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闪闪 作品

第61章安家大乱

    “安琪,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妈。呜,妈。”

    安家宅内,方依兰打开门看到自己女儿头发散乱,妆已经花掉了甚至于赤着双脚,不禁吓的花容失色。

    自己的女儿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光鲜亮丽的,今天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而且还在哭。

    安琪也不解释,只是扑到她怀里哭。方依兰只好先抱着她安慰她。

    “乖女儿,我的安琪,别哭了,有妈妈在,不管发生什么,妈妈都在。”心疼的拍着安琪的背,方依兰柔声安慰。

    安毅从书房里出来看到这一幕,脸色凝重的簇起了眉头。

    “安琪你这是怎么了?”

    方依兰回头看他一眼摇摇头,安毅眉头簇的厉害了,闭嘴不再问。过了一会儿安琪的哭声稍微小了点儿方依兰才扶着安琪到沙发那里坐,扶着她时候,方依兰发现她的一只脚踝肿了起来,心顿时向下沉了去。

    安琪这是被人欺负了吗?脚踝怎么受伤了?

    “去拿医药箱来。”沉下脸来,方依兰尽量冷静的对家里的阿姨道。

    阿姨急忙把医药箱拿来了,方依兰把安琪扶到沙发上坐下,就蹲下来亲自给安琪查看脚踝。

    安琪还在哭,只是已经由大哭转为了抽泣,也冷静了许多。

    安毅坐在她对面,第一次看到自己的掌上明珠哭成这个样子安毅的内心也是动怒了,声音阴沉的开口:“安琪,是谁把你弄成这个样子的,你告诉爸爸,爸爸帮你收拾他。”

    安琪抬起手擦眼泪,面无表情的开口:“好啊,那爸爸帮我收拾安小溪吧,打断她的腿,毁掉她的容,或者干脆弄死她吧。”

    安毅震惊的瞪大了眼睛,连方依兰都难以置信,惊叫道:“安琪,你在说什么?!”

    “荒唐!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她再怎么说也是你妹妹!”安毅愤然的呵斥道。

    安琪面无表情冷冰冰的注视着空无一物的前方,喃呢:“妹妹?不是吧,她是慕氏集团总裁的夫人,所以妈妈你也好,爸爸你也好,都怕她了,要是以前的话,只要我想你们会帮我的,只要我想要安小溪活的不好她就会活的不好,可是现在不同了,我就算再怎么想叫她活的不好,她也会活的很好。因为她有慕琛!她有慕琛所以全世界都站在她那边!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不喜欢我,要去喜欢那个安小溪!为什么!”

    凄厉的叫喊着,安琪发了疯一样把桌子上的东西全部扫落在了地上。方依兰吓了一跳慌忙站起来才避免被牵连。

    茶杯茶碗碎了一地,室内顿时一片静谧。

    方依兰瞪大了眼睛,联想安小溪冲出去的样子,再看看安琪现在她几乎已经能猜到发生了什么。

    肯定是和慕琛有关,而安琪变成这个样子也一定和慕琛有关。

    她说过的吧,说过吧不准她再去找慕琛!

    “你怎么这么不听话!我不是说过了吗慕琛不好惹,你为什么偏偏要去招惹!为什么不听妈妈的话!”方依兰浑身颤抖,拔高声音尖锐的斥责安琪。

    安琪身体颤抖了一下,咬着牙痛不欲生的喃呢:“因为我喜欢他啊,我是真的爱慕琛,真的爱他,我难道有错吗?喜欢就要去夺取,这不是妈你教给我的吗?你不就是这样得到爸爸的吗?而且妈你现在也过的很好啊,爸不是被成功夺来了吗?我为什么就夺不来慕琛?你从那个贱人妈妈那里夺来了人,我只是重复了之前的事情而已,结局为什么就不一样啊!”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了安琪脸上,安琪震惊的捂住脸。脸上火辣辣的疼。她母亲竟然打了她,最最疼爱她的母亲竟然打她。

    方依兰脸上苍白的捂住了自己的手,嘴唇颤抖的翁动:“报应,这是报应,都是报应。”

    看着变成这样的女儿,方依兰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惧。

    是她教会了她不择手段,是她把自己的糟糕的生活态度传给了自己的女儿,所以才把女儿折磨成这个样子的。

    她教给了她这么多阴谋诡计,却一直没有告诉女儿,自己一直也有后悔爱上她父亲这样的人。

    正因为她和她父亲都是糟糕的人,所以她的抢夺才能成功,她成功破坏了安小溪母亲和安毅的爱情,只不过因为——安毅不是好人。

    呵呵,呵呵,天下的男人不全是一样的啊,慕琛显然就是不一样的。

    方依兰觉得恐惧不已,她觉得所有的报应都随着安小溪跟了慕琛以后席卷而来了。她最近经常做梦,梦到那个柔弱的女人冲她笑,对她说:“你夺走的,我女儿会一点点从你女儿身上讨回来,这是报应。”

    现在报应真的来了。

    门铃在这个时候突兀的响起,三个人都过度的震惊,门铃响起才想回过神来,稍微整理了下心神,方依兰就见家里的阿姨匆匆走进来低声道:“老爷,夫人,来人说是慕氏集团的秘书。”

    听到这个称呼后,安琪第一次身体僵住了,内心里迟来的恐惧涌了上来,她想起慕琛锐利的眼神,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她得罪了慕琛,得罪了a市的霸主,得罪了最不该招惹的人,使得他非常非常的生气。这时候安琪总算是把自己放在了正确的位置上意识到了这一点。

    对慕琛来说她什么也不是,慕琛对她不会有丝毫的怜惜。脸一瞬间惨白,安琪呼吸急促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方依兰和安毅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秘书会来,但也能知道来者不善。

    “把人请进来吧。”安毅沉重的说道,看了一眼安琪,安毅最终什么也没说。

    开始的时候,他们都是想着把安琪和慕琛凑在一起的,要是安琪因为想勾|引慕琛而做了什么糟糕的事情,也是一家人都有错。

    章铭进入客厅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是安琪低着头,冷冽的视线扫过安琪,章铭勾起了唇角露出了一个笑容。

    “安先生,安夫人,我是听从总裁的差遣,前来拿我们夫人的礼服的。”章铭开口彬彬有礼,说完章铭向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那些人就上楼去了。

    方依兰的心早就提到了嗓子眼,这个时候也只能强打起精神扯起嘴角回道:“怎、怎么了?小溪今天不回来了吗?”

    章铭点头:“嗯,是这样没错,夫人要在别墅住下。另外总裁还让我带话给两位。”

    安琪的身体抖了一下,手不自觉的抓住了身下的沙发咬住了下唇。

    她害怕恐惧,不敢抬起头来看章铭一眼。

    慕琛会说什么?

    “慕总裁有什、什么事情?”方依兰知道绝对不会是好事情,只希望、只希望不是太严重的事情。

    安琪,安琪你一定不要做了太过分的事情才好。方依兰暗自祈祷。

    章铭推了下眼镜,嘴角的笑容忽然收了起来,冷冰冰的开口:“总裁让我转告各位,从今天开始我们夫人将会从安家搬出去,没有事情的话,希望你们和夫人保持距离,不要再去招惹她。如果你们安分守己的话,借着慕氏亲家名声做点生意慕氏不会怎么样。但如果你们再敢招惹一次我们夫人,安家将会倾家荡产被扫出a市,请几位谨记。”

    方依兰的脸在听了这些话后,苍白如纸,她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可是手还是颤抖的。

    这是最后的通牒了,也就是说慕琛已经忍无可忍了,安琪!你到底做了什么!

    章铭说完,礼服也已经拿下来了,等自己的人下楼站在自己身后,章铭才重新挂起了笑脸问:“夫人和安先生听明白了吗?安琪小姐,这些话要重点说给安琪小姐听呢,安琪小姐是否听明白了吗?”

    安毅的脸色别提有多难看了,安琪更是缩在一旁一动不能动,只有方依兰强忍着颤抖点头道:“章秘书,我们听、听明白了,如果安琪做了错事,请您转告慕总裁,我们一定会好好教育她,不让她再犯了。”

    章铭的点点头,抬起手推了下眼镜道:“那么明天的订婚典礼,请扮演好你们的角色,告辞。”

    章铭说完就带着人走了,在这个安家呆着都让他觉得不舒服。

    真是乌烟瘴气的地方,看着那三个人的嘴脸他一分钟都呆不下去,果然自己家总裁夫人不是一般人,在这样的地方住这么久,还是能洁身自好,独善其身。

    章铭离开以后,安家的气氛压抑到不行。许久安毅才暴怒的呵斥安琪:“你这个死丫头!你到底做了什么!让慕琛这么生气,安家就要毁在你手里了!”

    安琪蜷缩着一言不发,她意识到自己带来的可怕的后果,身体在瑟瑟发抖,方依兰看的心疼,一下子护在了自己女儿身前怒道:“当初勾引慕琛的事情你不也是同意了,现在又反过来指责她!”

    “你还是说,都是跟你学的!”

    “安毅,你说什么!”

    安家争吵这个时候刚刚开始,而慕氏大宅内此刻却一片温馨,与这里行程了天壤之别。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