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闪闪 作品

第60章为什么信任我

    “背,还疼吗?”

    “没什么感觉了。”

    “把衣服脱下来,我给你包一下。”

    “唔,嗯。”

    慕氏的别墅内,安小溪尴尬的坐在慕琛的卧室内,正襟危坐有点像是小学生,然而她这没穿上衣,甚至连内衣都没穿的样子,实在不是小学生的所为。

    慕琛在为她缠纱布,温暖修长的手指划过她肌肤的时候,安小溪总忍不住一阵颤粟。

    奇怪的电流传遍了全身叫她脸颊发烫。

    回来的路上他一句话也没有说,而安小溪为了防止自己的悲不小心撞上后面的座位而产生巨大的痛楚,也一直在高度提高精神。

    就这样一路无话的到了慕氏,慕琛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带她到卧室里来包扎。

    脑海里不自觉的浮现出来的都是她在酒店房间里维护她时候说的那些话,灼的她发烫。

    为什么慕琛要信任她呢?

    为什么慕琛会信任她呢?

    脑海里许多东西在翻滚。

    “你说什么?”慕琛凑在她肩膀处忽然说了一句话。

    安小溪吓了一跳:“啊,什、什么?”

    慕琛挑眉:“你似乎在自言自语,我问你说什么。”

    安小溪俏丽的小脸不自觉的又红了起来。唔好丢脸啊,她竟然自言自语了出来。

    身上的纱布还在缠,慕琛的冷香因为距离很近所以飘了过来好闻到她要醉了,眨了眨水眸。安小溪低下头鼓起勇气小声开口道:“慕、慕琛。你为什么相信我?难道就一点也不怀疑我吗?”

    慕琛反问:“你会背叛我的吗?”

    安小溪急忙道:“不会的不会的,我绝对没有和他发生任何事情。”

    “嗯。”慕琛点头:“就像你下意识的不会背叛我,不会和他发生任何事情一样,我也下意识的认为你不会背叛我。”

    这是一种莫名其妙没来由的信任,这种没来由的信任本是很可怕的,因为不知不觉就会被误导,可是对安小溪,慕琛接受了这种危险的莫名其妙。

    安小溪心中一暖,顿时觉得被信任的感觉很好。

    “说起来你到底是怎么被陷害到那个房间里的?”慕琛这时候忽然开口。

    安小溪本来已经完全放松了的神经忽然又紧张了起来,脸色一瞬白了白,“糟了,楚,我得先给楚楚打电话。”

    安小溪说完急忙掏出手机慌不择路的打给了郑楚楚,电话响了一会儿安小溪本来不抱希望的,但是电话神奇的竟然通了,安小溪几乎要泪流满面感天动地的哭了。

    握着手机,安小溪颤抖的开口:“喂,楚楚吗?你还好吗?”

    郑楚楚刚回到家,有些诧异的反问:“小溪你怎么了啊,怎么这么问,我好的很啊。”

    安小溪一听她的声音就知道她没事顿时松了一口气,深深叹口气道:“没事就好,你没事就好,我之后见面再和你说,现在你先上微博把你的微博删了吧,还有不要和王琳联系,等我找你。”

    “啊,哦,好的。”郑楚楚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而且感觉安小溪不像在安家的样子,她要是在家里的话有事情一定就在电话里说了。

    皱眉,郑楚楚等安小溪挂断了电话还没想明白安小溪这一出是什么意思。

    还有,她明天不是订婚吗?怎么会不在家里?

    安小溪挂断了电话之后,慕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给她包扎好了,看着她,慕琛开口:“现在可以把事情都说给我听了吧。”

    安小溪尴尬的扯了扯嘴角,伸出手按住了自己的肩膀:“那个,我能先穿件衣服吗?”

    慕琛挑眉,忽然伸出手将她揽入自己的怀里,抬起手把被子给她盖上淡淡的说道:“这样可以了吧。”

    我的意思不是这样好吗!安小溪在心里反驳,但是却什么也没说,靠在慕琛身上真的很舒服,后背也不觉得疼。

    知道郑楚楚没事之后,安小溪也放松了下来,有些惭愧道:“我接到以前的朋友打的电话说楚楚出事了,还看到楚楚微博上发了和男人在一起的照片,她从来不和男人鬼混的,所以我就觉得是真的出事了,就跑去酒店结果被锁在了里面。那时候顾曜已经在里面了,睡着了,我就把他叫醒,也不知道安琪之前和他说了什么,他就觉得我是在陷害他,想让他和安琪分手。”

    讲到这里安小溪真的有些唏嘘。喜欢一个人是盲目的,可也不能瞎吧。顾曜已经完全到了瞎的地步了啊。

    慕琛听着她的叙说,一双漆黑的眸子内藏着暗沉的光。这个安琪也算是聪明了,要是今天他不出现,事情绝对没办法收拾,就连明天的订婚典礼。

    想到明天的订婚典礼,慕琛也才后知后觉的想到礼服之类的。

    蹙眉,慕琛俯身贴着安小溪的耳边道:“我想起来该把你的礼服拿来,明天是订婚典礼。”

    安小溪这下子也想起来,急忙道:“对哦,明天是订婚典礼,那个我得先回去才行。”

    慕琛桃花眼横了她一眼,按在她腰部的手稍微用力捏了她一下,不悦道:“你以为你遭遇了这种事情以后我还会放你去那个狼窝吗?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慕家的人了,要住在这里。”

    安小溪俏丽的小脸一片绯红,小声狡辩:“说、说什么,订婚典礼是明天。”

    慕琛薄唇紧拧着:“那你就在这里乖乖等过零点,不就到明天了吗?乖乖躺着,我去吩咐章铭叫他带人去拿东西。”

    “嗯,好。”安小溪乖巧的点点头,没有再反驳什么。

    要说那个家她也是不想回去的,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肮脏的那一切。更不知道安琪回去了没,如果回去了,几个人碰上的尴尬之余又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节外生枝。

    安小溪对那个家真是深恶痛疾,她觉得就算是那三个人合起伙来把她活埋了都有可能,因为他们才是一家人。

    慕琛走出卧室之后没有在外面打电话而是去了书房,章铭的电话很快就通了,清冷的声音毕恭毕敬的从那边传来:“总裁,有什么吩咐?”

    慕琛声音冷凝道:“你带人去趟安家把小溪的礼服拿过来,然后警告安家的人,不要再在搞任何小动作,也不准他们再靠近小溪,如果他们安分守己,那么依靠慕氏集团亲家的身份做点生意我不会说什么,如果他们再做那些下三滥的勾当,别怪我心狠手辣让安家从此在a市消失。”

    “是,总裁。”章铭根本没有问原因就答应了下来。具体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但是动机之类的他还是懂的。

    他跟在慕琛身边是慕琛身边最厉害的秘书,对安家了解的也很透彻。哈他们有些过分单纯的总裁夫人不同,那安家其他的人的心都是脏的。

    挂断电话章铭不禁想,他们总裁夫人是像妈妈呢,身上流的完全是的妈妈血液吧,所以才能那么单纯,至纯到总裁那样的男人也禁不住产生了保护欲。

    要知道至今为止,总裁从未像现在这样保护过一个女人。

    安小溪是特别的一定是。

    章铭嘴角不自觉的划开一抹笑,为自家总裁感到高兴,然而想到安家章铭又收敛了心神起身出了门。

    那边慕琛打完电话回到卧室,就见卧室的大床上安小溪是背躺着的,丝柔的被褥在她的身上勾勒起一片凹凸有致的弧度。

    安小溪双臂唤着头靠在手臂上,似乎是有些无聊,双腿还在被子里噗通,那白皙的脚丫抬起来的时候就会露出来,丝滑的被子顺着小腿滑下来,嫩白如莲藕。

    慕琛没有做声,悄无声息的走到床前,等她再次翘起脚的时候慕琛伸出手抓住了她调皮的脚。

    “啊!”安小溪吓了一跳刚想翻身,慕琛的手顺着脚已经滑入了被子里顺着摸上了她的大腿:“别动,你的背受伤了不能乱动。”

    安小溪也知道自己受伤不能乱动,可是他的手摸着她的大腿啊,这叫她怎么能安静的任由他摸啊。

    脸色绯红的咬着唇,安小溪小声道:“我、我是伤患啦,你别做奇怪的事情。”

    慕琛挑眉,俯身下去薄唇亲在她的后背上,安小溪的身体顿时激颤了一下。慕琛戏谑的勾唇:“正因为你是伤患,我不是很照顾你了吗?今天晚上就用后入式不会伤到背。”

    他的手指已经越发放肆了,安小溪身体微微颤抖着一点力气都没有,脸红到不行,无力的小声反驳:“不,不行啦,唔,我要,啊我是伤员需要休息。”

    “恢复身体最好的办法就是运动,乖,促进细胞活跃才能加速修复。”慕琛说着歪理,身体已经覆了上来。

    安小溪感觉到了他的火热,羞到不行,可是身体却诚实而又愉悦的微微弓着。

    毕竟是初尝情|事,安小溪的身体经不住撩拨很累就又敏感又热了起来,慕琛见时机成熟,怜爱的抱着她,进入了她体内。

    一声舒爽的叹气,慕琛将安小溪抱的更紧了,她的身体总是叫他发狂失控,可是他知道她身上有伤,所以虽然憋的有些难受,慕琛还是尽量放慢动作温柔一些。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