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闪闪 作品

第63章你会被甩掉的

    订婚宴比安小溪想的要轻松很多,并没有什么的繁琐的事情就接受了。今天的安毅和方依兰显得特别规矩。

    在她紧张和忐忑中,这两个人既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也没有提什么不该提的要求。安小溪一直挺怕方依兰这么势力,又一心想让安琪上位,所以会破坏今天她的订婚宴。好在这是她想多了。

    方依兰什么也没做,只是摆出了一副恶心的慈母面容,但安小溪并不介意她在这种时候做做样子。

    订婚宴会从中午到了晚上,舞会开始时安小溪和慕琛一起跳完了开场舞之后,慕琛看着她疲惫的脸道:“去休息下吧,累了一天了。”

    “嗯。”安小溪的确是累了,脚腕疼到不行,在角落的沙发上坐下来,安小溪俯身肉了下脚腕。

    这一天虽然不算忙碌,但是脚却是疼的厉害。郑楚楚不知道从哪里溜了过来,坐在她身边开口道:“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微博上的异常绝对不是被盗号了,昨天晚上我一直和王琳在一起,你不让我打给她我就没打,我这憋了一天了,你倒是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郑楚楚有点不太想在她订婚宴会上提起昨天晚上她心中的疑惑。可是总觉得不说却不行,她那么着急的给她打电话,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想要知道。

    安小溪就知道她会问,四下看了看,发现也没有人注意她们才道:“我们去外面花园说吧。”

    “嗯,好。”郑楚楚也觉得这不是说话的地方点头,起身要走却见安小溪站起来竟是走向了慕琛。

    慕琛正在和人说话,看她走来急忙停下来迎上来:“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安小溪摇头:“慕琛,我和楚楚说点儿事儿,我们去后面花园待会儿可以吗?”

    安小溪觉得必须得和慕琛打招呼才行,不然等下慕琛找不到她,或者需要她在身边她却不在会很不好。

    慕琛看着她乖巧的如同小兔子一般,唇角微微勾了下,如果不是这里人很多,他几乎要忍不住抬起手来揉揉她的发,可惜,这里太多人看着。

    “这里人多,你去花园那里呼吸下新鲜空气也好,聊完事情之后在那里等我会儿,我这边结束就去找你。”

    安小溪点点头,这才转身离开,郑楚楚在那边目瞪口呆的看着她走过来,等她走到近前郑楚楚才小声点道:“你这还没结婚呢,就走哪儿都汇报,你以后不会是夫奴吧。”

    “说、说什么呢。”安小溪瞪了她一眼,脸不受控制的又红了。

    ……

    她没有在夸奖她啊!这女人一脸羞涩是什么意思!!

    郑楚楚翻了个白眼都懒得戳穿她了,这女人现在这样子完完全全就是恋爱癌晚期,彻底沦陷了,她也懒得说她了。再说,如果对象是慕琛的话,再强势的女人也得沦陷,那样霸道的男人,任什么女人到了他面前都得小鸟依人啊。

    两个人从宴会的会场走到后花园内,打理的很好的玫瑰花园,正开着艳丽的玫瑰。

    “哇,不愧是顶级会所,外面的玫瑰还没开,这里已经是另一个天地了。”郑楚楚感慨。

    安小溪走到亭子里坐下来,这里虽然是外面却一点也感觉不到冷,安小溪坐在欧式风情的亭子里坐下,亭子上方生长着漂亮的紫藤花,垂下来随风摇摆好不动人。

    郑楚楚也坐到了她身边仰头看月亮:“说吧,昨天晚上到底怎么了。”

    安小溪眨了眨眼睛呼出一口气道:“实际上,昨天晚上我差点就被曝出勾引自己的姐夫酒店开房。”

    “什么?!”郑楚楚没想到会听到这么劲爆的事情,惊的差点坐到地上去。

    安小溪耸耸肩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她说完郑楚楚也恍然大悟了。

    “那个该死的王琳,我道她为什么忽然约我,突然就找来说什么让我替她向你求原谅,我还以为她悔过了,我真是天真。对不起小溪,是我差点害了你。”想到自己毫无防备的就喝了饮料,还睡过去给了王琳可趁之机,郑楚楚说不出的愧疚。

    她竟然没有考虑到安小溪的身份已经特殊了起来,而她作为她最好的朋友,不知道有多少人把她当成打开安小溪这条路的缺口。

    安小溪握着她的手安慰道:“你没事就好,而且我也没事啊,我好的很呢,慕琛他来救我了,所以我一点儿事都没有。楚楚,慕琛对我一点怀疑都没有。你说,他会不会根本不是人,而是天神,上帝见我可怜就派他来拯救我。”

    “噗,这么非现实的神话主义的话从你嘴巴里说出来,还真是奇怪。不过也许你说的也没错,他就是你的天神吧。”

    无论在任何时候,相信你保护你将你看的比任何人都重要,面对那些诱惑他却只看着你,这样的男人万一挑一都不一样能找的出来。

    这样的他却是属于你的。

    “小溪,我从来没羡慕过别的女人的男朋友,但是我很羡慕你,我想全a市的女人都羡慕你。小溪,你能遇见慕琛真好,所以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你都要记得不能退让,尤其是当安琪这种不怀好意的女人出现的时候,你要记得你才是慕琛的妻子。”郑楚楚语重心长的教导她。

    她了解自己的朋友,这人太没有争夺心了。

    安小溪温声笑,点头:“好啦,我知道啦。”

    “不要光知道,要付诸行动。”郑楚楚再次重申。

    “知道了知道了。”安小溪无奈的再次答应。

    郑楚楚点点头站了起来:“呼,不说了,我回里面了,看看能不能也撞上一段缘分,你回去吗?”

    安小溪的手指搅动在一起,小声道:“我在这里等、等慕琛。”

    郑楚楚意味深长的露齿一笑,这次没有故意调侃她转身回了宴会厅。

    院子里只剩下安小溪一个人了,闭上眼睛,安小溪安静的嗅着花香等待着慕琛来找她。

    “喂,琛哥的妻子。”一道脆脆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安小溪吓了一跳,抬起头来却没看到任何人,安小溪左看右看也没看到人,安小溪心惊肉跳,急忙站起来,这时候视野开阔,安小溪总算看到人了。

    一个小小的女孩儿就站在亭子外的仰头看她,小小的姑娘穿着粉红色的裙子头发有些乱,眼睛却亮亮的。

    安小溪走到亭子旁前身倾向外,看着漂亮的小姑娘,柔声道:“你好,我叫安小溪,你是迷路了吗?”

    “哼,我又不是笨蛋,怎么会迷路,我是专门来看你的。”小小的女孩傲然的看着她道。

    安小溪看着她有些愣,“找我说话吗?是……要说什么?”

    小小女孩眨了哈眼睛有些坏笑道:“看你最后怎么被琛哥甩掉啊。”

    安小溪心下一跳,微微簇起了眉头。这个小女孩,在说什么呢。为什么要对她说这样的话。

    “为什么我一定会被慕琛甩掉?”安小溪不解的问。

    “因为你看起来很笨的样子,一定会被甩掉啦。”小女孩的语气很笃定。

    安小溪嘴角抽了抽,没话可说。不愧是慕家,连小孩子都这么犀利要她情何以堪。叹口气,安小溪走出亭子走到小女孩的面前。

    小女孩警惕的看着她:“你想干嘛?恼羞成怒要打我吗?”

    安小溪无奈的苦笑:“警惕性还真高呀你,放心我不会打你,我这么笨万一被你告状了我怎么办,别动你头发散掉了我给你重新弄下。”

    小女孩眨着晶亮的水眸看着安小溪真的蹲下来给她弄头发,撇嘴哼了一声:“奇怪的女人,你不知道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吗?”

    安小溪嘴角又抽了抽:“你还真是什么都知道啊,承蒙你指教了,以后我会多加注意的。”仔细的把小女孩的头发弄好,安小溪笑了起来:“又变得漂漂亮亮的了。”

    小女孩哼了一声,也不道谢冲她吐舌头做了个鬼脸转身就跑,安小溪也没打算和小女孩计较。

    这个时候的小孩子就是要口无遮拦,天真无邪才可爱,不过她真的是天真无邪么,怎么看也不像。

    小女孩跑了几步之后似乎想到了什么站下来大声道:“喂,笨女人,要小心慕家家里面最最漂亮的人哦,否则你真的会被琛哥甩掉的。”

    安小溪愣了下,眨了眨水眸。

    小心慕家最漂亮的人?

    是谁?慕家的人她都基本上见过了,最漂亮的……

    如果不分男女的话那还用说么,肯定是慕琛了。要小心慕琛,不然会被慕琛甩掉?

    好奇怪的理论啊。

    “怎么了,站在这里发呆。”身后冷磁性的声音响起,安小溪急忙回神眼前已经没有了小姑娘的影子。

    回身,安小溪看到款款走向自己的慕琛,摇头道:“没事,我只是在欣赏风景而已。”

    一定是在故意吓唬她吧,啧啧,真是个淘气的小丫头,不知道以后在慕家还会不会碰到。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