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默 作品

第23章 被浴巾裹得紧紧的

    “没。http://www.xinbiqi./”厉子骐摇了摇头,“平时没有这么多,只是堆积的久了才这样。”厉子骐说的轻轻松松的,好似那改文件的人儿不是他一般,让人觉得奇怪。

    “你不累吗。”夏瑾苏又是问,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聊天的兴致。

    “……”但这次厉子骐没有回答,仿佛刚刚夏瑾苏没有出声一般,禁不住让人产生错觉。夏瑾苏无趣的撇了撇嘴,把被子猛的往上拉去盖住头,便也不说话了,安心的去睡觉了。

    说来,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太多,多到夏瑾苏都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睡觉了,这样长期下去,身体一定是会坏掉的。夏瑾苏闭着眼睛,不一会儿便和周公去下棋去了。

    听见平稳的呼吸声,厉子骐抬头,看见被子里鼓起的像球的一团,摇了摇头,却是不知道该怎么去评价才好,只得起身想帮夏瑾苏扯好被子。

    只是,对于一个睡着的人来说,想要抢夺她的被子,那得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啊,所以厉子骐用力良久,这才能够让夏瑾苏把头露出来。

    夏瑾苏小脸被热气熏出了异样的粉红色,厉子骐的喉结滚动了一下,却还是起身关了大灯,开着桌灯又窝回去继续批改文件去了。

    一夜好梦,夏瑾苏美美的睡了一觉,感觉精气神都好了许多。刚起床的她血糖有些低,整个人还处在迷迷糊糊的状态里,夏瑾苏揉了揉眼睛,看见有些陌生的环境,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哦,她搬到别人家住了。

    等等!别人家!灵魂终于回到了躯壳里,夏瑾苏下意识的往旁边看去,空荡荡的,再向那桌子看去,厉子骐仍旧是坐在那里,手里拿着最后一本文件在上面写写画画。

    “你醒了。”听见响声,厉子骐抬头看了一眼,正看见夏瑾苏坐起来。“你。你一个晚上都没睡?”夏瑾苏非常惊讶的看着厉子骐。“你还睡么。”厉子骐没有回答夏瑾苏的问题,只是用了平淡的语调去问夏瑾苏还睡不睡。

    “不了,我该起床了。”早上六点,是夏瑾苏的生物钟叫醒的时间。夏瑾苏下了床,赤脚站在铺好的羊绒毯上,娇俏的身子被浴巾裹得紧紧的,惹人犯罪。

    “哦,那我去睡了。”厉子骐见夏瑾苏起来,便整理好了桌上的文件,起身到床边躺下。夏瑾苏目瞪口呆的看着厉子骐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的躺到在她睡得温热温热的位置。

    “喂!”夏瑾苏喊了一句,想说什么,却发现厉子骐已经闭上眼睛沉沉睡去了。夏瑾苏看着厉子骐眼眶下的乌黑,他。是为了她安心,才一夜没睡么?纷乱的心情如同疯长的藤蔓,令人烦躁。

    夏瑾苏甩了甩头,权当是把那纷乱繁杂的心情撇开去,她走出卧室的门,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往常的这个时候她提前起来,准备去完成兼职养家,这是长久以来的习惯,只是现在的她并不需要兼职,厉子骐让她辞了所有的兼职,专心的在家做一个好演员,扮演好一对幸福的准夫妻。

    夏瑾苏觉得轻松的有些过分了,她不需要再顾及着妹妹,不用再每天拼死拼活,只是,有些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夏瑾苏摸去厨房,厨房铺着冰凉的米色瓷砖,因为是磨砂的,倒也不是很滑。冰箱里应有尽有,虽然看得出是不怎么动过,但也是每天都换的新鲜食材。夏瑾苏想了想,从冰箱里拿了几个鸡蛋,煮了些面,做了三人份的蛋炒面。

    夏瑾苏研究了好久才研究出电视应该怎么开,不由得有些唾弃总裁家的高科技,实在是太欺负她的智商了。

    “夏小姐。”差不多七点这样,白芯瑶从房间里走出来,依旧是画好了淡淡的精致的妆容,笑的眼睛像是弯弯的月儿似的,很是好看。“你醒啦。”夏瑾苏轻轻浅浅的笑着,“我炒了面,热了热给你吃吧。”

    “好,谢谢。”白芯瑶应着,有些奇怪的看着依旧围着浴巾的夏瑾苏,虽然公寓里有恒温的控制系统,不会让人觉得冷,但也不至于得这样吧?白芯瑶有些惊异,下意识就觉得夏瑾苏浪荡,是为了勾引厉子骐才穿成这样的。

    “额。”夏瑾苏看见白芯瑶的目光,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那个,白小姐。”夏瑾苏喊了一句。白芯瑶倒是故作大方的打断了夏瑾苏的话,想要拉近距离似的用轻快的语调说,“叫我芯瑶就好了,我可以叫你瑾苏吗?”白芯瑶那副模样倒是人畜无害,让不熟悉的人看不出丝毫破绽。

    “嗯,好,芯瑶。”夏瑾苏也没有太过纠结这些称谓的问题,觉得白芯瑶倒是个不错的女孩子。“芯瑶,能不能帮我买些东西。”夏瑾苏不好意思的说,脸有些微红。

    “什么东西?”白芯瑶扑闪着大眼睛,还沉浸在虚假的世界里。“一些,内衣什么的。”夏瑾苏有些忸怩的说。

    “哦!”白芯瑶恍然大悟的上下打量着夏瑾苏,“我知道了,多大。”白芯瑶的眼睛亮晶晶的,似是一眼就能看透一般,但仔细看却什么也发现不了,像是被一层布包着似的。

    “34c。”夏瑾苏有些不好意思的撇过头去,即使是和女生,她也不习惯讨论太过私密的问题。

    “好。”白芯瑶笑着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过了一会儿,就挂了,走到一旁餐桌上,看着还微微温着的蛋炒面,大肆赞扬夏瑾苏的厨艺。“瑾苏做的东西好好吃。”白芯瑶俏皮的笑着。

    夏瑾苏看着白芯瑶的笑容,脑海里蓦然间想起厉子骐说的话小心白家的人,只觉得心头一震。“啊,我去开门。”门铃响了,白芯瑶蹦蹦跳跳的去开了门,接过一个包裹。“给你。”白芯瑶把包裹递给夏瑾苏,包装精美。

    “谢谢,多少钱。”夏瑾苏下意识的问。“不用啦,这点钱不算什么,厉哥哥不会在意的。”白芯瑶摇了摇头,看了看手上的表,低呼一声,“啊!要迟到了!”便风风火火的进了房间,留夏瑾苏一个人在那有些呆滞。

    似乎不是错觉,那些话语里,总有若有若无的刺,仿佛随时要刺伤了人似的。夏瑾苏不是笨人,生活磨去了她的棱角使得她变得现实,但却让她更为敏感,能感知周围的一切是否有恶意。

    夏瑾苏换了身衣服,挑了件还算是素净的衣裳,她不是很喜欢那些花里胡哨的衣服。她理了理头发,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差不多八点的样子了,想来今天还有课,夏瑾苏有些迟疑的看了一眼卧室的方向。

    对于厉子骐昨晚还算是君子的表现,夏瑾苏还是蛮开心的。白芯瑶大概是七点半的时候已经匆匆忙忙的出去了,据白芯瑶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还要去录制一首歌呢。也是这个时候,夏瑾苏才知道白芯瑶原来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是一名当红的女星呢。

    夏瑾苏摸了摸剩下的一盆蛋炒面,已经凉透了,她想了想,还是拿到厨房去再热上一热,顺便把空碗洗好了放在一旁晾干。夏瑾苏忙着把一切做好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半了,她出了厨房,正好撞见已经又是西装革履的厉子骐,脸上看不见任何疲惫的神色,黑色的眼眸依旧是那般的深沉。

    倘若不是明明白白的知道厉子骐昨晚一晚上都没有睡觉,夏瑾苏还真是以为厉子骐昨晚休息的很好呢。“不多睡一会儿?”夏瑾苏有些吃惊的问,两个小时的睡眠,哪里够啊,更别说厉子骐还是个工作量有些超负荷的有钱总裁。

    “今天有会议。”厉子骐瞟了她一眼,理了理领带,“白芯瑶出去了?”他问,语气里有着的是无穷无尽的平淡。夏瑾苏突然有些厌恶厉子骐那处变不惊的性格,仿佛一切都被他掌控在手里一样,该死的优越感。

    “嗯。”夏瑾苏应了一句,想学着厉子骐的模样,却怎么也装不出那份淡然和全局在握的感觉。厉子骐其实也算是个负责任的人了,昨天这么迟才睡,也不过睡了两个来钟,就得装作这幅精神满满的模样,只是那眼眶下的乌青还是暴露了厉子骐的精神状态并不是想象的那般好。

    “少跟她接触。”厉子骐冷冷的说。“你管我。”有些不服气的嘟囔了一句,夏瑾苏有些泄气似的看了一眼厉子骐。“我可不想管你。”厉子骐听见了,回了一句,面上的神色依旧是那副冷峻的模样。

    “切,我去上课了,早餐在厨房里。”夏瑾苏不着痕迹的翻了翻白眼,有些焦躁的说,她也说不清为什么会这么烦躁。“要不要我送你?”厉子骐问了一句。

    “呵呵。”夏瑾苏回过头来扯了扯嘴角,“就不劳烦您厉大总裁了。”夏瑾苏打了车去大学,身上的衣服素净素净的,不仔细看倒也像是路边摊的货色一样。她走进校门,并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注意。本就是这样的吧,夏瑾苏是一个没什么存在感的人,稍稍不注意,便有些像是透明的感觉。

    夏瑾苏读大四,和牧晚欣是一个专业,走进专业课的教室,夏瑾苏一眼就看见了旁边空着一个位置的牧晚欣。可以说,牧晚欣算是这个世界上除了妹妹夏念念以外夏瑾苏最亲近的人了,可以说算的上是死党一级的人物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