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默 作品

第21章 奢华迷了心智

    夏瑾苏被厉子骐看的浑身都不自在,只得匆匆的端起桌上的果汁喝了一口,入口甜腻,喝的有些急了,便留在了喉咙哪里,格外的腻人。 w w w .Ыqi.com

    两人之间的气氛倒是诡异的停住了在一个微妙的感觉上。厉子骐看了看表,已经是下午五六点了,便打了个电话叫管家准备一些女孩子的用品给夏瑾苏,准备让夏瑾苏搬到他的公寓里和他同居。

    夏瑾苏活动了一下,发觉那脚踝上的红肿消了不少,虽然不至于能够全部好完,但总归能够勉勉强强的试着走路了,只是伴着钻心的疼痛。

    夏瑾苏穿上高跟鞋,那带子碰到还是觉得有些隐隐的疼。

    倒是厉子骐显得很绅士,体贴的把手放在夏瑾苏的腰侧替她撑着,只是那腰侧本就是女孩子敏感不已的地方,碰一下都会让女孩子哆哆嗦嗦的避开。

    夏瑾苏红着脸瞪了一眼厉子骐,腰侧敏感的被厉子骐触碰,觉得那只大手像是在身上着了火似的,灼的人心慌,但夏瑾苏并没有逞强的撇开厉子骐的手,她的状况她最清楚,如果不想明天丢脸的得靠别人搀扶才能走的话,那还是现在给厉子骐吃些豆腐吧。

    厉子骐带着夏瑾苏往门外走去,坐了电梯下去,除了一路上遇到的女性生物都向她投来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目光,倒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事儿了。

    一路无言,很快,他们便到了高级的公寓区艺星海苑,这是这座城市里最为高级的公寓楼,接待这个城市最为高级的人才。

    夏瑾苏直到是进去了,才如梦初醒般恢复了思考的能力,她进来了?这些像梦幻似的地方就是她以后要呆半年的地方?

    夏瑾苏有些不可置信,也有些害怕,害怕被这些奢华迷了心智。

    虽说是公寓,但空间也是很大的,而且样样俱全。

    从停车场出来,夏瑾苏和厉子骐搭电梯上了五楼,两人进了厉子的公寓里。

    一层楼只有两套公寓,所以里面的空间是足够宽裕的。

    公寓被人整理的整整齐齐的,也不知是厉子骐收拾的,还是请人收拾的,一切都很整洁,什么都不缺却唯独缺少了一样,那就是缺少了些人味儿,不像是家,到有些像是旅馆。

    夏瑾苏推开厉子骐的手蹦蹦跳跳的跳到一旁的沙发坐下,好软!这是夏瑾苏的第一个感觉,她差点舒服的呻吟出声。

    “这是你的。”厉子骐拿起放在门边的包裹,想来这应该是管家按他的要求购置好的女性用品,便拿过来放在夏瑾苏的脚下,自顾自的往里面走去。

    夏瑾苏脱了高跟鞋又单脚跳着把高跟鞋放好在鞋柜的一旁,赤着脚站在铺着羊绒地毯地板上,看着这个公寓。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那和客厅连着的浴室用的是毛玻璃,也就是一面可看一面不可看的玻璃。

    毛玻璃上的倒映着厉子骐的影子,隐隐约约的显现出厉子骐那健美的有些令人羡慕的身材。

    夏瑾苏有些羞涩的扭过头去不再去看,觉得偷看别人洗澡这件事到当真是一种有辱斯文的行为。

    很快,厉子骐便穿着浴袍出来了,头发湿哒哒的,那浴袍松松垮垮的系着,露出蜜色的胸膛,头发上偶有水珠滑落,划过厉子骐那鼓起的喉结,有种说不出的诱惑。

    夏瑾苏匆匆的在包裹里捡了套衣物,拍了拍自己有些发烫的脸和厉子骐错身而过,有些意外的闻到一阵好闻的古龙水味,很淡,像是湖中的冷莲一般。

    厉子骐坐在沙发上,开了电视,却是无心去看,忍不住去看那毛玻璃后不甚清晰的身影,不禁有些唾弃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没有定力了。

    “叮咚叮咚”这时,门那边传来门铃的响声,厉子骐皱了皱眉,却还是去开了门。

    门开了,外面站着的是挂着动人笑容的白芯瑶,略施淡妆的脸上显得是如此的楚楚动人。

    “厉哥哥,我来看你了!看,我还买了水果。”白芯瑶娇娇的笑着说,那张清纯的就像是玉女一般,令人心动,她晃了晃手里的塑料袋,气质极佳。

    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这都是一个女神级别的任务。

    只是厉子骐丝毫不为所动,可以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有些不悦的看了看白芯瑶,似是在责怪她的到访。

    “有什么事么?”他问,声音平淡的不带一丝的起伏,仿佛面前站着的不是女神,而是一块石头那样。

    “伯母叫我搬过来一起住。”白芯瑶依旧是挂着笑,让人讨厌不起来,只是那笑,看的有些假,因为太过于标准,就像是提前设定好的程序一般。

    白芯瑶是近年来当红的女星,拍戏拍的不错,歌也唱的动听,听说对歌迷也是很好的,只是那些都是传闻,谁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她管的太宽了。”厉子骐冷冷的说,却还是让开了位置,给白芯瑶进来。

    “伯母还是很担心你的,怕你被人骗去。”这才派我来监视你的。后一句白芯瑶没有说,但她相信厉子骐是知道的,因为他们都很聪明,也很了解彼此。

    “虽然你们是签了协议而且是受人陷害才成的夫妻,可以说是舆论让你们变成夫妻的。但这些伯母都不知道,还以为你欺负了我,所以,她很生气呢。”白芯瑶声音甜美的说,乖巧可人的模样就像是邻家的女孩一般,只是话语里的分寸却是把厉子骐压的死死的,像是吐着蛇信子的毒蛇一般。

    厉子骐最大的特点就是孝顺,就算是一副冷面的表情,却也算是非常孝顺自己的父母的,特别是厉子骐的母亲还有些些微的心脏病,这使得厉子骐通常不会去反驳母亲的话使得她丢了面子,只是终身大事这种事情,厉子骐还是不想被母亲插手。

    厉子骐可不想有一个攻于心计且又会演戏的女人当他的妻子,那样的生活,会非常的累人,因为你并不能一眼看出她现在说的是真是假,又或许是在演戏。

    在商场上本就是这般费心费神了,回到家里还得跟打仗似的探测“敌人”的意图,厉子骐想想都觉得不寒而栗。

    “我住在哪里?”白芯瑶巧笑言兮的问道,扯了扯身后浅棕色的箱包,转移了刚刚不愉快的话题。

    “里面客房。”厉子骐淡淡的说,把门带上,这才绕过白芯瑶像是将白芯瑶当做空气一样对待。

    白芯瑶咬了咬牙,在厉子骐看不到的地方透出怨毒的眼光。

    又是这样,一直都是这样,从小到大,他都不舍得多看她一眼,就好像她是病毒,是空气一样。

    即使他们青梅竹马,即使两家人是世家,即使她为着他变得更优秀,坐到了当红女星的位置,得到了伯母的喜爱,觉得配的上他了,他也不曾多分一些目光给她。

    她不够好吗?白芯瑶问自己,不,她已经尽力了,如果不是那个不知道从哪个地方跑出来的野丫头捣乱,厉哥哥怕就是她的囊中之物了。

    白芯瑶咬着唇,放下手里精挑细选的水果,骨节泛白的捏着手里的箱包的把柄,向公寓隔开的客房里走去。她需要平复一下心情。

    厉子骐又坐回刚刚的位置,打开的电视频道上正巧还播着他们订婚的场景,夏瑾苏穿着美丽的礼服,那是一条拖地的枣红色鱼尾裙,散开的衣裙铺在地上,夏瑾苏如同一条媚人心智的美人鱼,徐徐的站在他身旁,温婉秀丽的就像是画里走出来的美人儿一般。

    恰逢夏瑾苏洗好澡出来,他适时的扭头看去,只见夏瑾苏仅仅只是围了一条浴巾,精致细腻的皮肤裸露了大半在外,她提着浴巾,像是错入了人间的仙女。

    她用能给他惊喜!厉子骐的眼里闪过一丝晦暗不明的情绪,眉毛轻轻的挑了挑,却也没什么动作。

    夏瑾苏有些懊悔的扯着浴巾,在厉子骐那仿佛令人无所遁形的眼光下显得有些局促。

    该死的,居然忘记带些内衣裤!夏瑾苏暗自嘟囔着,责怪着自己的粗心,真空的感觉,真是令人很不爽!特别是这儿还有一个她不甚熟悉的,黑眸深沉的男子。

    厉子骐眸色深沉的看着夏瑾苏那诱人的模样,唇抿着,倒有些禁欲的味道,只是两人这幅装束,一个浴袍,一个浴巾,倒是难免不让人想到歪处去。

    “厉哥哥,我洗个澡好不好。”里面的白芯瑶收拾好了,拿着一些衣物,笑颜如花的说到,只是还没说完,那声音便消了下去,因为白芯瑶看见了夏瑾苏。

    夏瑾苏有些窘迫的看着白芯瑶,觉得自己有些狼狈,仅着一条浴巾的她有些不安全感,毕竟夏瑾苏骨子里倒是很保守的人。

    白芯瑶明显的感觉到不对,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厉子骐的眼神,那眼神太过灼热,灼热的让她的心开始颤抖。

    不对,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白芯瑶否认她所看到的一切,厉子骐的眼里应该是冰冷一片的,如同千年不化的北极冰雪一般,怎么。怎么能露出这种有温度的眼神。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