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闪闪 作品

第56章被锁在一起

    慕琛送的订婚礼服安小溪挂在房间里,托着双腮看着这席华美的礼服安小溪不自觉的傻笑起来。

    真的好漂亮呢,不知道慕琛明天会穿什么出现,一定是和这件超搭配的,那应该是白色西装?

    唔,订婚的话白色西装可能太正式了,蓝白条纹?不,总觉得不是非常适合这件礼服,果然还是灰色的比较好吧,嗯,总觉得灰色比较好。

    就赌一百块慕琛明天穿灰色的礼服,呵呵,肯定还是燕尾服,嗯,加注一百他穿灰色燕尾服。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安小溪拿起来一看是王琳,秀气的皱成了一团。

    搞什么啊,竟然是她,这女人为什么给她打电话啊。她和王琳最后一次见面还是在她和乔楠的婚礼上,那个时候闹的真是可谓撕破脸,现在她怎么还会给她打电话。

    安小溪犹豫挣扎了一下,最终还是接了起来。

    “喂……王琳。”有些艰涩的,安小溪开口。

    “小溪不好了,楚楚出事了,我听我在ktv里打工的妹妹说看到楚楚被几个男人架去了酒店,我本来不太相信半信半疑的来了,那几个男人刚刚离开了,我去酒店看了一眼真的是楚楚,她现在情况很不好,你快去酒店看看楚楚,我现在正在跟着那几个人,给你打完电话我就报警了。”

    安小溪的心顿时向下坠了坠,但她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傻傻的安小溪了,还是存了个心眼故做不信道:“王琳你又在耍什么花招,楚楚从来不和不三不四的男人来往,我不信你说的。”

    “小溪!这是事关重大我在这个事情上骗你有什么意思,而且你去看看楚楚的微博,都发的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那是楚楚能发的东西吗!我要赶紧报警,没时间说了,我挂了,你快去看看楚楚。地址是xx路花溪酒店101室总统套房!”王琳说完就挂了。

    安小溪惊疑不定急忙打开微博,之间郑楚楚的微博里拍了几张照片,没有露脸但是郑楚楚穿着她送的衣服,拍了张她坐在男人身上的照片,说的竟然还是:“这个男人好大,去酒店有的爽了。”

    安小溪的脸顿时煞白了,这不是郑楚楚,这绝对不是郑楚楚。

    她一定出事了。出事了!

    安小溪豁然站起来,一边给郑楚楚打电话,一边抓了最方便的运动装穿了起来快速的冲了出去。

    方依兰和安毅坐在楼下看她冲下来,方毅抬起头来看她:“小溪,你要去哪儿?”

    安小溪顾不上和他们解释,只说了两个字“有事”就冲出了安家。

    方依兰喝着茶,冷哼了一句:“越来越没有规矩了。”

    安毅看了她一眼不耐的蹙眉:“你少说两句吧。”

    安小溪从安家冲出来就急迫的冲出别墅区打车报了地址。手机一直打不通,安小溪急到不行了,脑海里各种可怕的事情不断的翻滚,她又打电话给王琳,王琳的手机只是响没人接,安小溪想想急忙挂断了。

    要是王琳在跟踪那些人但被那些人发现了事情就麻烦了,她还是等王琳再联系她吧。

    安琪的这个计划安排的不可谓不天衣无缝,让安小溪以为郑楚楚出事第一关心则乱,第二利用微博让她再次确认郑楚楚那边不正常,安小溪就算开始怀疑王琳的话,也绝对不会对郑楚楚弃之不理。

    而此刻,安琪拿起电话打给了顾曜,顾曜被她灌了迷药,果然已经睡了电话没有人接,安琪开车回了酒店上楼,打开房间走到卧室里看到顾曜躺在床上,安琪想也不想就解开了他的衣服和裤子赛到洗手间的柜子里,然后再把被子盖在顾曜的身上之后勾起唇笑了笑,手抚摸在顾曜的脸上。

    啧啧,好歹也是陪伴了她这么久的男人,说起来还真有点儿不舍呢。不过没办法呀,谁叫她现在找到自己爱的人了呢,她现在是真的爱上慕琛了,所以为了得到慕琛她要不择手段。

    站起来安琪走出门故意把门留了缝隙起身去了对门的房间安静的等着安小溪。

    房卡在她手里,等下只要安小溪一进去她锁上门,安小溪就百口莫辩了,剩下的戏码她会好好导演的。

    差不多半个小时以后,安小溪气喘吁吁的跑了上来,不疑有他的伸出手推开了总统套房101室的门。

    一进去安小溪就焦急的大叫:“楚楚!楚楚你在哪里!楚楚!”客厅并没有安小溪想也没想就跑到了卧室。卧室的床上是有个人的样子但却被盖着被子。

    安小溪一瞬间脸色惨白,声音里带了一丝丝哭腔:“楚楚……”颤抖的走了过去安小溪小心翼翼的掀开被子,忍着所有的恐惧与害怕安小溪一点点掀开。

    然而安小溪看到被子里的人顿时如遭雷击。

    顾曜!

    哪里有什么郑楚楚,被子里的人根本就是睡容安静的顾曜!

    安小溪吓得一下子松开了被子,大脑一瞬间一片空白,紧接着又飞速的转了起来。

    陷害,这是陷害!想也不想安小溪急匆匆的向外跑,跑到门前安小溪用力的拽门。

    门根本打不开了,安琪用门卡已经把门从外面锁上了。

    “开门,开门啊,开门啊混蛋!!开门!!安琪,我知道是你,你这个卑鄙的女人,你给我开门!”

    会把顾曜骗到这里,再来陷害她的人,安小溪用脚指头想也知道是安琪。只有安琪,除了她还会有谁这么卑鄙无耻。

    为了慕琛她真是疯了!竟然把自己的男朋友未婚夫拿来陷害!

    楚楚,对了。安琪把她陷害到这里是利用的楚楚,楚楚不可能帮助安琪,那么楚楚呢,楚楚哪里去了。

    “安琪,你把楚楚怎么样!安琪!”焦急的叫了好几声,外面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里的隔音这么好,安琪怎么可能听见安小溪的叫声,就算听见了她也什么都不会说的。

    安琪笑着玩转手里的房卡走下了楼回到车上,找出一个旧手机安琪打开随便找了几家报社打了电话过去。

    “喂,我这里有消息爆料,我发现慕氏集团总裁慕琛的未婚妻在酒店里和她姐夫开房。千真万确,我骗你们做什么。而且她背着她姐姐去找姐夫,把她姐姐支开了,她姐姐叫安琪,你们查查就知道了,是个模特,你别管我是谁,总之我知道她姐姐很快就会回来酒店,到时候一定是场好戏。”

    打完电话她觉得不过瘾,又打电话去了之前从妈妈手里偷来的一个姓慕的人的电话。

    “喂,你不用管我是谁,我是个不希望慕琛和姓安的那个死女人结婚的人,我向你爆料下,这个女人现在正在酒店里和她姐夫开房,把事情闹出去,一定对你有好处。”

    说完,安琪就挂断了电话,车停在路边她透过灌木丛观看着那边,不一会儿果然有几个鬼鬼祟祟的人出现在酒店那里。

    安琪笑了,算这些杂志社还有点儿胆子,没听到慕琛就吓的不敢来拍东西。说到底这可是个大新闻,哪个做娱乐的肯放过。

    安琪的计划自此全部铺开了,她要让安小溪被报道成勾引自己姐夫的贱女人,而她要在这里扮演受伤害的人,然后去找慕琛哭诉。慕琛的订婚典礼不能开天窗,她就先善良的顶替安小溪,之后再想慕琛一点点的兜售自己。订婚典礼已经有了,婚礼自然也会来。

    她这么有魅力,慕琛也不该拒绝。

    这么想着,安琪心情愉悦无比,此时在房间里的安小溪却已经焦头烂额了。

    她想起慕琛和她说的那些话,只觉得自己真是个笨蛋。她到底是没能防得住安琪。走到卧室里看着顾曜,安小溪咬咬牙决定把顾曜叫醒一起商量对策。

    “顾曜,顾曜你醒醒,你快醒醒!”摇不醒顾曜,安小溪只好弄了点冰水泼在顾曜脸上。

    虽然中了点儿迷药,但是冰水的刺激还是让顾曜醒了过来。

    顾曜一醒来就看到安小溪凑近的脸,吓了一条之余一把推开了安小溪。

    安小溪猝不及防被他推的摔在地上。

    “唔,好痛。”安小溪皱着眉闷哼了一声。

    顾曜坐起来抹了把脸,低头看到自己赤着上身,下身也只穿了内裤,裤子也不翼而飞了,再看安小溪在这里,顿时扯过被子怒视着安小溪:“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对我做了什么!”

    安小溪无辜的捂住自己的腰,抬起头来看他道:“是安琪,她设计把我骗来,把我们锁在一起了,你快想想办法吧,不知道她还要做什么,她把我们锁在一起是要害我,估计现在外面有埋伏着记者,我们……”

    “你住嘴!”顾曜怒了,掀开被子顾曜豁然打开橱柜穿上睡衣急匆匆的走出去,试了下房门真的打不开以后,顾曜才怒冲冲的回来,粗鲁的把安小溪从地上拉起了。

    “你又在耍什么花招,安小溪,我真没想到你这么下贱,竟然耍这种手段陷害安琪,你想怎样,你是不是想安琪回来看到我们在一起然后分手,这样你就觉得你可以得到我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