无敌”的俗语,秦皓言就是贱,贱到了一定的程度。

    “……”那边似是没有想到她会这么说似的,沉默了良久,才憋出一句,“我是真的喜欢你的,苏苏。”夏瑾苏简直是气乐了,“不要叫我名字。”夏瑾苏说完就把电话挂了,不给秦皓言一丝丝解释的机会。

    是夜,夏瑾苏坐在公寓里安安静静的看着电视,电视里放着哭天喊地的肥皂剧,夏瑾苏突然觉得自己的生活,到真的有些像话本里的故事,一个,很难以令人置信的,幸运者的故事。

    厉子骐回来了,一言不发的,脸上依旧是面无表情的,只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夏瑾苏的错觉,她只觉得厉子骐的气质更是冷峻了。

    “明天我带你回去。”厉子骐说,声音低沉,他脱了鞋,走过夏瑾苏的身边。“回哪里?”夏瑾苏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有些呆的反问。

    “我家,去见我母亲。”厉子骐冷冷的说,一想起下午看到的,那玫瑰花路里的女孩,厉子骐就觉得心里有些酸涩,也有些愤慨。

    本来他是不打算这么急匆匆的带着夏瑾苏回家的,因为厉子骐的母亲到现在还是很反对他和夏瑾苏订了婚的这件事,厉子骐的母亲总是以为厉子骐是被人迷惑了。

    至于是被谁迷惑了,无非是夏瑾苏这个狐狸精一般的人物。虽然厉子骐的母亲不曾明着点出来,但是话语里那种暗示是个人都听得懂。

    厉子骐有些头疼的想着晚上接到的那通来自家里的电话,母亲在那头用非常严肃的语气要求他和夏瑾苏分开。是要求,不是商量。

    厉子骐真的不明白他的母亲到底有什么资格去管教他,他的童年里几乎是没有母亲这两个字眼的,年轻的时候走走停停就不顾着家里的他,如今老了,留在家里了就开始对他颐气指使,她到底想要表达什么呢?

    又或者说她想要说明什么呢?他们之间的母子爱吗?厉子骐不知道。

    虽然他还是仍旧会保持礼节上的敬爱,但那也仅仅限于表面,对于一个本就和他不算得上有多亲近的,还被冠以母亲称谓的女人,厉子骐已经用了最大的耐心去包容。

    可惜,他已经不是那些懵懂的幼儿了,已经过了要母亲的年纪了,已经不会再去羡慕别人为什么有母亲他总是见不到然后回去找父亲大吵大闹了。这样的年纪,厉子骐已经度过了,虽然不甚平稳,但他已经学会把生活紧紧的握在自己的手里,不曾放手。

    他并不喜欢别人把他的人生当做是旅游,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就算是生身母亲也不行。

    “我需要准备些什么吗?”夏瑾苏问,第一次有这种回去见家长的经历,夏瑾苏还是觉得有些不安,有些紧张,毕竟她和厉子骐并不是真正的婚姻关系,他们不过是一纸契约的关系罢了。

    夏瑾苏下意识的去想怎么才能不露出破绽,混过见父母这一关卡。“我会叫人准备好的,明天记得打扮的好一点,不要太寒酸。”厉子骐撇了夏瑾苏一眼,没有继续说话的**,只是疏离的进到卧室里。

    切,寒酸,寒酸怎么了!夏瑾苏有些被气到,她就是寒酸怎么了,有本事别找上她啊!有本事你也穷到她这样,看你好不好意思再说这句话!夏瑾苏哼哼了两声,却也认真的开始规划着明天的事情。

    第二天,阳光尚好,风和日丽,天空蓝的像是一块上好的蓝宝石一样,偶尔飘过一两朵白云,也是非常好看的。

    夏瑾苏坐上了厉子骐的车,依旧是那辆黑色的劳斯莱斯,流畅的线条,光滑的外表,奢华的内里,低调的华贵衬着厉子骐的气质,倒也合适。

    夏瑾苏仍旧是在纠结她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和厉子骐的母亲见面,是应该笑着呢,还是应该学着厉子骐这样挂着一张面无表情的冰山面瘫脸?夏瑾苏的脸上露出罕见的愁容,像是晒不到阳光的向日葵一般,蔫了吧唧的。

    “没事的,不用太在意。”终于是看不过夏瑾苏那越来越垂头丧气的表情,厉子骐出声安慰了一下。

    车后座堆得满满的是厉子骐吩咐人家买的东西,有化妆品有保养品有保健品和一些药品,当然那些东西一看上去就是一副“我很贵”的模样,通通都是用不知名的外文写的标签,就算是英文也不过是寥寥的一两种物品。

    “自然一点。”厉子骐看着前面车水马龙的景象,此时正值红灯,他却也连目光也不移一下的,直直的看着前方,很是认真。

    “叮咚”有短信了,夏瑾苏摸出手机,亮起的屏幕上显示的是牧晚欣的名字。夏瑾苏解了锁,点开了牧晚欣的短信,那条短信是这么写的,“小苏苏,你再不来篮球小王子就要变成望妻石了哦!”话语里是十足十的调笑。

    夏瑾苏红着脸,有些咬牙切齿打意味,她在心底暗骂牧晚欣的恶趣味,什么望妻石嘛!真是的!牧晚欣那小妮子说话都是乱来的,没个遮掩。

    篮球小王子,就是那个曾经在校门口英勇的在大庭广众之下向夏瑾苏浪漫告白的白绍阳,那一条玫瑰花围起来的路,那馥郁的花香,那硬朗的男子手里拿着玫瑰花。

    不可否认,夏瑾苏有被这样的浪漫shock到,因为从来没有人这么认真的对她,就算是秦皓言也没有。只可惜她已经过了发花痴的年纪了,而且还和人家订了婚。

    夏瑾苏向来就是不怎么相信那些所谓的一见钟情的论调,却遇见了不过一面之缘就敢在人来人往的大学校门口单膝跪下想和她做男女朋友的白绍阳。也不知这到底是桃花缘还是桃花劫,夏瑾苏无力分辨。

    思绪繁杂间,厉子骐已经带着夏瑾苏到了郊外。郊外的环境明显比市区内好上很多很多,参天的大树如同一个个卫兵似的站在道路两旁,鼻子里嗅到的满是泥土的芬芳。

    这像是人间仙境的地方呵!和城市里比起来,这简直就是一座桃花源。夏瑾苏没有掩饰她脸上的惊诧,任由那些表情裸露出来,出现在她的脸上。这就是有钱人家的生活么,虽然不是有多么金碧辉煌的模样,却是硬生生的在这一片喧闹的快节奏的世界里打造出一片桃花源一般休闲的地方,这就是贵族的享受。

    随着车子的行进,夏瑾苏看见了那些在树林间跳跃的猴子门,无拘无束的,偶尔还有一两头小鹿怯生生的往这边看上一眼,树上,小鸟正在一支接着一支歌儿的在唱。

    仿佛像是误入了仙境的爱丽丝一样,夏瑾苏有些接受不能的看着这一切,一个和她以前接触的世界完全不一样的,一个全新的世界。厉子骐在一幢欧式建筑风格的别墅前停下了,那里有一道黑色的雕花铁门拦着路,厉子骐耐心的在那等了一会儿,很快,便有仆人一类的人物开着宝马从别墅里出来,为他们开门。

    铁门吱呀吱呀的开了,厉子骐带着夏瑾苏把车停在了一旁刻意开拓出来的,用来放车的空地,下了车。有仆人已经很是自觉的上前帮他们把车上的东西拿了下来。一个英国管家式的中年男人从别墅里走来,深蓝色的燕尾服开的恰到好处。

    管家非常有礼貌的站在他们面前约摸三步远的地方,进退得当的恭身,往别墅方向伸了手。“欢迎大少爷,大少奶奶归来。”管家的声音很圆润,像是磨圆的珠子落在瓷器上一般。

    夏瑾苏把手搭在厉子骐的手上,两人手挽着手,迈着适当的步子,像是十七世纪英国模样一样,悄悄掀了裙角,慢慢的走着。

    这可是昨晚厉子骐为夏瑾苏做了一晚上特训的结果,为了把动作做标准,夏瑾苏可是吃了不少的苦头啊,毕竟她可不是需要遵守这些变态礼仪的大家小姐,她是如同浮萍一般的乡间贫女。

    夏瑾苏迈着标标准准的宫廷步子,和厉子骐如同巡视自己国土的王和王后一般,走进了别墅。身后,是那些替他们拿着礼物的仆人。

    这栋如同隐秘在丛林里的,刻意打造的别墅不过是厉子骐所属家族名下还算是不错的住处,如果不是厉子骐的母亲刻意要住在这里的话,厉子骐也是断然不会选择这么偏僻而又没有人烟的地方。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