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默 作品

第26章 玫瑰花摆满的路

    作为总裁,手上的事情总是一件接着一件的,没有什么时候是能够轻轻闲闲的。http://www.xinbiqi./厉子骐想了想拿了串钥匙放在床头的柜子上,便匆匆的离开了公寓。

    第二天,夏瑾苏睡得不算太好,一晚上都在做着噩梦,整晚整晚的被一个不知面目的追杀,然后就醒了。阳光透过窗户撒在地上,像是一片镀金的世界一般,金灿灿的很是漂亮。

    夏瑾苏看了看表,早上七点。公寓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丝人气,夏瑾苏倒是没有意外公寓里一个人也没有,如果厉子骐还在的话,说不定夏瑾苏还能惊讶一二。

    又是平静的一天,夏瑾苏回想了一下今天的课表,想了想,还是决定要去,她可不想让牧晚欣替她喊到,说不定还得被老师抓到。

    “喂。”夏瑾苏接起手机,旧旧的直板手机就这么一个好处,就是铃声大,大到想要装作听不见也是不行的。“苏苏啊,你今天来不来上课。”牧晚欣的声音有些诡异,好像是在压抑着什么,有些奇怪。

    “来啊,有什么事吗?”夏瑾苏有些奇怪的问着,每次牧晚欣用这种奇怪的语调和她说话的时候总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其实也不算是不好,只是有些尴尬罢了。

    “嘿嘿,苏苏你来就知道了。”牧晚欣奸笑着爽快的挂了电话,留下夏瑾苏呆呆的听着电话那头传来“嘟嘟嘟。”的忙音。那个小妮子!居然敢挂她电话!夏瑾苏有些好笑的加快手上收拾的速度,匆匆的出了门。

    哎,她有走错门了么?夏瑾苏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大学校门口那摆的满满的玫瑰花,芳香扑鼻。有很多男男女女驻足观看,不知道这儿是谁的浪漫。

    牧晚欣看见夏瑾苏有些目瞪口呆的模样,兴奋的在门的那边跳起来和她挥手,似乎在喊着什么,只可惜隔得太过遥远,夏瑾苏并没有听见牧晚欣到底是在说些什么。

    夏瑾苏以为牧晚欣在喊她,便加快脚步穿过那片玫瑰花摆满的路。白绍阳正穿了一身很是正式的白色西服,捧着一束玫瑰,看着从玫瑰花路里走出来的夏瑾苏,眼睛里的情绪似是深情款款的模样。

    “喂,怎么回事。”夏瑾苏拍了拍牧晚欣的肩膀,对一旁的白绍阳视而不见。

    不是说她看不见,白绍阳穿的这么骚包的白色西服捧着这么大一捧的玫瑰花在那儿,瞎子都能看见,不过夏瑾苏一点儿反应也没有,因为在她的潜意识里,白绍阳是在等他的公主。当然,那个公主夏瑾苏自然不会痴心妄想的以为是自己。

    “你自己看咯。”牧晚欣耸了耸肩,指了指白绍阳。“看什么?”夏瑾苏皱了皱眉头看了白绍阳一眼。“有钱人家的浪漫,买得起玫瑰,然后呢。”夏瑾苏有些不知所以的问。

    夏瑾苏向来是讨厌这些有钱人拿着钱不当钱就差没烧着玩的行为了,饱汉不知饿汉饥啊这是,特别是这些玫瑰花,不仅是浪费资源啊,这些花香是香漂亮是漂亮,但也放不了几天不是?标准的耐看不耐用。

    “他可是来找你的!苏苏你啊!有福气咯!漂亮的桃花哦。”牧晚欣侧在夏瑾苏的耳边窃窃私语,还不忘挤眉弄眼,那模样倒也有些滑稽。

    “什么?”夏瑾苏觉得有些吃惊,大脑明显陷入当机状态。找她?夏瑾苏可不明白自己浑身上下有哪点可以招惹到这么个有钱有势有才有貌的美男子,厉子骐那儿只能说是意外,而且是有契约的,半年后就散了。

    所以这个白绍阳是怎么回事?就因为自己昨天帮他捡了个球?夏瑾苏有些啼笑皆非的想着。

    “你好,我们又见面了。”白绍阳依旧是笑着的,而且整个人依旧是浑身都充满了阳光的味道。

    昨天夏瑾苏看着白绍阳觉得还过得去,至少人长得不差性格也不赖不像厉子骐那样高高在上。但是今天夏瑾苏就觉得不一样了,觉得白绍阳有些烦了,因为白绍阳现在这么招摇的站在这儿指明说是找她的。

    她的老天啊!圣母玛利亚啊!这是闲着没事干的上天来消遣她的么?还嫌她不够乱不够烦么?夏瑾苏的面色不善起来。她可不想自己的生活以后生活在无穷无尽的麻烦里,厉子骐一个已经是让她被人指指点点了,说不定还有多少人在她背后戳她脊梁骨说她横刀夺爱做了一个非常不要脸的小三呢。更别说还得多了个白绍阳。

    老天!夏瑾苏就差没有兴起想法想扶额长叹哀嚎一阵的冲动了。她都已经为明天的报纸想好题目了都,什么“小三太太再度出轨”“小三上位水性杨花”“小三成功勾引野男人,厉总裁情何以堪?”等等等等的惨剧,夏瑾苏都快能想象出来了,那时候铺天盖地的新闻报道。

    “你还嫌我不够麻烦啊。”夏瑾苏扯过一旁的牧晚欣,卡住她的脖子,面色狰狞咬牙切齿。“早知道这样干嘛不和我说,我直接不来了啊!”夏瑾苏狠狠的戳着牧晚欣。

    “哎,话不能这么说,这颗桃花可比厉总裁好的多了,你看,人家过来了。”牧晚欣丝毫不在意夏瑾苏“含羞带怯”的表现,指着走过来的白绍阳大大方方的说。

    为了维持一个好一点的形象,夏瑾苏住了手,转过身来看着穿着白色西服的白绍阳慢慢靠近,那捧在白绍阳手里的玫瑰娇艳欲滴的,仿佛随时都能滴出血来。

    白绍阳微微笑着,陪着硬朗的五官,像极了电视里的明星,特别上镜。“夏瑾苏,我喜欢你。”白绍阳就这么定定的站在夏瑾苏的身前,在人来人往的大学门口向夏瑾苏告白,并且肆无忌惮。

    “……”夏瑾苏有些伤脑筋的揉揉额角,这是她第一次大庭广众之下被人告白,平日里也有小男生和她告白,可哪个不是约在偏僻的地方,哪曾见过这般场景。周围人倒吸一口凉气,看着那英勇告白的白绍阳。

    不过这还不算完,白绍阳竟然一掀衣角,单膝跪在夏瑾苏的身前,“做我的女朋友好吗?”那一双桃花眼光彩潋艳,声音温柔,十足十的罗曼蒂克,勾出了很多女生心中的王子梦。在她们心中,白绍阳就像是一个王子,完美,温柔,而且浪漫。

    在众目睽睽下,夏瑾苏不知道该如何拒绝,白绍阳保持着完美的笑容弧度,保持着骑士礼。

    “答应他,答应他!”周围突然来了人起哄,一声接着一声喊着,形成了声浪。夏瑾苏觉得很难堪,她不可能答应的,所以她只能拖着牧晚欣匆匆的离开,周围传来惋惜的嘘声。

    哪个少女不怀春,只是被生活磨得都忘了而已。白绍阳留在原地,专注的看着夏瑾苏离开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见,才从地上起来,笑容诡秘。明天,不,下午,舆论就会像是喷发的火山,爆发开来。

    今天,指指点点的人愈发的多了,夏瑾苏不堪骚扰,早早的便离开了校园,牧晚欣说要陪着她出去散散心,但是却被夏瑾苏拒绝了。她想一个人安静一会儿,往前二十几年,她的生活就像是一潭不曾见过清风的死水,一丝波澜也没有起过。

    平淡的恋爱,平凡的过活,夏瑾苏都快习惯了这般波澜不惊的生活了,但没曾想,却被秦皓言的精心算计全部打破。

    她的生活像是烧开了的水,不停地滚动着,格外的剧烈,接踵而至的人与事,都让夏瑾苏觉得手足无措。

    夏瑾苏像是一抹幽魂似的在街上游荡,没有目的地的,她不知道,这座城市里,除了妹妹夏念念,谁还能给她带来心灵上的慰藉。

    但,夏念念已经离开了这座城市,那是用夏瑾苏的牺牲换来的愿望,夏瑾苏希望夏念念能够看到这个世界,为了这个愿望,夏瑾苏几乎是不择手段。

    而此时的厉子骐的台上赫然出现了今天早上大学校门口的场景,被拍成照片摆在了他的台上。红色的玫瑰花路像是一根刺,刺的厉子骐都觉得眼睛有些生疼。

    厉子骐捏着拳头,黑着脸,却什么也没有说。心里有些酸酸的感觉,但厉子骐却固执的以为那不过是他的占有欲发作了而已。这个女人。很好,非常好!厉子骐深吸一口气,平复下心情,这才把那些照片撕的粉碎,扔进了垃圾桶里。他应该和夏瑾苏保持距离,他们,不过是契约关系而已。厉子骐听见理智这么和他说。

    “叮铃铃”厉子骐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手机,看到来电人的那一栏赫然是夏瑾苏的名字。厉子骐面无表情的挂了电话,他需要和夏瑾苏拉开些距离。

    可恶,居然挂她电话!本就心情不好的夏瑾苏差点没把手机扔出去,气呼呼的跺了跺脚,手里叮铃铃来回碰撞的钥匙清脆的想着,夏瑾苏还是决定先不回公寓,回她和妹妹念念的房间看上一眼。

    夏瑾苏沿着熟悉的街道一步一步的走回和妹妹念念一起租住的屋子,那里已经空荡荡的,没有人气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