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闪闪 作品

第65章只因那时候希望你幸福

    “小溪,恭喜你订婚,今天可以见一面吗?”

    “有什么事情吗?”

    “我……打算去安家退婚。”

    订婚的第二天,安小溪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醒来之后安小溪发现慕琛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去上班了,洗涮完毕走出卧室看到别墅的下人小娟,安小溪才知道,原来慕琛提醒他们不要吵醒她。

    下人调侃的眼神让安小溪不自觉的脸红。想起昨天晚上他的无节制和今天早晨他不叫醒她的体贴,安小溪实在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怪他还是该因为他的体贴而感动。

    不过慕琛现在不在这里,应该是去慕氏忙了,订婚之后要忙的事情不少,需要处理的媒体事物应该也不少。

    今天她已经告假,不用去学校,所以她本想悠闲的找本书来看的,接到顾曜的电话时,安小溪是哟些惊讶的。

    她以为那次之后她和顾曜再也不会有什么联系了,不管他是和安琪继续走下去还是分手,那都是他和安琪的事情了,她绝对不会参与其中。

    至今为止慕琛都没有问她和顾曜的事情,他对她全然信任,安小溪也不想自讨苦吃说那些已经过去的事情,可是没想到顾曜还会给她打电话。

    迟疑了下,安小溪本来不想接的,但想想自己又没有做什么心虚的事情,不接反而是心虚的表现比便接了起来。

    接起来之后得到的就是顾曜要去安家退婚约她出去见一面。

    咬着唇,安小溪想了想,他和安琪的事情,是因为她而起,最终也是因为她结束,她就算想置身事外也不太可能,想了想安小溪答应了他的约见。

    “一个小时候,卡萨布兰卡咖啡厅见吧。”安小溪说完挂断了电话,起身上楼换衣服,进了换衣间安小溪才惊觉自己是在慕琛的别墅,这里所有的衣服全部是慕琛准备的,哪一件都价格昂贵且看起来精致无比。

    安小溪有些头疼。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与那人见面,会不自觉的想要盛装打扮,可是现在不喜欢那个人了,安小溪不希望对方觉得自己是盛装出席。

    皱眉想了下,安小溪摇头。

    顾曜不会误会什么的,她想太多了,好像不喜欢那个人的时候所有的揣测都不像以前一样爱向好的地方牵引了,她竟然不自觉的把顾曜想坏了。

    无力的叹口气,安小溪一边找衣服一边想自己果然是个大俗人。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觉得对方什么都好,不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对对方的事情疑神疑鬼,总要再多想几分。

    挑了条v领的连体裤,安小溪换上,又找了双鞋和包背上就准备出门,走到镜子前安小溪发现脖子前露了一大块,领子有些低,不免簇了下眉头。

    领子怎么这么低啊,抬起手看表,安小溪不想再重新挑了,随手找了条长项链一挡就出了门。

    进入卡萨布兰卡的时候顾曜已经在窗前喝着咖啡等他了,因为他低着头在想事情,所以一瞬间不察她进来了。

    只听见旁边桌的男人有些兴奋道:“好漂亮的美女,品味超赞。”

    “那脸蛋儿也太小了,有巴掌这么大吗?啧,真好看。”

    “喂,她走过来了,是要坐在这边吗?一个人唉,等下上去要电话号码吧。”

    “看把你得意的,人家能看上你这种色狼吗?”

    顾曜在一旁听的微簇起眉头来,不自觉的抬起头就见安小溪走了过来,一身米色的连衣裤的,简约大方,v领的设计又透着一点点性感,她一头黑发简单的扎着,有一种说不出的青春与妩媚混杂的感觉。

    顾曜看的愣住了,以前他从来没发现安小溪长得这么惑人,以前她总是习惯性的低着头,穿着普通的衣服,大多都是不显身材的休闲款。在衣着性*感光鲜的安琪面前一站,显得暗淡无比,光彩全无。

    安小溪走到他面前坐下来,点点头道:“抱歉,我来的有些晚。”

    “啊,没有,我也刚到。”顾曜说着,视线不自觉的飘向一盘,就见旁边桌的两个男人正用佩服和羡慕的眼光看着顾曜。

    顾曜心中一跳,挪回了视线。这样的视线他是熟悉的,和安琪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能接收到这种视线。

    和安琪在一起,没有哪个男人会不羡慕。但和安小溪在一起被人羡慕还是第一次。他的心里不免怪怪的。

    安小溪对这样的视线一向不太敏感,服务生来问她喝什么,安小溪点了个卡布奇诺就看向顾曜。

    顾曜见她看过来连忙收敛心神,吸了口气道:“那个,我今天约你出来最重要的事情是向你道歉。抱歉,我那天不分青红皂白就冲你说了很难听的话,还伤了你,我感到很抱歉,非常的愧疚。对不起。”

    安小溪急忙道:“啊那个,那天的事情,你、你不用道歉,毕竟和你关系也不大你也是受害者。说起来真的很不好意思,慕琛他也说些不太好听的话,我也说了些过分的话,还、还威胁你,抱歉。”

    想起那天的自己的英勇无畏,安小溪真是觉得有些丢脸。

    唉,原来人被逼急了,真是所有黑暗面都出来了。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还有那股狠劲,竟然扬言顾曜不听她的,她就对人说他绑架。

    顾曜苦笑了下,拧着唇道摇头:“不,慕总裁说的也没什么错,是我自己太笨了。”

    他真是笨的可以。

    到最后都还想要去相信安琪,其实他早就感觉到不大对劲了,只是不愿意去承认,一直希一切都不是真的,要不是安琪最后哭喊着说那些话,他可能到现在都愿意自欺欺人下去。

    安小溪看着他的苦笑,也说不出话来了,毕竟人家现在失恋了,她要是揭人家的伤疤也不太好,还是保持沉默,让他自己牵引下面的话题吧。

    “如果我说,现在我还是有冲动想和安琪在一起,你会不会觉得我无可救药了?”低着头顾曜苦涩的开口。

    安小溪眨了下水眸点头:“的确是无可救药了。”

    “是吧,果然……”

    “但那是你的事情,你如果还喜欢她的话,就和她在一起就好。”安小溪淡然的说。

    顾曜有些惊愕的抬起头来看她:“可是,她对你做了那种事情——”

    安小溪无语的笑了笑:“她对我怎么样和你又没有关系。就算她把我害死了,那也和你没有关系吧。你愿意和谁在一起是你的意志,安琪本来就不是好人,从一开始就不是。既然我们有这样面对面坐在一起的机会,我就把该告诉你的事情都告诉你吧。安琪会去找你,和你在一起,开始就是因为我喜欢上了你。只要是我喜欢的一切,安琪都要抢夺,所以她知道我喜欢了你很久之后就去接近你。”

    顾曜从来不知道这件事,震惊的瞪着一双棕眸,膛目结舌:“那你、你怎么现在才、才说?”

    为什么不在他和安琪交往的时候说,现在说这些不是一切都于事无补了吗?而要是在他和安琪交往的时候说,也许他和安琪早早的就会分开,和她也还有机会。

    安小溪云淡风轻的勾了下唇:“因为那个时候我很喜欢你,希望你幸福。你和安琪在一起很幸福,我想安琪遇见你也是她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她会珍惜你的,我想这样就好。我觉得你应该是最好的了,安琪也和你订婚了不会再有什么差错的,可惜我没料到后来我会遇见慕琛。”

    顾曜的心被猛的刺了一下。

    一直以来,他享受着和安琪在一起的幸福快乐,以为安琪是上帝赐予他的天使,还觉得安琪是爱他的,一定是世界上最爱他的人。

    他真是蠢到可以。原来真正爱他的人在这里,是因为她安琪才出现在他的生命里,是因为她希望他幸福,所以他才和安琪有所谓的‘幸福’。

    一切的一切,只因为这个被他不放在眼里过,嫌恶过,讨厌过的女人。

    她现在就云淡风轻的坐在他面前,云淡风轻的说着曾经的事,不掺杂一丝的爱恨纠葛。

    如果,如果他知道她的爱,如果他知道她曾为他咽下过那样难以咽下的苦涩,如果他知道她为了成全他的幸福,而选择的沉默。如果他知道……

    今天的他和她是不是会有什么不桐。

    “对不起,我什么都不知道。”顾曜沉重的开口。

    安小溪蹙眉:“请不要用这样的口气说话,你没有对不起我什么,我告诉你这些只是希望你自己做出判断。这一次不再因为我的沉默或者隐瞒再害你选择错误。我把全部告诉你,告诉你安琪的为人,也告诉你安琪的确勾|引了慕琛,但如果你仍能接受她的这些坏,想和她继续下去,你就不用顾忌其他人的看法,继续和安琪走下去吧。”

    安小溪有时候也会想,如果在最初她就告诉顾曜安琪的目的不纯,也许今天的顾曜不会这么痛苦。

    所以她其实也是在为自己当初的沉默感到后悔。

    可惜这世界上,不存在什么如果的事。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