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闪闪 作品

第59章慕琛的怒火

    安小溪的脸色很苍白,第一是因为她背上的伤,第二是因为慕琛冷凝的俊容。

    她就知道他会生气的,安小溪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该解释点什么,可是她张张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已经输掉了,在掉入安琪的这个陷阱的时候就彻底输掉了。安小溪不禁又想起慕琛说过的话,在他身边有无数个像安琪这个的女人,他们费尽心机想上位慕氏总裁夫人的位置,虎视眈眈并且颇有心机。

    她连一个安琪都斗不过,只是个和上流社会挨不上边的安琪就已经让她给慕琛添了这么多麻烦,这之后呢,等她真做了这慕氏集团总裁的夫人,还会给慕琛增加多少麻烦,给安琪这样的女人多少施展手段的空间。

    这样没用的她真的可以什么都不顾就把慕琛当作救命稻草利用吗?

    人是感情动物,一旦有了感情,之前那些不曾被纳入考虑的问题,现在此时此刻都摆在面前仿佛在提醒着她嫁给慕琛只对她自己有利。

    攥着手,安小溪什么话也没说,什么也没解释。

    “小溪,你真的对顾曜,我、我知道你以前是喜欢顾曜的,可是你已经有慕、慕——”安琪不忘在这个时候添油加醋,捂住嘴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安小溪。

    安小溪抬起头来盯着她,冷笑了一声:“对,你说的对,我不是好东西的。反正安家的女人都没有一个好东西,我们正好彼此彼此。”

    顾曜听了她的话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瞪着。

    为什么……到现在了还不解释。

    什么也不说全盘接收,到底是在想什么。

    这不是他认识的那个懦弱的安小溪,总是被安琪的光彩掩盖着,沉默少言的安小溪。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她的倔强是为了谁?

    安小溪目光深深的看向慕琛,心一阵锥疼。慕琛还是适合去找一个聪明点儿的女人,不要和她这样不入流的女人,有着不入流背景的女人纠缠在一起的好。

    冲慕琛露出了一个浅笑,安小溪道:“我没什么好说的。”

    她心里很难受,真的非常非常难受,她没想到自己会这样难受,什么时候开始慕琛在她心里已经变得这么重要了,重要到现在她每呼吸一下都疼却还是想对他笑着。

    因为她希望慕琛看到她笑的样子,而不是难看的脸。

    安琪站在慕珅身边被安小溪忽然来这么一出刺激的心‘咯噔’一下,要这唇愤怒道:“小溪!你做了对不起我,对不起慕总裁的事情,还想着把我拉下水,你的心怎么这么恶毒!”

    该死的女人,竟然还想着坏我的事。

    慕琛深深看着安小溪,一字一顿的开口:“你过来。”

    安小溪的身体颤抖了一下,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站在慕琛面前,安小溪心里七上八下难受到不行。

    他会不会生气到打她,打她也没关系的,慕琛的话她认了。

    慕琛俯视着她,视线骤然落在了她后背上那一抹扎眼的红。

    他……本就是没怀疑过他的,这女人穿着运动衫来勾引男人未免也太出其不意了,不过就算是来的路上他也没有一刻怀疑过安小溪,或许应该是潜意识里他想要相信她,也希望她不要背叛自己。看到她穿着这一身站在这里时,他松了一口气,因为他知道她不是来勾引自己的姐夫的,她出现在这里一定有别的原因。

    也是,当然会有别的原因,原因就是该死的安琪!

    虽然知道她什么也没做,可是他还是生气,生气她的不解释不反驳,生气她被这对令人厌烦的男女鞭策。

    被这些人诬陷,脏水都泼到了身上,为什么不反驳,为什么要承受。

    而现在他心里被撩起了更大的愤怒。

    “谁干的?”冷凝的俯瞰着安小溪,慕琛的声音几乎从牙缝里挤出来。

    安小溪吓坏了,瑟瑟发抖的攥着手,仰头怯生生的看他。安琪在一旁看的双眸发亮,兴奋到不行。慕琛发脾气了,呵呵,她就说安小溪没有退路了。

    安小溪,你真是活该!

    慕琛继续追问:“你后背的伤,谁干的!”

    安小溪一下子愣住了,几秒之后才恍然慕琛现在发怒的原因竟然是她背上的伤。

    她张了张嘴,可还是没能说出什么来。

    倒是顾曜这个时候有些清醒了过来,在安琪的事情上他不够男人,明知道安小溪被陷害他却什么也没说,但是安小溪后背上的伤痕的确是他弄的,顾曜没打算否认。

    “是我,真的非常抱歉,我不小心推了她所以害她撞到受伤了。”顾曜沉着脸认真道。

    慕琛锐利的视线瞬间看向他,顾曜的身体在触碰到他的视线时浑身僵硬如坠冰窖。

    慕琛眼睛里的狂怒仿佛一只猛兽一般,好像随时会扑过来将他绞杀。顾曜的呼吸一窒,竟然只因为他一个眼神而心生了恐惧。

    然而一瞬间慕琛却又像是冷静下来了一样,眼神清冷,甚至勾了下薄唇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

    “敢对我的人动手,我很欣赏你的勇气。不过我是有仇必报的类型,所有今天就新仇旧账一起算一下。”慕琛说完转向安琪,安琪不明所以的看着慕琛,本能的有些惧怕,但仍转壮着胆子没有挪动脚步。

    慕琛面容冷酷几乎在下一秒猛拉住了安琪的手臂,就在安琪惊愕不知他要做什么的时候,慕琛用力的把她甩了出去。

    “啊!!”安琪猝不及防又穿着高跟鞋,被甩的重心不稳,哐当撞在了总统套房的门上,脚立刻崴了惨叫一声摔在地上,痛苦的皱起了眉头。

    “安琪!”顾曜惊痛交加的惊呼了一声快不跑了过去伸出手将痛到脸发白的安琪抱在怀里,双目猩红的仇视着慕琛:“你有什么冲我来,对女人动手你算什么男人!”

    慕琛冷笑:“我是不打女人的,不过你动手伤了我的女人,所以我不得违背原则以牙还牙了。”

    顾曜颤抖的咬牙:“可这件事是我的错,是我以为她要勾引我所以伤了她,所以你全冲我来就好!”

    慕琛听到他竟然大言不惭的说什么,以为安小溪勾引他,顿时怒火烧了起来。

    他越发想清楚安小溪绝对不会勾引这男人了。

    就凭这样的货色?

    不管以前有什么,安小溪自从遇见他之后就是他的女人,是他慕家的少夫人,慕氏集团总裁的妻子,而这个不自量力的男人竟然以为她要勾引他?

    “你算什么东西以为她会勾引你,她是慕氏集团总裁的夫人,是慕家少奶奶,是我慕琛的女人,要勾引也轮不到你这种货色。”慕琛不屑的说完看向了安琪,此时安琪在顾曜的怀里,却竟然还一脸凄楚的痴痴望着慕琛,慕琛此刻看向她,安琪挣扎着开口:“慕总裁,我,我是……”

    “你是怎样下贱的女人和我没有关系,之前你一再勾引我都有忍让不过是因为你和小溪有点儿亲属关系。我身为慕氏总裁,身边多了去比你手腕高明的女人,你那些伎俩在我眼里根本不够看,如果你老实一点儿知难而退,今天的羞辱也许就不会有。”沉声颔首,慕琛一字一顿道:“这是最后一次警告,不要再靠近我,试图勾引我,更不要再妄图伤害小溪,否则我绝不放过你们,这些话也回去带给那些帮助你的人,我不是好脾气的人,也不是你们惹的起的人,这点你们应该最明白。”

    慕琛说完转身看向安小溪。

    安小溪从始至终都被吓的呆在那里。这一瞬息之间诸多转变太快,她根本就消化不了。

    慕琛望着她有些惨白的小脸,刚才的怒火多半都转成了心疼,伸出手握住她的手,慕琛推开总统套房牵着她的手走了。

    总统套房内,就剩下了顾曜和安琪,安琪的脸色毫无血色,顾曜有些心疼和焦急的开口:“安琪,你忍着疼。我这就带你回家找医生给你看下。”

    安琪双眼空洞的眨了眨,豆大的眼泪落了下来,被自己喜欢的人羞辱的滋味锥心刺骨,那种又羞耻又无地自容的感觉让她几近崩溃。

    然而更多的却是伤心,伤心他竟真的对她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她做这一切都不过像是跳梁小丑一般。

    颤抖的哭泣着安琪用力推开了顾曜,大声哭喊道:“你走开!我不用你管!我不要你!我要慕琛!我要慕琛!呜呜呜。慕琛为什么你不要我,为什么不要我!”

    顾曜一直在试图欺骗自己,骗自己安琪爱他,骗自己安琪不是安小溪说的那样,安琪是美丽的,迷人的,知情识趣,又有风情又可爱。

    可是现在安琪亲口说出了这样的话,顾曜再也没有骗自己的理由了。

    一张清俊的脸庞终于露出了难以隐忍的痛苦与愤怒,顾曜攥紧手怒道:“好,你不要我,你不要我我成全你,我会找时间去你家退婚,安琪,我们分手!”

    安琪根本就没有理他说的话自顾自的哭着,顾曜痛心的再看了她一眼,终于忍痛离开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