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默 作品

第24章 苏苏女王饶命

    “嘿,小苏苏!”牧晚欣见是夏瑾苏,便很兴奋的挥着手,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害得整个教室的人都看了过来。{新匕匕奇中文小說    .com}夏瑾苏有些脸上发烧的快步走到牧晚欣的身边,伸出手狠狠的捂住了牧晚欣的嘴巴,眼睛也恶狠狠的盯着牧晚欣。

    “苏苏女王饶命!”牧晚欣有些搞笑的举起手来,一本正经的调笑着夏瑾苏。“恶心死了,不要叫这种名字。”夏瑾苏白了牧晚欣一眼,坐到牧晚欣的旁边,轻轻的锤了锤牧晚欣,表示自己的愤慨。

    “嘿嘿。”牧晚欣只是嘿嘿的笑着,有些像是不怀好意似的,格外的渗人,听得夏瑾苏有些毛骨悚然。“喂,你笑什么。”夏瑾苏浑身不自在的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发觉没什么不对,这才用看怪兽一样的眼神看着牧晚欣。

    “啧啧啧,小苏苏。昨晚过得可是滋润?”牧晚欣阴阳怪气的笑了一声,像是怪阿姨一样的看着夏瑾苏,“我还以为你今天不来了呢,我都已经准备好要牺牲自我替你在灭绝师太的课上喊到呢,怎么,厉总裁让你出来啦?”牧晚欣开玩笑的拿夏瑾苏打趣儿。

    “你要死啊!”夏瑾苏大羞,推了推牧晚欣发觉推不动,有些恼羞成怒的想踢牧晚欣。“哎哎哎,别别别,我新换的裤子,浅色的,可贵了。”牧晚欣一脸怕怕的躲到一旁去了,两个青春洋溢女孩笑闹成一团,成为教室里最靓丽的风景。

    “好啦,不闹了。”夏瑾苏首先喊停,停了手上的动作,拨了拨头发坐回了位置上,脸上还带着些运动后的红晕,香汗淋漓,又有些气喘吁吁的模样,格外的惹人怜爱。秀丽的脸上满是让人渗出的汗珠,夏瑾苏有些责怪的瞪了一眼牧晚欣,像是在责怪牧晚欣一般。

    “死妮子,胆子肥了啊,敢调笑我啦。”夏瑾苏对牧晚欣说。“我不是担心你嘛,怎么样,还好吗?”牧晚欣有些紧张兮兮的抓着夏瑾苏左看右看的。“好了啦,我没有吃亏。”夏瑾苏抽出被牧晚欣揪的紧紧的手臂,安抚的摸了摸牧晚欣的头。

    “哎!不要和摸小狗一样摸我的头啦,会长不高的。”牧晚欣不满的嘟囔,拍开了夏瑾苏的手。“我的大小姐,你都多大了,还长高。”夏瑾苏翻了翻白眼,破有些鄙视的看着牧晚欣。“反正我不管,不能摸就是不能摸。”性子上来了,牧晚欣显得有些娇纵。

    不过夏瑾苏向来是对牧晚欣很是包容的,因为是朋友,还是最熟悉不过的人。“好好好,不摸不摸,乖乖听课!”夏瑾苏投降的趴在桌上,听着上课铃响,然后从外面走进一个约摸四五十岁的女人,腋下还夹着一本厚厚的书。

    这就是被牧晚欣和夏瑾苏称为“灭绝师太”的专业课老师,平生没什么爱好,也不做什么错事,唯一有一点特别不招学生喜欢的是,那个老师特别爱点名,点名登记没来的,就扣学分,而且那眼睛犀利的很啊,一抓一个准那些个代课的学生全部都被抓。

    碍于那个女老师的威严,夏瑾苏和牧晚欣都端端正正的坐在位置上听课,一直到忙忙碌碌的做了一节课的笔记,听到下课铃这才歇了下来。

    夏瑾苏和牧晚欣收拾收拾了一下桌上的东西,便到外头找了块有树荫的草坪坐了下来,有些吵。因为隔壁就是男生们在热火朝天打篮球的篮球场,可能是有哪个男生长得不错或者是动作帅气些吧,那些女生花痴的尖叫简直要吵死个人了。

    牧晚欣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嘴里嘟嘟囔囔的,“大户人家哪里是好相处的,苏苏你要保护好自己啊。”牧晚欣对夏瑾苏很好很关心,夏瑾苏对牧晚欣亦是这样,两人是无话不谈的朋友,更是亲密无间的闺蜜。

    “我知道了。”周围不时有人对她们指指点点,准确的说是对夏瑾苏指指点点。这些,虽然牧晚欣看的很愤怒差点没有撸起袖子就上去骂街了,但是却被夏瑾苏拉住了。得到什么就得有等价的东西失去,这一点,夏瑾苏很早以前就知道了。

    现在不过是被一些人指指点点罢了,就算是再出格一些,夏瑾苏也忍得住。毕竟本来就是她不对,占了别人的位置,这一点上,夏瑾苏很坦诚。

    虽然她是很知道自己的不妥,但也不代表夏瑾苏是好欺负的,倘若再遇到许薇薇那种没有礼貌的,冒冒然跑出来找茬的,夏瑾苏一定会让她有些“刻骨铭心”的记忆。

    夏瑾苏很淡然,淡然到牧晚欣气的腮帮子都鼓起来了。“苏苏,她们这样对你指指点点,你不生气吗?”牧晚欣有些小心翼翼的问,生怕话语里那些词语用的不恰当戳伤了夏瑾苏。“她们不过是羡慕罢了。”

    这些,夏瑾苏看的很淡,可以说她本来就是这幅死水般的性格,就连是秦皓言,夏瑾苏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喜欢他过。

    诚然,秦皓言对她是好,无微不至的,所以当秦皓言背叛她的时候,她感到痛心,但是也仅仅是感到痛心罢了,她还可以毫不犹豫的抽身离开,决绝的没有一丝反悔的神色。

    谁都有一个灰姑娘的梦想,这是每一个女孩心中最深的渴望,希望有一天能够以麻雀的身份飞到枝头变成凤凰,希望有一天会有骑着白马的王子拿着自己遗失的水晶高跟鞋来对自己深情的告白。

    但那,也只是梦而已,事实就是事实,事实残酷的不允许任何人去分辨去怀疑去证实,它从来都是那么平淡无奇的发生,在你心中留下惊雷的印记。

    夏瑾苏自认为没有多幸运,她的思想中她从来都不可能真正的嫁入豪门,一切都不过是一场戏而已,一场为了自己妹妹夏念念的眼睛能够恢复而和厉子骐配合演出的一场戏罢了。就算是再恩爱,也不过是表演出来的罢了。

    “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牧晚欣泄气的垮下了挺的直直的腰杆,玉葱似的手指用力的点着夏瑾苏的脑袋,“你说你,干嘛要把自己卖了!契约是有啊,到谁知道呢,半年以后,你知道你要面对什么吗。”面对铺天盖地报道的新闻和无孔不入的狗仔队成员,那些为了头条而不择手段的人。

    “我知道,但我不后悔。”夏瑾苏笑了笑,“安啦,我可以的。”女孩秀丽的脸庞上面满是令人安心的阳光。细碎的阳光透过叶子里的缝隙打在两人的身上,难得的静谧让夏瑾苏觉得有些疲惫,那从篮球场那儿传来的嘈杂恍惚像是另一个世界里的东西似的,完全进不了夏瑾苏的脑海。

    这些天,她的确觉得很累,应付的好累,猜别人的心也猜的很累,但是夏瑾苏没有后悔,依旧能把嘴角的弧度勾出最具有阳光的模样。

    牧晚欣看见夏瑾苏这幅模样,也知道夏瑾苏不想讲话,也陪着夏瑾苏一起安静下来,她躺倒在草地上,看着夏瑾苏也随着她的动作躺了下来。

    天可真蓝啊,她们从树叶的缝隙里看到了点点的蓝天,偶尔飘过一丝白云,两人闲适的就像是度假的人儿一般,时间仿佛被积淀下来了似的,变得异常缓慢。直到有个球跑了过来,那是一个篮球,有些旧了,看得出来主人是经常用的。

    夏瑾苏看到了那个篮球向自己一蹦一跳的跑过来,夏瑾苏用左手撑起身子一丝调皮的头发飘了下来,她用右手撩开了那丝头发,面上仍旧是挂着轻轻浅浅的微笑。

    她接住了那个蹦哒个不停地篮球,抬头望去,只见一个穿着蓝色球衣的大男孩有些腼腆的冲她笑笑,小麦色的皮肤显得很是健康,衣服上湿了一大圈,看得出是运动的时候汗湿的。

    “能不能把球还给我?”大男孩笑了笑,阳光的笑容直直的驱散了很多人心里的阴霾,比如夏瑾苏。“好。”夏瑾苏把球抛了出去,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落在大男孩的手里。“你好,我叫白绍阳,很高兴认识你哦。”大男孩露出一口白白的牙齿,非常开心的自我介绍。

    “呀!你就是白绍阳啊!”夏瑾苏没什么反应,倒是一旁的牧晚欣起了反应,“你就是人称篮球小王子的白绍阳啊?今年的大一新生啊!”牧晚欣很是兴奋的说。“都是他们乱说的。”白绍阳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一米八几的个子和硬朗的外表此时看起来还真有些憨态。

    “我叫牧晚欣,这是我的好朋友夏瑾苏,很高兴认识你哦小帅哥。”牧晚欣半是自我介绍半是调笑的说。

    “很高兴认识你们。”白绍阳如是说,丝毫没有在意牧晚欣的调笑。夏瑾苏有些古怪的看了牧晚欣一眼,看着她一副女色狼的模样,不禁在心底有些偷笑。

    大一新生啊!夏瑾苏有些感慨,原来不知不觉已经是好几年过去了,她都已经大四了,很快就要毕业了啊。夏瑾苏看着浑身上下充满着阳光味道的白绍阳,莫名的想起现在网路上运用的比较广泛的一个词语,那就是小鲜肉,这还真是一块嫩嫩的小鲜肉啊。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