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闪闪 作品

第57章酒店求救

    手臂被捏的生疼,顾曜对安小溪没有一点客气,大力的手指几乎要将安小溪手臂上的骨头捏断。

    安小溪脸色煞白,疼的挣扎:“顾曜你放开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是被害的!”

    顾曜冷然的看着她,双眼里充满了愤怒:“不知道?别再装了,安小溪,安琪已经告诉我了,你一直喜欢我的事情,还有你陷害安琪的事情,我都知道。安小溪,你怎么这么下贱,我不喜欢你!我爱的只有安琪,别在这里假惺惺的装了,我不会相信你,也不会和安琪分手,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

    用力的将安小溪甩出去,顾曜双眸里只有愤怒。

    安小溪的身子猝不及防撞在一旁的床头柜上,背部嗑在床头柜的角落上一阵锥心的痛楚传来,安小溪蜷缩起来,身体痛苦的缩了起来。

    好疼,背上好疼,疼的她几乎说不出来了。

    顾曜的胸膛微微起伏着喘息了一会儿之后才稍微冷静下来,低头看着安小溪蜷缩成一团的样子,他横眉沉声道:“你现在就离开我保证不会和安琪说。”

    安小溪因为痛苦额头上的汗水不断的滴落在地上,话憋在喉咙里她想说什么张开口却只能大口大口的喘息。

    后背上濡湿了起来大概是血,她知道自己的背上受伤了。

    “喂,你坐在那里做什么?别再装了,你赶紧起来,从这里离——”顾曜不耐的走过去想伸出手把安小溪拉起了推出卧室,可是走进一看才发现安小溪浅灰色的运动服染了一些红色,不算很多,但也足够触目惊心了。

    顾曜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里急忙蹲下去手足无措的去扶安小溪:“你、你怎样,我没打算伤你,如果你不是耍这些手段,我不会对你这样的,你也不会受伤。”

    顾曜扶住了她的手臂,安小溪濡湿了汗水的睫毛扑闪了下,看了一眼那扶住她的手。

    十八岁那年,这一双手为她捡过书,这双手弹过钢琴,这双手拿过辩论稿,这双手曾经是她希望能紧紧握住的。然而现在,她不希望这双手再碰她一些。

    抬起手用尽全部力气把顾曜的手扫开,安小溪声音极冷的开口:“我是喜欢过你,但这也是我人生中最后悔的事情。”

    要是从来都没喜欢过他就好了,那么也许他依然是那个温柔笑着的顾曜,不会遇见安琪,不会被那个女人迷惑,也就不会有她现在的惨状。

    慕琛,要是十八岁那年就遇见慕琛多好。

    慕琛……

    想到慕琛安小溪又想到了那天在他怀里,他温柔的话语。她真是笨蛋明明慕琛已经说了让她提防,她却还是被抓住了。

    不过虽然后背上很疼,但是安小溪大脑却还是清醒的,应该说这阵疼痛忽然让她的思绪变得更加清晰了。

    顾曜被她扫了手,尴尬的能所以讪讪的站起来转身出去开了下门,还是打不开。顾曜现在也冷静了一下,想了想打电话给了安琪,安琪的手机却怎么也打不通。

    心向下沉了沉,顾曜一瞬间有些怀疑安琪,但也只是一瞬。

    不,不可能的,他相信安琪,安琪一定不是那样的女人,绝对不是。

    那边卧室里安小溪想了许多安琪费尽心思把她和顾曜关在一起的原因。

    不管怎么想答案只有一个——慕琛。

    怎么想也只能是慕琛了,她是想慕琛误会自己勾引自己的姐夫吧。一定是这样的,那么等下会是慕琛来吗?

    闭上眼睛,安小溪想到等下慕琛来了之后看到这一幕时不知道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她就绝望到不行。

    慕琛,不行,不能让慕琛知道。慕琛看到这一慕一定会用嫌恶的表情看她的,用看脏东西的眼神看她。

    想到慕琛曾经冷静却温柔的眼神看她,而这之后却要用厌恶的表情看她,她就难受到不行。

    抓了下室内的电话,安小溪想到前台,可是电话线早就被弄坏了,安琪哪里会笨到让她求助。

    但是想到打电话,安小溪却又安小溪忽然想到自己也可以用手机打前台电话。对了,用手机打前台,然后让他们来开门!

    这么想着,安小溪仿佛来了精神,急忙打开手机搜到了这个电话,拨出去之后电话过了一会就通了。

    安小溪深吸了一口气道:“您好,我这里是101号总统套房间,能请你上来帮我打扫下房间吗?我里面有东西打碎了。”

    那边前台沉默了一下,忽然道:“对不起这位记者小姐,我说过我们这里对顾客的信息是绝对保密的,所以我们不会向您透露任何信息,希望您不要再打来了,再见。”

    那边说完就挂断了,安小溪拿着手机有一会儿反应不上来。

    前台的人为什么叫她记者小姐。

    记者,记者……

    “安琪你好狠毒!”电光火石,安小溪已经想到安琪到底有做什么了,她真的没想到安琪这么狠,竟然是要把她和顾曜推上绝路。

    是了,是这样了,只要报道一出,她就死定了。根本不用慕琛来,只要这丑闻被媒体报道了出去,一切就是定局。

    慕氏集团总裁夫人深夜酒店开房勾引自己姐夫,只要这新闻一出,慕琛就绝对不能娶她。

    安小溪的脸色惨白到不行,她一开始想到自己要被慕琛看到和顾曜在一起真的好难受好怕,怕他厌恶的面容,可是现在外面大概已经埋伏了无数的记者,等下安琪回来打开门,记者涌进来一切都完了。

    她会给慕琛丢人的,慕琛排除众议选了她,结果她却要让慕琛变成笑柄了,安小溪浑身颤抖了起来。

    她不管了,已经不管自己会变成怎么样了,即使慕琛看到会讨厌她,会怒视着她,甚至于打她两巴掌最后取消明天的订婚也没关系。

    她不能因为自己害了慕琛,颤抖的拿出手机,安小溪打给了慕琛。

    顾曜从外面进来的时候安小溪的电话刚通。

    那边慕琛的声音沉稳又动听,一声温和的:“怎么了,等不到明天了吗?”瞬间就让安小溪泪如雨下了。

    捂住嘴巴止住哭声,安小溪颤抖的开口:“慕琛,我在xx路花溪酒店101室总统套房,我和我姐夫顾曜被关在酒店里,外面围了很多记者,你快想下办法吧。”

    顾曜震惊的瞪大了眼睛,冲过去要夺安小溪的手机:“你疯了,为什么给他打电话!”

    这样不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吗?!

    安小溪咬牙,用力推他,抓着手机坚定的对慕琛道:“慕琛,你会想办法的吧,这段丑闻不能见报的,你会想办法的吧。”

    我什么都不说,也什么都不能说,能说的只是让你想办法,是慕琛你的话,一定有办法的,等事情解决了,你想怎样都行。

    那边的慕琛沉默了几秒,然后冰冷又沉稳的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我马上到,在那之前,在我打电话给你之前,无论如何守住门,不要出来。”

    电话说完就挂断了,顾曜简直不敢相信。

    “你是不是疯了!你为什么打给他!”顾曜根本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

    这样不是等同于告诉慕琛她和他有一腿。

    安小溪抬起手,纤长的手指擦着眼角的泪,一边擦一边一字一顿道:“新闻报道出去对慕琛不利,你最好配合我,要不然等下真的被媒体拍到,我会说是你绑架我,反正我背上有伤,我可以尽情撒谎。”

    她已经豁出去了,一切的麻烦都是她引出来的,慕琛把她保护的很好,是她自己不中用。

    慕氏的人还一根手指头都没触碰到她,她就被安家的人整成这样子。自己惹的祸就自己承担责任,至少不给慕琛增加麻烦。

    顾曜没想到她竟然说出这种话,攥紧了手咬牙切齿道:“安小溪,你怎么这么卑鄙!”

    安小溪已经坚强了起来,她不该哭的,她是输给了安琪,但是她的眼泪要在值得她流泪的人的面前流。

    看着到现在还被蒙在骨里的顾曜,安小溪唯有冷笑:“我没必要和你解释什么,你也好安琪也好,对我怎样我都无所谓,但是因为我间接损害到慕琛,我绝不放过。现在你守住门。我告诉你我已经打去前台过了,我敢肯定外面藏了很多记者。等下安琪肯定会回来,到时候门一开就是闪光灯,我背上有伤没办法用力气,等下门一开始你必须迅速从里面把门再反锁上,要不然一旦曝光,一切就没办法挽救了,你和我见了报纸,一切就毁了。”

    顾曜听的,脸色一下子也变得白了起来。记者,怎么会有记者,只有一种可能……

    心痛的退了一步,顾曜喃呢:“难道真的是安琪?安琪做的这一切?”

    安小溪扫了他一眼别开了头,冷淡的开口:“别问我,我不爱回答这些问题,这是你和安琪的事情,和我没有关系。可以的话,我希望以后永远都不会和你们两个再扯上关系。”

    再也不要扯上关系了,因为她确定自己真的不喜欢顾曜了,也不会再为他担心,他的幸福她也不想再思量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