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默 作品

第22章 她输得不甘心

    而且重点是,不在看着她。 新匕匕奇中文网新地址:www..com 白芯瑶无端端的觉得嫉妒,然后觉得恐慌。来之前她一直自欺欺人的安慰自己说厉哥哥还是喜欢着她的,不会被夏瑾苏这个外面来的野丫头勾引去的,只是那些自信,那些优越,在厉子骐那毫不掩饰的眼神中被击得粉碎。

    承认吧,你的厉哥哥不喜欢你!白芯瑶听见心底有恶魔的声音在劝说着她放弃,只是她不甘心啊!不甘心啊!明明是她先认识厉子骐的,明明是她先知道厉子骐的好的,怎么能这么轻易的被人夺了去呢?白芯瑶觉得自己不甘心,输得不甘心。

    那个小女孩要名气,要容貌也没有她甜美,怎么厉哥哥偏生就看中这么个野丫头?真是让人倒胃口。白芯瑶用有些恶意的眼光看着夏瑾苏裸露在外的皮肤,不过很快就把那眼里的恶意藏好,装的仿佛是天真少女一般的模样。

    她最擅长的莫过于演戏,所以,白芯瑶没有让夏瑾苏感觉到什么端倪,像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邻家女孩一般,挂着有亲和力的微笑。

    其实也怪夏瑾苏,平日里为生计奔波劳累,哪里有时间关注什么所谓的娱乐新闻什么乱七八糟的明星绯闻一类,所以自然,她并不认得白芯瑶,最多不过是觉得白芯瑶是个长相甜美的女生罢了,怎么也不会想到眼前这个长相甜美的就是被她夏瑾苏抢了位置的,当今天朝正红遍半边天的白芯瑶白小姐。

    而夏瑾苏的妹妹夏念念又是个眼睛看不到的可怜女孩,自然也不会去关注那些明星啊什么的东西了。所以就造成了这样的一种局面。

    “你好。”夏瑾苏有些不好意思的和白芯瑶打招呼。怎料白芯瑶却把这打招呼的礼貌当成是夏瑾苏的刻意炫耀,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不过白芯瑶还是很能沉住气的勉强笑笑,伸出手笑的春光明媚的说,“你好,我是白芯瑶,你是夏瑾苏夏小姐吧?很高兴认识你!”白芯瑶笑眯眯的说,一脸人畜无害的表情,只是到底有没有害,这可就不好说了。

    白家和厉家按家族来说都是底蕴很深的大家族,所以自然的,厉子骐能够调查到的,白芯瑶也能够调查的到,甚至能够更为详细一点。也正是因为看了夏瑾苏从小到大的资料,白芯瑶才会在心里替自己觉得不值,任谁输给一个哪方面都不如自己的女孩,都会觉得不甘吧?更何况白芯瑶她也算是贵族一样的人物。

    “啊,很高兴认识你。”夏瑾苏愣了愣,也是很有礼貌的笑笑伸手去握了握。“那个,我的房间在哪?”夏瑾苏有些迟疑的转过头去看着厉子骐,陌生人的存在显然让她觉得有些紧张。

    “你和我一个房间。”轻启薄唇,厉子骐淡淡的说,声音却让夏瑾苏听了恨的牙痒痒的。白芯瑶猛的握紧了拳头,保养得当的指甲深深的嵌进肉里,又来了,又是这样,把她当做空气一样对待,厉子骐,你好样的!

    白芯瑶眯了眯眼睛,说不出是怎样的感觉,只是觉得心里好像是被人硬生生的剜去一大块似的。

    “我。”夏瑾苏想要拒绝,却还没等说出第二个字,就被厉子骐截住了话头。

    厉子骐看了夏瑾苏一眼,眼神平淡的就好像那里什么也没有一样,“我说,住我的房间,这里已经没有多余的房间了。”厉子骐还是用那种没有一丝起伏的语调说着话,话语里也不知是疏离还是一如既往的高冷。

    本来还是有多的房间的,只是她来了,才没有多余的房间么?白芯瑶冷眼看着眼前这一切,她知道,厉子骐是闲着她多余,但是那又如何?幸福,永远是靠自己争取的,这一点,白芯瑶坚信。

    白芯瑶斜眼看去,正巧看见厉子骐那刀削似的侧脸,却是有些异样的恍惚,这么完美的男人,她一定,要牢牢的掌握在手里,不能让这野丫头夺了去!夏瑾苏听了厉子骐的话,下意识的看了看白芯瑶,觉得其实白芯瑶的名字有些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想想我今天怎么和你说的。”要做一对看起来很幸福的准夫妻,这是送夏念念出国治疗的条件,也是他们契约条件的附加。

    显然,夏瑾苏也想到了这点,再度看了看白芯瑶一眼,脸色有些僵硬却也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慢慢的走进房间里,关了门。

    “砰”的一声,声音不算大,但听在白芯瑶的耳里却不亚于天雷一般。那个女孩,居然能被厉哥哥允许共用一个房间?白芯瑶一脸的不信,她和他认识了这么久,却从来没有被允许进去他的房间。

    为什么。为什么那个野丫头这么轻而易举的就能够进去?白芯瑶看着那扇门,恨不得进去的是自个儿。

    “白芯瑶。”厉子骐的身子坐的正了正,看着白芯瑶,眼睛直勾勾的,像是在审视着什么。

    “你的手段,我知道,虽然我懒得去管,但你也别忘了,你是在我的地盘上,有什么小聪明,我劝你还是乖乖的咋下。”这是一种警告,警告白芯瑶不要动夏瑾苏。

    厉子骐不是不知道白芯瑶那些个手段,无非是装可怜找同情外带用家世去驱使一些人罢了,在厉子骐的眼里,这些都不过是一点点的小把戏一般,多年来也懒得去戳破,哪里料到白芯瑶竟然真的当做他不知道一般。

    可笑,如若不是看着白芯瑶还算是能够讨得家里那个女人的欢心,这么多年来厉子骐也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纵容白芯瑶做一些事情。

    本来这样也没什么,只是千不该万不该的是,白芯瑶居然想通过他母亲的施压,来逼得他娶她。厉子骐像是一个那么容易被威胁的男人吗?自然是不可能的。所以借着夏瑾苏的这场意外,厉子骐才使了手段让夏瑾苏和他签了契约,去应付上半年,想来,家里怕是也会给他缓上一缓吧。

    “你竟然为了她这么和我说话。”第一次的,厉子骐用很重的语气警告她,白芯瑶觉得委屈,很委屈,乌黑的大眼瞬间就蒙上了水雾,那模样,像是被欺负的紧了似的,格外的引人心疼。

    “得了,不要拿你的演技在我面前装,该洗澡的去洗澡,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只是。不要越线,我的底线,你知道的。”厉子骐关了电视,丝毫不受蛊惑,站起身如是说,说到后面声音低了下去,显得更是低哑有磁性,也是,更诱人。

    厉子骐毫不犹豫的离开了客厅,留下白芯瑶一个人在那里。白芯瑶紧紧的握住拳头,却是什么话也没有说,片刻,才低低的笑出声来,“好,很好,厉子骐,夏瑾苏。”

    却说那夏瑾苏进了房间,看见那空旷的房间内尽是些黑蓝的色调,显得有些沉闷,一张长方形的台上仍旧是铺着黑的蓝的不同颜色的文件夹,别有一番成功人士的模样。

    夏瑾苏脱了刚刚从浴室穿出来的拖鞋,此时脚已经干的差不多了,便坐在床上,一下一下的晃着脚丫。莹白如珍珠一般的脚趾在床上一晃一晃的,直到夏瑾苏觉得差不多了,这才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始终是觉得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啊,就像是做了个梦一般,梦里,妹妹念念可以出国去治疗眼睛,而且有很大的几率会好,而她,坐在奢华的公寓里,躺上一个认识不到一个月的男人的床,并且和谈了四年的大学男朋友秦皓言分了手。

    这一切的一切,都像是梦,一个不真实的梦。夏瑾苏听见门开的声音,下意识的往床的内侧缩去,细致的皮肤摩擦着被子,像是在蹭着一匹上好的绸缎一般。夏瑾苏觉得,她听到了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值得一提的是,像是厉子骐这般有钱人,总裁的床,用的床垫却并不是软软的席梦思,反倒是有些硬的,用外文写的不知名牌子的床垫。

    “你。你不要过来。”夏瑾苏有些慌乱的扯着被子想要遮盖自己裸露在外的白皙肌肤,不过那都是妄想罢了,再怎么样遮挡也是始终有些皮肤露在外面的。

    只是厉子骐也没有格外的苛求这些,只是走到一旁那堆叠着一对文件的台边坐下,端端正正的坐着,挺直的腰杆像是韧性的竹子一般。

    “你睡吧,我还要改文件。”厉子骐淡淡的说,拿起笔手上却是不停地在摊开的文件夹上勾勾画画。“还有。”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厉子骐停下了笔,深邃的眼睛像是黑洞一样直勾勾的看着夏瑾苏。“小心白家的人。”

    小心白家的人?为什么?夏瑾苏有些不解的看着厉子骐,厉子骐也没有解释的**,任由夏瑾苏看着。

    夏瑾苏得不到答案,泄气似的把脑袋埋得更深进被子里,不得不说,厉子骐说要批改文件,这让夏瑾苏舒了长长的一口气,知道是一回事,但真要是实打实的上阵,那恐怕又得是另一回事了。

    夏瑾苏转了个身,看着厉子骐低着头在批改着文件,看着他眼眶下那淡淡的乌青。“你每天都这样吗。”夏瑾苏问,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心态,有些复杂,似是心疼。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